惨遭凌辱的女英雄

    审讯室内光线阴暗,一座南方妇女煮饭的铁皮炉里燃烧着树枝做的劈柴,熊熊的火苗窜起一尺多高,橘红色的碳火中间横七竖八地插着枪条、锅铲和烙铁。

    打手们有的狠狠地吸着香烟,有的气急败坏地用大蒲扇呼呼啦啦地扇着。

    「我说吴大队长,孙兰英就是死不开口,该用的小弟我都试过了,我看咱们就是再整一宿也是瞎子点灯白费蜡,干脆枪毙算了!」沈学轩说道。

    「你懂什么,就知道杀、杀、杀的,杀了她粮食怎么办?没有粮食你让弟兄们今冬喝西北风呀!把那部电话机拿过来,老子让你们这群土包子见识见识人家日本人是怎么撬开那些顽固不化共党娘们嘴巴的!」沈学轩把文昌宫里临时安装的电话机拆下来,嘴里嘟嘟囔囔地抱到这里,在他看来就凭这么个玩意就能逼迫孙兰英招供简直是天方夜谈。

    吴华三是这支临时拼凑起来队伍的特派员,这个曾经在位于重庆沙平坝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里受过训的恶棍自然也是这支以当地流氓地痞土匪和为主要成员国民党残余部队中少数几个见过大世面的人。

    孙兰英仍然被吊在房梁上,衣服已经被沈学轩用皮鞭抽成一缕缕布条,汗水沿着脸颊流下来浸透了衣裳,光裸的脚板下的地面也被汗水浸湿了好大一片。吴华三小刀削掉电话机用黑胶皮包裹的皮线,然后恶毒地一把撕开孙兰英的衣襟,把裸露的铜丝缠绕在两只勃起的奶头上。他发疯似的摇动起电话机的摇柄,顿时孙兰英两只丰满的奶子在噼噼啪啪的电火花中突突地跳耸。

    「哎呀——哎呀——哎呀呀——哎呀呀——」刚才咬紧牙关一声不吭的孙兰英顿时发出声嘶力竭的叫喊,头拼命地后仰,身子剧烈地扭动,拽得房梁也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小娘们,这回知道难受了吧,说!公粮都藏在哪儿了?」他贪婪地望着被电流刺激得极度勃起的乳头逼问道。两根黄澄澄的铜丝终于暂时离开了孙兰英的乳头,嫣红的花蕾上留下两个褐色的黑点。

    没有人知道在这个瞬间孙兰英在想什么,也没有人能体会到电击乳头对一个少女来说是多么的难以忍受,但我们都知道孙兰英用无以伦比的坚贞依旧守口如瓶,吴华三第二次把那两根铜丝按到孙兰英的乳头上,强烈的电流击得孙兰英全身发抖,身子一个劲打着挺,两只乳房弹性顿失,像金属玉雕一样突突跳耸。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孙兰英的眼珠几乎快要从眼眶中迸裂出来,声音也已经变得沙哑了,吴华三还不肯住手,可怕的电击一直持续了十分钟,终于除了胸前那噼噼啪啪的声音外,孙兰英口吐白沫昏厥过去。

    「特派员,您这手还真行,瞧这小娘们快撑不住了。」沈学轩摸着孙兰英硬棒棒的乳头阿谀道。

    「小老弟不是喜欢这共党婆娘吧?」吴华三一脸奸笑地问道。

    「看特派员说的,可屈死俺了,不过这女学生娃的奶子与乡下婆姨就是不一样。」

    「那就烦劳小老弟先弄醒她,以后的事还要愚兄我教你吗?」「是!谢特派员栽培!」一连几盆冷水使得孙兰英苏醒过来,沈学轩解开绳索把孙兰英放到地面,一把拽下敞开的上衣,又扒下她的裤子,把裤衩褪到膝盖下。刚刚受过电刑的孙兰英身体软得像面条一样,哪里还有气力反抗呀,所以只好用双手护住胸脯,两条大腿紧紧夹在一起,身体尽量蜷缩成一团。

    「孙小姐,听说你还没有找婆家,是吗?」吴华三叼着烟袋锅子得意地问。

    「你们要干什么?」孙兰英扬起俊美的脸颊,怒视着正在脱光自己衣裤敌人。

    「很简单,交出藏粮食的地点,交出易门共党分子的名单。」「办不到!」

    「那我就让在场的弟兄们轮流操你,好好想想吧,一个姑娘家让人打了排子枪将来还怎么嫁人?」

    这次孙兰英并没有像以前那样立即拒绝敌人的要求,而是沉默了,沉默了很久。作为一个中共预备党员,在她面对党旗宣誓的瞬间就决心把自己的一切交给组织了,包括最宝贵的生命,她不怕死,但她毕竟还是一个年仅十八岁的女孩子呀!现在卑鄙的敌人要用奸污自己身子的手段强迫自己背叛,怎么办呢?贞操对于一个女孩子毕竟只有唯一的一次呀!

    老奸巨滑的吴华三似乎揣摩到此时孙兰英的复杂心态,在中美合作所里他就亲眼见过徐远举命令剥光一个叫黎洁琼共党女犯的场景,那个在老虎凳、吊拇指、烙脚心上一声不吭的女子居然跪着哀求不要给她上那种刑。

    「伺候孙小姐!」他希望在这个女共党丫头片子思维最混乱的时刻一举击溃她的抵抗意志。沈学轩和苏选志扑上去,用绳子捆住孙兰英的手腕,重新将她吊起来,只不过这次为了奸污她方便,并没有像以往那样让她的双脚离地。他们一前一后把孙兰英夹在中间,两根早已硬得像铁棒一样的阴茎分别顶住她的前阴和后庭。

    「啊!畜生,别碰那,放开我,放开我——」孙兰英哭喊道。

    「那就快说,说了我就叫他们停下来!」吴华三逼问道,孙兰英的表情使他似乎看到了希望……!

    「我——我不能——不能说——」孙兰英已经成为个泪人。

    「那就休怪老夫无情了,给我上!」两个匪徒几乎同时侵入到她的体内,一股钻心的疼痛告诉小兰英女人最宝贵的贞操已经离她远去了,极度的羞耻与那个永远埋藏在烈士心里苦涩使得孙兰英短暂地昏厥过去。

    「特派员,这嫩妮子还真是原装货呢!」沈学轩抽出带血的阴茎兴奋地叫道。

    吴华三则一屁股坐到太师椅上,他知道如果一个黄花大闺女连这个都不怕,那就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迫使她屈服了。其实他也对面前这个美丽的女囚充满淫欲,在他的内心深处无时无刻不盼望着能够征服这个女囚,然后霸占她的身体,现在看来这个如意算盘要全部落空了。

    此时的兰英已经苏醒,大概是眼泪已经流干了,她杏眼圆睁怒视着这场暴行的主使者吴华三,目光中已经没有了刚刚遭受强暴时的惊慌和羞怯。此时的两个恶棍也已换了位置,苏选志换到前面正流着口水插入孙兰英的身体,那里已经软下来的沈学轩则拼命地用手指挖弄孙兰英的肛门。

    「孙兰英,没想到你还真行,居然不怕操,不过不要以为挺过打排子枪我拿你没办法,我这里有的是专门伺候年轻女人的刑具,比打排子枪难熬得多,我就不信你的身子是铁打的!我再问你一句,说还是不说?」孙兰英还在屋梁上吊着,阴户和肛门红肿,男人的秽物正从那里流下来,挂在洁白的大腿上,但从吴华三的表情和气急败坏的逼问上看显然这种肮脏的拷问还是毫无收获。

    吴华三也已经失去刚才的沉稳显得。

    「你们这帮畜生——你们可以占有我的身体——但要我招供——你妄想——还有什么卑鄙的手段都拿出来吧——!」两行晶莹的泪珠还是再次扑扑簌簌落下来。

    「好!好!那就看看你还能熬多久!」外厉内饪的吴华三知道征服这个看上去柔弱的小女子已经几乎不可能了,因此决定用最残暴的手段摧残这具美丽的肉体,直到她的美彻底被毁灭为止。他走到孙兰英跟前,重新装满一袋烟,然后点燃猛吸了一口,接着把红红的火烛贴在孙兰英娇嫩的乳峰上。一股淡白色的烟雾拌着滋滋的烧肉声从女儿家自珍如命的地方升腾起来,那颗不屈的头颅重新极力向后仰去,疼痛使得孙兰英胸脯的嫩肉不停地悸动着。

    「哎呀——哎呀呀——」那凄厉的叫喊声又响了起来,可敌人的审讯记录上仍然是空白一片。

    「这是最轻的,如果你还不悔悟,我就让你尝尝小火燎奶尖的滋味!」吴华三直到烟火熄灭了才从孙兰英的乳房上拿开烟袋锅。他重新装满了烟丝点燃,然后拽住孙兰英披散的头发逼问道。

    「呸」一口带血的痰吐到他的脸上。吴华三恶毒地吸了一口烟,使烟丝燃烧的更充分,然后把它伸向孙兰英铜钱大小的乳晕。红红的碳火亲吻着粉红的隆起,缕缕的白烟冉冉升起,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焦糊味。

    「啊——哎呀——嗷——嗷——」乳晕和乳头内充满最敏感的感觉神经细胞,是女性最不堪肆虐的部位之一,所以当火烛烧烙的时候,孙兰英立即疼得尖利地嚎叫,两只眼睛向上翻着,浑身发出一阵阵抽搐。

    「疼坏了吧兰英姑娘,别再硬熬了,告诉我!说了就可以不再受这个罪了!」孙兰英被折磨得连说话的力气都快耗尽了,只好用摇头来回答。

    「我让你硬,让你硬!」吴华三又猛地吸了一口烟,然后把红彤彤的烟袋锅直接叩在孙兰英红豆大小的乳头上。那颗嫣红的蓓蕾那里受得了这般歹毒的摧残呀,孙兰英狂叫一声昏死过去。一连几桶冷水才又将孙兰英泼醒。

    「孙兰英,看来我真是小瞧你了,两位弟兄帮帮忙劈开她的大腿,我就不信我能剿灭*敏感信息过滤*的游击队,还对付不了这么个黄毛丫头!」失去大腿庇护的壕展现在恶棍们面前,毫无遮拦!嫩红的宫阙完全打开,刚才恶棍们残留的罪恶像条条银丝依附在嫩粉色的黏膜上,一颗豌豆大小的蒂状凸起也娇羞地袒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这才是女人最吃痛的地方,我在重庆受训的时候,亲眼见过徐处长他们在这里用刑来拷问那些女共党要犯,无论多难对付的女人,只要放手整这里没有一个能抗得过一个通宵的,咱今就在这小娘们身上试试如何?」他的手指桶了进去,像毒蛇一样四处游走,直到阴道内淌出晶莹的玉露,那颗小豆豆变得紫红紫红的,一碰上去孙兰英的阴户就开始有节奏的收缩。

    「孙兰英,我再最后问你一句,易门的共党名单你交还是不交?」「我——我没——没什么——可交的——」

    「好!孙兰英,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正宗军统妇刑,你们两个把蚊香拿过来慢慢烧她的逼,我倒要看看孙小姐的嫩穴是不是和她的嘴一样的硬!」这当然是恶棍们最乐意干的差使了,两个壮汉把孙兰英双腿劈开绑在案条上,将一根粗大的蚊香凶狠地按在她的阴户上。

    「啊」孙兰英大叫一声,胸脯极力上挺,头颅后仰眼球上翻,身体像一张弓,娇嫩的大阴唇上留下一枚褐色的圆点。

    「孙兰英,烫逼的滋味不好受吧,说还是不说?」吴华三拽住孙兰英的秀发迫使她的脸扬起来。

    「呸!」一口带血的痰吐在吴华三脸上。

    「接着烙!」一阵烟雾伴着滋滋的响声又从少女最不堪肆虐的地方升起。

    「孙兰英,你招是不招?」吴华三叫道,文昌宫里鸦雀无声。

    「可以消灭游击队,我就不信治服不了个黄毛丫头,你们两个把逼给我撑开,直接烙她的阴核!」少女的阴户被掰开,燃烧的香头被按在女儿家最敏感的阴蒂上。孙兰英的喊叫变为狂嚎,那声音已经不像是由人类口中发出的,但依然一字未招。

    「吴特派员,孙兰英还是不开口,我看干脆枪毙算了!」沈学轩说道。

    「枪毙,那太便宜她的,我要活活的整死她!」说罢吴华三抄起一根烧红的枪条,连凉水都没有淬,直接按到孙兰英的乳头上。

    「啊!」一声长哮之后孙兰英昏死过去。

    「用冷水泼醒!」一桶冷水泼在孙兰英身上,孙兰英渐渐苏醒。

    「你到底说不说?」

    孙兰英微微睁开双眼,看着那双罪恶的手把两根铜丝拧在已经烧焦了的乳头上,接着又把一根铜线桶进已经伤痕累累的阴道,她知道自己最后为党献身的时刻就要到了,想到曾经是那个连手指上扎刺都疼哭了的女孩竟然能这样的坚贞,这样的勇敢,她安详的闭上了眼睛。

    「给我摇!」电流通过孙兰英的乳头和阴户,撞击着她那颗不屈的心脏和还未繁衍后代的子宫,孙兰英的胴体在抽搐,在痉挛,在打手们下流的逼供声中,鲜血喷涌出来,那具只有十八岁的心停止了跳动。

    【完】
相关标签: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