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帮主的套路

    入夜,襄阳城传来宵禁的梆子声,全城陷入了难得的静谧。

    吱呀一声,大牢的门开了,几个壮汉伴着一个美妇走出牢门,迁出马厩的数匹骏马。

    美妇身披长衣,表情端庄之中透着几分娇媚,她脸色酡红,双腿颤抖,似乎刚刚跟人交媾一般,又似乎被人射进了大量精液。男人们都满脸胡茬,不是汉人容貌。他们披着大衣遮住容颜。强压着美妇上马。

    「嗯……」上马的时候,美妇玉腿高抬,不意掀起长衣,露出湿哒哒的阴户,没想到这外表端庄的美妇居然没穿亵裤!

    凌乱的黑毛掩不住她浪水泛滥的蓬门,穴肉胡乱地翻卷着,显是被大肉屌刚刚戳插过,美妇上了马,一个壮汉忽然跳上马来,坐在她身后。美妇「嗯「地一声,肥臀被男人的大手抬起,男人趁势拉开裤裆,将一条硕大丑陋的肉屌塞入她的胯下!

    「哦!」美妇发出一声难耐地低吟,抬起雪臀似乎要逃离什么,那壮汉嘿嘿一笑,双手猛然按住她的细腰。

    「啊!」美妇捂着面纱下的樱唇,生怕浪叫被旁人听到,衣下的大白臀却顺着男人的大手高低抛甩着,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

    「呃啊……轻……慢点……蓉儿不行了……」

    少废话,乖乖抛甩你那肥臀,若是停了,我就把你衣服剥下,让门卫看看美女诸葛是多么骚浪的!驾!

    「哦……不行……千万不要……呜呜呜……太粗……骑慢点……啊!」黑夜!孤城!奔腾的骏马!粗长的肉屌!浪叫的美妇!这一切,都发生在今晚的襄阳!

    「猛哥,快到城门了,要不要停一下……」硬哥道。

    「驾!怕什么,别忘了这骚货是黄蓉!有她在谁敢不开门!」「呜呜呜……轻一点,会被发现……不要……」黄蓉坐在马前,猛哥坐在马后,两人的肉屌和屁股紧密贴合着,在宽厚的大衣地下贴身肉搏!马儿每一次奔跃,黄蓉都被肉屌插地咬紧贝齿,生怕浪叫声太大吵醒旁人。她拼尽全力集中精神,双手按着马鬃,直立着娇躯以防被人看出破绽!

    「什么人,深更半夜不许出门!」门官远远便挺身阻拦。

    「呃!我是黄蓉!有……嗯嗯!!……急事和这几个侍从出门,快……停……哦不……快放行!」

    门官一愣,揉了揉眼睛,只见美女诸葛香汗淋漓,和一个大汉同骑一匹骏马,两人的身子紧密贴合着,若非知道是黄蓉,任何人都会猜想男人将肉屌插在女人的屄肉中,在马背上疯狂地交媾。门官恪尽职守,一向尊敬黄蓉,不敢乱想,待要放行时,猛哥忽然一挺鸡巴,自下而上对着黄蓉的肉屄就是一戳!

    「啊!」黄蓉浪叫一声,门官一愣,关切道:「黄帮主……您……没事吧?」「嗯……没……嗯……没事……想起了一件事情……嗯……嗯……呃……轻……不……不是……快让开……我们要出……呃……出门!」「好的,放行!帮主保重!」

    马儿如风奔驰而去,等远离了城门,黄蓉再也忍耐不出,发出一声高过一声的浪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夫人这肥臀,让俺舒爽的不行呢……好……俺这就……全部给……夫人!」「扑哧扑哧扑哧!!!」

    「啊啊啊啊!」

    莽哥一连射了二十多下,将黄蓉射的翻着白眼痉挛不止,莽哥这才抽出肉屌,只听哗啦一声,大量的精液便从黄蓉蜜穴狂喷而出,倾泻在马背上。

    「夫人,俺又要射了哦——」

    「扑哧!!!!扑哧!!」

    「啊啊啊!!!……」

    猛哥一伙出城没多久,一个巡逻的丐帮弟子就发现天牢大门洞开的事情,慌忙飞报鲁有脚,鲁有脚一听居然有蒙古囚犯越狱逃跑,心中大怒,率领数位七袋长老星夜追出城来。此时莽哥正在黄蓉芬芳的小浪屄内拼命射精,忽听后面连声叫喊,诸人一回头,只见火把亮处,影影倬倬,尽是追兵影子。众人大惊失色,莽哥刚射精的肉棒也软了下来。大伙面面相觑,心想若是被抓回去,必然会被眼下这浑身赤裸的女诸葛杀人灭口。

    黄蓉屄内失了肉屌,坐在马背上娇喘微微,半晌才听到了背后的喊杀声,她冷眼看了众汉一眼,道:「嗯……追兵来了,你们这些鞑子不如下马投降。」众人都觉心慌,唯有猛哥稍有头脑,看着刚被肏得欲仙欲死,现在还听着两粒大奶子,浑身湿滑得黄蓉,笑道:「黄帮主,我看是该你紧张吧,若是那丐帮长老发现你赤身裸体,光着屁股坐在俺们蒙古大屌上,会怎么想呢?」黄蓉粉面羞红,幸好有面纱遮掩没被瞧见,她心知猛哥说的有理——若是一向敬重自己的鲁有脚看到自己春光大泄,喷奶挨肏的浪态,那自己就没脸见人了。

    猛哥见她垂头不语,心中暗笑,他连声招呼,众人听令下马,就着山势朝附近的密林中隐蔽了起来。

    黄蓉身不由己,被一群臭汉拉拉扯扯,押入山林。她欲运内力反抗,但被内射后浑身绵软无力,再加上臭汉们一边逃命,一边用大手揉玩自己的双乳和圆臀,让黄蓉好不容易凝聚的一点内力又荡然消散。

    后方丐帮人马追来,众人只得快跑,山路颠簸,随着黄蓉的抬足奔跃,两个饱满丰硕的乳房自动下垂,颤颤巍巍,乳波荡漾,那嫣红的乳尖上下甩动,极度刺激着大伙的感官。若不是追兵声音渐进,这群蒙古臭汉少不得将黄蓉按倒在地再度肏干。

    此刻黄蓉全身赤裸,唯有脸上带着面纱,若隐若现更叫人浮想联翩。林木葱郁,枯枝野草不断从道旁挤来,不时刮蹭着黄蓉白皙的娇躯,奔走之中现出道道红痕,更有刮到乳球上的枝桠,将黄蓉本就敏感得肉球刺激的溢出奶水。

    追兵不知众人逃上山,呼啸着向前追去。

    黄蓉绝望的看着追兵远去,这也就意味着自己彻底被蒙古大汉们俘虏了!偏偏又无力反抗,这几个月,黄蓉发现自己体质过于敏感,一旦被玩到高潮就会浑身酸软使不出武功。甚至仅仅是大奶子被轻轻一揉,也会内劲大减,和这些普通的臭汉基本上没什么差距了。黄蓉绝望地发现只要臭汉们不断和自己肏屄,自己就无力反抗,只能等待他们累的时候才能找机会恢复功力。

    「唔……唔……不好……追兵走了……他们又要来肏蓉儿了……万一揭下蓉儿的面纱,发现蓉儿是女鬼……蓉儿的脸面就丢尽了……」黄蓉正自绝望,山岗上忽然一人一骑如风而来!一看却是求救兵久久不归的吕谦!黄蓉如同溺水的鱼儿逢甘露一般大喜!她高声叫道:「吕谦!谦儿!」吕谦求救兵成功后,正喜滋滋地往襄阳赶来,一路上脑海中都想着黄蓉对自己的功劳大加夸赞,甚至「委身相就」的情景,呼见路边一群大汉夹着一个赤裸美妇前行!

    黄蓉虽然带着面纱,但她坚挺的大奶丰腴的白屁股却一下子就被吕谦认出来了!再一看这帮蒙古人正是当初自己进蒙古军营时,一直对自己冷眼相看的那群人!吕谦心下大怒,飞马驰来,猛哥一愣,黑暗中瞧不清来着何人,正要问话却被吕谦纵马撞翻。吕谦纵马疾驰,一连撞到数人,趁着人仰马翻的当,飞身下马,扶起黄蓉,忍住去瞧她那催情的肉躯,道:「黄伯母,跟我逃!」群汉哪里甘心到手的美肉就此飞了,爬起身就追了过来。

    吕谦扶着黄蓉一路逃入山中,刚才还是被丐帮追杀的群汉却壮起胆子反而追了过来。吕谦力弱,黄蓉被肏,两人均脚程不足,不一会就被追上,围在圈内。

    群汉步步逼近,眼看就要擒住二人。

    「臭贼们给我躺下!」黄蓉身形一动,忽然发难!只见她不顾浑身酸软,强行运劲,双手连拍带打,瞬间打倒四人。唯有硬哥和莽哥尚在瞠目结舌,黄蓉扬起玉腿朝莽哥踢来,莽哥眼前一花,只见一个肥嘟嘟,湿哒哒的肉屄从黄蓉叉开的双腿中露出,胯下肉屌刷的立起,尚未来得及反应就被黄蓉足尖点中穴道,摔倒在地。这样一来,尚有行动能力的就只剩下硬哥一人了。

    黄蓉虚晃一拳要以巧劲打倒硬哥。然那硬哥虽然憨直,也猜到了黄蓉的意图,心想只要撑到兄弟们爬起来就行,遂使出蛮力乱拳挥舞如风,却是不打黄蓉,但守自己身躯附近三寸之地。黄蓉武功本和他有云泥之别,但硬哥这般拼命乱打,将自己守的密不透风,黄蓉若是强行上去点穴无异于将自己的娇躯送到猛哥的拳风中一般。黄蓉见进攻不下,内心越加焦急,猛哥几人却已逐渐爬起。

    硬哥如老牛般气喘呼呼,也是拼尽全力,只求多拖延一分时间,好让兄弟帮忙,黄蓉无法攻破硬哥的防守,忽然灵机一动,和身朝硬哥扑来,硬哥只觉眼前一花,一股黄蓉独有的骚浪味道扑鼻而来,紧接着白花花的大奶子就往自己拳上撞,硬哥虽勇,但岂忍心猛击黄蓉大奶,情急之下变拳为抓,攥住黄蓉一对晃荡的雪球。黄蓉嘤咛一声,却趁势扭动肥臀,将硬哥压倒在身下,两人如此近身肉搏,猛哥猝不及防,被黄蓉仰面压倒在地。

    硬哥被黄蓉压在身下,宽厚多毛的胸膛胡乱摩擦着黄蓉光洁的背脊,把她的芳心摩地痒痒的,黄蓉死命用臀力压住硬哥,硬哥无法翻身,只得用大手从身后拼命揉搓黄蓉雪球反抗。黄蓉被他揉地奶汁横流,却咬紧牙关不松劲,好几次快要被双乳传来的快感爽到失神,却都因鲁有脚的呼喝声而强行忍住。

    「这贼人居然敢染指小爷的到手美肉!」吕谦手无缚鸡之力,心中大怒,不顾安危一拳朝硬哥打来,硬哥岿然不动,只死命揉搓黄蓉乳头。黄蓉被揉地浪叫连连,力气逐渐消失。而猛哥已爬起朝吕谦攻来。

    「谦儿快跑,别管伯母了!」

    「不行,我死了也要保护伯母!」

    激斗中吕谦的叫喊让黄蓉芳心一颤,一股难以名状的滋味在心底泛滥!

    受到吕谦的感动,绝境中的女诸葛爆发了!只见她拼着雪奶被火辣辣地揉搓,一甩臀将硬哥甩出数米,随即爬起来拉着吕谦就逃!

    「快追!小骚货!休想逃!」

    「谦儿快跑!」

    山峰呼啸,林木飞速从眼前朝身后流逝,黄蓉裸着大奶光着肥臀,与吕谦死命逃窜。吕谦刚才在搏斗中已然衣衫不整,这番疾跑中被树木刮蹭,上衣也随之脱落。下身长裤也被刮地七七八八,仅余下贴身内裤完好无损。

    「唔……谦儿的肉体,在山洞中看过……啊……他的裤裆那里怎么肿起来了……不会是对人家……」黄蓉光着屁股一边奔跑一边羞红了脸。

    两人起初还能甩开群汉,但时候一久又被迫近。绝望之中,两人只得权且朝一颗大树后奔去。

    「呼……呼……,谦儿,别出声。」黄蓉低声对吕谦道,却见吕谦双眼死死盯着自己那对胀大地奶子,一声不吭。黄蓉脸色一红,心想谦儿也是成年男子了,看到自己诱人的肉体也难免会忍耐不住。黄蓉不仅不怒,反而感激地看了吕谦一眼。

    「嗯……谦儿看到人家的大肉球却强行忍耐着,比那群粗鲁的蒙古人强多了……」

    一对男女忽然形成了无形的默契,只是轻轻呼吸着,生怕被群汉发现。然而群汉的声音却更近了。

    「粗哥,去东边搜,硬哥,去南边!莽哥,去北边!」「臭鞑子……你听着,咱们到那处大树后面。」黄蓉低声道。

    耳听背后的脚步声逼近,黄蓉大急,正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之时,吕谦忽道:「黄伯母,你背后的树洞是空的!」黄蓉一惊,回头一瞥,只见这千年老树合抱足有三四个腰粗,中间却是中空的树洞,因被杂草掩盖不易察觉。黄蓉大喜,和吕谦走到洞边。

    「谦儿,快,你先进去。」

    「来不及了,伯母你先进!」

    树洞不高,洞口只容一人内钻,两人争执不休,群汉却已经逼近数百米内。

    黄蓉一急,什么也不管了,弯下柳腰,四肢着地就往树洞里爬,这般狗儿般的姿势让黄蓉玉胯大开,鲜嫩的肉屄一下子就暴露在吕谦眼前,吕谦肉棒一硬,只见那肉穴被乌黑油亮的阴毛丛丛掩映,蛤口尚湿哒哒一片留着淫水,不一会儿功夫,这无限诱人的雪臀就随着主人钻进了树洞中。

    「伯母,你让让,我也要进来了!」吕谦也依样画葫芦弯腰往树洞里爬,黄蓉连忙内避,将吕谦让进洞来。随即,猛哥的脚步声就出现在了大树附近。

    「人呢?分明听见就在左近,兄弟们多留神,搜!」黄蓉和吕谦躲在树洞中一动不敢动,只能听见外面一个人的脚步声!

    时间久了,黄蓉乳尖一痒!原来洞内空间逼仄,吕谦在外露出脚后跟,为免被发现只得朝内挤来。黄蓉本是坐靠在树根上的姿势,被吕谦从斜上方压来,吕谦此刻仅穿内裤,黄蓉的一双雪乳被他的胸口刮擦,两粒嫩葡萄也被吕谦挤压直至挤扁,黄蓉压低声音娇喘微微,却感觉对方压在自己腿上一根大棍越来越硬。

    「唔……唔……隔着裤裆……谦儿的那里就这么大了……都是我不好……害的谦儿……」黄蓉又羞又紧张,虽说在山洞中和谦儿做了肏屄的勾当,但那是趁着谦儿熟睡做的,此刻谦儿却是清醒的,因为自己火辣的肉体而忍不住硬了!可是自己是谦儿的伯母啊……黄蓉不知吕谦早就对自己怀着淫邪之念,仍把他当作一纯良少年,因此始终心怀愧疚,她用一双玉手推拒着胸膛,不让他挤压自己胀大的乳尖!

    「呼哧……呼哧……呼哧」

    「唔……唔……唔……」

    吕谦全部身躯的重量都摊在黄蓉的小手上,逐渐把黄蓉压得酸软无力,洞内如此逼仄,黄蓉退无可退,不一会儿已是大汗淋漓,吕谦同样也是如此。他呼哧呼哧地低声喘气,肉棒却不受控制顶着内裤,几乎要把内裤顶穿了。

    「还没搜到?继续搜!」猛哥的声音在树外响起,很近很近。

    「谦儿……别这样……会被发现……」黄蓉低声道。

    「伯母……我也不想被发现啊……只是伯母的身体太过诱人,谦儿实在是忍不住……」吕谦故作纯真地挑逗着黄蓉,让她又是惭愧又是心痒难搔。黄蓉芳心一跳,正羞臊时,忽觉面纱被一张嘴拱起,紧接着黄蓉樱唇一热,已被吕谦的大嘴吸住!

    「唔……唔……谦儿……你干嘛……」黄蓉轻轻推拒着吕谦,但逼仄的树洞却让她一个女人无法抗拒身上的男人。吕谦用大嘴拱开黄蓉的面纱,又用牙齿将它剥下,这下子黄蓉身上最后的遮掩物都没有了。她媚态白出的容颜暴露在吕谦面前!好在树洞一片漆黑,吕谦无法看到。

    「伯母……不行了……谦儿那里好胀……伯母的唾液太香了……雪雪……雪雪」

    吕谦吻住黄蓉的樱唇,大舌头顺势就往黄蓉小口里钻,黄蓉卷动丁香小舌抵住大舌不让它再前进,却被大舌顺势缠绕舔吮,黄蓉浑身猛地一颤,从未与人舌吻的她被吕谦如此狂舔猛吮,而且吕谦的大波口水都顺着黄蓉的小舌流入了黄蓉的喉咙,再流到了黄蓉的肚子里。黄蓉只觉小腹一热,一股难耐的骚样在娇躯蔓延开来。

    「刺溜……刺溜……雪雪……雪雪……」

    「唔……唔……唔——!」

    紧密逼仄的树洞内,两人如同交媾的恋人般深情地舌吻,黄蓉推拒吕谦胸膛地小手也很快就没了力气。吕谦顺势压向黄蓉,黄蓉手腕被压地生疼,无奈之下退出了两人胸间,转而从两侧抱住了吕谦的后背,这下子,吕谦的胸膛与黄蓉娇嫩的乳球肉贴肉的紧密结合了!

    「唔……唔……别压…谦儿……那里不行……嗯……哎!」黄蓉低声呻吟着,忽然浑身一阵颤栗,原来吕谦用自己的两粒粗硬的乳头肉贴肉地压在了黄蓉饱满的乳尖上!

    「刺溜……刺溜……雪雪……雪雪……」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相关标签: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