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叶蒙眼被房东陈伯干_霸道淫性

    月黑杀人,杀得无声无息,小叶蒙眼被房东陈伯干_霸道淫性 风高放火,火势越烧越盛,是以古往今来,在月黑风高夜,从事见不得光的活动,向来都是事半功倍。此时已是夜深,天上无月无星,海上浪急风高,在远离H市的郊外海边,一艘走私船,正慢慢泊往岸边。当船刚泊停后,小刀幚负责贩卖女奴生意的灭花手,立刻指挥一群手下,把五十多名样貌姣美,衣不蔽体的妙龄女子,押运下船,送往泊在小路边的卡车去。

    被带着残忍意识的铁链,串锁成一列长排的美貌女郎,娇躯袒露出来的雪白美乳,在行进间颤颤荡荡,那种凄美的性感诱惑,为这无边黑夜,增添上香艳无比的神秘色彩。一整列妙龄女子,裸露出来的腻滑肌肤,在黑夜中,更显得肉光莹亮,更具魅惑迷人。但,"哐当!哐当!"的铁链声,却彷佛在告诉这些性感女郎,她们即将面对的悲惨命运。

    黑漆漆的小泥路边,负责驾驶卡车的两名小刀幚众,走下车来,点了根香烟,互相聊天,等候那些漂亮女奴,送来装车。前面不远处路口,还有数名小刀幚众,在负责监视大路上的环境,防止有人转入这条隐蔽小泥路。

    司机A道:"唉!近来每次出车,我都有点心惊胆颤。"司机B也叹气道:"是呀!我也同样有些害怕,自从出了个"鬼影双刀",老袭击我们小刀幚的私货,已经闹得人心惶惶了。"司机A忧心忡忡道:"那家伙神出鬼没,而且武功奇高,事后从不留活口,我有好几个相熟的老友,都已经受袭身亡,希望今晚不会出事吧。"司机B耸耸肩道:"怕不了那么多啦,出来混,早就预了把半个脑袋,塞进棺材里面。"

    司机A叹道:"唉…!说得也是,江湖道上,不是你杀我,就是我杀你,怕就不在这条道上混了。不说这些不吉利的东西了。"静了一会儿,司机B继续闲聊道:"对了,你有没有收到召集令?过几天,有一批很重要的古董,需要装船偷运往E国。"司机A道:"有啊!我也收到召集令,恐怕那批古董,数量不少,而且价值非凡,所以,我们的出车费,比平常要赚多一倍。"司机B神神秘秘的道:"我听说,那批古董,是在我们小刀幚多年积聚的财富中,占了一半的价值,所以,非比寻常…"

    突然,他张大了口,嘴部肌肉恐惧地抽搐,愣是发不出声音,只是睁大一对彷佛死渔般的眼睛,面上满是恐怖神色。他面前的司机A,霎时间,觉得一股寒意,由心底涌上来,全身汗毛也瞬即竖直起来。

    司机A僵硬的,勉强转过身来,眼前景象,令他的血液,剎那间凝固,同样是张开了口,发不了声音,只能瞪着恐惧的眼神,心里不住狂叫着:"鬼影双刀!远处彷如成了人间地狱,那几名负责监视的小刀幚众,身体仍直直竖在地上,一个个头颅却已经不见了,只有那一道道向天喷洒的恐怖血泉。

    然后,他感到颈项一阵冰寒。刚才说的古董,甚么时候?甚么地点上船?"冷冷的声音,与架在脖子上的刀锋同样冰冷。

    司机A口颤颤的,结巴着道:"这…这个星期五晚上,凌晨二点钟,十号走私码头。"然后,脖子剧痛传来,但他永远也不可能讲出,那究竟有多疼了。

    小史手持两把黑铁开山刀,刀身刀刃黑漆漆,无半点反光,但杀气更重,戾气更浓。他双目赤红如火,全身黑衣黑裤,浓浓的血腥气味,彷似一头觅人而噬的地狱凶兽。

    小史环目看了一眼,地上一具具无头尸骸,血流仍在"噗噗"喷出,确定再无生人后。身形一晃,重新隐于无边漆黑中,向灭花手的队列,无声无息掩杀过去。

    灭花手走在长长的队列后面,心里正咒骂着被人干掉的"仇家五狼",本来还指望救出这五名手下后,可令自己的女奴生意回复正常,同时,自己也可以不再那么操劳。

    谁料到,这边厢,刚把人救出来,连救人所破费的成本,还未赚回来,那边厢,五个废柴已经被人灭了,累得自己做了笔亏本买卖,豉着满肚子窝囊气,把那五人的祖宗八辈子,反复问候完一遍又一遍。

    突然,前面"嚓嚓"声,异响传来,灭花手忙功聚双目看过去,这一看,连眼珠子也凸了出来。

    一道黑色旋风,正向着他,迎面高速旋来。浓夜漆黑,旋风更黑,黑夜阴森,却比不上旋风森寒,那道恐怖黑旋风,简直是收割人命的无尽黑洞。

    旋风所过之处,小刀幚众的人头,纷纷在半空中翻滚飞扬,地上一具具无头躯干,仍竖立在那里,泉涌血瀑,那情景简直诡异恐怖。

    灭花手已是四级高手,虽惊但不会乱,大喝道:"敌袭,布阵。"身旁十名小刀幚众,是他的近身侍卫,皆已达到三级功力,且训练有素,行动划一迅速,他们善于合击刀阵,放出飞刀的威力,可以互相叠加,发挥出超越自我的攻击力,其叠加出来的杀伤力,已经接近五级实力。

    十名近身侍卫,立刻在灭花手身旁两边,排出一个半月形数组。灭花手再喝了声:"龙门刀浪!"喝声刚落,"嗖!嗖!"声不绝于耳,两边手下已放出一排排飞刀。 灭花手也随即双手急扬,有时是两张飞刀同放,有时是四刀齐出,甚至不时八刀并射。

    手下一排接一排的飞刀,向夺命旋风浪涌拍击,而灭花手贯满四级真气的飞刀,则隐在层层刀浪中,与手下发出的功力,互补叠加,使飞刀威力,更是超越了五级杀伤力,向着迎面而来的黑旋风,倾洒过去。

    "叮叮叮叮!"金属互碰声不绝于耳。小史突觉身体中刀处,剧痛传来,心中一凛,知道今晚遇着高手。

    小史其实对小刀幚,早已偷袭过不少次。但以前遇到的,都是三级以下的小角色,更多的是一级甚或没有级别的,故基本上都是轻松得手。

    从无数次与小刀幚的战斗中,小史不但经验越来越丰富,而且,更做足了应对密集刀阵的防御,他身上其实早穿上半寸厚的钢制内甲,护住身体及双脚。

    由于身体获得基因改造,力量与速度,达到五级实力,故穿着那件重甲内衣裤,根本不会影响自己的行动,平常与小刀幚交手,小史主要护着头部与及数处重要部位,其余精力全用于攻击,反正等闲飞刀,基本上无法射穿他的护甲。

    但此刻一战,身体剧痛,令他知道,今晚遇到的小刀帮杀手,实力殊不简单,连半吋厚的精钢护甲也被射穿,功力不可小藐。

    面对一浪紧接一浪的飞刀,铺天盖地而至。小史刀势一变,改盘旋飞舞,变为双刀在身前轮转翻飞,形成两面刀盾,向前面四五十米处,灭花手的刀阵疾冲过去。

    心中的仇恨,令小史无惧,身上的伤痛,更激发他的战意,浓烈的血腥,使他的凶性彻底爆发。他心中只有一个字"杀!",把小刀幚斩尽杀绝,以告慰父母在天之灵。

    小史身形如一道狂猛风暴,手中双刀在身前舞得滴水不透。叮叮叮叮!"无数杀气森寒的飞刀,被他双刀扫落,溅出点点星火,在黑暗夜空中,更是令人胆战心寒,彷佛星空也被黑暗风暴所淹没。

    冲至距离刀阵约十多米,小史狂声暴吼"嗥…!".身形凌空飞跃过去,半空中,滚滚刀花,再度生出一股追魂夺魄的毁灭旋风,往小刀阵飞临吹袭。

    灭花手大喝一声:"百川纳海!"飞刀刀势瞬即改变,"嗖!嗖!嗖!"的飞刀破风声,紧追而上。每个刀手放出的飞刀,一把连ㄧ把,成一直线,连珠射出,飞刀再无眩目花巧,但功力更凝聚,攻击力更集中,向身在半空中的小史,追风逐日般急泻。

    霎时间,漫天飞刀,汇聚成十一道银光白线,划破夜空,直射半空急袭而至的追命旋风。

    "叮叮叮叮!"银线硬拼旋风,碰出数不尽的金属清响,彷佛敲响了一声声离魂丧钟,只是不知道在为那一方敲的丧钟。

    银线撞进旋风,被旋风吹得四散,但旋风也被银线冲高。

    小史在半空中,身形一窒,立刻借那冲击力,身体弹上半空。"嗥…!"他再次发出怒号,身体头下脚上,双刀狂舞轮转,夹带着更磅礡的杀气,俯冲怒砸地下刀阵。灭花手当然不会任其气势暴涨,喝了声:"上!",刀阵也在同一时间,发出怒吼,旋转着急速迎上去。

    一把把贯满真气的连珠飞刀,汇聚成一道冲天光柱,硬碰飞舞直下的狂刀。
 1/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相关标签: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