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小说高h两男一女 黑暗地窖

    这是一个独门独户的院落,2米高的红砖墙,3p小说高h两男一女 黑暗地窖院子里东西两侧是简易仓库,里面堆放着旧报纸、空饮料瓶之类的东西,南面则是两间瓦房。 这个院落位于城乡结合部一个棚户区的最里面,周围并没有邻居,十分僻静,没人注意到一辆旧面包车开进院子里。 李凯从车里走下来,手里还拿着一份晚报,他先锁好院门,然后推开房门,来到卧室,只见胡军光着膀子、只穿着内裤,正躺在床上抽烟。

    「那小妞怎么样了?」李凯低声道。

    「下午又被我干尿了一次,现在喂了两片安眠药,正睡着呢!」胡军若无其事地答道。

    「弄干净没有?」

    听了胡军的话,李凯皱了皱眉头。

    「放心吧,换了个床单,还给她洗了下面。」胡军笑道。

    「我们这次可真把事情闹大了!」

    李凯压低声音,把报纸递给胡军,上面头版赫然写着:「女研究生已经失联三天,疑被劫持,家属肝肠寸断!」

    「不过是个女学生,怎么闹出这么大动静!」

    胡军也吓了一大跳。

    这三天,他一直没出屋,房间里没有电视,更没有网络,他竟然全然不知外面的消息。

    李凯倒是有时出门买东西,也看到过相关报导,一开始并没有放在心上,不料报导竟越来越多,让他心里愈发忐忑。

    「这个小妞,无论如何也不能再留了,今晚我们再搞几次,天亮之前必须把她处理掉!」李凯冷冷地说道。

    「唉!看来只能听大哥你的了!我们吃完饭就去搞她吧!」

    胡军叹了口气,有些不情愿地说道,拿出罐头和啤酒,和李凯吃了起来。

    等吃完晚饭,天色渐暗,两人都脱得精光,一起出了卧室,来到后面的厨房,胡军掀开角落里的一个圆形的木板,下面是一截楼梯,楼梯下去就是一个地窖。

    地窖本市用来储存秋菜用的,2米高、4平见方,除了侧上方有一个小窗户外完全封闭,里面除了一个破沙发之外,再无家俱,天花板上吊着盏昏暗的简易灯泡。

    墙边铺了一个破旧的榻榻米垫子,上面躺着一个一丝不挂的年轻女子。

    女子双目紧闭,眼角还有泪痕,神色异常憔悴,一侧的脸颊微微的肿起,上面有几个暗红的掌印。

    脸上、脖子上、肩膀上、乳房上满是吻痕,乳头高高肿起。

    女子的下半身更是惨不忍睹,两条丰腴修长却布满抓痕咬痕的长腿的交汇处,是同样红肿的阴阜,上面覆盖着杂乱的阴毛,毛丛之间到处是灰白色的污痕,胯下的肉瓣肿胀不堪。

    两片由于长时间处于高度充血状态而异常肥厚、紫红发黑的阴唇无精打采地耷拉着,露出里面鲜红的嫩肉,丝状的粘稠液体不时从女子肉穴里流出,打湿了身下的一个床单。

    「这个小妞确实没什么搞头了,下面都被干松了!」胡军摇着头说道。

    「把她弄醒吧!」李凯说道。

    胡军立刻伸出脚狠狠地踩了几下女子的乳房,女子渐渐地醒了过来,一见两个男人又来玩弄自己,立刻睡意全无,睁着惊恐的眼睛,抽泣着说道:「两位大哥,我实在受不了,你们放过我吧!」

    「小妞,再陪我们玩一宿,天亮就送你回去!」

    胡军笑着说道,托起女子的一只乳房,搓弄起来………

    政法大学的宾馆里,关智睁着血红的眼睛,看着一屋子人:哭干了眼泪的萧母和一支支抽烟的萧父,愤愤不平的萧楠姑姑、舅舅,已经满头大汗的校领导,不知说什么才好。

    萧楠父母和几个亲友是第二天闻讯感到T市的,学校把他们安排到了宾馆。

    这几天校领导和相关机关领导没少来安抚,萧楠的亲友早已从最初的震惊、愤怒变成了如今的绝望、麻木。

    「算上今晚,楠楠已经失踪三天四夜了!」

    看着窗外渐渐暗下的天色,关智暗暗想道,他真不敢想像,女友这几天会遇到怎样的遭遇?

    那晚萧楠一被劫持到地窖,李凯和胡军就轮番上阵,把她摆成各种姿势,暴操了足足一个小时才先后射精,然后胡军带来一盆水,强迫萧楠把下身洗干净。

    萧楠稍一犹豫,李凯就又踹了她几脚,她只好蹲在两个男人面前,分开双腿,边哭边从盆里舀水,清洗着糊满精液的下体。

    「给我大哥裹裹鸡巴!」

    胡军指着坐在沙发上的李凯腿间的软下去的鸡巴,说道。

    萧楠显然没有心理准备,一下子愣住了——以前只有关智连哄带求,她才会给他口交几下。

    胡军脸立刻沉下来,走过去使劲拽住萧楠的长发把她的头拉起来,说道:「小妞,你早就不是处女了,又被我们兄弟干了2轮,就别他妈的给我装纯了。你最好老实点,我们让你干什么你就给我们干什么,否则的话,少不了吃苦头!」

    直到萧楠含着眼泪点了点头,胡军才松开手。

    萧楠跪在沙发前,慢慢把头凑到李凯的腿间,只见李凯半软的鸡巴上还粘着精渍,发出腥臭的味道。

    萧楠强忍着恶心,张开嘴,含住李凯的龟头,来回吞吐起来,乌黑的长发随着动作前后摆动着。

    「好好舔,多舔一会儿,别光舔鸡巴,给大哥舔舔卵子………」

    李凯舒服地坐在沙发上,高高抬起屁股,萧楠正跪在他腿间,卖力地吸吮着他的鸡巴,龟头、径体、卵子一样都不能少,胡军则在傍边兴高采烈地指挥着。

    眼前的淫戏让胡军看得血脉贲张,他的阳物很快就再度勃起,于是赶忙绕到萧楠背后,仰面躺在满是污秽的垫子上,把萧楠的双腿向两边踢开。

    两腿多毛的大腿从萧楠腿间的缝隙中伸进去,一只手则紧紧按住萧楠的腰,另一只手托起萧楠的圆臀。

    萧楠猛然感到胯下多出一条肉棒,心中一紧,不由停住了口中的动作。

    「啪——谁让你停了?」

    胡军狠狠地拍了拍萧楠的屁股,萧楠吃疼,只好继续卖力的吸吮起李凯的鸡巴,而胯下那根肉棒也在她肉缝间蹭了几下之后,噗哧一声,轻而易举地进入她湿润的肉穴之中。

    「呜呜呜………叽咕叽咕………」

    就这样,胡军和李凯交替着一个人操嘴、一个人操穴,中间还强迫萧楠舔他们的屁眼,在他们面前小便,一直干到天蒙蒙亮,才同时把为数不多的精液射在萧楠的脸上!

    胡军还猥亵地把精液涂满萧楠的脸,说是给她做「面膜」然后李凯回到卧室拿出在黑市买的警用手铐,把萧楠两手拷在墙边的管子上,又拿出一片安眠药,硬塞到萧楠的嘴里。

    萧楠被凌辱了一夜早已身心俱疲,藉着药力,很快就昏昏沉沉地睡去。

    第二天傍晚,萧楠醒过来的时候,只见胡军赤条条地正坐在沙发上色眯眯地盯着她,身边还有一个袋子。

    「大哥,你放了我吧,我真不会报案的。你们要是要钱,可以给我个帐号,我让我家里人打给你!」

    萧楠虽然明知希望不大,还是苦苦哀求着。

    「你让我们玩够了,我们自然会放了你!」

    胡军奸笑着说道,从袋子里拿出一袋牛奶和几片面包。

    「小妞,你饿了吧?」

    胡军把牛奶用吸管戳开,递给萧楠,萧楠这才觉得肚子咕咕直叫——她已经大半天没有吃饭,萧楠默默地接过来,将牛奶一饮而尽。

    「小妞,你不能白喝我的牛奶呀?」

    胡军说着又跪在萧楠的身前,萧楠认命般地分开腿,任由胡军的阳物再次插入她的肉穴。

    这次胡军没有干太长时间,不过搞了十分钟,就拔出鸡巴,然后坐回沙发上,萧楠却心里更加没底,不知道接下来他要怎样玩弄自己。

    经历了昨晚的一夜,萧楠对这两个男人多少有了些瞭解。

    相比于李凯发泄式的暴操,她更害怕胡军,因为这个男人花样更多,比李凯更加好色、更加无耻。

    果然,胡军根本没打算这样轻易地放过她,只见他拿出片面包,鸡巴对准面包上大力搓动起来,很快一股股浓白的精液就喷发在上面,又拿出一片面包按在那摊精液上,然后拿着夹着精液的面包凑到萧楠的嘴边。

    「小妞,你饿坏了吧,尝尝我做的三明治!」

    萧楠气得浑身发抖,她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如此无耻,愤怒地扭过头去。

    「不想挨打就给我吃光!」胡军笑笑,继续说道

    「你………你………你太过分了,怎么能这样糟践女人!」

    萧楠抽泣着说道,说什么也不肯吃这夹精液的「三明治」胡军也不生气,只是拿过西瓜刀,放在萧楠的乳沟上轻轻摩擦。

    「小妞,你要是再不吃,我把你奶头割下去!」

    乳房上顿时传来一阵凉意,萧楠一下子就止住哭声,愤怒地盯着胡军,足足过了半分钟,才赌气似的张开嘴,一股腥臊味立刻传过来,萧楠一边干呕着,一边艰难地吞咽着这沾满精液的面包。

    「小妞,你给我记住了,你落到我们兄弟手里,让你干什么不要脸的事情都得干,否则的话,我们有得是法子整治你!」

    看着女研究生如此狼狈的样子,胡军得意洋洋地说道。

    萧楠勉强吃完面包,李凯就提着一个黑包回来了。

    「大哥,这小妞刚吃完我给她特制的三明治,精液馅的!」

    胡军一见李凯,就得意地说道。

    「就你小子花花肠子多!」

    李凯难得地笑了笑。

    「都买来了,还他妈的挺贵!」

    李凯说着从包里拿出一条黑色的网袜,还有一条红色丁字裤。

    「小妞,给我换上,然后好好伺候我们兄弟!」

    胡军说着解开萧楠的手铐,把网袜和丁字裤扔到萧楠面前。

    萧楠此时早已无力反抗,只能边流泪边穿上丁字裤和网袜,这是她被劫持以来第一次不赤身裸体,不过可以选择的话,她宁愿仍然光着身子。

    「大哥,我说得没错吧,是不是性感多了!」

    胡军指着身前的萧楠,笑道。

    萧楠属于那种高大丰满型的女人,皮肤又很白,高耸的乳房、浑圆的屁股、丰腴的双腿,此时连体网袜紧紧地勒在萧楠的大腿和屁股上,勒出一块块雪白的美肉,显得肉感十足!

    而腰上则系着两根极细的红色带子,顺着舒展的腰肢和胯骨,交汇在隆起的阴阜上,倒三角型的布料堪堪遮住肉穴,茂密黝黑的阴毛在红色的内裤反衬之下,显得格外淫靡,两个色狼的鸡巴又一次硬了起来。

    「给我们兄弟做个漫游!」

    胡军淫笑地说道。

    「什么?」萧楠一时没反应过来,呆呆地跪在垫子上,不知所措。

    「就是从耳朵开始舔,耳朵、脖子、奶头、鸡巴、卵子、大腿、脚趾头、屁眼都得舔到。」

    胡军一边说着一边把萧楠的头发挽起来,盘在头上,萧楠抬头刚想说什么,却看到李凯手里拿着那把让她心惊胆战地西瓜刀,冷冷地瞅着她,顿时不敢说话,只是默默地站起来,坐在李凯的大腿上,伸出香舌,舔舐起李凯的耳朵来……

    这一夜,萧楠被李凯和胡军折腾得精疲力竭,他们有意羞辱萧楠,搞的时候自己不动,只是撕开萧楠网袜的裆部,让萧楠骑在他们身上,自己扒开丁字裤,分开阴唇,用肉穴上下套弄他们的肉棒。

    第一轮由于他们都很亢奋,萧楠没费太大力气,做了一遍「漫游」后,没套弄多久,就让他们先后在自己的肉穴里喷出精液。

    可是第二轮却让萧楠吃尽了苦头,连番的射精让他们的鸡巴始终难以完全勃起,萧楠套弄套弄,鸡巴就在肉穴里软下去,她只好强忍恶心重新舔舐。

    又是裹龟头又是舔屁眼,直到鸡巴重新勃起再骑上去套弄,一个人玩腻了就换另一个,弄了大半夜,两个男人仍然没有射出精来。

    此时萧楠虽然中间又被喂了一根香肠、两袋牛奶,但还是又困又累,浑身无力。

    「两位大哥,我实在没劲了,下面都被你们搞肿了,你们饶了我吧!」

    看着两个男人仍然半软的鸡巴,萧楠跪在他们面前,呜呜的哭了起来。

    「你这样一副苦瓜脸,我们能有心情搞你吗?你浪点我们就能射出来了!」

    胡军捏捏萧楠的脸,说道。

    过去的两夜里,萧楠虽然一直逆来顺受,但除了被弄疼的时候哼哼几声之外,一直没怎么呻吟,就是做「漫游」的时候,也是默默的埋头苦干,尽量不出声,这让他们有些扫兴。

    萧楠的眼泪又一次不争气地流了出来,她知道,自己最后的一丝尊严也将被彻底的剥夺。

    哭过之后,萧楠还是按照胡军的指挥,跪伏在沙发上,把网袜褪到大腿根,然后脱下早已被汗水、粘液、精液浸得变形的丁字裤,尽量大开双腿,自己用手扒开肥厚的阴唇。

    一边发出「嗯嗯嗯」的浪叫,一边引导着李凯鸡巴慢慢深入肉穴之中,然后前后挺动起圆臀套弄起来………

    等到胡军也大吼着把射出精液之后,萧楠再也忍不住,瘫倒在沙发上。

    萧楠又昏睡了一白天,等到晚上她不情愿地再次醒来时,只见两个男人正赤条条地坐在沙发上,旁边堆放着几个塑料包装袋。

    「小妞,你醒了,你看这是什么?」

    胡军边说边把身边的东西,一样样拆开包装:「这是假鸡巴,这是女用润滑液、这是凡士林」

    「你们还要干什么?」

    萧楠看着眼前的东西,浑身颤抖地问道。

    「你让我们兄弟爽了两宿了,我们也得让你爽爽!」

    胡军说着,拿起一根粗大满是颗粒的假阳具,往上抹了些凡士林,然后淫笑着慢慢插入萧楠的肉穴。

    这一夜李凯和胡军每人只干了萧楠一次,但却是她被劫持以来却耻辱的一夜。

    胡军和李凯,轮番各种型号的假阳物插入萧楠的肉穴,一边慢慢戳弄一边用手玩弄着萧楠的乳头、阴蒂等敏感部位。

    萧楠虽然又惊又惧,可是还是在他们慢条斯理地玩弄之下,一次次呜咽地被迫达到高潮,淫水流干,两个男人就把女用润滑液涂在肉瓣上,继续玩弄,胡军更是强迫萧楠自己手淫………

    「啊啊啊……不行了……饶了我吧!」

    凌晨,萧楠还在高高撅着屁股,雌伏在沙发上,双手扶着沙发,被身后的胡军操得连连呻吟,再也控制无法被完全挑逗起的性欲,不时失声浪叫着。

    「嗯——」

    忽然萧楠一声长吟,身体猛然一挺,大腿、小腹、肉穴内的腔肉剧烈地抽搐起来,大股大股的尿水如同井喷一般喷射出来。

    「这小妞被我干得都尿了!」

    看到萧楠居然被奸得失禁,胡军更为得意,很快就把积蓄了一夜的精液射入萧楠的阴道里,萧楠无力地侧躺在沙发坐垫上,蜷缩在自己的尿水之中,身体仍然在微微地发抖。

    5、尾声:

    「大哥,这小妞看来是真不行了!」

    深夜,胡军对着萧楠满是眼泪、鼻涕的脸颊,搓动着鸡巴射出今晚第二波精液。

    只见萧楠毫无生气只是闭着眼睛躺在垫子上任由胡军把粘稠抹在她的脸、脖子上。

    今晚李凯和胡军搞得格外疯狂,他们不知疲倦地挺着鸡巴,轮番操着萧楠的肉穴,李凯射了3次、下午刚射过一次的胡军又射了2次,一旦软下来就把鸡巴塞进萧楠的嘴里,让她舔硬。

    萧楠这回完全没有任何反抗,像充气娃娃一样被两人翻来覆去的暴操,其间又失禁了2次,胡军甚至从萧楠的阴道里扣出刚射进去的精液,涂在面包上,再沾上萧楠自己的尿水让她吃进去。

    「差不多了!」

    李凯冷冷地说道,从包里拿出一个带子——那是萧楠风衣的腰带。

    「小妞,你这几天让我们玩得很爽,不过我们不能留你了,只能送你上路了,你不要怨我们,要怨,就怨你命不好吧!」

    胡军踢了踢萧楠的大腿,漠然道。

    「两位大哥,求求你们放我一条生路吧,我不会报案的!」

    萧楠一下子从沙发上爬起来,跪在沙发上,边哭边苦苦哀求。

    「少他妈废话!」

    两个男人根本不为所动,李凯一脚把萧楠踹倒在沙发上,和胡军一起扑上去,一人抓住腰带一边,缠住萧楠的脖子,同时向两边发力,萧楠无力地踢蹬了一阵,慢慢停止了挣扎。

    李凯和胡军穿好衣服,把萧楠赤条条的裸尸装进一个编织袋里,然后抬上面包车,趁着夜色一直拉到几公里之外的森林公园里,挖了个坑,把编织袋扔进去,再不紧不慢地填上土……

    时间一天天过去,仍然没有萧楠的消息,关智和萧楠的亲友渐渐绝望了。

    直到又过了半年,李凯和胡军落网,大家才终于知道萧楠的下落。

    原来杀害了萧楠之后,李凯和胡军吓得好长时间没有再敢作案,直到半年后,才忍不住「重操旧业」,可是这次他们却失手了。

    那晚李凯和胡军在开发区把一个下夜班的酒店女服务员骗上车,不料,那个女服务员却异常刚烈,发现汽车向运河的方向驶去,立刻大声呼救,还在车里和两个人搏斗起来。

    以前从没有遇到过反抗的两人猝不及防,顿时手忙脚乱,居然被女服务员拉开车门跳下车去,正好摔在大道上,偏偏这时从岔路口开来一辆巡逻的警车……

    女服务员虽然受了重伤,但神志清醒,很快就对警方讲述了被骗上车的经过,这立刻引起了警方的高度怀疑,于是对李凯和胡军「突击审讯」,胡军率先挺不住,向警方坦白了他们的罪行。

    当被问到萧楠被害一案时,自知难逃一死的胡军居然毫无悔意,厚颜无耻地说道:

    「那个女研究生我们搞得最爽了,那几天我们像玩小姐一样把她玩个痛快,哦,不对,小姐也不能让我们那么玩!

    我们不光是变着花样操她,还有什么漫游、口爆、舔屁眼、裹脚趾头,都玩遍了!我们还把她操尿了好几回,她最后一顿饭,吃的是粘着我的精液和她自己尿的面包,我是够本了,哈哈哈……」

    「简直是禽兽不如!」

    见过无数穷凶极恶的犯罪嫌疑人的预审人员也被胡军的无耻扯断激怒了,几个年轻的办案人员气得要去揍胡军,领导好说歹说才劝住他们。

    而李凯提起萧楠时,则表情复杂地感叹道:

    「被我们杀掉的那5个女的,数那个女研究生印象最深。我出狱之后,发现我媳妇早就和别的男人住在一起了,我去找她,我媳妇居然找几个人揍了我一顿,还逼我在离婚协议上签字,所以我一直很仇恨女人。

    不过说实话,那个女研究生和我们无冤无仇,我们那样祸害她,确实太过分了!我们那几天做的事情,是畜生干的,根本不配当个人了!

    杀了她以后,我晚上总梦见她跪在沙发上求饶的样子,成宿成宿地睡不着觉!现在被你们抓住了,我也算解脱了!」

    【完】
相关标签: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