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我抱到办公桌上舔我

“陈阳,我们分手吧。我想要住别墅,坐豪车,穿名牌衣服,拿名牌包包,这些你都给不了我。”

女友声音很冷清,目光很是坚决地盯着我,说道:“我不想每天挤公交,坐地铁,吃盒饭,所以我们根本不合适。”

我难以置信的看着她,双拳紧握,痛心疾首地冲她咆哮,“三年了!我们在一起三年了,难道三年的感情,还有曾经经历的一切,都抵不了那些东西吗?”

女友无情的勾起嘴角,冷笑道:“是!我受够了这种日子,以后你不必再联系我了,你的手机号码我已经拉黑了,陈阳,从此你我就当陌路人吧。”

说完,她决绝而去,我苦苦挽留、哀求,却只是徒劳。

我情绪有些崩溃,祸不单行,同样在这天,我接到姑姑打来的电话,说我爸重病,患上了脑肿瘤,需要十几万的手术费。

我只感觉眼前一黑,感觉整个世界都快坍塌了。

十几万啊!

这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说,是一笔多么庞大的数目,这简直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我在外已经工作三年,赚的钱,几乎全部花在女友身上,如今全部家当,就剩下三千块。

想到我爸一个人含辛茹苦把我拉扯大,我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救他!

我去公司问领导预支一笔工资,可没想到,钱没预支到,反而被开除,理由是公司效益不好,裁员。

至于那些同事,一听到我要借钱,个个像躲瘟神一样躲着我,昔日的兄弟,更是冷言冷语。

“陈阳,咱们好像没熟到可以借钱的份上吧!”

“抱歉,最近天天泡酒吧,身上真没钱了。”

“你找我借钱?你确定没搞错?”

去特么的爱情,去特么的兄弟!

我算是看清了,这年头,有钱才是王道。

女友离去,父亲重病,工作被辞,三重打击让我痛不欲生,就在这时,姑姑又哭着打来电话,说我父亲在家昏过去了。

我连夜坐车赶回家,看到父亲躺在床上,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眼角的皱纹都浮现出来,头上甚至多了许多白发。

我看得鼻子发酸,强忍住泪水对我爸说,“爸,咱们去医院。”

我爸摇摇头,有气无力的道:“不用,我老了,不要花这个冤枉钱。”

听到这话,我心里更不好受,声音有些哽咽,“爸,你胡说什么?你好好休息,钱的事情,我会想办法。”

安抚好父亲后,他就沉沉睡去,我看着憔悴的脸,我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我多想大声告诉父亲说:我有钱,咱不怕。

可实际情况却是,我根本支付不起这十几万的手术费!

我泣不成声,一拳一拳捶打地面,内心疯狂自责:陈阳,你为什么那么没用,你为什么那么没出息,你为什么要看着父亲承受这样的病痛,却无能为力,你算什么儿子!!!

我用尽全力发泄完后,心中多了抹坚定。

无论生活多困难,我爸一定要救,哪怕砸锅卖铁,卖肾卖血,都在所不惜。

……

我回家的第二天早上,事情有了转机,一个穿着浅蓝色长裙,身材妖娆,长相妩媚的女人走进我家的院子。

女人叫陈瑶,比我大五岁,她的美远近驰名,小的时候常常带我玩,我们的感情很好。

她很早就出社会闯荡了,出去一年,回来就给家里盖了新房,那年我才十四。

第二年,她开着轿车回来的。

人一有钱,是非就多,特别是漂亮的女人,村子里到处都是流言蜚语,说陈瑶在外面做一些不三不四的勾当。

甚至还有人说,陈瑶被一个有钱人包养了,是一个不知羞耻的小三。

不过我却不相信,陈瑶从小就好强,怎么可能为了钱,做那些事呢!

陈瑶见到我时,嘴边带着一抹笑意。

那笑容很熟悉,她来到我面前,上下打量:“以前的小屁孩,终于长大了。”

“瑶姐,你怎么来了。”

看到陈瑶,我还是蛮欣喜的,说起来,我也有好几年没有见她了。

陈瑶捋了捋秀发,浑身透着妩媚的风情。

她从包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我:“陈叔的事情,我听说了,这卡里有十五万,你先拿着,不够再说。”

我的心咯噔一下,整个人愣住了。

我根本不会想到,在最困难的时候,出手帮忙的竟然是她。

虽然我跟她小时候关系很好,可这毕竟是十五万呐!

“瑶姐,我……”

我看着陈瑶手中的银行卡,不知该接不该接。

“叫你拿,你就拿着,跟我还客气呢?别忘了,陈叔可还等着你救命!”

陈瑶将银行卡直接塞到我的手里,态度很是爽快。

我攥着银行卡,内心无比感动,咬咬牙,冲着陈瑶道:“瑶姐,这钱我就算是当牛做马,也一定会还给你的。”

陈瑶点点头,轻轻一笑,显得很不在意。

我生怕她不信,又说道:“瑶姐,我现在的确没办法,不过我知道你很有本事,你带带我吧,不管做什么我都愿意。”

陈瑶却摇了摇头,“我做的事情,一般人做不了。”

“我可以的,只要不是杀人放火,我都愿意干。”我内心无比坚定。

这几天内的折磨,让我第一次对钱产生了巨大的渴望!

我不想再感受那种被人瞧不起的屈辱,和遇事时的无能为力!

陈瑶犹豫一会,最后点点头,“我可以带你出去工作,但是希望你以后不会怨我。”

我欣喜若狂的点点头,完全没有在意陈瑶这句话。

她给了我一天时间让我处理事情,我将父亲送到医院,委托我姑姑帮忙照顾。

隔天,我就跟陈瑶一起离开。

我根本没有想到的是,从此我踏上了一条不归路,我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002 名都会所

陈瑶将我带进一个叫‘名都会所’的地方。

这会所里面装修得非常奢华,超炫酷的水晶灯,墙壁上挂着油画,地上还铺着地毯,踩在上面软绵绵的。

一路走来,我看到许多穿制服的服务员恭敬的称呼陈瑶为瑶姐,还有许多女客人,进进出出的。

她们年龄不一,出去的时候,都是一脸满足,面颊潮红。

陈瑶带我到办公室,将我交给一个叫林海的男人,就匆匆离开了,临走的时候,还嘱咐我一切听从他的吩咐。

林海是这里的管事,我叫他海哥,他三十出头,相貌儒雅,说话也是文质彬彬的,非常和气。

林海问我,知不知道会所的服务性质,我摇摇头,说瑶姐没提过。

林海古怪的看了我一眼,旋即拍了拍我的肩膀,简单介绍了一下,“你也看到了,我们这里的客人,百分之九十九是女客,你的工作就是服务她们。”

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这时,海哥身上的对讲机响了起来,“海哥,‘海阔天空’十八号包厢的客人又催了,王涛还在上钟,你赶紧安排一个人顶上。”

“收到,我来安排。”

海哥回复完,似乎没找到能顶上的人,忽然把目光看向我,来回打量几眼,让我跟着他走。

海哥带我去领了一套衣服,让我穿上,还是古代装扮,就跟拍电影似得。

“不错,穿起来,倒有那么几分奶油小生的味道。”

海哥围着我转了一圈,满意地点点头,“本来呢,你是新手,还需要学习几天,不过刚才你也听到了,会所人手不够,所以……”

“放心吧,海哥,我会做好的。”不等海哥说完,我连忙保证道。

当时我想,不就是服务人吗,这有什么难的。

去往包厢的路上,海哥跟我说,客人也是分三六九等的,上‘海阔天空’的客人,都是会所的vip,叫我一定要小心伺候着。

来到十八号包厢外后,海哥敲了敲门,嘎吱一声,门打开了,随后走出来一个四十多岁,身材发福,脖子上挂着一条金项链的胖女人。

胖女人看到门外站着我和海哥,皱了皱眉,“王涛呢?”

“李姐,王涛还在上钟呢,可能还要等很久,这不,会所来了个新人,要不让他试试?”海哥笑着指了指我。

“哦?新货色?”

胖女人闻言,似乎有点兴趣,上下打量着我,那眼神就好像是在挑选货物一样,让我很不舒服。

“长的还行,这身材也够结实。”胖女人伸手在我的胸膛来回摸了一把,我心里一阵不舒服。

她舔了舔嘴唇,笑道:“行,就他了!”

海哥见胖女人一下就同意,也笑了,转头嘱咐我:“小阳啊,记得一定要好好伺候李姐。”

我连连点头。

进入包厢后,锁上门,胖女人就吆喝起来,“还愣着干嘛?帮我把衣服脱了。”

我硬着头皮上过去,开始帮胖女人脱衣服。

刚才在路上,海哥就简单的说过,我要做的工作,就是帮客人洗澡,按摩。

说实话,第一次干这个,我多少还是有些紧张,弄得有些慢,反倒是胖女人急不可耐的动手脱了起来。

让我吃惊的是,胖女人居然脱了个精光,一点都不剩。

我一时有些不适应,眼神连忙撇到别处。

“怎么,没见过光身子的女人啊?”我脸颊突然发烫起来,胖女人调侃一声。

我的确是个雏鸟,不过她的胳膊比我的大腿还粗,还是水桶腰,胸前干扁扁的,我也不可能有兴趣。

“来,把我抱起来。”

这时,胖女人喊了一声,张开双手,看着我。

我看着她那身形,心头一阵叫苦不迭。

好在我以前常做农活,做过快递,搬过砖,扛过水泥,不然还真抱不动。

不过就这几步路,还是把我累得够呛,额头都冒出细密的汗珠。

包厢里的设施很简单,一张单人床,液晶电视,还有一个木桶,灯光昏暗,倒是显得有那么几分情调。

替她搓背的时候,这女人还时不时的摸我的手,吓得我下意识的想要抽回来,可是脑海中却响起海哥叮嘱的话,一定要伺候好客人,不能让客人生气。

我强忍恶心,任由胖女人吃我的豆腐,好不容易洗完,我连忙抽回手,恭敬地说道,“李姐,好了。”

胖女人站起来,水哗啦啦响,溅了我一身,我替她擦拭身体时,胖女人的手,不时的触碰我的身子,磨蹭着,似乎企图勾起我的欲望。

我内心一阵恶心,加快手上的动作,帮她擦干净后,连忙将她抱到床上。

可是下一步,具体怎么弄,我有些犯难。

毕竟刚来,还没有人教过我任何按摩技巧。

想了想,还是硬着头皮上了。按摩嘛,无非就是按按太阳穴,捏捏肩膀之类的。

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胖女人却突然张开双腿,对我招了招手:“来,用嘴帮我。”

我呆住,以为听错了。

她又重复了一遍,这时我才回过神来,一脸歉意说道,“李姐,我的服务只是按摩,不做这个。”

“什么,你跟我开玩笑呢?”胖女人面容顿时变得凶悍。

她拧着眉头,破口大骂:“怎么,你一个做鸭子的,还跟我摆起谱来了?”

“李姐,您消消气,我是第一次,还不太熟悉整个流程……”

我话还没有说完,李姐冷哼一声,从包包里拿出一叠钱,随意的抽出几张,猛地甩在我的脸上。

“别跟我扯这套!这是一千,伺候好我,这钱就是你的,要是能让姐彻底爽快了,回头再封你个大红包。”

钱哗啦啦散落,我脸颊有些生疼,我双手紧握成拳,心里说不出的憋屈。

可最后,我还是赔着笑脸,解释道:“李姐,真的抱歉,这个项目我没办法做……”

虽然我很缺钱,可要让我用嘴伺候老女人,心里一时还是接受不了。

“呵,真跟我装呢?老娘今天还非要你伺候不可了!”

胖女人彻底被激怒了,她瞪着眼睛,饿虎扑食般扑了过来,抱住我。

她那肥肠似的嘴唇,不断在我脸上拱来拱去。她嘴里一阵奇怪的味道,薰得我胃里翻江倒海。

我哪见过这种场面,顿时吓得惊慌失措,拼命挣扎着,可那两百斤的体重,死死压在我的身上,我根本挣脱不开。

>>>>本文《夜色盛宴》全文在线阅读<<<<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