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一点被糟蹋了的妹妹

    15岁的妹妹有着姣好的容颜、雪藕般的柔软玉臂,匀称光滑的玉腿晶莹洁白,光泽动人如同皎月一般。一幅修长窕耨的好身材,以及那青春诱人、初见规模的一对小嫩乳房,配上细腻柔滑、娇嫩玉润的肌肤,真的是婷婷玉立。没有赘肉的好身材、婀娜的身姿、优美的动作,排练时经常吸引小男生的目光,小女生们也会投以嫉妒的眼光。换上比吊带裙更诱人的粉色练功服,绷紧的衣服展现出妹妹初具规模的小乳沟,露出一片白嫩的后背,另外穿上白色的连臀丝袜,还有一双白色的舞蹈鞋紧紧的包裹着妹妹的小脚丫。

    妹妹忘我的跳着舞,像一只美丽的小天鹅,粉色的裙摆时而上时而下,依稀可以看见裤袜之中的粉色小内内。被雪白丝袜包裹的双腿在不断飞舞着。正当休息区的同学注视着妹妹,或许有的男同学在想象妹妹的裸体,突然间,妹妹眼一黑,晕倒在地下,排练紧急中止。老师摸了摸妹妹的头,确认妹妹是发烧了。待妹妹清醒后,妹妹脱下舞蹈鞋,踩着丝袜,换回了她的粉色阿迪板鞋,被同学扶去医务室,放到校医秦老师手里,交代两句就离开了。

    校医秦老师是一位中年男性,工作认真,但是面向猥琐,体态偏胖,是一个表里如一的怪叔叔。平时就爱盯着学校里的小女生看个不停,经常购买一些黄色书籍杂志。今天恰好年轻的女医生外出学习,15岁的妹妹被这个姓秦的禽兽占尽了便宜。

    秦老师从上到下打量了穿着练功服的妹妹:这样一个娇柔万状的小女孩,身上那种年轻的抚媚、撩人的韵味,让他过目难忘。想来这小妞儿肯定是一个原封不动,未经人事的黄花大闺女,想着自己可以把老枪进入这如雪般纯洁的小女孩的禁区时,他咽了一口涂抹,终于开口了。

    「小美眉你叫什么名字?你是哪个班的?你现在发着高烧,先躺在这里。你家长电话多少?什么时候来接你?」

    「我是初三四班的佳琪,我……」

    妹妹坐在床上,弯着腰,脱了她粉色的阿迪小板鞋,露出了诱人的白丝小腿,一边说着,一边抬腿上床躺下。秦老师很会来事儿的抓起妹妹的小脚丫,「帮」妹妹抬上床。

    妹妹睁大着乌黑明亮的丹凤眼,看着这个「摸」过她白丝小脚的中年猥琐男人,她春心荡漾了一下,但是想起了前两天哥哥对她讲过的男女授受不亲,她低下了头,收起了怪念头,像蚊子一样的声音说到「秦老师,我是初三四班的佳琪,您可不可以把手机借给我,我要给我的家人打个电话」「好好好,没问题」

    「哥——你在干嘛,你能不能现在来接我一下,我刚刚晕倒了,我想回家」作为高三狗的我,当时在看生物书,听到消息,我心急如焚,立刻就准备出发。

    「佳琪,别着急,哥马上就过来,现在中午正堵车,我开车过来至少要2个小时左右,你喝点热水,闭会儿眼,耐心等等我」「好呢哥,你注意安全,我在医务室等你」

    秦老师的手机通话声音很大,他听到我要两个小时才到,露出了一丝他自己才可以察觉到的淫荡笑容,背过身,给妹妹沏的感冒冲剂里加了少剂量的迷情水与一小半片儿的安眠药。

    「好了小美女,是哥哥来接你呀,趁热把药喝了吧,感冒冲剂有助眠的功效,喝完了在这里安心睡一觉,等你哥哥过来吧」

    说罢,秦老师把杯子递给妹妹,近距离看了一眼她因虚弱而发白的美丽小脸,拿起床上妹妹腿边的遥控器,关了空调冷风。当然,猥琐的秦老师用手背触碰了一把妹妹诱人的白丝美腿。

    妹妹迷惑的看了一眼秦老师,不知道这个老校医为何对自己这么体贴,甚至比爸爸还要关怀,低下头,咕咚咕咚把药一饮而空。发呆了一会儿,困意终于来了。

    「秦老师,我哥哥来了请叫醒我,谢谢您,我要睡了」「嗯嗯,好。」

    此时的房间一片香艳:猥琐的秦老师搓着手,看着小小的诊疗床上一幅美人春睡图,少女玉体在均匀的呼吸着,浑然不知布淫靡的眼神正虎视眈眈的看着她,那粉色紧身舞蹈衣裙内令男人垂涎三尺的美艳娇躯。练功服与白丝袜在他眼里就像情趣内衣一般。练功服露出妹妹一段雪白的玉颈,一片雪白的后背,将微凸的小酥胸以及纤细柳腰紧紧的包裹起来,更令人感到血脉喷张。秦老师贪婪的打量着躺在床上的小佳琪,不禁地吞了一口口水,这女孩儿的美简直不能用语言来形容,全身上下迷人至极点。

    看着妹妹长长的睫毛不再颤动,小嘴巴流出了诱人的香津,这个老男人再也忍不住了。他拉上窗帘,解开白大褂扔在地下,脱下自己略带臭味的破背心,大长裤。只见他顶着破洞裤衩里的大黑鸡巴,冲到了妹妹的床边。

    「佳琪,佳琪,佳琪,像花朵一般含苞待放的小佳琪。」精虫上脑的猥琐老男人开始自言自语起来。

    「初一入学体检给你检查身体的时候,我伸进校服摸过你的小咪咪,今天叔叔我不光要摸你,还要奸淫了你,想你盘住我的腰叫老公…#秦老师趴到床上,双腿跪在妹妹身旁,吱扭一声,小诊疗床受到秦老师压力。

    「真是尤物,这女孩儿以后肯定会祸国殃民,不如先来祸害我一番,哈哈哈」言罢,口干舌燥的秦老师张开他腥臭的大嘴,伸出恶心的舌头,捧起妹妹的小脸,对着她流着口水的小嘴唇,舔了起来。丝溜——丝溜——,一条臭舌头吸着妹妹的小嘴唇,贪婪的咽下妹妹流出的香甜口水。待秦老师用妹妹的口水润了润自己的臭嘴,他掐着妹妹的腮帮子,使妹妹张开小嘴伸出舌头,他把嗓子眼刚刚分泌的一滩黏痰吐到自己的舌头上,顺着妹妹的舌头导入她的口中。

    他伸长臭舌头,把妹妹舌根处的黏痰又重新舔到她的舌尖,再顺着妹妹的牙齿内部由上到下由左至右舔了几圈。最后合上妹妹的小嘴,又从妹妹微微露出的两颗洁白的小门牙开始「入舌」,把妹妹的上下唇、牙齿,使劲舔了几边,方才罢休。

    秦老师又开始端详起美人的小脸:细长的柳眉、长长的睫毛下一双禁闭的大眼睛、秀直的鼻梁、柔软饱满的小红唇和线条优美的香腮,那么多恰到好处的美丽集合在同一张清纯脱俗的美靥上,配合着一份让人无法抗拒的迷人气质;乌黑柔顺的披肩长发压在肩下,刘海下白嫩脑门流下了汗水。微微皱起的浓眉,仿佛在抗议老秦的变态举动。嫩白的小脸仿佛要滴出血,仔细观察,可以看到那一抹娇羞的红晕。秦老师掀起她的刘海,吮吸妹妹脑门的香汗,从妹妹的脑门一边亲一边舔,经过鼻子到了脖子。

    15岁的可爱妹妹在微量春药与安眠药的作用下,血流加速,冒出香汗,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经历什么。可怜的她在睡梦中依稀感觉到她在与人接吻,微微红晕的脸颊说明了一切。

    「他妈的,小仙女,你脸红了,叔叔我会继续疼爱你」秦老师两眼冒光,紧盯着妹妹被练功服挤压出的小乳沟。他慢慢的拉下练功服的吊带,生怕会错过白嫩肌肤上每一个毛孔,慢慢展示出了她白色的小肉球。

    当紧绷的练功服拉过妹妹的小乳头时,噗的一下,15岁少女微微隆起、初见规模的小胸部不安分的跳了出来,一双雪白晶莹、娇嫩柔软、饱满热情的玉乳脱颖而出,老秦的呼吸加快了。老秦赶紧将吊带拉到妹妹的腰部,转瞬之间,乖巧可爱的小女孩的上身已经被老光棍给剥光了。看着妹妹没有一丝瑕疵的奶白色肌肤:

    光华柔美的双肩,随着呼吸缓缓起伏的那正在发育中的雪白嫩乳,以及平坦的小腹,他啧啧称奇。

    他把脸紧贴着妹妹玉桃般,娇滴滴水灵灵的雪乳,仔细观察着小馒头中间向上翘起的粉色小乳头。他把鼻子放在妹妹左边乳房的小乳头上,老秦闻到了一股半香半咸的汗液与一股淡淡的奶香。随着老秦鼻中呼出的烟臭味热气,妹妹的小乳头感受到了一点略微的刺激。他用带着痰液的舌尖与妹妹粉色的小乳头轻轻不停的触碰、打转。丝溜——丝溜——感觉到妹妹的小乳头硬了起来,老秦更加卖力用臭嘴使劲允吸着,仿佛真的可以从小姑娘的身体里吸出甜美的乳汁。睡梦中的妹妹剧烈的喘息着。随后,老秦忍不住用布满老茧的双手捉住妹妹梦幻般的玉乳,揉捏她晶莹的小乳房,不时的变换着力度,不断蹂躏着妹妹已经挺立的小奶头。

    老秦用双手把妹妹的胸部捏成各种形状,舌头继续向下,向妹妹没有一丝赘肉的白嫩腹部探索。臭舌头顺着马甲线,伸入妹妹的小肚脐中,沿着小肚脐四周舔了一遍。老秦结束了上半场的任务,继续向妹妹的白丝美腿进发。此时的妹妹光着洁白上身,像一只漂亮的小母羊,散发着雌性动物的香气,等待着野兽的侵袭。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相关标签: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