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不过的“平凡”爱情,大不了随心去

(1)

刘瑟到现在都清晰的记得何超然向她表白时候的情景,何超然说:“你看天这么蓝。”“天蓝怎么了?”她没好气的回他,他看她一眼,好似下了决心,说:“天蓝的铺张,这样的天气不做点什么,都是浪费。”刘瑟的情绪还没来得及出口,何超然就说:“这样的天气适合谈恋爱,我们交往吧。”天气和恋爱八竿子打不着,但刘瑟当时却没有反驳。

“他那时候都敢对我这么说,我觉得他从小都特看得起自己,超自信。”9年后刘瑟和人说起初恋何超然,尽量说得像小时候和小伙伴的玩闹趣事。

此时已26岁的刘瑟谈过四次恋爱,谈过两次婚嫁,均未果。直到在最近一个同学的婚礼上再次见到何超然,她明白过来自己非但没有忘记他,她还在她自以为已是铜墙壁垒的心墙上为何超然留有一方门洞。

当年她考上大学,何超然榜上无名,他们之间的关系自然解体。现实的青葱初恋和电视剧是有区别的,他们的所谓恋爱纯洁的也就是上下学同路,作为学习不好又爱耍酷的差生何超然会听她的话,不再调皮捣蛋。

可时光让他们重见,还让他们都变成了各自想象不到的样子,刘瑟在情感上千帆过尽,几乎对爱情提不起兴趣,而何超然竟然变得优秀起来,高中转校复读,一年之后奋然逆袭考上重点大学,毕业后不屑自己的专业,自主创业,仅仅27岁的年纪,已经拥有了一家不错的小公司,前途光明在望。再看本人形象,刘瑟都无词表达,只在心里想:“当年他脸上还有零星的雀斑呢?只是现在不见了,现在美容技术发达嘛。”

只有她自己知道,这句话也稍显无力。

席间何超然得体地向同学们简介了自己的公司,也简介了同来的女朋友小黄,小黄看起来挺淑女,说话却娇巧,和刘瑟完全不是一个类型。

刘瑟在心里说,怎么会叫小黄,感觉像一条小狗的名字。但小黄却对刘瑟大方的微笑问好,还说:“何超然向我不止一次地提起过你哦。今天一见,果然很漂亮。”说完用胳膊肘碰了下何超然:“何超然,嗯?嗯。”她叫何超然全名,但亲切无比,和何超然提起刘瑟,眉眼磊落无邪。

刘瑟失落。

“喔,是哦,后悔当初没拖住她了,不过,要那样,你该怎么办啊。”说完当着大家的面娇宠地抚了抚小黄的头发。

何超然就这么用行动传递给了大家包括刘瑟一个意思:和刘瑟,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2)

刘瑟再次见到何超然的时候,事情颠覆的让她难以置信,他在夜市卖烧烤。

在熙攘的夜市,刘瑟和朋友们闲逛找吃的,就在何超然的摊位前,她抬眼就和他相遇了,他即使在夜市摆摊,也那么招眼,个高,五官端正,穿着不俗,还敢放下身段。翻烤,上料,装盘,收找钱,一点也不生涩,也不窘迫,就像这本来就是他熟悉的地盘。她看呆了。

“怎么,三日不见,对我刮目相?”何超然对她招呼,但手没有停止动作。

刘瑟反而有些局促,不知从何问起,“怎么没有个帮手,小黄呢?”

“走了。”

“去哪了?”她下意识地问,但马上明白过来,他说的是分手。

何超然的公司本来刚成立,经营还行,但管理失策,现在几乎属于亏空,入不敷出。

“所以,你就卖烧烤了。从哪学的?”

“跟一个朋友的朋友的亲戚的亲戚。”何超然故意跟她玩绕口。“不过收入还真不错,我都不想经营公司了。”刘瑟知道他说的是玩笑话,她真佩服他的心理强大。破产了,还这么看得开。由此可知当年他们分手,他肯定也没受到影响。

“刘瑟,你对我的境遇不同情,不惊讶,不过问,不发表看法。你现在可真不一般。我记得以前我把一个同学的头打破了,你又指责我又教训我,还担心我被报复。”他边干活边轻松的说往事。

何超然看似在无话找话,话语蒙太奇,刘瑟竟然有些生气,“那时的关系和现在能一样吗?”“那是说现在关系回到过去,你还会那么对我喽?”何超然却一点也不在意她的态度眼睛含笑看着她。在询问,还像在等待她的回答。刘瑟想,他还和当年一个样,看得起自己,顾左右而言他,自恋。好像对他来说,爱情很容易转换。

既然这样,她何必拘谨,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其实骨子里何超然还是那个何超然。“和小黄怎么会分手,莫不是她嫌贫爱富?”刘瑟放松地岔开话题。

“差不多吧。”竟然真是这样,

“那你应该悲伤吧,怎么看不出来?”刘瑟忍不住揶揄。

“需要表现出来吗?其实小黄没有错,按条件摘选结婚对象也是理所当然啊。小黄不是强势的女孩,她也拗不过她父母,她父母年纪大,她又是独女,她需要父母安心。”
 

相关标签: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