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母

    我今年二十岁,现在是大三生,由於是家中独子,不用担心兵役的问题,父亲长年在外,更在去年被总公司调到美国分公司去当总经理。不久後,父亲从美国寄了一份离婚协议书回来,要妈妈签字以後再寄回去。

    其实父亲在去美国之前就跟他公司的业务经理,一个妖艳的女人有了不正常的关系,夜不归营是常有的事,对我们母子的关心,不过是用银行里的定期存款来应付我们的生活所须而已。

    不过他还算有良心,离婚的条件是他自己开出来的,妈妈可以得到现在这幢房子和为数不少的存款。可是奇怪的是,妈妈看着离婚协议书时,非但没有伤心难过,反而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妈,奶不会难过吗?」

    「哈,小健,你说呢?你会难过吗?」

    「我....坦白说,一点都不会,反而....奇怪,有一种获得自由的感觉。」

    「这就是了,小健,你说的就是我心里的感觉。我从十六岁嫁给他那一天起,我就从来不觉得他是我丈夫。他外面的窝多得很,常常换女人,现在大概遇到难缠的了,要不然他也不会提出离婚这种多此一举的事。说实在,反倒要感谢那个女人了,妈很开心,我等这一天等很久了。」

    听妈妈这样说,我就放心了,起码我不愿意见她不快乐。

    除了放心之外,我真的很开心,因为我多年的梦想和计画要开始付诸行动了,我的计画是...........。

    说起这个计画,是从我国小六年级时候就有了,自从那年的某一天,不小心看到妈妈的裸体之後,就开始了日以继夜的遐想抱着妈妈的感觉,到了国中以後开始从同学那里接触到色情书刊和影带,甚至更有了进一步想强奸妈妈的可怕念头。
 1/2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相关标签: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