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子夹花核惩罚塞东西, 娇憨萌妻:老公请温柔

第3章 一夜春晓值几钱

说完,水君觉起身走出了VIP包厢。

 

能消费得起这样房间的男人非尊即贵,又怎么可能是鸭呢?

 

莫晓亦的心底泛起慌乱,不知道他出去要做什么,可这一刻当他消失在门楣间的刹那,她的脑子里第一个闪过的念头就是:逃。

 

这个念头一起,莫晓亦倏的跳下沙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着,还很整齐,只是微微的起了皱褶,拿手一拍皱褶就没了,然后脚步轻盈的就到了门前,手握在把手上,轻轻一转,门开了一条缝隙,门外似乎空无一人,他说他一分钟后回来,那么,她一定要趁着这一分钟的时间赶紧逃了。

 

最不想的就是与什么尊贵的人有什么瓜葛了。

 

走。

 

毫不迟疑的往外一闪,“嘭”,莫晓亦的手揉上了额头,好痛。

 

谁呀,居然站在门侧。

 

是服务员吧。

 

可是抬头的刹那,她惊住了,“水……水先生……”

 

依然还是那灿烂的笑容,磁性的嗓音从水君觉那两片薄唇中揶揄送出,“怎么,利用过了就想逃吗?”

 

被他逼人的气势所迫,莫晓亦不由自主的后退,两只脚也很快就重新站在了VIP包厢里,大脑这时候才开始运转,他太帅了,如果是跟这样帅的一个男人一起做了,那么,她也不亏。

 

认了吧,早晚不等的事情,那些套`套不就是为着这样的一刻而准备的吗?况且还是她自己招惹上他的。

 

莫晓亦站在VIP包厢的房间中央,两只手开始慢慢解着身上的衣物,一颗一颗扣子解开的时候,她的心跳得是那么的快,一件,两件,当身上只剩下最后‘两小件’的时候,她两腿有些发软的开始走向一直目不转睛盯着她的男人,她的表情看起来从容不迫,却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的心有多慌多乱。

 

两手环上了男人的颈项,心一横,给了就给了吧,于是,她淡声道:“水先生,我莫晓亦说过的话我都记得,我玩得起,说吧,一晚上多少钱?一千块到底够不够?”

 

男人轻挑的又次挑起她的下巴,整张俊脸忽的俯下,距离她的越来越近,也夹杂着他让人迷醉的男人气息,就在她以为他就要亲她的那一刻,他突然间停了下来,轻笑的道:“女人,你确定你付得起?”

 

莫晓亦没了底气,心底纠结着他到底是鸭还是一个非尊即贵的人物呢?

 

两个认知在大脑里经过了几番的较量,最后,还是后者占据了上风,她一直记得那个追她的男子在听到水君觉三个字时恭敬的表情,能让木少的人也惧怕的人一定不是普通人,“我……我……”嗫嚅着唇,如果面前的这男人不买她的帐,那么只要现在她被推到大厅去,她就会被木少的人给抓去,那后果没有谁比她更清楚了。

 

“你什么?”还是一样的笑,虽然很好看,却让莫晓亦看着有些欠扁,却再也不敢造次乱说话了。

 

“水先生,刚只是开一个玩笑,水先生决定一切就好。”实识务者为俊杰,况且他明知道那些嚣张的男人找得是她居然也不揭穿,她多少也应该感谢他的。

 

男人的笑越发的灿烂,手指在沙发坐面上点着钢琴指,“女人,真的让我决定一切?”

文学

第4章 晓亦的反抗

莫晓亦的头垂成有记忆以来的最低,然后小小声的道:“嗯。”真的豁出去了,给谁都一样,她宁愿给这个帅帅的救过她的男人。

 

“OK,那你现在起来跟我回家。”水君觉打了一个响指,一点也不打折的说道。

 

莫晓亦口吃了,“你……你……你说什么?”

 

“怎么,你不愿意?”水君觉揶揄的扫了她一眼。

 

“不是,只是,你要我现在跟你出去吗?”她的心慌了起来,跟他走一定要走大门的,那只要被木少的人撞见,她就惨了,刚刚人家是没看清楚水君觉怀里的女人是她,若是看清楚了,木少的人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怎么,你不敢?”双臂环胸,水君觉不屑的挑挑眉。

 

这回,莫晓亦一点也不装了,直接的点头,道:“嗯,我不敢。”

 

她的声音很低很低,说完的时候头也垂得更低了,甚至不敢去看水君觉听到这四个字时的表情和反应。

 

“哈哈,女人,原来你这么怕呀。”

 

“嗯。”坦白吧,不然他真拉她出去,她死定了。

 

“怕什么呢,姓木的又不吃人肉。”

 

莫晓亦先是不吭声,可是房间里的静寂又给她万分恐慌的感觉,想了又想,她只好说道:“你不知道的,他见了我不是要将我轮……就是杀了我。后面那个字只能省略了,她说不出口。

 

“为什么?”男人的心情似乎大好,也特别的有耐心,居然采取了一问一答的方式与她对话。

 

“我……我……”

 

“怎么总是我我的没完没了,快说,不然,我现在就拉你出去。”

 

“啊,不是的,我只是不好意思说,那个,我……我踢了他的……他的……”又说不下去了,那后面的两个字不知为什么在水君觉的面前她怎么也说不出来。

 

“那地方?”水君觉瞧她窘红的一张脸带着点兴奋的替她说了。

 

莫晓亦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然后拼命点头,“嗯,就是这样的,然后他可能是不……不……不举了。”

 

点过的头急忙的垂下,脸红到耳后根,虽然踢了人,可她一点也不后悔,姓木的那样的男人就得让他从此不举,不然不知道要有多少女孩被欺负呢。

 

身前先是静,她想水君觉多少也会怕姓木的吧,却不想不过片刻间,男人就大步的向她走来,“我还当是什么事,原来是这点子小事,走吧。”

 

握着她的手很有力,有力的让莫晓亦根本挣不开,她知道她很有可能逃不开面前的这个男人了,想不到才惹了姓木的,如今又惹上了一个姓水的。

 

“你怎么不姓火?”莫晓亦小声嘟囔着,明显的走出这间VIP包厢她很没有底气,真想水君觉是姓火的,火烧了木,她才有救,什么时候开始,她也信了这些。

 

“你说什么?”她的声音很小,以至于水君觉根本听不清楚。

 

“哦,没什么。”她吐吐舌,若是被他知道她迷信的思想她铁定会被水君觉笑掉大牙。

 

红黑相间的格子地毯,两个人牵着手状似亲密的走了出去,馨园的大厅里还是一个乱,莫晓亦才一出现就被一个男子认了出来,“在那儿。”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