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日本吃真正的“女体盛宴”



    大肉棒这时也受到了感染而再次硬挺了起来,在她的下体不断的挺动下时时的磨擦着她的菊花蕾和阴户的下部分。随着身体快感的不断升华,菊川怜的身体反应的也越来越激烈。我逗菊川怜说:

    “小宝贝,你想不想让我的大肉棒插进你的小肉穴里去?”“啊……嗯……想……我要……唔……我要你插进去……!”菊川怜难奈的呻哼着,下身随着手指的搅动而挺送的更快了起来。

    “好!如果要我的大肉棒挺进你的小肉穴,你可要答应我一个条件:现在你就这样一丝不挂的站在写字台上面,要一边唱着歌,一边跳舞,如果跳的不够性感不够淫浪,我也不会让大肉棒插你的!好!现在开始!”

    我立即抽出插在阴道内的手指,把紧紧抱住我不放的菊川怜抱起来放到写字台上,便坐在椅子上等着欣赏这出清纯美女的裸体艳舞秀。菊川怜蜷缩着娇小的身子趴在写字台上,双眼不敢看我,只是低低的哀求:

    “不要……我不会……求求你……先给我嘛!……以后我什么都答应你……求求你嘛……!”“不行,如果你不按照我的话去做,你的要求我是不会答应的!”

    (7)最后,菊川怜见我确实是不会接受她的请求,便只好慢慢的站起身,赤裸裸的在写字台上面笨拙的慢慢扭动了起来。阴道内的淫液随着身体的扭动,顺着大腿一股股的向下直流,性欲的红晕泛红着她的整个脸上。

    在我几次要求她把动作扭的更加淫浪之后,菊川怜在这淫靡的气氛中渐渐的投入了起来。她不时的把腿向上高高的踢起,泛着光泽的红肿的阴唇便被快速的张开,随着腿的落下再快速的闭合,时而听到粘满精液的阴唇在闭合时发出的黏黏的“啧啧”声。

    菊川怜此时已经完全忘记了所以,她只知道把每一个动作做到最淫荡的程度,时而把一只腿向上抬高,让整个阴户展示在我的面前;时而叉开双腿,一只手抚在乳房上轻揉着,另一只手从前面伸到自己的肛门处,

    从那里慢慢的紧压着又湿润又红肿的阴户一直摸到自己的嘴上,接着把沾满淫液的手指伸进嘴里吸吮一番。特别是她的眼神,每当手指在触摸到自己的阴户及乳房时,菊川怜总是以深情渴求的眼神望向我。我在下面逗弄的戏弄她:

    “小宝贝,你跳的真是好极了,真是又骚又淫荡,快下来,给我跪下含含大肉棒,要一边含一边扭动屁股,含好了我立刻就操你的小骚穴。

    ”菊川怜一听,急忙爬下来,跪在我在面前,笨拙的握着我的大肉棒用舌头来回的舔着,小屁股还不时的左右扭动着。我让菊川怜张开嘴,然后把大肉棒一下全部插进了她的嘴里,双手按着她的头,开始快速的抽动,

    口水迅速沿着她的嘴角直淌下来。大龟头抵触着她柔软湿滑的舌头,感到麻麻酥酥的,真是舒服非常。我的大肉棒太粗长,而菊川怜的嘴又太小,喉咙又太浅,大肉棒在她的嘴里出出进进的,憋的菊川怜眼泪都出来了,

    我看时候也差不多了,便抱起她来到她的卧室,把她扔到床上,还没等我上床,菊川怜竟然已经爬过来又握住了我的大肉棒,张开嘴巴又想要含进去。

    我见她已经这样顺从了,心里真是得意极了。对她说:“小宝贝,不要含了,现在我要让大肉棒插进你的小肉洞,快躺下张开双腿,双手把阴唇分开。”

    菊川怜一听我要用大肉棒插她,高兴极了,很快的便双腿分的大大的躺在了床上,双手分别捏住自己那两瓣红肿的阴唇拉向两边,贪婪的瞅着我那高挺着的粗大肉棒,淫浪的扭着身子迎接我的进入。“唔!……快进来……哦……

    !”看着菊川怜这清纯全失、淫荡万分的模样,我的肉棒被激的一跳一跳的,上面的青筋直冒,龟头都等不及的流出了许多浊白的分泌物。

    “嗯哼……我要……快嘛!……哦……哦……!”菊川怜见我故意的在消磨时间不插进自己骚痒难耐的肉穴,心头似万蚊爬行,忍不住的自己用手指在小洞口的周围磨动了起来,浊白的淫水从肉洞中向往直流,

    黏乎乎的弄的手指间和大腿根部到处都是亮晶晶的,更是增添了几份淫靡的诱惑。见到面前的这个淫荡小美人儿的现场手淫秀,我再也忍不住了,轻吼一声便极快的压在她的娇体上,又硬又挺的大肉棒根本没有用手来握住校正位置,

    竟然准确无误的一下子便插进了淫水四溢的小肉穴。大肉棒刚插进菊川怜的肉洞里,我便立即感到一种热热的舒服感直袭肉棒,大龟头很明显的感到肉穴里的嫩肉一缩一收的悸动。“喔!……好…充实……哦!……

    ”菊川怜这时只感到自己的小肉穴内被插进的这根东西塞的满满的,虽然还有点涨,但心头的那种说不出舒服的充实感让一切都不重要了。在我的肉棒刚插入时,她的下身不由自主的向上迎挺起,双手用力的伸张着在床上支持着,

    双腿同时极大限度的向两边分了开去,恨不得让大肉棒挺进自己的子宫里面。

    我双手分别紧按在菊川怜的那两只而雪白又小巧的乳房上,两个樱红的小乳头都被夹在手指中间,随着大肉棒不停的在小肉洞里抽插,我的整个身体也压在菊川怜的身子上面上下磨动,同时我双手也随着身体的挺动在乳房上也不停的揉捏挤压着,

    手指间的乳头时时的被夹的像要掉下来似的,痛的菊川怜双手时而抚按在我的手上,时而紧抓着床单撕扯。菊川怜的阴道里面湿的越来越厉害,淫水像是泛滥的黄河水般随着肉棒的抽插“吱吱”的向外直溢,淌的床单上都湿乎乎的一大片,

    就连我的小腹上面也粘的黏乎乎,在我的小腹贴压着菊川怜的阴埠时都感到像要粘在一起似的。

    我开始毫无规则的快速在菊川怜的肉穴内抽送起来,大肉棒每一次都大幅度的抽出至阴道口边,随即又快速的全根插入,直抵花心,紧小的肉洞虽然淫水横流,但我这粗大的肉棒在里面却还是被夹的紧紧的。每一次的插入,

    大龟头在前面总是极力的撑开合的小小的肉壁在前面为肉棒开路,而肉棒在抽出时,被龟头撑开的肉壁随即又再次合在一起,这种舒爽的感觉刺激的我双眼通红,龟头直跳,大肉棒的硬度和长度直线上升,在大肉棒全根插入时,

    大龟头都毫不费力的全面抵触到了子宫上面,甚至让它缩回去了一部分。

    可怜的菊川怜毕竟是刚破的处子身,虽然她此时淫浪舁常,但初经人事的小肉穴怎能抵抗得住我这久经江湖的大肉棒呢!菊川怜此时被我干的双眼时睁时闭,有点翻白,披肩的长发早已散乱不已,

    一道道的口水毫无知觉的从她的口角流了下来,润红的双唇时开时启,随着急促的喘气而哭泣般的呻吟不止。

    “哦!……唔……嗯哼……啊呀……快一点……嗯……啊……!”“好哥哥……要……喔……嗳哟……哼……受不了……唔嗯……!”

    菊川怜虽然双腿还发骚的搭在我的腰身上,但已失去了刚才的力度。她的双手此时连抓床单的力气也没有了,只是无力的随意伸放在床上,雪白的酥胸急剧的起伏着,我们彼此的汗水混合着阴道内流出的淫液湿透了一半的床单。

    虽然如此,菊川怜的小屁股竟然还在随着我的大肉棒的抽插而不时的向上迎合挺动着。我奋力的猛力抽插着,边插边对菊川怜说:

    “小宝贝……叫的骚一点……再淫荡一点……快叫……!”

    菊川怜此时早就被我干的失去了少女应有的理智,敏感的阴户被大肉棒插的快感连连,脑中此时只有性交的快乐。她听话的骚浪吟叫着,也许是受到自己这副淫荡声音的感染,她的身子此时扭动的快了起来。

    “啊……啊……嗯……我要……啊……快一点插我……好……!”“
 5/6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