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皮面具女, 欲望情夜,龙图——葫芦世界

作者:鱼子仙人

首发于葫芦世界

修得来山川湖海晶莹雪,终不能,云销雨霁燕双飞。

——飞卿

燕安年间,民间连着三年大旱,飞鸟绝迹,农田颗粒无收,百姓杀猪祭神,诚心祷告,终是滴雨不落,灵隐寺的烛油都在地上滴落成艳丽的灯疤,触目惊心。看寺的老方丈早就说过,非要遇到那能修补龙图的人,才能使世间再降大雨,万物回春。

早先年在寺庙内有一面大墙,墙上有一副青龙腾云图,墙面上的龙栩栩如生,像红玉玛瑙一样闪着亮光,寺庙经过无数朝代更迭,就连镀金观音像都已暗沉下来,而这幅图终是栩栩如生,闪耀着柔和的光芒。

有盗贼见这画像是个价值连城的宝物,想将它整个剥落下来,再渡到东瀛,以高价卖出,从此销声匿迹自在潇洒。却没想到,当他将整面墙的砖剥落下来时,本在云雾里腾云的青龙睁开眼睛,龙尾摆动,一闭眼的功夫,青龙早已消失无踪,当夜燕安城上空有野兽低鸣,百姓惊惧,都低声念经祈求神明保佑。

燕临届时才上位五年,三年大旱,前两年安抚战后的满目疮痍,后三年又要平息大旱带来的怒火,燕临每日在宫殿里寝食难安。大殿里烛火通明,神情寡淡的男子坐在攒龙金丝椅上面双目微闭,这时有内官传召智通和尚入殿。

和尚是灵隐寺第十八代主持,眉毛已长长低垂到眼睫,只可惜智通修的是闭口禅,只抿嘴微笑,内官拿了纸笔给他。

“我在位五年来,天降灾祸,民不聊生,敢问大师可有破解之法?”燕临一双深目在烛火下不动声色,十年前他跪在寺庙内求智通大师自身存在的意义是是什么,那时候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少年,张着一口利牙发誓说要灭掉所有害他母后之人。如今,眼睛也懂得藏秀了。

智通合了合掌,拿起笔在纸上写字,内官将写好的字又呈给坐在阴影中的人。

“可修补天下一切之人?”燕临读出声,声调微微疑惑。

智通又合了合掌,在纸上写:“此人百年难遇,看陛下缘分。”

窗外的月光将内殿劈成两半,一半在烛火里,一半全在男子的身上,智通慢慢走出门外,直到浓缩为一个黑点。

第二日,城内港口来了一个戏班子,里面的一位角儿飞卿,唱腔独特,或悠远,或沉郁,或娇媚如莺啼,或苍凉如冬日飞雪,余音缭绕,三日不绝。

飞卿另有一个绝技,让城内许多姑娘心心念念,那便是画技。传闻飞卿腰间别着一支笔,可修补天下珍宝,还有女子的面貌,只要经过他手,便会活色生香起来,只是飞卿神出鬼没,从来没人见过飞卿卸下妆来的样子。

三日大戏结束,戏班子在城里歇息一日,第二日赶早前往下一个地方。

月光洒落栏杆,那栏杆边的大理石小圆桌边坐了一个容颜极美的女子,只可惜女子气质妩媚,在月光下,倒不像仙子,更像人皮精魅。

“丹姐姐水润更胜往昔,何苦要浪费我的画笔颜料。”倚在栏杆上的少年,雌雄莫辨,一双瑞凤眼里透着玩味和狡黠,令见过世面的花魁柳丹每每失神。

柳丹弹了弹粉红指甲,开口如莺啼:“前日左侍郎醉酒,搀扶他时额角碰在了地上的碎瓷杯上,抹了多少上好的药也不见好。”

柳丹撩开额角的碎发,果然有一条细长的疤痕,在细滑的脸上,显得有些狰狞。

“丹姐姐,你这脸皮,近些年修修补补,要不这次我给你全部改了算啦。”少年从栏杆上跃下,走近瞧柳丹,一双眼睛定在女子脸上,细细凝视,瞧的柳丹汗颜。

“飞卿哪里都好,就是也太没大没小了点,你可记得在外收敛你的轻薄样儿!”柳丹指甲站了茶叶水,往少年脸上轻轻一弹,多少有些宠溺。

等到月中天的时候,少年拿了腰间锦绣云纹长带里面的笔出来,柳丹已端坐在石凳上,看少年在圆桌摊开的纸张上面,细细描绘,不一会,一张美人图勾勒完成。画里的女子含笑不语,眉眼是柳丹的眉眼,只是哪里又变得不一样了一点。飞卿将画沉到水里,不知用了什么法子,画变成青烟,无迹可寻。少年将盆里的水灌入羊脂瓶里。

“还是老规矩,分三日服下,这三日不能见任何人,只能饮这瓶里的水。”

少年用笔在柳丹的身上点了一下,有银色丝线飘进笔身,那笔身的雕花纹饰又繁琐了些许。少年满意的笑了,“丹姐只这头青丝最美,我先提前要下来了。”柳丹头上毫发未损,只是失去了光华,神气俱都被飞卿拿走了。

秋日阳光舒展,飞卿坐在寺庙外的挂花树下,将桂花树下的细碎花瓣放在笔尖,转眼消失不见,天下大旱,秋季桂花都开得少了许多,飞卿自言自语的嘟囔。

寺庙台阶下,一个身影缓缓走上前来,飞卿也楞了一楞,男子倒是爽朗,自自然然的坐在了飞卿旁边,也不言语。

男子眉目深邃,气质温润内敛,却有种说不出的贵气,看他衣着朴素,却从头到脚,戴的穿的无一不精细妥帖,就连鬓角都微微修理过,飞卿在心里啧啧称叹。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