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宝贝我又想你下面 晓青老师的丝袜

武侠虚幻 酷讯小说 浏览
   宝贝我又想你下面 ,晓青老师的丝袜
宝贝我又想你下面 晓青老师的丝袜
喂!上学快迟到了,还不起来!妈把我从被子中叫起来,情急地叫着。我一看已经七点,吓得我牙都顾不得刷,就快马加鞭地赶到学校。我家距学校脚踏车程差不多将近四十分钟,原本一年级上学期时还能早起,不会迟到,但一年级下学期时已经是老鸟,常常到七点还窝在床上,故迟到早就成为我生活的一部份了。

    话说虽然这四十分钟的路程算远没错,可这一路上高中职学校有三间,国中有两所,国小有两间,所以基本上这四十分钟内,是我一天中最期待的时候。如果你喜欢成熟风味的,则热情大胆的高中女生任君挑选,如果喜欢漂亮的小妹妹,则在国中辅导课放学的时候就可以大饱眼福,要是想仿效日本光源氏的养女计画,那么国小的女孩子足足有两间。

    不过我在这暑期辅导课之後,就没办法能够享受这旖旎风光了,因为校方开始规定上学路程过远及外县市的学生必须一律住校,反正私立学校就是这样,为了筹措经费,及能坑钱,什么理由都编的出来,无耻的很。

    话说和我住宿的那些仁兄,几个月下来都成了我的死党。

    我们寝室共有六个人,各式各样的人物都有,其中霸仔是闻名全校的花花公子,面孔长的不错,却一付乡下人的粗犷口音,放荡不羁的行为,以致於他的女朋友都是些奇奇怪怪的女生(就我的观点),完全没有清纯可爱的类型,反正,霸仔说自个儿爽就好。

    而秃毛则是一付欲求不满的样子,据他说他在国中一年级时就和国三的学姊搞过,不过说归说,屁也是他自己放的,谁相信一个连毛都没长齐的小鬼有能力上个大姊姊?

    自摸他在刚上二年级时迷上A书、A片,於是便拜霸仔为师,苦修日本美少女写真,後来更青出於蓝尤胜於蓝,连霸仔都拜倒於自摸的博闻之下。他并成为日本色情资讯、影片、书本的大盘,并趁天时地利人和做起生意来了,但这就爽了我们,因为直到毕业,我们的A书、录影带等都不用花钱,嘿嘿。

    死人呢?正如其名,整天没精打采的,上课睡觉,放学睡觉,一天至少十六个钟头以上,别人在学校睡觉是为了放学後能大玩特玩,而他连玩都不玩,只会睡觉,真令人怀疑他哪里不对劲。

    川田则有点神经质,据说当初国三因为联考压力太重,曾有一阵子发过疯,我虽然没亲自问他以证实这项传闻,但根据他阴鸷的个性,我相信极有可能是真的。

    最後的人物我呢?国三时没烧好香,原本应该是第一志愿的学生落难到私立学校,记得当时因为考不好而哭出来,现在想想都觉得好笑,就因为受过考试的伤害,我一直都在混,对读书也提不起干劲,不过尽管如此,成绩却是我们这些人当中最好的。

    於是我们这几个,我、霸仔、秃毛、自摸、死人、川田等二零一室的六个人,就构成了全校着名的风尘六侠。

    二年级下学期时,班上的联谊开始有性的问题出现。

    原先是我们学校某个学生和某间高职学校的一个女生上床,不小心使该名女学生怀孕而被退学,接着班上的联谊股长提出联谊一事讨论时,班上的男生几乎都把目标定在该间高职女校。

    据说那是间着名的性开放学校,女学生香艳大胆、热情开放。

    於是各式各样猥亵的流言就流传在班上一些邪念的男生上,什么黄色录影带女星的大本营,曾有男老师和几个女学生合开一间房间大搞特搞,历届校长和几个主任都曾有轮暴选出来的校花的事件,甚至女学生被强制拍裸照才能毕业,以及必须将和男老师做爱的场面拍成录影带才能不留级等等恶性的谣言。

    这些一听就知道是不经大脑考虑胡诌的鬼话,却也令那些人大呼小叫,想入非非。

    所谓真正的淫邪是人内心的淫念,真是不错。

    就这样在我们如平静水池的班上激起一圈圈的涟漪,慢慢地扩大、扩大。

    几次联谊下来,自摸货品的销路剧烈下跌,这也难怪,毕竟用看的终究不敌亲身经验。

    关於做爱这件神秘的事,每个在这年龄的男生都想尝一尝,交个女朋友来玩玩看,就变成了那些人的口头禅。

    而我大概就是不同於那些人,虽然也喜欢听这些有的没有的,可我对於将来的女朋友,还是具有一些要求及理想,至少那种稍微和她感情好,就能够和她做爱的女生并非我心目中的女性。

    可是随着报出自己有过经验的人数越来越多(谁知道是真是假),我们风尘六侠反而渐感落伍。

    听着许多同学的瞎掰乱说,班上还是处男的似乎仅剩下我们几个,顿时间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我们几个感到肃杀之气。

    不过不包括霸仔,他早有过经验了。

    说到要去露营的事,还是我们威胁霸仔的。

    话说他前不久认识个很开放的女生,是某间高中社团的干部。

    据他说,他们两人亲密到可以上那个女的身了,但我们对此半信半疑,直到某天他带那个女的来给我们看看,我们才讶异地发现世上竟有这么开放的女生,她甚至很爽朗的告诉我们在霸仔之前就曾和几个人做过了那档事。

    因此,我们私底下给她取个外号--骚货。

    之後几天,霸仔天天报告他和骚货的进度,先是摸胸部,再来是摸下体,以後几天开始过乾瘾,接着洋洋得意的霸仔告诉我们这群死党说他们两人要去露营,顺便听的我们心痒痒的。

    於是我们这几个损友,就要胁他要让我们参加。

    霸仔没法度,宝贝我又想你下面 只好答应了。

    可是这露营总不能只有个女的吧,难不成我们这五个人夜里就待在他和骚货的旁边,看他俩办事,所以霸仔就问她能不能多邀请几个,还附了一句话:最好找些能够和人上床的女生。想想这本是件不太可能的事情,出乎意料,那个骚货竟然答应了!

    可是现在问题便出现了,其中一个是秃毛,一个是我。

    秃毛他倒容易打发,只要带他的女朋友琦琦去就可以了,只不过是多一个骚货那些女生不认识的人,一起游戏起来会有些扭。

    真正的关键出在我是个麻烦,因为我一来没有女朋友,二来我是六人中最会带露营活动的人,除了拥有盖王的封号,对於野外扎营更是拿手,如果少了我,大家的兴致可就去了一半。

    话说我和那种女生玩在一起可以,真要做起爱来,我可就没那种胆量了。

    但是霸仔还是很够义气,要求他的骚货尽量找看看适合我的女孩子。

    我开始感觉我像个推销不出去的货品。

    商谈开始後,某天我和霸仔两人在宿舍,那个骚货来找他,我们注意到骚货的身旁多了一个女生,长的虽然没有骚货艳丽,但是她的面容秀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气质。

    还是霸仔先开口说:这个是?

哦!她是来找你的,有些社团的事要商量。骚货指着我说。

啊你就是你们班上成绩最好的是不是?看见她的学号姓名,我恍然大悟,因为以前曾耳闻骚货说过她的事迹,原来那个不起眼的女孩是她们班上的才女,今天和那个骚货来是因为她有两校学术性社团合办活动的事要和我商量。

    事实上这是我们两家私校历年来的传统,因此我并不认识她,而今年活动的副主办人是我。

    虽然挂个名字为副,但一些重要事项却是我来主持,一来主办人根本不管事,二来因为我的成绩因素,使校方倾向交给我办理。

    於是骚货便一起跟她来我们这里,顺便来和霸仔幽会。

    我和那女孩自我介绍过後,霸仔则在一旁和骚货耳鬓厮磨,没多久他要我和才女出去研究。

喂!才子,霸仔故意在才子上加重语气,你就带她出去谈吧!

    像是被赶出去似的,我和她走出门外。

卡!霸仔将门带上後顺便锁起门来。

    宝贝我又想你下面我在心中暗骂一个干。

    以前老早就有过这情形,害我足足被关在外面个把钟头。

    我在路上受寒,而他则在寝室里窝在女人的温柔乡中。

    我先请她下去,原本和她只要谈个十来分钟就可交代清楚,但是看霸仔和骚货办事会多花一些时间,於是我就故做大方地请那个女孩吃饭,除了解决民生问题,也顺便商量事情。

    在餐厅中,虽然我们都不很起眼,两人都长得普普通通,还是不乏有人对我俩指指点点。

    忽然心血来潮,喂!有人认为我们是对情侣,你看像不像?听到我这样说,她震了一下,抬起头来,清秀的脸蛋泛起阵阵红晕。

    就这样我俩停滞了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