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开学就傍上了局长

武侠虚幻 酷讯小说 来源:酷讯小说网 浏览 收藏此文章
    军训结束后,校里面三十年校庆,请了好多领导来,有省里的,市里的,公安的,交警的等等,小车子几乎把学校都占满了,各领导要么西装革履要么制服戎装,人前人后的,校园里面沸腾了一样,热闹极了。学校里女服务员不够用,挑选着长的漂亮的新同学,因为高年级的女生压根就支不动。芳芳既幸运又不幸地被选中了。然后在台上提着水壶倒水的时候,看到了改变她以后人生的男人。

    那是一个五十几岁的中年男人,却不显老,头发梳的油光光的,脸上挂着和蔼的笑,自己的父亲也是五十几岁,可是比这个男人却老的多了。

    男人坐在中间的位置,穿着笔挺的警服,那时的芳芳还不认识那些警衔,并不知道这个人的身份,却知道越是坐在中间的,地位也就越高,倒水的时候,不由得偷看了两眼,结果那个男人也正好抬头看她,一双眼睛炯炯有神,芳芳慌了,水一下子漫了出来,湿了那人的衣服,那人被热水烫着,跳开座位。

    芳芳的警校里的书记与校长比芳芳更慌,连忙过来,一个掏纸巾给那人擦水迹,一个怒斥芳芳,那个人对骂芳芳的校长说,「没事,没事,不管这个小朋友的事,是我自己碰洒的。」芳芳心里突突地跳着,脸上红红的,心里想:「他为什么说是他自己碰的呢?」心里走了神,结果下台的时候,一脚踩了空,从台阶上摔了下去,半壶开水尽数浇在自己的脚上。台上那个见状连忙叫旁边人,也就是后来的李叔叔开车送芳芳去城里最好的医院。

    水浇在芳芳嫩嫩的脚上当时疼的很,红红的,但是没有破皮,没有起泡,寻常家里涂点京万红也便了事,但医院里见是省公安局常务副局长的车子亲自送来,又知这位齐副局长现在是以副代正,是在主持市公安局的工作,怎敢怠慢,安排芳芳住在了单人的病房里面,芳芳那时对那个姓李的说:「李叔叔,我没事了,我不用住院的。」李叔叔微微一笑,道:「你安心养病吧,你这也算是公勤受伤,费用你不用操心。」芳芳静下心来,躺在软软的床上,回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

    晚上的时候,李叔叔口中的齐副局长穿着一身的便装与李叔叔两个人跨进了芳芳的病房。芳芳一整天都在见识齐局长的权势,十七岁的少女的心里知道眼前这人实在不是一般人,便挣扎着要起来,齐局长连忙用手按在她的丰腴的肩上,透过宽大的病号服,齐局看到了芳芳尖挺的乳房。

    他柔柔地说:「你快躺下,不要起来。」芳芳说:「局长……我没事。」齐局道:「怎么会没事呢,那水多热啊,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来,我看看伤势。

    」说着要撩芳芳的被子,芳芳手拉着被角,「没事,局长,真没事……」齐局硬是掀开来,一股少女的体息扑向局长,局长看到了芳芳发红的小脚丫,无限爱怜地用手抚摸着,芳芳的小脚丫在局长的温暖干燥的手里面微微颤抖着。局长道:「多让人担心啊,你家是XX市的吧,一个人在外面,一切都要小心啊。」

    从来没有一个人对自己这么好过,特别在是这陌生的省城里面,芳芳的眼泪都快下来了,她当时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就像是一个无助的少女抱着恋人,更像是落水的人抓着救命的稻草,一下抱住了齐局宽大的肩膀,伤心地哭了起来,齐局用手轻拍着她的后背,「不哭哦,傻孩子不哭,哭花了脸就不漂亮了。」谁知道这话更是少女的催哭剂,十个女人听了这话,有九个半都会哭的更起劲。

    李叔叔见状,悄悄地从里面出来,轻轻带上房间的门。他出来了,还是觉得气闷,吸烟,烟头引来了护士小姐,他来到院子里吸,一支接一支地抽,直到半盒烟都没有了,才用力地将烟头踩在地上,嘴里苦的很,喉咙干干的,然后收起悲天悯人的面容,将在机关里面的那种标准的微笑与不卑不亢挂在脸上,返身回来。

    袁芳芳同学现在不哭了,和坐在她身边拉着她的小手的齐局已经有说有笑了。

    李叔叔轻轻对齐副局长说:「局长,晚上在鼓楼区分局还有一个会,您看……」齐局点点头,拍了拍芳芳的手,说:「小袁,你好好养病,不要急着出院,有时间我再来看你。」芳芳道:「你可要说话算数。」齐局笑道:「傻孩子。」芳芳摇着头道:「不信不信,我们拉勾。」齐局仿佛回到了年轻的时候,五脏六腑无不通畅,真个与小姑娘芳芳拉了手指。

    恋恋地分手之后,齐局坐在汽车后座上回恢了往日的沉稳,平静地问李叔叔,「小李,你爱人转正的事情怎么样了?」李叔叔开着车,说:「还好,她们单位说她工作年限还不到,还要再观察一下。」齐局点点头,说:「知道了。」李叔叔从观后镜里看了一眼在后面闭目养神的局长,长年在机关里工作的他知道这个时候不要再多说话,机关里面每个人都要有两张脸,在自己真实的脸前面还要再带一个面具,一开始你还会觉得那张面具带在脸上很难受,可是慢慢地那个面具就会与你融为一体,成为你的生活,你的脸。

    几天后小李同志再次带着局长来到了医院里面,看望了早己没事的袁芳芳同学。芳芳一见局长,眼圈泛红了,鼻子酸酸的,一下抱住了局长,正想哭诉一下衷肠,齐局小声地却又恶狠狠地对她说,「放开。」她惊呆了,松开那双温柔的手臂,不知所措地望着局长,感觉到好陌生,等房间里的大夫与护士都消失以后,他的那张面容才冰释了,温柔地坐在芳芳的身边,说:「你真是个小傻瓜。」怜爱之情溢于言表,芳芳从那时开始熟悉这一套官场法则,原来感情并不是你想什么时候宣泄就什么时候宣泄的,当时的芳芳其实一点也不委屈,但她却伤心欲绝地用小粉拳捶着齐局的胸口,要死要活的,说着很多心碎的话,把齐局说的都有点眼泪汪汪的了,安慰她的同时,手都伸进了她宽大的衣服,握住那一对硕大的乳房,指尖在乳头上划过,留给了芳芳许多尖锐的痛感,这时她就止了哭闹,乖巧地嘤咛一声,乳燕投林,冲入齐局博爱的胸怀。

    出院以后,芳芳在这个城市里便多了一个亲戚,每到周末,或者也不一定是哪天,芳芳都会穿着李叔叔给她买的新衣服离开校园,这让她同寝室的女生们很是惊讶而且高度不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这个从小城市里来的不起眼的丑小鸭变成了金凤凰,是谁给她找到了她遗失的玻璃鞋呢?

    不过她们心里也在承认,这个小女人一打扮的确漂亮极了,特别是换下警服着便装出行的时候,她总是容光焕发神采奕奕,且不谈她回来以后是如何的无精打采与疲惫不堪,就只说走之前与她们嗲声嗲气的打着招呼就让她们难以平衡,「我有点事情,先走了,下午的课我就不去上了,谢谢你们哦,拜拜,对了,要是点名的话帮我点一下哦。」

    女人的嫉妒其实挺可怕的,几个女人看着保持着优良的不穿胸罩传统、娉婷而去的芳芳,在下午的点名中,当点到芳芳的名字的时候,几个女声在教室的四面八方同时响起。

    与齐局的真枪实弹是芳芳出院没几天的事。两人都有点迫不及待。

    在一个不需要登记什么证件的情人钟点房里面,两人彼此撕扯着对方的衣服,齐局衣服脱下来,明显的老了,身体的肉松驰了,胖乎乎的,满是赘肉,皮肤远不及芳芳这般紧致,毛孔又粗大,蹭在芳芳的玉体之上,难免不令少女的皮肤与心里都起了小疙瘩,但这并不妨碍像歌里面唱的那样,对于芳芳来说,齐局,你是天,你是光,你是唯一的信仰……

    芳芳平躺在床上,心里拿不定主意是该清纯一点呢还是要激情一点呢?齐局像个探索者,将芳芳的两条大腿分开至其极致,舌头在屄上面划过,留下亮晶晶的拉丝的口水,芳芳「啊」的长吟了一下,齐局用手指掰开两片阴唇,里面的一圈圈的肉丘尽收眼底,他用鼻子嗅在上面,像只狗一样闻来闻去。

    芳芳:「局长……」齐局用手指夹住芳芳的一个奶头,用力像外拉扯。芳芳奶子本就大,这一拉,直拉出半尺有余,芳芳:「疼……」风云突变,齐局另只手一掌击在这拉长的奶子上面,玉峰顿时红肿起来,芳芳吃惊地看着齐局,觉得眼前这个人好陌生。齐局像一条疯狗一样在芳芳身体上开始了淫邪的旅程。

    他的手有时像一只铁条,用力地刺破芳芳少女的门户,芳芳身上所有有眼儿的地方都被无情的侵入,屄门,屁眼儿,嘴巴,甚至包括耳朵眼,鼻孔,最后他竟然伸手去抠芳芳的肚脐眼儿,芳芳痛苦难当,狠狠推开他,他用力掐住芳芳的脖子,芳芳觉得呼吸不畅,眼见就没气了,他才松开手,骂道:「抠一个有什么不行的,你个小骚狗就是让我玩让我肏的。」

    说起来话全然没有一个局级干部所有的稳重,他用恶毒的话污辱着芳芳。手指将芳芳肚脐里面的黑色的泥污抠了出来,芳芳的肚脐连着里面的肠子一起疼痛。看着死去活来的芳芳,齐局有种施虐的快感。他强逼着芳芳吃下了他手指上的芳芳肚脐里的污垢。

    他的手有时又像是一只钳子,狠狠地拧着芳芳每一寸的或平整或凹凸的玉肤。

    他的手有时还像是一杆好的农具,在芳芳身体这块好的土地上辛勤耕耘。

    他的手有时更像是一支好的武器,在芳芳身体这块好的战场上纵横驰骋。

    脸蛋、耳垂、鼻头、嘴唇、舌头、肩膀、乳房、奶头、胳膊、腰肢、小腹、屁股、大腿、阴唇……所有只要能捏起来旋转,让芳芳感到痛楚的肉,都被公安局长的铁指扭起改变了它们数学上的固有几何形态,倏而,让它们美术学的原有色彩亦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芳芳难当此痛,大声求饶:「局长,你饶了我吧,我不行了,我不行了……」齐局:「你说,你是条母狗,让我肏的母狗。」芳芳:「我是条母狗,让你肏的母狗。」她的眼泪流下来了,她想推开齐局,可是发现这根本不可能,如果一个男人真的想强暴一个女人的时候,那个女人的反抗真的很无力。她又想起了愣小子,自己拒绝他的时候是多么的决绝,原来那全是因为愣小子是爱自己的,他不愿意看到她受到伤害。这些往事一幕幕伴着身上新鲜的痛楚一齐袭来,波涛汹涌将自己淹没了。

    这些不过是齐局的前戏,齐局不愿意第一次就让这个女孩恐惧自己,只拿出了七分的功力,如他的为官之道,一张一弛,并没有一棍子将芳芳这个美丽的小性奴打死,只是在芳芳还挣扎着的时候,因地制宜地拿着宾馆里的两个衣服架,分开了芳芳的大小阴唇,然后将自己在外面饿了半天的黑粗的鸡巴肏入芳芳的体内,用力地动作起来,幅度颇大,把芳芳当成个床、当成块肉、当成具充气的娃娃,唯独没有把她当成个人,恨不得把她揉碎插烂。

    芳芳连叫床的力气也没有了,像个死尸一样任局长蹂躏,局长插了没几分钟之后便在芳芳身上射出了岩浆,那座活火山喷了,他喷了许久,掏出了死了的火山,跨跪在芳芳的身体之上,将火山口在芳芳的嘴唇上擦着,口中道:「宝贝,给我清理一下。」芳芳死人一样,看也不看齐局一眼。

    齐局道:「我就喜欢这个样子肏屄,爱做做,不爱滚蛋。你他妈的还以为你是个雏呢?你个小骚屄已经让人过过手了,你还真当自己是个金屄呢?」芳芳眼泪悄悄流了下来,用手握住男根尽端,小嘴一口吞下那个火山口,美丽的头颅上下套弄起来。

    齐局得意的笑了,抱住了芳芳的头,用力地在她口中抽插起来。这笑在芳芳听来,仿佛是从天上、从地上传过来,却分不清是天堂的还是地狱的。

    从此芳芳成了齐局的长期施虐对象,没有人知道温文尔雅的齐局是个典型的SM者。芳芳并不变态,她不像那些受虐者一样久而久之成了受虐狂,她从来就没喜欢过这种做爱方式,可是她离不开齐局,离不开他给她的金钱与地位。

    十七岁来自小城市的少女想要征服眼前的大城市除了自己的身体,她想不出还有什么武器,就像她当年为了离开她的那个城市而将最最宝贵的贞洁给老师一样,她除了身体真的没什么好出卖的了。

    在和齐局渡过了几个月的性游戏以后,她领教了人类在性上施暴无穷的想像力,她从来不知道有那么多种方法可以让女人忍受痛苦。

    灌肠是她最不能接受的一种,肥皂水在齐局长用一根注射器缓缓射入自己的肛门之后,肚子里面开始翻江倒海,强烈大便的欲望咬噬着自己的灵魂,然后齐局会拿一个器皿来,就在床上,让小芳芳蹲在其上,他便饶有兴趣地坐在对面看着芳芳,芳芳觉得羞耻极了,羞的大便都出不来,但是肚子里面又难受的想屙出来,就这样矛盾着,她红着脸,气喘如牛,前面的阴户大开大阖,里面的美景尽现,后面小菊花一吞一吐像是海参。

    公安局长看的兴奋极了,在那边把自己黑粗的大鸡巴掏出来,用右手上下套着,包皮起起伏伏地轻吻着龟头,龟头发红了发紫了,在芳芳肛门再也承受不住压力,喷出臭哄哄的稀便的时候,齐局也兴奋到极点,鸡巴口大张,射出了浓浓的精液,这精液沾在了芳芳的乳房上、小腹上、阴阜上、阴毛上,慢慢聚在一起,汇在芳芳两张好看的阴唇上面,滴在床上,漾开。

    齐局将她一把推在床上,用手捞一把芳芳的大便,在自己与芳芳的身上涂开,黄黄的,要多恶心人有多恶心人。然后自己去吻芳芳的身体,也叫芳芳亲他。

    两人在大便里面相拥热吻,春意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