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跟着社会大哥混

武侠虚幻 酷讯小说 浏览
    当时应该是十七岁那年,两千年左右。当时在社会上认识了几个小大哥,跟着他们天天瞎混。我跟那个大哥叫生哥,长的五大三粗,好色更重情义(就是天天扣女,夜夜欢歌那种)对兄弟也不错,当时很流行舞厅,录相厅。我们天天去一个叫天外天的舞厅跳舞,当时都是放一些什么九妹,大花轿什么的舞曲。三首歌过后就是慢四,最后是迪曲,当时叫迪士高,放的曲子就是现在的无限。一上来说的就是:“我是你三爷……”大家伙都喜欢放慢四,灯一关,黑的看不着五指,每个人这时候都起来找食去了。当时候那种想法就是,我现在是社会上的人,古惑仔,我们人也多,看上哪个姑娘好就拉哪个,要是有男的吵起来无非就是打一架,当时很火爆……拉着小妹妹就在那里慢慢摇……那段时间每天都是很淫乱的生活,我先写一段,如果反映强烈,我在补上……有点扯远了,我说的就是一次我在当时舞厅里发生的淫秽事。

    这天我们像上班一样来到天外天,遇到几个熟人,点头哈腰过去,快步走进屋,跟他妈后面有人追一样。都急疯了。远远就听到“抱一抱,抱一抱,抱妹妹上花骄……”快三,舞厅一圈都是他妈沙发,里面有几张是有格段的,我们一行有七八个人往格段里面走去,生哥拿出火机挨个格段照……走到第四个格段时候,也是这面墙的最后一个段,生哥一探头,唉哟一声,就出来了,捂着脑袋,我正好在后面。我边喊着:“咋了生哥?”边拿出火机往里照了一下。“这傻逼脑袋真硬。”我一看里面坐着一个男的,正往沙发上要坐,也捂个脑袋。边上搂着一个大姐,得有二十四五岁了,嘴里都督囔囔骂着:“操你妈的。”我向来都是出口成脏,往小格段里边走边喊:“操你妈的,搞你破鞋得了,探你妈逼头。”那男人火一下就上来了,:“小逼仔子你说谁呢?”说着就起来了。我当时个子不高,一米六五左右,他一抓我,就把我往前一带。生哥正在我后面,一把把这男的推坐那沙发上了,他一抓我衣服领子,我就站不住了,他在一带我,我一躲正好压在边上那个大姐身上,当时我是一只手抓着男人脖领子,一手正好把到大姐左胸上了,而且我摔的地方,离大姐的脸非常近,当时那女的嘴也对着我耳朵呢:“恩……”在我耳边出了一个这种声音。还照着我耳朵扑了一口热气,往后一躺。我想她应该是哎呀一声啊……因为当时还年轻也确实有反映了,这时候生哥在后面说:“得胜啊?”“操,生子啊?”生哥说:“你他妈没撞死我。”我一看这是认识啊。也就把手松开了。出来混最重要就是会看事,我马上说:“胜哥。”当时得胜说:“我操,你这小弟挺鸡巴猛啊。”得胜刚开始时候连夸在损的,后来聊了一会就全是夸了……生哥也不停的夸“我这兄弟人长的不赖,舞跳的更好……”这不是吹。我当时跳舞,滑旱冰都相当好了。这时候也知道边上是得胜的马子,叫小会儿(儿话音)。这时正聊着呢,得胜接了个电话:恩啊的也听不着说啥,最后就听说:“我现在就过去。”回头和生哥说,有几个哥们在那边有点事,我过去看看。起来就要走,当时小会儿和得胜有我在中间隔着呢,小会儿起来了用手轻轻的捏了下我的腰,示意要过去,我往边上一闪,她在一经过的时候,我的手很自然的摸了一下她的腿,她穿的是那种薄纱的连衣裙,我从他裙子往下一滑,一直到他腿上时候才停,我的意思是两种,一是扶他一下,二是把他捏我那下还回来……我可以确切的说,当时她的腿抖了一下,但幅度不大。这时候得胜和小会儿说:“你不用去了,不知道是干起来了,还是怎么地呢。到时候还得照顾你。”生哥接着说:“咱们一起过去吧。”“不用啊,一群小逼仔子。”“那你有事给我打电话吧。”当时生哥肯定是想,他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小会儿,你和生子在这玩吧。”

    “你注意点”小会儿使了挺大劲喊出来的,但是声音却很小。得胜头都没回,着急忙荒就往出走。这小格段太小了就能坐两三个人,大伙又都出去找地方去了,小会儿也不说话跟着我们出来了。生哥看了一圈,格段里也真没啥好货,就往大厅两边沙发上描……这时候我找了一块宽敞点的沙发就坐那了,小会儿也不走了,离我不远也坐那了。我眼睛不时的偷偷瞅她,总能看见她瞄我。我正在回味刚才那匆忙的摸着那个乳房,左手不自主的成为C型,像在比量着她的到底有多大?也在回想着她的腿为什么会抖了一下呢?正想着呢,她嗖的一下(动作很快。)坐到我边上,趴我耳边喊:“你不是跳舞很好看吗?怎么不跳啊?”声音超嗲。“我歇一会”我没啥表情的回了她一句。“哦/”她也不说啥了。就这样得过了好几分钟,但我感觉得过一个多小时了,谁也没说话,很尴尬的场面……“你教我跳舞吧。”还是她先张的口,年纪大点就是不像我年轻的这么腼腆。“你不怕我踩你脚啊。”我傻呵的一笑。“不能,踩坏给我买鞋,走吧”说着就拉着我进了舞池。进舞池我们也都不说话了,她右手轻轻的搭在我左手上,我右手轻轻的扶着她的腰,非常柔的带着她跳。“你跳舞也太温柔了吧”“你想要刺激的?”我鄙夷的看着她说。“不是刺激不刺激,那也太轻了。”这时候我左手用力的捏了一下她的手,扶着她腰的右手用力往我身边一拉。就代着他满舞池转圈。“你舞跳的真不错。”她用的绝对是钦佩的目光。“这就不错了。”我牛B风风的回了她一句。“说你胖就喘。”她轻轻的打了我一下。“你还是掐吧,打的太疼。”我在暗示她出格段时候捏的我那一下。“哈哈,你还会记仇呢”我一看她真是故意掐我的。正他妈跳着来劲呢。舞曲停了。唉曲终人该散喽。我们俩个都意味尤存的看了对方一眼,踱回座位。这时候舞曲又响了,是慢四。我扫了她一眼他也瞅了我一眼。这时候我俩的关系明显近了好多。

    “我代你慢四啊,这才能看出舞跳的好不好呢?”我调皮的说。“拉倒吧,慢四就是晃悠有啥好不好的。”我一听,费了,没戏。这时候她以经站起来了,拉着我就往里走:“坐着也没意思。走吧。”我跟着她往里走,我们还是一样,很正经的拉开了架式。跳了一两分钟,就看着边上的舞伴,全是抱着的。我们也感觉怪怪的。我慢慢放下左手,在他耳边说:“酸了。”她很自然的把右手搭在我的脖子上。我也就顺理成章的把左手放在她的腰间。“刚才那下没碓(dui)疼你吧?”我实在是没话找话,说出去就后悔了……“有点,你劲挺大啊/”她呵呵一笑。“我这还没使全劲呢。”我也呵呵一笑。“你要是在大点劲就得给我碓回去。”我听着这话非常惊奇,这女的也太开放了吧。无语中,也没答他。“你身上有股味。”她很色的眼神看我。“男人味。”我一笑。“臭味。”她鼻子筋了一下。“男人不臭那是男人吗”我又一笑。“切。”她的胸往前顶了一下。“你身上有股香味。”“我就擦了不点香水。”她瞪眼看我。“奶香……”我一脸坏笑。“我还香妃呢。好闻吗?”“恩。有冲动。”“你管……”她又瞪了一下眼睛。“我开玩笑呢。嘿嘿。”“我也开玩笑呢哈哈。”她大笑。“你真漂亮。”我说的实话,我还想说,身材也好……但她就把话抢过去了。“是不是还想说我身材好啊。”“你咋知道呢”“天天听呗。”“但我说这是实话。”说话的时候,我手从她腰上拿下来,往我自己身后划拉了一下屁股,顺便往下一挪到底,碰了一下她的腿。“你能不能别碰我腿,我敏感。”她又哆嗦了一下。

    “我就碰。”我手又上腿那摸了一下,这次是摸的。“恩……别闹……”他用手用力的捏了一下我的肩膀。(绝对是这种声音。)我一看有门啊。手慢慢回到她的腰。“不是真的吧,这么敏感?”我在她耳边小声的说。“恩,呵呵。”她没有反感的意思。“那这呢?”我手一下按上了她的屁股。“这没事,别往下哦。”她没有捏我,而是又力的抱紧我的脖子。我轻轻的揉着她圆滚滚的屁股“你这兜的也太紧了吧?”“我喜欢。”“我也喜欢”边说边把她往舞厅的角落里推着走。“你喜欢个屁啊,小屁孩。”非常嗲的声音。“你怎么知道我小啊?”我开始挑逗她,当时绝对没有想象会发生什么故事,只想摸摸过过瘾。“不小?我看看。”说着她手突然间到我的裤裆那一摸。吓了一跳,自然反映,我屁股往后一拱。“不小还怕摸。”她笑的很淫荡。我心想:“我操,真他妈骚。”她的胸离我越来越近,我俩也到的墙角处,人很少,我手慢慢挪到她的裙子下面,摸着她的大腿根。“恩……你可别淘气啊。”她嘴里的热气全喷到我耳朵上。“恩,不淘气。”我用嘴唇轻轻的碰触着她的耳朵,也把热气喷进她的耳朵里。手自然不会停,继续摸着,她的腿根很细,我有时轻轻的捏一下。“恩……恩……你要干啥啊?”她全身无力的趴在我的身上。“不干啥……”我这时候是用舌头舔着她的耳唇说的。“恩……别使劲掐。”“没使劲啊。”我嘴上一直没停。手指慢慢从她裙子后面底下伸进去,碰到了她多出一块的小屁股,很嫩。轻轻掐了一下。左手从后面拿到前面来,隔着衣服轻轻的摸着她的乳房。“恩……”我看她没反映,就突然间很急切的把嘴吻向她的脸,去寻找着她的嘴。她也像是感觉到了一样,同时也用嘴在找我的嘴……“恩……”我们吻到了一起。

    我的左手更大力的捏着她的乳房,右手很自然的从后面拿到前面,直接摸到她底裤的下面,湿湿的一点。我没有叉进去,而是在外面揉。她的屁股开始向后拱,嘴一直吻着我的嘴,“恩……恩……”无边的抱着我。“我叉进去了?”“啊?不行,这人太多了”她清醒了许多。“我说手……”我呵呵一笑,左手用力捏着她的乳房。“哦……恩……”我右手直接从她内裤前面伸进去,刚碰到的是细细的毛毛,很润那种……然后就有一股很潮的感觉。那一定是汗水加淫水,但是我的手指叉不进去。很不方便。我往边上一看,一个排暖气管子,我拉着她走过去。我靠在墙上,左手变成了搂着她的肩膀,他侧躺在我的胳膊里,他的两只手还是抱着我的脖子。嘴不停的在我脸上嘴上亲着“恩……恩,你要干啥啊?”由于她是侧身我是靠在暖气上,右手空闲,很方便叉进去了,她的腿还有点夹着,我用右腿把她腿用力的掰开,她也不反抗了,只是无声的呻吟……“恩,恩。”我右手直接掀起她的裙子,叉进她的内裤里,她的内裤挺大的,不像现在都是小丁字裤什么的,很大,我用中指背顶住内裤底下,一股潮湿的气流直扑我的中指处,我操,这是洪水啊,水嘎嘎多。我一点反映也没有,中指直接叉进她的阴道里,“啊……”她身子拱了起来,嘴离开我的嘴,又在次回到我的嘴上。我的中指在她的阴道里快速的动着。“啊……啊……”“你是要整死我啊……啊……不行……”我根本都不听她的话,整个右手都在大幅度的动着。“啊……恩……我真不行了……你轻点。有点疼了。”她说着手就摸到我的小弟弟上。头高高昂起,我低下头用舌头舔着她的乳房露出的白肉,右手根本就没停下。“啊……我不行了,”“不行了……停停……”“别整了真不行了……啊……”她像是要哭一样,而且还用舌头疯狂的舔着我的耳朵。“求求你……别整我了行吗?我真不行了……”“我给你舔鸡巴……你别整我了……呜呜呜……”“哥,我不行了……呜呜呜……”“啊……啊……”这其间我一直没停过,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把我裤腰带解开了,她的手一直握着我的鸡巴。在她最后两声之后,得有十多秒就没声了,我也没停,只是她的腿用力的夹着我的手不让我动,她用手使劲的把着我的手……我知道,她高潮到了。“你太猛了……”这是她清醒后说的第一句话。但是她握着我鸡巴的手一直没放开过,这时候她也慢慢撸着。“知道我劲大了吧?”我嘿嘿一笑。“知道了。”她像是虚托了一样。“你刚才说要给我舔鸡巴?”我手指又叉进她的阴道里,像泥一样,食指摸着她的屁眼都全是水。“这人多。”她又嗲嗲的和我说。“这么黑谁能看着,一会曲完了。”说着用力的往下一按她。她很顺从的蹲下去,但是这次是她背对着墙。我当时候感觉一热。一凉,就这两种感觉,接着就是一疼。原来她轻轻的咬我一下。我看了她一眼,她对我坏坏的一笑。我轻轻的掐了一下她的脸。这是我平生第二次让女人给我口交,感觉太爽了。我还有点看不清她的脸。我用手抱着她的头,前后晃动着屁股,用力的顶着她的嘴,感觉像是要叉进嗓子一样。她这时候阵阵干呕。“恩。恩……啊……”不停的呻吟着。我速度越来越快。“啊……啊……”这是我发出来的声音。她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用力的推着我的胯,不让我往深叉。但这时候哪能控制得了啊。“啊啊啊……”她无力的喊着。我用劲我必生的力气,直叉进她的喉咙“啊……”我射了。刚我射出来后,也没有什么力气了,她一推我,哇的一口。“咳咳咳……”吐了一地。我这时候还在撸着我的鸡巴,慢慢蹲下来看她……“咳咳咳……你真坏。”不是撒娇的口气,有点埋怨。“憋不住了。”我傻笑。“全吐了吧,我给你找点纸去。”“上哪找去啊,都咽进去一大口了。你真是的,推都推不动你。”她带着哭腔说。我一听说她吃了一口,当时老兴奋了,嘻嘻一笑问她:“好吃不。”“滚一边去。”她撒娇的说。我离近一看她,脸上全是眼泪,鼻子往出流的也是精子,一直在那擦鼻子,看得我有点恶心。也就不和她搭话。过了一会她擦完了,曲还没停呢。我想这曲真他妈长,拉着她走到那边沙发上,坐那有一搭无一搭瞎侃:“别生气了,下次你射我嘴里还不行啊。”“我到是想射你嘴里。”她又瞪了我一眼。我哈哈一笑。这时候生哥边上跨着个小货过来了:“干啥去了,刚才找你咋没在呢,满舞池找你,走了。”我应了一声,问:“胜哥呢?”生哥说:“没回来呢,也快了。一起走吧。”我和小会儿在生哥后面跟着,也没敢太亲密。出门口坐了十多分钟,看着胜哥打个三轮停门口了,下来叫着小会儿一起走了。小会儿临走时回头含情默默的看了我一眼,一笑……不一会回头又瞪了我一眼……整的我直迷糊……

    后来,过去好几年了,我才和生哥说这事,(不是怕别的,我们在一起的时候,都是有妞大家玩,只要哥们愿意,什么都好说,但就是怕生哥以为我不讲究,不认识的哥们的马子也上。)生哥听了就说:“我他妈说她怎么看你眼神都不对呢。哪天我也得试试。”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