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初中就强奸了女同学

青春校园 酷讯小说 来源:酷讯小说网 浏览 收藏此文章
    从初一开始我就发现我学习跟不上,我的精力放在了偷偷打量同班女同学身上,我的成绩直线下滑,姥姥和外公都没文化,爸爸妈妈长期在外面打工,也就放任我整天的玩耍,在他们心中,认为初中可上可不上,早点出去打工才是大事。

    那时候班上的班花叫周雨,白净的皮肤,娇小的个子,经常跟几个平时很嚣张的同学一起玩耍,据说她和我们班上最嚣张也最帅气的一个男生张特发生过关系,但谁也不敢说,如果让学校知道了,当时绝对会直接开除。我暗恋她有了一段时间,但却不敢说出口,我知道我说了张特绝对不会放过我。

    我经常悄悄跟在周雨的后面,她们家离姥姥家也不是很远。一来而去,我竟然摸清了周雨的规律,这时,我心中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这也是我走上毁灭道路的第一步……

    一个星期三的下午,放学以后,我悄悄的跟在周雨的后面。我知道她的父母都喜欢打麻将,今天赶集,不会回家。途经一个小山林的时候,我突然加快脚步追上周雨,对她说,“周雨,我有点事情想对你说,关于张特的。你跟我来吧。

    ”

    她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我,眼睛里面满是怀疑的神色,我抛出了更大的一个诱饵,“你知道班长刘美喜欢张特吧?我要说的就是关于他们的。你听不听随你,我只等你5分钟。”

    我率先走进了那个平时罕有人至的小树林,周雨咬了咬牙,跟我走了进来。

    周雨刚一走进来,我就迫不及待的把她推倒在地上,周雨惊慌失措的喊道,“林飞,你要干什么?”

    我咬牙切齿的说,“周雨,今天我想要搞你的肉洞,你乖点的话,可以少吃点苦头,否则的话,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她拼命的挣扎,迫不得已之下,我压住她,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绳子,把她捆了起来。看着地上被捆得结结实实还不停抽泣的周雨,我的欲火腾的一下就上来了,解开她的衣服,掀起她白色的胸罩,在她刚堪一握的乳房上抓了两把,她抽泣的声音更大了,我脱掉我的裤子,露出肉棒,她的眼神开始慌乱起来,哀求我说,“你就饶了吧,求求你了,只要你不弄我,你干什么都行,呜呜…我一听,”真的吗?只哦要不弄你,干什么都行?“她含泪点了点头,我把肉棒递到了她的面前,”用你的嘴给我吸,如果你今天帮我吸出来,我就不搞你!“她哭泣的样子梨花带雨,我却没有丝毫同情之心,”这东西这么脏,能不能换其他的条件?求你了。“我恼怒的说,”既然你嫌脏,我还是搞你算了,回头张特一定会很高兴听说你被我搞的消息,他就可以和刘美在一起了,哼!“周雨一听慌了,她还是很喜欢张特,连忙说,”我答应你,只要你别给张特说!“我见她对张特死心塌地的样子,心中不由怒火万丈。她在我的威逼下,慢慢的把我的肉棒含了进去,可她一个中学生,自然不会什么技巧,只是仰头看着我,那清纯的样子让我的心头一阵火热,差点就忍不住射了,我开始指导她口交”慢慢的舔,吸,象吃冰棍那样,对,对,再深一点,对,慢慢吸,啊……真爽,吸快点,恩,对,再快点……“张雨吸了一阵,我还是没有什么感觉,毕竟她的技术很生涩,让我并没有多少快感,可想到我暗恋她这么久,今天能让她给我吹箫,感觉还是很满足。看她实在弄不出来,我也没什么快感,我索性扶住她的头,开始在她的嘴里快速的抽插起来,她一阵咳嗽,口水顺着嘴角流下来,痛苦的抽泣着,努力的在我抽插的时候吸吮我的肉棒,希望我快点射出来,然后遵守诺言,放过她,可惜,我今天根本没打算放过她。我感觉龟头一阵酥麻,知道我快要射了,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大概20来下,精关一松,射了她满嘴都是,我将肉棒从她嘴里抽出来,还在发射的精液射在她抽泣的来脸上,白花花的一片,看起来好不淫荡。等我发射完了,周雨止住哭泣,恨恨的看着我,说,”你也发泄完了,该解开我的绳子了吧?“我哈哈一笑”周雨,你真幼稚,我解开你,你恐怕马上就跟老师和父母说吧?我才没那么傻呢!“她冷冷的看着我,”那你到底想怎么样?“我笑了笑,”你猜呢?“休息了这一阵,我刚刚发射过的肉棒又硬了起来,在她的脸前晃悠。这次我当然不敢把肉棒伸到她的嘴里,谁知道她含恨之下会做出什么举动,一口把我的肉棒咬掉也不是不可能的。

    我推倒她骑到她的身上,脱下她的牛仔裤和粉红色内裤,肉棒对准她迷人的肉洞,轻轻一推,感觉肉棒进入一个温暖湿润的紧凑洞穴,我情不自禁的慢慢抽动起来,周雨大概是知道反抗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又或许是没了力气或死心了,也不再哭泣,只是闭着眼睛任我玩弄,肉棒抽插间,她瘦弱的身体一挺一挺的,胸前那并不丰满的乳房上下起伏着……当天完事后,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浑浑噩噩的回的家,脑子中想的是这事情怎么办?周雨告我的话怎么办,我并不想坐牢。第二天,我来到学校,意想中的老师找我却并没有发生,象周雨的位置看了一下,她在,只是用仇恨的眼光看着我,我心里一松,看来她并没有跟老师说,我长出了一口气,果然我赌对了,她一向害羞,虽然跟张特已经发生了关系,但平时表现胆小怕事,并没有把这种奇耻大辱说出来。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