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吸胸揉胸添下面床戏,一马双人的故事

青春校园 酷讯小说 浏览
    吸胸揉胸添下面床戏,一马双人的故事
阳光斜斜的照在草亭和她的身上,在沙滩上拖成长长的阴影,她回过头注视着,试图寻找影子的尽头,但奇怪的是她怎么也找不到。

    这时候,她忽然发现另一个黑影渐渐向她和亭子的影子靠拢,那是一个很怪异的阴影,好象有两个脑袋,而且还一路跳跃?女孩的心猛的跳动,她的眼泪几乎都要流出来了,她一动不动,倾听着那蹄声由远而近,由轻而重,由快而慢,最后那阴影和她的影子重叠在一起,屹立不动了。

    女孩坚持着,她不要回头,她要他先开口,她要他叫她的名字。

    许久,她听见一声轻轻的叹息,然后男人说:“你真的还在这里。”

    她猛的回头,男人早已经下马,站在草亭外,她哭了,泪水就这样无声的流了出来,她觉得委屈,但却不知道原因。最后她终于开口说话,她说:“你为什么才来!”说完就放声大哭起来。

    有些事情是没有道理,就象你喜欢一个人,或者是讨厌一个人,往往就是那一瞬间的感觉,所以有个家伙说过:“一刹那即永恒。”

    “我有事。”男人说:“所以不能来。”

    她抽涰着止住哭声,轻声问道:“事情办完了?”

    “没有。”男人忧虑的摇摇头,这次来的目的一样都没有达到,崩牙崽越来越放肆,自恃特区回归临近,以为上面不敢动他。对他控制的那条线,崩牙崽竟然加价20%,要不是廖老的人打过招呼,他真想做了他。

    昨天他已经给何家的人联系上了,这虽然是条老线,但明码实价,可以备万一之用,他和大哥商量了一下,决定叫英国那边组织批小货,先试试路,下个月先放100辆奔驰过来,看路上有些什么问题。至于崩牙崽,他不想这么便宜了他,硬核桃不行,他也来个烂杮子给他尝尝。

    女孩呆呆的注视着沉思的男人,他的眼睛非常的优郁,深深的如同夜晚的大海,那马不耐烦的嘶叫一声,男人才回过神来。冲她笑了。

    “想吃什么,我请你。”

    女孩展顔欢笑:“文河的小鲍仔!”

    “文河?”男人诧异了,他显然不知道文河在什么地方。

    女孩得意的笑了:“我带你去,在潜艇基地附近。”

    “不会很贵吧?”男人装出惊怕的样子。

    女孩咯咯娇笑起来:“当然很贵罗!等你三天了,还不好好敲你一棒。”

    “我回去开辆车。”男人说,女孩摇头道:“我不想坐车,我想骑马!”

    “可是只有一匹马……”男人还没有说完,女孩已经娇羞的叫道:“我要你带我嘛!”

    看着女孩无邪的面容,男人心中忽然一痛,我不该招惹她的,我算个什么东西,她也叫菲菲,她也叫菲菲……也许是光线渐暗,女孩并没有注意到男人阴沉的脸,她笑嘻嘻走到马前,左脚蹬住马登,两手搭着马鞍两头的铁环,脚下用力一踏手上用力一拉,已经稳稳的坐到鞍上。女孩利落的身手让男人吃了一惊,他有些犹豫要不要上马,但女孩已经洋洋得意的向他伸出手来。

    男人翻身上马,立刻感觉到颇为尴尬,马鞍只有那么大,女孩坐在他前面,结实的臀部正好抵在他的那里。但见女孩都没有言语,自己见怪倒显得小气了。

    只得轻轻将女孩向自己拢了下,双手控缰,轻轻一抖,两脚一夹马腹,那马就跑了起来。

    女孩在前面快活的指着海湾东边那一丛远远的灯火,大声道:“那里就是文河,我们可以沿着海滩跑过去。”男人点点头,女孩头发散发出幽香,不断撩拨着他的鼻孔他的神经。

    他忽然意识到从到海南之后,这几天来,他竟然没有接触过一个女人,他竟然一直都和那个可恶的屎克螂呆在一起,那个自大的以为自己胸毛发达的蠢货。

    他如此真切的感觉到女孩只穿着泳衣的丰满结实的屁股正随着马的奔跑有节奏的挤压着自己的阳具,而自己下体却无法控制的愚蠢之极的发生着他不想看到的变化。

    女孩也感觉到了,她脸红了,心跳加快,而且身体变得越来越软,软得支撑不起自己,她缓缓的靠向男人,她的后背贴在男人的胸脯上,她才发现男人的胸膛是那么坚实有力。

    迎着傍晚的海风,女孩的长发散起,挡住了男人的视线,让他不得不勒住缰绳,让马停下来。

    当他试图开挡在脸前的秀发时,那一刹那,女孩全身一下瘫软,头向后仰,软软的搭在男人肩上,她吐气如兰的樱唇就呈放在男人的嘴前。男人低头看着怀中星眸娇闭,樱辰如血的美人,他无法抗拒也不想抵抗,强壮的双臂一紧,把女孩紧紧搂在怀里……白色的骏马慢无目的的在月光如银的沙滩上走着,马背上男女忘情的亲吻,两人的舌头绞缠在一起,男人的手在女孩丰满青春的身体上游走。两人的呼吸越来越沉重,忽然女孩发出一声象春天的小猫样的娇啼,双手反过来搂住男人的脖子,男人双手托着女孩的双臀,借势向上一抬,便轻轻将女孩从马鞍上举起,让女孩转过身上,面对着自己坐下。

    女孩双腿微分,男人的阳具正好轻触到女孩的胯部。女孩羞叫一声,把脸埋进男人的怀里,男人伸出手掌,轻轻拨开女孩的泳衣,伸到女孩的胯间,他大张开手掌,一把兜住,那湿润的玉穴就沉沉的压在他的掌心。

    他轻轻磨动,上下拉送,他的手掌充分的感受着女孩美丽丰隆的阴户,那纯洁的肉唇在他的指间蠕动。

    女孩全身已经发烫,男人并不知道,这是女孩的第一次。

    男人终于拨出了自己的阳物,女孩闭着眼不敢多看,但那根肉茎勃硬高翘的姿态已经深深印入她的脑海,她无力的靠在男人的身上,任由男人将她从马背上抬起来,抱坐在他的腿上,她感觉到那火烫的龟头正死死抵在自己的阴门上,忽然,男人端着她双臀的手缓缓放下,她的身体不由下坐,那根可怕的东西就猛的插入到自己的身体中!

    女孩忍不住一声尖叫,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快乐,但男人已经注意不到她轻轻皱眉的脸,他的视线已经牢牢的盯在女孩和他结合的下体上。

    他双腿轻轻一夹马腹,白马识趣的慢步小跑,在那一颠一起中,他的肉茎有力的在女孩玉户中上下抽动,女孩的身体也随着马步抛起跌落。女孩紧紧咬着牙关,从下体传来的刺痛和充满感让她难以呈受,但她的心中却满是甜甜的酸楚,她想咬着男人的肩哭泣,她想用力夹紧男人的腰,她的腿慢慢的盘起在男人的股后,她的双手死死的抓在男人背上。

    男人忽然捧起她的脸,仔细的观赏着那张带着春泪的娇靥,伸出舌头,轻轻为她舔去咸咸的泪花,然后用力顶动自己下体,肉棒快速的抽动,她虽然没有经验,但她还是知道,男人要射了,她娇羞的把脸贴近他的脸,在男人一泻如注的同时,她狠狠的咬在男人的肩膀上,直到她觉得满口血腥味,才松开口。

    男人一声闷哼,虽然已经射精,但他阳物依然刺入女孩的体内,他把女孩紧紧搂在怀里,抬起头望着波光闪闪的海面,耳中听到女孩的哭声。

    他低上头,柔声道:“还没咬够继续咬!”

    女孩不理他,抽涰着:“你欺负人家。”

    他嘿嘿笑了,道:“谁叫你要我吃小鲍仔的。”一边轻轻抽动仍插进女孩小鲍穴的肉茎。

    女孩羞不可抑,嘤咛一声,按着他的肩试图起身,却全身酥软乏力,又自重重的坐下,好似自己在抽送一般。男人放声大笑,一把将女孩用力搂紧,保持那羞人的结合姿势,他低声对女孩道:“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女人了,我不会再把你交给任何人的!”

    月光下,沙滩上,一马双人,在向着那没有终点没有方向的路前进着,前方星光点点,渔火烁烁。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