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古代一女被迫n男文肉辣 妈妈是老师

青春校园 酷讯小说 浏览
    妈妈,端庄的妈妈,威严的妈妈。古代一女被迫n男文肉辣 妈妈是老师妈妈总是那么严肃,着装都很正统,一直都是西式办公室套装,短裙肉色丝袜,再加黑色高跟鞋的搭配更显得庄重严肃。平时妈妈也是很少笑容,更多的时候是以挑剔的眼光看着二郎的世界。妈妈是初中老师,教初三,很早就跟丈夫离婚了,因为她太专注于自己的工作,太过严肃,丈夫受不了她而离她而去了,剩下个儿子二郎陪伴着她。二郎今年也已经16岁了,在妈妈的严格管教下已经考上了重点高中,读高一。

    16岁的少年,正处于萌动的青春期,二郎也不例外。这天晚上,二郎在自己的房间做作业,无聊之时看着桌上妈妈的相片走神了,他盯着妈妈那短裙下的纤细的小腿,突然想到裙子里面是怎样的春光呢?想着想着,老二不知不觉翘了起来,于是他也就丢下笔开始捋玩自己的鸡鸡。

    “你在做什么!!”耳边妈妈的怒骂声唤醒了正沉溺于幻想的二郎,不知道何时妈妈已经站在身边,看着自己抓着自己的鸡鸡玩弄。还没来得及把鸡鸡塞回裤子里,“啪”的一声,脸上已经挨了妈妈的一记耳光,而妈妈依然怒气不减,狠狠把手中刚泡的茶往桌上一放,吓得二郎不敢吭声,乖乖地把鸡鸡塞回去拿起笔继续做作业。妈妈看到二郎继续做作业了,也不再纠缠于那事了,训斥到:“赶紧把作业写完,10点前写完给我检查!”说完怒气冲冲地离开了。

    是的,二郎妈妈是个很严格的人,对儿子的要求比普通孩子高许多,平时打骂呵斥是少不了的,二郎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对他妈妈是十分的敬畏。

    二郎读书很勤奋,加上她妈妈的辅导,成绩一直很优秀,所以作业对他来说没什么难度,很快就做完了,看看表,才9点半。二郎起身拿着作业,进了妈妈房间,给妈妈检查作业,妈妈正在写字台上批改作业,身上依然是她那套职业套装,甚至连丝袜都没脱。二郎拿着作业本毕恭毕敬地站在妈妈旁边,小声地说:“妈,作业写完了,给你检查。”妈妈头都没抬,答到:“先放桌上吧,你先坐下,我改完这本作业再说。”

    朱笔在作业本上游走着,一个个鲜红的勾出现在作业本上,偶尔也会出现红叉,还有就是红叉旁边的注释说明。

    没一会,作业改完了,妈妈依旧没有看二郎的作业本,只是转过身来,对着二郎,问到:“你刚才是怎么回事?给妈妈说清楚!”

    二郎低着头,小声嘟囔着:“没,没什么,不小心走神了而已。”

    “你什么时候学会自己干那事的?”

    “去年洗澡的时候,之前是发现想到一些东西的时候那东西就会硬,那天洗澡的时候想起人家说捋鸡鸡很舒服,就试了一下。”

    “想什么东西会硬?”

    “没、没什么。”太郎不敢说。

    “好吧,那你说说刚才你在想什么,必须老实给我交代清楚!”

    “我只是看到妈妈的照片,没想其他的。”

    “什么照片?给妈妈拿过来。”妈妈奇怪了,自己平时拍照很少,有也只是普通的照片,怎么会让儿子有想法。

    二郎乖乖地回房间把妈妈的照片拿来了,普通的工作装照片而已,后面就是教学楼,这张照片是儿子中考完了后在他们学校照的,给儿子当留念用的。

    妈妈看着照片,没什么特别,也就放心了,继续追问:“你真的是看到妈妈的照片才那样的?是不是在骗妈妈?应该是想到哪个女同学了吧?”

    “没,真的没有,就是看的这张照片。”

    “那你说说你想的是什么?”

    “我,我就是好奇想了下妈妈的短裙,短裙里是什么样子的。”二郎满脸通红。

    妈妈长舒了一口气,不是早恋,那就好办了。

    接着,妈妈站了起来,语重心长地对二郎说:“儿子,妈妈是关心你,怕你学坏,怕你早恋影响学业,其实妈妈知道,你这个年龄的孩子已经开始冲动了,也不怪你,有些事情是正常的生理反映。既然你想知道妈妈裙子里是什么,那妈妈就给你看看吧。”

    一听这话,太郎一下呼吸紧张,猛地抬起头来,以非常难以置信的眼光看着妈妈。

    只见妈妈一弯腰,身手撩起了裙子的两边,慢慢撩起到腰间,把裙子里的东西全部展现在二郎面前,原来妈妈穿的是肉色连体裤袜,丰腴又不失修长的双腿,包括那包裹在丝袜里若隐若现的三角内裤,都展现在二郎的眼前,二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对自己如此严格的妈妈竟然会做这样的事,给儿子看自己的身体!二郎睁大了眼睛,仔细打量着妈妈的裙内风光,只见妈妈小腹平坦,一直往下到了耻丘处,又狠狠地鼓起一个包,然后向下没入腹股沟中,二郎把脸凑了过去,在妈妈耻丘处闻了闻,好香的体香!妈妈没理会他,转了个身,又将屁股对着二郎,只见两半丰满的屁股紧紧地凑在一起,在丝袜的包裹下更显得滚圆诱人。二郎直接把脸贴在了妈妈的屁股上,闻着妈妈的体香,用力地把头埋入妈妈的屁股肉中,太舒服了!

    妈妈还是没有理会他,等他玩够了,再转过身来:“看够了没?还想不想再看里面?”

    二郎狠狠地点了点头,这样的机会太难得了!就算妈妈是故意骗他他也会点头的!

    却不想妈妈真的伸手到了腰间,两个大拇指插入丝袜和内裤中,往下一推,竟然把裤袜连同内裤一起脱到了大腿处!这下妈妈的三角地带彻底暴露在了二郎眼里,二郎一下鼻血都要喷出来了,谁曾想过会在这样的情况下看到女人最重要的部位!而且是自己亲妈妈的!

    只见妈妈那鼓起的耻丘上,长着浓黑的一撮阴毛,呈倒三角形状,而阴毛下面,则有两片嫩肉若隐若现地夹在两条大腿中间!

    二郎忍不住把脸凑了过去,深深嗅了下妈妈下体的味道,一点也不臭!估计是因为刚洗完澡的缘故,连骚尿味都没有!只有那淡淡的体香回味在二郎脑海里!二郎又忍不住伸出食指在妈妈两腿间轻轻撩了一下,一点点湿湿黏黏的透明液体沾在手指上,闻了闻,没啥味道,舔了下,淡淡的,确实没味道。

    妈妈拉开抽屉,从里面拿了一小包东西,薄薄的,四方型的,撕开,拿出里面的东西,是个圆环,中间还有层膜,然后对二郎说:“来,把鸡鸡拿出来,妈妈给你戴上。”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避孕套!

    二郎赶紧掏出坚硬的鸡鸡,妈妈把安全套扯开,慢慢地套在二郎的鸡鸡上,手刚碰到二郎的鸡鸡,那家伙好像触电似的翘了两下,妈妈没理会,继续套弄着,把安全套套在了二郎的鸡鸡上。

    然后,妈妈也不提起裤袜,就那样挪到床边,背对着二郎弯下腰,双手按在床上,对二郎说:“来吧,把你的家伙插进来,妈妈一次性帮你解决。”

    二郎挺着套好了避孕套的鸡鸡走到妈妈身边,看着妈妈滚圆的屁股,不知道该往哪插,

    妈妈从两腿间伸出手,抓住二郎的鸡鸡,对准自己的阴户,说:“就是这里,插进来吧”

    二郎用力一挺,开始好像稍微有点阻力,但是当大龟头撑开了阴户之后,进去就很顺畅了,鸡鸡顺利地滑进了妈妈的阴道,一股热流包围着二郎的鸡鸡,让他感到通体舒畅,在妈妈的指点下,二郎开始慢慢抽插了,快感一波接一波地袭击着二郎,他几乎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爽的事了!

    妈妈则深咬嘴唇,强忍着快感的冲击,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任由二郎抽插着自己。长期的压抑,在这一刻得到了满足,让她简直无法控制自己了,但是她依然在心里对自己说,那是自己的儿子,千万不能用感情,自己只是帮儿子发泄生理需求而已,不可以在儿子面前表现出自己的淫荡!

    二郎的抽插越来越激动了,他简直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巨大的快感勾引他越发加快自己的抽插速度,没一会,一股浓精喷泄而出,二郎泄身了,满足感充盈了他的身体,抽插也越来越慢了,鸡鸡也慢慢软了下去。

    妈妈由于压抑着自己的感情,本来已经达到高潮了,但是她强烈地压抑着自己,不让儿子发现自己的感情变化,她只想把自己作为儿子的泄欲工具而已。感觉到儿子射了,鸡鸡也慢慢软下去了,妈妈站了起来,推开二郎:“出来吧,完事了吧。”二郎点点头,“妈妈,我好舒服啊!”

    “恩,舒服就对了,比你自己捋舒服多了对吧。”

    “恩,是的!”

    妈妈拿起桌上的卫生纸,擦拭着自己的下身,对二郎说:“快去洗洗吧,把套套扔到垃圾桶里去。”

    “恩!”二郎应了一声,去浴室清洗身体了。

    洗完回到妈妈房间,妈妈已经看完了二郎的作业,看见二郎进来,把作业本递给二郎,依然表情严肃,对他说:“以后需要发泄就直接跟妈妈说,妈妈会帮你解决,但是不许你胡思乱想,知道不?”

    “恩,知道了,谢谢妈妈!”

    “要专心学习,在没完成学业之前,妈妈绝对不允许你跟人谈恋爱,知道不?”

    “还有,妈妈帮你解决问题的事千万不能跟任何人说,记住了!”

    “恩,恩!知道了!”二郎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应到。

    从那以后,二郎更加努力学习了,成绩也上了一个台阶,其原因不言而喻了;而妈妈也继续着原来的生活,严格要求着二郎,只要二郎完成了作业,对自己提出性要求,她一概不据,撩起裙子脱下裤袜就让儿子上,每次都是那个姿势,从来没有换过,而且每次都要求儿子带上套套。有一次,二郎问妈妈,为什么妈妈有这么多套套啊?妈妈没好气地回答:“还不是因为你,我早就发现你不大对劲了,为了给你解决问题,早给你准备了一堆套子了。跟女人做这事,除非想要小孩,平时都必须戴着这个,知道吗?”“恩,知道了。”这时候二郎才模糊明白了,这样是会生小孩的!而且跟自己妈妈做,原来是属于乱伦!不过他早就不顾这些了,既然妈妈都同意了,那就肯定不是错的了。

    时间慢慢过去,母子俩就这样继续着自己的私密生活,转眼高考来临了,二郎超水平发挥,考出了平时最好的成绩,妈妈也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放榜那天,儿子考中了心目中的国家级重点大学,妈妈终于决定要尽情放纵一下自己,给儿子最好的奖励了!

    晚上吃晚饭,妈妈刷过锅洗过碗,叫了二郎一起去洗澡,这时候二郎才真正看到妈妈的裸体,母子俩互相抚摸嬉戏着洗完了澡,就这样不穿衣服进了妈妈的房间,妈妈答应儿子晚上要跟儿子一起睡,让儿子拥着自己成熟的女性身体睡觉,那天晚上,妈妈终于释放了自己的感情,拥着儿子的身体,尽情地呻吟着,尽情地享受着跟儿子的性爱,二郎这时候才知道,原来做爱妈妈也可以这么爽的!一晚上,二郎不知道射了多少次,妈妈也高潮了不少次,第二天两人一直睡到中午才醒。

    转眼到了离开妈妈去上大学的时候了,二郎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妈妈,二人商定,以后只要放假,就会回来看妈妈,二郎答应妈妈在大学一定专心读书,绝不谈恋爱,心里只装妈妈一个人。说到做到,二郎在学校读书很认真,成绩一直是名列前茅,但每次长假,二郎都要不辞劳苦地奔回家跟妈妈相聚,享受那温柔的性爱,无与伦比的性爱。长期分隔,妈妈也不再要求儿子带套了,每次都让儿子把股股浓精射在自己的体内,在她的说法,是要让儿子把根留住!妈妈也去做了结扎手术,不会再怀孕了,因此也不用避忌了。

    转眼到了毕业的时候,二郎在另一个大城市找了份很不错的工作,公司给了他一个月时间准备,下个月初来公司报到,二郎急匆匆赶回家,准备让妈妈辞去教师的工作,跟自己一起到大城市生活,继续两人的亲密生活。

    到了家,妈妈依然像以前那样漂亮,只是额头眼角多了一些皱纹,看上去更增加了几分慈祥;身材依然保持得很好,没有丝毫臃肿的赘肉,屁股依然坚挺,乳房依旧丰满。二郎紧紧拥着妈妈,放肆地揉搓着妈妈的屁股,在妈妈耳边轻轻说:“妈妈,辞职吧,跟我去大城市生活,我找到了份好工作,薪水待遇够我们生活得不错了!”妈妈轻轻推开二郎,说:“我已经辞职了,但是我不会跟你去大城市的。”说完,妈妈捧着二郎的脸,仔细地看着,慢慢地叙说着:“小时候妈妈跟你发生关系,完全是为了释放你的情欲,不让你想歪,不让你走上歪路,为了你的将来,妈妈很愿意奉献自己的身体,但是现在,你已经毕业了,已经不再需要妈妈的呵护了,你必须学会自己独立生活,然后找到你自己的另一半,结婚,生子,开始自己的家庭生活,妈妈已经老了,不应该再成为你的羁绊了!”

    二郎一听,赶紧说到:“别这样说,妈妈,你一点都不老,不是什么羁绊……”

    妈妈打断他,继续说到:“你现在能够独立生活,有个不错的工作,妈妈很欣慰,但是,妈妈不想让你继续依赖于我,你需要认识新的女孩,跟其他女孩结婚,要知道,我是不可能为你生育下一代的,其实说白了,我一直都只是把自己当做是你的泄欲工具而已,不要太迷恋我,你该开始自己的生活了。”

    “但是……”

    “我知道,你舍不得我,我也舍不得你,妈妈也不想跟你分开,所以,只有一个办法了!”妈妈继续说到。

    “什么办法?”

    “二郎啊,从小你就最喜欢吃红烧肉了,这次,就让妈妈用自己的身体,为你做一份最后的红烧肉吧!”

    “什么!!”二郎呆住了,虽说现在以人为食的事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发生在自己身边,二郎有点接受不了,况且是自己最心爱的妈妈!

    “是的,二郎,你把妈妈吃下去,就等于妈妈把自己的身体融合到了你的体内,永远跟你同在,永远不分开了!”

    “不要!我不要这样!我舍不得你啊!”二郎哭了。

    “傻孩子,没事的,妈妈今年已经40多岁了,再老的话估计肉就嚼不动了,现在正是时候,趁早吧!”

    看到妈妈心意已决,二郎也不再说什么了,只是默默流着泪。

    一晚上,两人相拥而眠,二郎一直睡不着,抱着妈妈成熟的身体,闻着妈妈身上的体香,想到这一切即将逝去,便顿感悲伤,一直到天快亮,二郎才迷迷糊糊入睡……

    第二天二郎醒来,一看外面太阳都已经移到正中了,一看表,已经11点多了,赶紧起床,厨房传来锅碗盆瓢的碰撞声,妈妈应该已经在做午饭了吧!

    来到浴室准备刷牙洗脸,发现妈妈一丝不挂地在厨房弄着一个大砂锅,走过去问:“妈,你在干嘛?”

    妈妈微微一笑:“我已经准备差不多啦,就等你来把我料理了下锅啦!妈妈的红烧肉应该会很好吃吧!”

    二郎心一急:“那么着急干嘛?不是还有好几天时间吗?”

    “办事要趁早啊,临急抱佛脚是来不及的!我不是一直都跟你说的吗?”

    妈妈转身对着二郎,二郎才发现妈妈身上已经清理得干干净净了,阴毛腋毛都剃得一干二净了,白白嫩嫩的就像少女一样诱人。

    “快点去洗漱吧,等下还要用卫生间呢!”妈妈唠叨到。

    二郎赶紧进洗手间,洗脸刷牙剃须,忙起了自己的事。他刚擦完脸上的剃须膏,妈妈进来了,她又穿上了平时最喜欢穿的西装制服丝袜,连高跟鞋都穿上了,手里掕着一个盆子和一把明晃晃的尖刀,二郎一看就知道,妈妈最后的时刻来到了。

    妈妈先是放下盆子和尖刀,然后撩起裙子,褪下裤袜和内裤到大腿,向着二郎,说:“来,像小时候那样再来一次吧,妈妈想找下当年的回忆。”

    “恩。”二郎小声地回答了一下,扯下内裤拿出鸡鸡,捋了两下,觉得硬度差不多了,便挺起鸡鸡插入了妈妈肥臀中间的阴户中,慢慢抽插起来,慢慢地抽插着,抽插着,时间仿佛也随着抽插开始倒退,一直退到了那个晚上,妈妈呵斥着二郎,然后又撩起裙子给二郎展示着自己裙中的秘密,又脱下裤袜让儿子插入自己。

    妈妈在浴池边坐下,然后打开水龙头,调整了一下水速,让水缓缓地冲刷着地面,把盆子放在面前,说:“我希望能够穿着平时工作的服装被料理,你没意见吧。”说完,开始解开衣服的扣子,然后解开了衬衫的扣子,露出白嫩的肚皮和肉色乳罩,然后把刀递给二郎:“来,就这样把妈妈开腹吧,拿出内脏,妈妈要看着你动手。外面的汤汁已经调好了,等下把妈妈料理干净放下去就好了。”

    “恩。”二郎的回答依然很小声,颤颤巍巍地拿着刀,刀尖对着妈妈的肚皮,慢慢地向前……终于,刀尖碰到了妈妈的肚子,妈妈身体镇了一下,冰冰凉凉的感觉,真有点让人害怕!不过她依然坚定着自己的信念,稍微把肚子往外一挺,刀尖刺破了肚皮,殷红的鲜血冒出来了,像个调皮精灵一样四处张望,然后向下猛冲而去。二郎咬咬牙,用力将刀尖往下一划,妈妈的肚皮被划开了,雪白的肚皮中间出现了一道裂痕,中间蠕动的肠子清晰可见,刀尖一直划到耻丘上方才停住,妈妈的肚皮向两边翻着,露出白花花蠕动的肠子,鲜血染红了衬衣,染红了外套,染红了西装短裙,顺着丝袜,渗透到地板上的水中,又随着水流一丝丝地流向了下水道。

    剧烈的疼痛让妈妈说不出话来,她强支着身体,看着自己被划开的肚皮,“快,快把,把肠子拿出来!”二郎双手伸进妈妈的肚子,捧出白花花的肠子,放到旁边的盆子中,肠子很多,很润很滑,好不容易才把妈妈肚子里的肠子都弄到盆子里。接着二郎要自己干了,剧烈的痛苦已经让妈妈说不出话了,痛苦的表情绽放在妈妈脸上。

   二郎扯住仅剩的两根肠子,一根向上连着食道,一根向下连着肛门,胃已经在盆子里了,二郎扯住其中一根,由根部切断,再扯住另外一根,齐根切断,妈妈的消化系统已经离开了妈妈的身体,紧接着,二郎又在下方翻出妈妈的膀胱,切了下来,丢进盆子里,剩下的东西,他不准备再弄了,因为他不想再让妈妈痛苦了,接着,二郎脱下了妈妈的外套,衬衣还有乳罩,

   又脱下妈妈的短裙,准备脱裤袜时,想了一下,算了,就把内裤挑断了扔了,再把裤袜穿好,他觉得穿裤袜的妈妈才是最性感的!接着粗略洗了下身体之后,二郎搀扶着妈妈走向厨房,走向砂锅,妈妈已经开始犯晕了,无力地依靠在二郎身上,到了砂锅边,在二郎的帮助下,妈妈跨进了那汤水刚温热的砂锅,“好暖和……”这是妈妈说的最后一句话……

    火被开到最大,砂锅里的汤汁很快就开了,妈妈已经没有了生气,二郎拿起刀,将妈妈的头切下,准备留做纪念,身体在砂锅里翻滚着,浓浓的酱色汤汁不断舔舐着妈妈的身体……

    几个小时后,被红烧的妈妈出锅了,半锅酱料已经差不多快煮干了,红红的酱汁颜色全挂在了妈妈身上,妈妈的身体成了美味的红烧肉。

    二郎坐在餐桌前,桌上摆着妈妈的身体,二郎贪婪地啃食着妈妈的屁股肉,大腿肉和乳房,当然也没放过妈妈两腿中间那块神秘的倒三角地带……

    几天后,二郎拖着行李出现在了那座大城市,开始了新的生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