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 求子的真相

青春校园 酷讯小说 浏览
    “这里真的会有用吗?”淑子为难的看着婆婆,那是一个有些严厉的老人,满头银丝,保养得很好的脸上皱纹不多,没有一点笑意,正用不满的目光注视着她,“我知道了,我会在这里住一星期的。”淑子低下头恭敬的对老人说,露出一截雪白的脖颈。
    “我知道让你辞职你很不高兴,”穿着黑色和服的老人用锐利的目光注视着淑子,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 求子的真相 “当初你和正友结婚的时候,我就说让你辞职做家庭主妇,好好的照顾正友就行了,你不愿意,正友也帮着你说话,我退让了,让你继续上班。但是现在,你们结婚已经快八年了,你也三十六岁了,肚子还没动静,我已经老了,就盼着能在死之前抱上孙子。”

    老人拉着淑子的手,“我已经等不及了,这家寺庙非常灵验,我的很多姐妹都说她们没有孩子的儿媳妇都是来这里住几天,回去就怀孕了,你就安心的在这里,正友那边不用担心,我给他请了钟点工,会照顾好他的。”

    “我知道了,婆婆。”淑子心里很委屈,但是脸上不敢露出来半分,结婚前很有男子气概的正友君,结婚之后才发现,居然是一个超级妈宝男,对他的妈妈比对自己还要好,什么都是妈妈做主,如果她和他的妈妈有冲突,一定是站在妈妈那一边,因为孩子让她辞职,现在又要来这种深山里的寺庙住一周,回去要跟他好好谈一谈,如果真的不行,就只能考虑离婚了,她可不是那种为了家庭什么都不要委屈自己的女人。

    淑子今年三十一岁,正是女人最有味道的年纪,蜂腰翘臀,一对胸乳又圆又挺,肌肤白皙,双腿修长,是标准的美人,结婚前也喜欢买各种漂亮的衣服打扮自己。但是结婚后因为婆婆保守的要求,争辩过几次都失败了,被她一句‘在丈夫以外的男人面前穿得那么暴露是想出轨吗?’刺激得对她疑神疑鬼的丈夫也不支持她,她只能穿得严严实实的,将曼妙的身材包裹在过时老套的衣服里。

    “妈妈,已经办好了,我们可以先走了,回家你要给我做玉子烧啊,好久没吃到了,淑子做的总是没有那种特殊的味道,只有妈妈能做出来。”正友走过来,直接挽起了妈妈的手,刚刚对着淑子不见一丝笑容的老人一下子就笑得一张脸都皱起来了,“好好好,回家妈妈给你做,想吃多少都行。”

    “淑子啊,你就在这里住下吧,我们先回去了,下星期我会来接你的,希望这家寺庙真有那么灵,能让你快点怀孕。”正友对着妻子皱眉,她一直不想来,但是妈妈说的话怎么会错呢?来的路上淑子就不高兴,只有让现实来让她知道,妈妈的话是不会有错的。

    “好的,路上请小心。”淑子脸上挂着微笑,心里却很难受,她不是反对丈夫和婆婆关系好,但是这样一直委屈她去迎合婆婆,她真的很累。因为说要怀孕,昨晚喝了婆婆弄的黑乌乌的药汁,被正友拉着在床上干了一晚上,现在下面还有些难受。

    本该是最亲密的丈夫丝毫没有注意到她的心情,挽着妈妈的手臂离开了,淑子叹了口气转身去专门为女客准备的住所,这里虽然偏僻,但是环境不错,还有一池温泉,她准备去泡一下,好好想一想以后的事,至于什么在这里住就能怀孕,淑子一点也不相信,根本没有科学依据。没男人把精液射进去哪个女人会怀孕啊。

    在安排好自己的住处后,淑子换上浴衣在寺庙里闲逛了起来,这里风景十分不错,深山里空气也好,日本的这一派僧侣也没用太多的规矩,一路上能看到不少僧人,虽然穿着僧衣,但是没有剃度,跟别的男人也没什么差别,甚至看见几个和别的女客过于亲密的。

    然后淑子就在主殿里看见了主持,是一个非常年轻的男人,有着特别俊朗的脸,穿着比别人更庄重的黑色僧衣,闭目坐在蒲团上,看上去很圣洁的样子,让她忍不住放轻了脚步,生怕打扰到他,一个引路的小沙弥悄悄对她比了比手势,她跟着离开了主殿,没看见她的身后,主持睁开了眼。

    “那是我们寺里的清神大师,别看我们这里在得偏僻,清神大师在整个日本都是非常有名的,他家在各个地区都有大型的寺庙,来到这里是为了修行。”小沙弥一副很为此自豪的样子。

    “就算这样,为什么会有求子这种事呢?”淑子不能接受,她不反对信佛,但是求子这种事也太荒谬了,可是婆婆就是不同意她和正友君去医院做检查,说什么丢人,淑子觉得来这种寺庙求子才更丢人,而且根本没用。

    “这个嘛……你会知道的。”小沙弥神神秘秘的笑了。

    好舒服,淑子把整个人都沉进水中,大概是来的人很少,这里的泉水特别的清,温度也正适合,用一排排竹墙围起来,中间一道隔成了男汤和女汤,周围是绿茵茵的树木,让人看着非常的舒服,还有一个小巧的香炉里燃着袅袅檀香,和淡淡的水汽混在一起,仿佛连肌肤上都沾染香味。

    波光粼粼的温泉中,淑子美丽的身体丢开束缚舒展开来,白玉凝脂一样的肌肤被热水泡得染上红色,往日遮着美丽脸庞的秀发被高高盘起,露出修长白皙的脖颈和漂亮的锁骨,浑圆的翘臀坐在大块的鹅卵石上,小穴贴在热热的石块上,让她整个下腹都被熨得热乎乎的。

    在里面泡得太舒服了,淑子竟然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等她醒来天都黑下去了,周围一片寂静,在不熟悉的山里她还是有些害怕,急匆匆的裹着浴衣回了屋子。推开门却被吓了一跳,白天见过的那位清神大师居然就坐在她的床上,她以为自己走错了,嘴里忙不迭的道歉又退了出去,然后左右看看,的确是自己的屋子没错,一阵冷风吹得她直打哆嗦,硬着头皮又推开了屋子。

    “您好,大师,请问你是不是走错屋子了呢?”为了避嫌,淑子特意没有把门关上。

    “没错,”非常好听的声音,低沉又有磁性,听得淑子心里一痒,“你不是来求子的吗?”

    淑子正想说什么,却听见隔壁传了一声女人尖利的叫声,吓得她条件反射的关上了门,把自己和清神大师关在了一个小小的密闭空间里,女人的声音还是隐隐约约的传进来,时高时低,淑子听了脸刷的一下就红了,结婚八年的她怎么听不出那是女人被肏得舒服的时候发出的叫声。

    “这……这是……”淑子都有些结巴了,在寺庙里做这种事,这位主持清神大师也一定听见了,不知道身为和尚的他能不能明白这种叫声里代表着什么,淑子觉得非常尴尬,她又不能让大师出去听这种声音。

    “这只是正常的求子罢了,”清神大师却说出这样一句话,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 求子的真相 依然保持着满脸淡然神圣的样子,从淑子的床上站起来,一步步靠近,“我也是正为此而来。

    淑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这种话是会从大师的嘴里说出来的吗?求子?!求子是用这种方法吗?!淑子不由得抓紧自己的衣领往后退了一步,抵在门板上,外面传来的呻吟更清晰了,也更杂乱,不止一个女人的样子,难道说……到这里的女人都是?

    “啊啊……好深……太舒服了……啊……射进来……让我怀孕……啊……”豪放的女人直接大声的叫喊着,声音里透着满满的愉悦,一起还有细细碎碎的抽噎呻吟,婉转蜿蜒,让人听得骨头酥麻。

    “我不需要用这种办法怀孕,”淑子羞红了脸,她的婆婆知道吗?她那些姐妹的儿媳妇就是这样怀孕的,还把自己也送了过来,虽然……眼前的清神大师俊美健硕,让在夫妻情事上一直不顺利的淑子也忍不住心神乱晃,但是他她不能这样背叛自己的丈夫。“清神大师请你离开吧。”

    虽然这家寺庙里是用这种办法替女人求子的,但是也讲你情我愿绝不强迫,既然被拒绝了,清神本该马上离开的,但是他却不想就这么走了,这是他好不容易看中的女人,错过了这个,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遇到下一个。

    “淑子小姐,我可以告诉你,不用觉得这里的女人都是背叛了丈夫的,”清神挺立的身姿宛如修竹,风姿温雅,“这是她们家里同意的。来到这里的女人,都是因为丈夫不能生育的缘故,或许你不知道,但是我们从你婆婆的手里收到了你丈夫不育的检查资料,所以让你留在这里的意思,你应该懂的。”

    淑子心乱如麻,她一提到医院检查身体婆婆就激烈的反对,正友君他知道自己……不育吗?难道是婆婆一个人的意思,她的确能做出这种事来。为了保存儿子的颜面和自尊心,不肯让他知道自己有问题,就这样把她送到这里来,然后怀孕回去,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她为了儿子的确是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的人。

    但是有为她考虑过吗?身体给了丈夫以外的男人,怀着别人的孩子,生下来会被婆婆和丈夫喜欢吗?未来被拆穿了怎么办?那时候她和那个孩子要怎么活下去?太失望了……淑子觉得身体里的力量都被抽空了,看来她的婚姻真的要走到尽头了。

    而她软下去的身子却被清神接住了,淑子还稀里糊涂的就跟着他滚上了床,等她回过神来,两人的衣服都已经被扔在了床下,她被男人压在身下,两具身体交缠在一起,胸口两颗沉甸甸的水嫩奶子已经被清神含进了口中肆意的舔弄,牙齿撕咬着乳尖拉扯晃动,柔软丰盈的乳峰被晃出一阵艳丽的乳波。

    结婚多年身体已经完全被开发的淑子一下子就有了反应,乳尖迅速的缩成了一团,颜色不再粉嫩,而是更深色的玫红,缩起来硬硬的一粒,被清神一舔剧烈的快感就从乳尖传开,她皱着眉发出似痛苦又似极乐的呻吟,身体挣扎起来,却被男人死死的压住,她胡乱扭动只能让两个人紧贴的肌肤不断厮磨,胡乱蹬动的两条腿更是不知怎么的就分开卡在着和尚的腰侧,娇软的嫩穴上被一根硬邦邦的肉柱贴上了。

    “唔……”感觉到那根东西又粗又长还硬邦邦,淑子的身子一下就软了,不是她太淫乱,而是在这种事上老公从来没有满足过她,现在碰到这样的一根阳具,怎么能不让她心痒,反正回去以后就和老公谈离婚了,这也不算是背叛,淑子安慰着自己,羞答答的把大腿张得更开了,“请……请轻一点插进去……”已经开始湿掉的小穴贴在肉棒上摩擦着

    清神低低的笑了一声,震动的胸腔贴在淑子的胸口上,他没有再做更多的前戏,又不是十八九岁的小姑娘,不管外表怎么清纯温柔,都改变不了来这里的女人都是如狼似虎的年纪的事。那些不知道被肏过多少次的小骚逼,都被干得松了,直接插进去都没有困难。

    “既然这样,那么就请淑子小姐自己把需要我进入的地方扒开吧,”不反抗的女人让清神又少了几分兴致。跪坐在淑子的腿间,紫红粗长的男根摩擦着不住流出淫汁的穴口,淑子羞涩的往腿间瞄了一眼,那样一根狰狞粗长的肉棒让她花心一痒,水流得更多了,羞怯的伸出手把自己的小穴扒开,露出里面嫣红的穴肉,还在不断的蠕动着。

    “这样下流的在和尚的面前扒开自己的骚穴,淑子小姐是想干什么呢?”雪白的手臂,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指,大腿内侧在和尚精壮的腰杆上催促一般的摩擦着。”你不说出来,我怎么知道呢?”青筋纠结的赤红肉棒已经把硕大的龟头抵在穴口,却就是不肯插进去。

    “唔……好痒……“雪白的翘臀挺起来,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 求子的真相 那根阳具看上去几乎要和自己的手腕一样粗,光是想着这么粗的一根要插进自己空虚骚痒的小穴里,她就忍不住花穴紧缩,“插进来……用你的那个插进来……”

    “这种时候装清纯不太合适吧?淑子小姐,”淑子的话没有让和尚满意,“你在你老公身下也是这么叫的吗?”细长的手指代替肉棒插进了小穴里,慢吞吞的抽送着,“那么就只能给你这个了。”

    “不够……要……要你用大鸡吧干我的小逼……呜……求你干我的骚穴……”淑子知道男人在床上就是喜欢女人说这些让人羞耻的话,越粗暴越让他们兴奋。

    果然她话音才落,和尚就拉起她的一条腿凶狠的对准小穴插了进去,饥渴的花穴马上张着小嘴把一根炽热粗长的大肉棒吞了进去,直插到底,一下就干到了淑子骚痒的花心上。

    “这样才对啊……明明已经是不知道被干过多少次的小浪货……”嫣红肿胀的乳尖被和尚含进口中,淑子被一记狠肏干的浑身哆嗦,锐利的指甲在和尚的背上抓出道道红痕,修长白皙的双腿紧紧绞在了和尚精瘦的腰上,暗红的私处贪婪的硬长的阳具吞进又吐出。

    “啊……嗯……”忍不住想发出淫浪的呻吟,淑子害怕自己会像隔壁的女人一样不顾一切的浪叫出来,狠狠的咬住了和尚的肩膀。实在太舒服了,和老公结婚这么久,她从来没有体验过这种快感,那种花穴里的嫩肉都要被捣烂的感觉,粗长的性器几乎要把她的小穴贯穿,无尽的快感一浪又一浪几乎要把她整个人淹没,花穴不断的流出淫汁来,这么湿润的甬道里还是被男人干得发疼。

    “叫出来……我想听。”和尚掐着淑子纤细的腰狠狠一挺下身,大鸡吧猛的捅进湿漉漉的小逼深处,在淑子的忍不住发出的一声尖叫里捣进了已经被干开一个口的子宫里。

    “别……那里不行的……我受不住……别插进去……啊……”娇小的身子被和尚整个困在身下,浑圆硕大的龟头在娇嫩的子宫里旋转研磨,不时来回顶弄摩擦,淑子被干的连扭腰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软软的躺着任和尚用那根粗红的肉棒深深插进自己身体里肆意抽送搅弄。

    “怎么不行……我们这里最喜欢的就是直接干进子宫里去……”下身激烈的抽出插入,黏滑的水声和肉体撞击的声音混在一起,清神哪里还有高僧的样子,毫不客气的在淑子身上掠夺着。

    清神和尚挺动着有力的腰杆,双手握着淑子的两条腿往上折,膝盖紧贴在一对雪乳上,看着矜持的少妇在自己的肏弄下变得放浪,他的呼吸越发急促起来,硕大粗长的赤红肉棒从上往下粗暴的狠插着,花穴渗出的淫水被捣得四处飞溅,艰难吞吐的肉根的小穴被干得泥泞一片,每一下捣弄都随着发出叽咕叽咕的水声。

    “听见了吗?你的小浪逼被我干得在叫呢,”清神看着两人交合的地方双目赤红,身体燥热得好像要炸开一样,只能更加激烈的肏干着淑子。“两张小嘴都被我干得在浪叫……”大鸡吧深深插入,碰到花穴深处最骚痒敏感的花心,被硬硬的龟头抵着快速的撞击摩擦。

    “啊啊……好舒服……唔……”淑子觉得心脏跳得快从胸膛里蹦出来了,那根火热粗长的男根插得小穴满满的,还进得那么深,不停的对着她从未被触碰到的骚心捣干,快感汹涌得让她浑身颤抖,身子软得没有一点力气,只能一边听着和尚把自己的小穴干出水声一边浪叫。

    紫红色的粗大肉棒不顾一切的全根插入又狠狠抽出,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 求子的真相 乳白滑腻的淫水被捣得从花穴里不断往外冒出来,顺着嫣红的穴口缓缓流出,被和尚粗壮的肉棒根部,藏在漆黑耻毛下面的两颗饱胀肉球拍打得四处溅开,随着肉棒的插入紧紧贴在穴口,在白浊淫水上滚动,又随着肉棒从小穴抽出不停晃动,飞溅出来的淫水把两人三角区的耻毛都弄得湿漉漉的,黏在腿根上。

    “里面好湿,随便被肏两下就这么软乎……”热腾腾的含着大鸡吧,和尚手一拉让高高举起的两条腿大大分开,他整个身子重重的压下来,粗壮的肉棒进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深度,,

    “啊啊……太深了……不……那里……啊……”那是她从来没有被触碰过的地方,硬硬的龟头在花心深处拨弄着,把层层叠叠的媚肉挤开,找到藏在最深处的一个小口,一点一点的往里面挤。

    淑子上班的时候和女同事聚会聊天,会撩起和丈夫的房事,她曾听一个女同事说过,她老公的那根东西特别长,每次插进去都让她有一种整个人要被贯穿的感觉。

    “真的,他特别厉害,几乎每天都有做,晚上要干一两回,早上起来也要插一次,我经常都被他干得连路都走不了。”那个满脸餮足的女同事红着脸说,“那根东西真的很长,有几次甚至能直接干进子宫里,在子宫里直接内射,那种感觉,”似乎在回味一样,女同事满眼迷醉,“我觉得自己都要被他干死了,下面被他插得连内裤都不能穿,又红又肿,碰到就疼。”

    这种带着炫耀的抱怨自然引起其他女人起哄,然后女同事干脆拿出了手机,那是她分开腿坐在老公腿上的照片,一根紫红粗硕的大鸡吧从她腿间高高的翘起来,婴儿拳头大小的龟头直接戳到了她的肚脐。

    然后她的手机就被一群惊叫的女人抢走了,翻开了里面的其他照片,都是私密的时候拍下的,刚刚那是还没插进去的,还有一张是粗壮的肉棒深深插进小穴里的,小肚子暧昧的鼓起肉棒的形状,还有一张是干完了,照片上显示的时间已经是两个半小时之后,男人的肉棒没有入镜,一直大手用手指撑开红肿的小穴,里面被乳白的浓浆灌满,一看就是被干爽了。

    “别看……好羞耻……不要看啊!”女同事红着脸去抢回自己的手机,被一群女人用羡慕的目光看着,谁不喜欢呢?隔着镜头都能想象得到那种被干翻了的爽快。

    淑子那时候也很羡慕,她老公的那根几乎只有女同事老公的一半大,每次插进去来回干上百来十下就泄了,也不抽出来,就这样插在里面等他再次勃起,她跟老公做爱甚至都没有高潮过,每次都是她刚来了感觉,老公就泄了,花穴里含着软趴趴的一根完全不起作用,等她好不容易把骚痒压下去,老公又硬了……

    但是现在干着她的这一根,是比女同事老公的更粗更长的一根,所以她是不是也能尝尝,女同事所说的那种被肉棒直接干进子宫里射精的快感?但是直到真的被大龟头抵住了子宫,她才感受到那种快感的恐怖。

    “不要进去……啊……好可怕……抽出来……不要干那里……啊……”肉棒每一次撤出都会用更猛更快的姿态冲回来进到更深处,子宫口被大龟头一次又一次的顶开,磨得花心里骚水像失禁一样疯狂的往外流出来,骚痒酥麻的子宫口微微张开。

    “害羞什么?刚刚干进子宫里你的骚穴缩紧得几乎要把我挤断,随便捣几下就潮吹出来,你其实很喜欢被人干进子宫里吧?”清神和尚从淑子分开的腿间压下上身,含住一只柔软白嫩的奶子大大的吮吸了一口,紧实的臀部抬起又沉下,肉棒也跟着在不断收缩的淫穴里抽出又插入,粗大的肉棒把娇嫩的小逼都干得变形了,穴口的软肉都被抽出的大鸡吧扯出粉嫩的一截又随着被捅进去。

    “不要……我不喜欢……太深了……唔……啊……”硕大滚圆的大龟头在她敏感脆弱的子宫里旋转着,被和尚死死按住手脚的淑子根本没有能逃离的可能,那根火热的肉棒几乎嵌进了她的小腹里,饱胀的感觉让她的小穴都合不拢,和尚在乳尖上吸一口,她的身子就随着哆嗦一下,小穴就把藏在深处的肉棒吸得紧紧的。

    “你知道为什么这家寺庙被传得那么神吗?”清神和尚大幅度的抽送着,小浪穴被捣得松软湿热,胀得有她手腕粗细的阳具在淫水不停的甬道里搅弄,私处的嫩肉被他硬质杂乱的耻毛磨得发疼,鼓胀的囊袋把小屁股也拍得通红,“就是因为我们干那些求子的女人最喜欢直接干进她们的子宫里。”

    嘴上说着,下身也狠狠一顶,大龟头刮着布满皱褶的花径冲进了子宫里,淑子被顶得一声尖叫,大腿不住的哆嗦着,又一股淫水喷出来浇在大鸡吧上,那种要捅进小肚子的可怕快感在身体里激荡,她又泄出了一波阴精。

    “直接插进子宫里,直接把精液射进去。”看着女人被自己干得要翻白眼了,清神一手压住淑子的双腿,空出一只手伸进私处按住她藏在阴毛下的嫣红小珍珠上,一搓揉,就听见她一声哭泣,还没泄完一波又喷出来了一波。“然后也有一直用肉棒堵住子宫口,让精液全都留在子宫里,这样是不是更容易怀孕呢?”

    “我不要怀孕……啊……抽出来……不许射进子宫里……啊……我回去就和老公离婚了……我不要怀孕……”淑子被汹涌激烈的快感逼得要疯掉了,但嘴上拒绝着,身子却扭动得更浪,配合着和尚的捣弄。

    “离婚?那就更好了……就给我生一个孩子好了……”清神笑着说,外面极具欺骗性,谁能想到有名的清神大师会这样把一个少妇干得几乎要晕过去呢?“然后直接住进寺庙里,充当佛母,知道什么叫佛母吗?就是用自己的身子带给佛快乐的女人,成为整个寺庙的佛母……每个人都能干你的骚穴……”

    “啊……不要……啊……”花核在和尚的搓揉下变得越发肿大,硬硬的从杂乱的耻毛里翘起来,被两根手指捏住一搓,淑子舒服得连脚尖都卷起来,小穴里酸麻得不行,含着和尚的肉棒不停蠕动,汩汩的冒着淫水,那里还能听清和尚在说什么。

    清神和尚粗硕的淫物不断的往女人细窄的肉缝里钻,大龟头把甬道捅开,粗热的肉柱随着往深处插进去,把娇嫩的肉壁捣得直打颤,弹性十足的媚肉一点点的绞紧,吸附着火热的肉柱,感受着他在自己的身体里进出与勃动,他一往下干进深处,那柔软细嫩的腰肢就抬起来,被干得松软的小穴张得更大,让硬硬的大龟头深深的陷进花心的软肉里。

    那碰一下都会浑身颤抖的地方,现在正被肿胀硕大的龟头摩擦着,像伞盖一样完全张开,顶端的小口微微张合咬住花心上的软肉,两人都被酥麻的快感冲击得发出呻吟。清神已经忍耐不住,张口叼住一颗嫣红的奶头,整个人都压在淑子身上,有力的腰肢疯狂的上下起伏,肉棒狂暴密集的抽送了几十下,酥软的花心被捣烂,肉棒来回摩擦,龟头在骚痒的花心上戳来戳去,花心被干得缩成一团,无比酸软酥麻。

    “太多了……啊……已经受不了了……不要再继续了……嗯……啊……我要疯掉了……”小淫穴大大的张开,身子绷得紧紧的,被大鸡吧不停息的捣弄,一个深深的顶干,大龟头又挤开宫口插了进去。

    “不继续了吗?那么我就射出来给你吧……”小穴含着的大肉棒越变越粗,龟头中间的小口张开,对着被磨得酥烂的子宫噗噗的喷出了大股浓浆,小小的子宫一下就被激射出来的精液填满,炽热的白浆烫得淑子直哆嗦,小穴不断的痉挛着,嘴里发出低吟,一股淫汁喷出来浇在清神和尚正射精的肉棒上,刺激得他越发狂暴,一边射精一边还在小肉穴里来回抽送。“这就是送子……嗯……把精液内射进子宫……让你怀上孩子……”

    高潮中极度敏感的小穴喷出更多的淫水,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 求子的真相 淑子被干得发不出声来,只能仰着头张着小嘴无声的浪叫着,双目失神,受不住这样剧烈的快感,她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眼光很高的清神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女人,积攒了不少的欲望,现在即使淑子晕了过去,他也把整个肉棒深深的钉进她的小穴里,大龟头卡进子宫,一股一股的往里面射着浓精。

    【完】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