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噗嗤噗嗤太深了啊 啊 不能忘怀的纪念

青春校园 酷讯小说 浏览
    很久没有联系你了,噗嗤噗嗤太深了啊 啊 不能忘怀的纪念 当初说的老死不相往来,如今随着年月更迭,我想,你的那份恨意,也消融了些吧。

    我已垂垂老矣,而你也已经华发飞霜了吧。当年的那些事情,我想和你说说。因为我不想背着罪名入土,然后被你指着我的坟墓唾骂。

    我清夜长茶,扪心而问,这一辈子也算是与人为善,唯独与你,不可饶恕。这封信,呵……就当是我对你的忏悔吧。

    本来我是想用现在的那些聊天软件打字的,然而,用笔记录下来,或许可以给我更多思考的时间,或者,笔墨之下,还有那么一点人情味道,和我心里对你的一点温情与热度吧。

    抱歉,现在提起那些事情,可能会让你想起那些不愉快,然而如果不说,我可能在你心里永远都是那个罪人,那个毁掉了你的罪人,但是我想说:不是我。而是那些人。

    你是否记得,那个时候你35岁,成熟而妩媚,带着成功者的自信和狂妄来到公司。而我虽然年长你几岁,却不得不仰望你,因为,我第一眼就被你的美丽打动,即便知道你已是人妻。

    你可能不知道,背地里有多少小青年,还有和我一样年纪的中年人对你有所遐想,却被你在工作中的认真,执着,以及不近人情逼退。

    我努力的接近你,你知道吗,当我成功的在你的办公室里有了一席之地,能够每天看到你的时候,我的心里是多么的高兴,甚至可以用狂喜来形容。

    那些药物的研制成功,其实是为了博取你的一笑,哪怕我一个月都在实验室里吃住,然而当成果出现在你面前,你对着我竖起拇指夸赞时,我就觉得,吃过的苦都值得了。因为那短时间我发现,我爱上你了。

    自从离婚之后,家庭对我来说一直都是累赘,就如同我现在依旧孑然一身一样。那个时候,我的梦里都是你,因为现实里,你是别人的。所以也只有在梦里才能……呵呵……你是不知道的,为什么会发生后来的那些事情。如果我不说,你永远都不会知道的。

    你还记得枸橼酸西地那非的那一次改良项目吧,你应该会记得,因为成果提交成功,审批文书递给你的那一天,是你三十六岁的生日,虽然项目是你主持的,但是,工作都是我做的。你说为我骄傲,我说,因为你,我会为自己而自豪。这是在喝酒时说的吧。那天是第一次见到你丈夫,赵小平。

    你不应该带着他的,真的。

    我喝多了,你们也喝多了,噗嗤噗嗤太深了啊 啊 不能忘怀的纪念 大家都走了,而我却在卫生间里睡着了,坐在马桶上闻着自己的臭味就那么睡着了。

    你不应该带着他的,真的。

    那天你是怎么了呢?怎么能让他把你拽到了卫生间,虽然是深夜,虽然公司里早已经空无一人,但是我还在啊。恰好是那个锁孔坏了的隔间门,让我看到了这一生都难以释怀的一切。

    你们亲嘴太大声了,真的,我被吵醒了。

    他就是个畜生。

    我不愿意想起那天的场景,却在这三十多年里,始终挥之不去。那是深刻的记忆,只有随着火焰焚烧,才能化作人间的飞灰湮灭。

    你们好大胆啊。你是因为喝醉了么?当时我是这么想的,因为我不相信你会这样做。但是当你推开拥吻中的赵小平,弯腰脱下自己的丝袜时,我看到了你翘起的屁股,以及臀沟阴影里的一点水光,我有点窒息,但是我只能慢慢的做深呼吸,因为我怕自己晕过去而错过了我不希望看,却又想一探究竟的画面。

    我想知道我爱着的你,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你脱下了丝袜,光溜溜的屁股在卫生间明亮的灯光下,显得很白,很肥,很圆。我听到赵小平说让你把手背过去,然后他用丝袜捆住了你背过去的双手,然后你很自然的就蹲下来了。呵呵,你竟然用嘴巴去衔住他裤子的拉链,用嘴巴拱出他的鸡巴。你知道么,就在你的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你裂开的臀搬中间,白腻的颜色中间那褐色的菊花,以及裂开了口子,露出里面粉红嫩肉的穴口。

    他解开了你的衣服是吧,白衬衫解开之后就卡在你的胳膊上,然后我听到他的手掌扇在你的奶子上。我断定,你这一晚上,竟然都没有穿胸罩,怪不得你不脱下外面的小西服,呵,后来我才知道衣服摩擦奶头会带来什么样的感觉,难得你在喝酒的时候脸色那么红。

    一直以来,我都很喜欢你说话的声音,却没想到你呻吟的声音,更加销魂。而那时,你呜呜嗯嗯的声音却像是一把刀子,刺在我的心里。

    “骚货……这是什么?”我听到赵小平说。

    “这……是奶子……”你声音里带着一丝恐惧,但是却很亢奋的回答。

    答案似乎不对,因为赵小平再一次扇在了你的奶子上,“不对,重新说……”赵小平有点恶狠狠。

    “是……是……”你是在思索么,还是因为别的?为什么不回答呢。

    “回答,你这个骚母狗……”赵小平的手捏住了你的奶头,狠狠的掐住在指尖捏弄揉搓。

    “唔……老公……奶头疼……”你的屁股有点颤,叉开双腿蹲下来,对你的高跟鞋是一个不小的负担吧。

    赵小平又扇了你的奶子一下,呵……我看到什么了你知道么,你应该不会发觉的,因为你的感官应该都集中在了奶子上面吧,而你的屁股缝里,有一滴液体正在滴落出来,在空中拉丝,摇摇晃晃。

    “是……母狗的奶子……是母狗的骚奶子……是贱逼的乳房是老公的狗奶子陈仙予是老公的大浪逼婊子是淫荡的破鞋是喜欢被老公玩奶子的骚母狗……”你大声的说着说的越来越顺越来越大声。

    “大点声,继续说,说你是母狗,是婊子是鸡巴套子是等着被操的尿壶……”赵小平的鞋探到了你的胯下,鞋头上挑,那一滴液体被鞋子沾上然后回到了你的穴上,伴随着鞋面在有些肿胀的肉唇上的摩擦挑弄,更多的液体都流到了鞋子上面。

    你大声的说着,是酒精的刺激么,噗嗤噗嗤太深了啊 啊 不能忘怀的纪念 还是因为这样的环境下心里的亢奋呢?

    直到赵小平的鸡巴怼进你的嘴里,你才发出呜呜的吞咽和吱吱的吮吸声。他抓着你的头发操你,请原谅我这么说,因为我无法找出别的词语来形容你们的动作。

    他就是在操你。操几下之后他竟然把你的头拽的后仰,然后我看到了在你鼻子前面黑乎乎的鸡巴毛,而他的鸡巴,都插进了你的喉咙吧。

    深喉。

    我看到你后背在耸动,那是被操的想要呕吐么?赵小平似乎并不怜香惜玉,他的鸡巴抽出来,仿佛对面是一对淫肉一样的在一次操进去,你还没来得及喘息,就再一次被操进了嘴里。

    顺着你的屁股流淌的,应该是尿吧,你被操着嘴巴,下面竟然流出了尿水。蹲下真好,我看到你的逼里如同花洒一样喷出来的液体了,很好看,只是可惜了那双高跟鞋。

    那双鞋我好想在第二天第三天乃至之后的一周里都看到你穿着上班下班。而之后的事情让我更加难以想象了。

    你终于可以干呕了,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你知道么,呵,如果我不说,你是不会发现的。

    那就是在你干呕的时候,你的屁眼也在一张一缩的,仿佛你的全身孔洞都在一起律动一样。很有趣。

    赵小平似乎很喜欢骂你,而你似乎也很享受,他说你是母狗骚逼,是肉便器,你竟然兴奋的用嘴去够他的鸡巴,还想被操的眼泪鼻涕以及口水都横流么?

    你似乎很享受的样子。

    他拽着你的头发,很粗鲁的把你拽的站起来,然后脱掉高跟鞋,骑在了便池的边缘,你要干嘛?

    当我看到你撅着屁股,用自己的逼在便池边缘上下摩擦的时候我才知道,竟然还有这种操作,而且,我也终于可以看到你的奶子了。

    双手被背在后面捆绑着,好像可以让你的奶子更加突出,嗯,奶头有点红肿,像是小枣子一样的挂在奶子的白肉上面。随着你上下的摩擦,奶子摇晃的让我眼晕,好大。

    你那么用力,我甚至可以听到皮肤在陶瓷上摩擦出的声音,赵小平这个时候用鸡巴抽打你的脸,我看到你一脸的享受,或者说,这个时候的你,确实是淫荡而下贱的。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骚浪贱你真的全都占了。大多女人顶多就是骚,最多只是浪,而你,是真的贱。

    “老公我要吃大几吧,唔……骚逼要痒死了,老公操母狗啊……”你上下摩擦着自己的阴唇,我想你的屁眼也一样在那带着尿渍的便池边缘摩擦到发痒了吧。

    赵小平似乎很喜欢看你这样淫荡的下贱模样。他用手托着你的下巴,让你张嘴。

    这似乎不是第一次,而是n次。你停了下来,张开嘴看着他,嘴巴对着的,是他翘起来的鸡巴。没有我长,没有我粗,也没有我黑的小鸡巴。

    他甩着,摔在你的脸上,啪啪作响。“母狗想吃老公的鸡巴么?”他说。

    你为什么不说话,你为什么脸上带着渴望?直到他的鸡巴尿出来,黄浊的水柱射到你的嘴巴里时,你才长长的嗯一声然后大口的吞咽,浑然不顾尿水都洒落在你的奶子上和衣服上。

    你又开始小幅度的挪动屁股,骚逼在便池上盘旋着摩擦着,然后我看到便池下缘滴滴答答的流淌着汁水。

    赵小平似乎很会玩,尿一点,噗嗤噗嗤太深了啊 啊 不能忘怀的纪念 看着你咽下去。问一句好不好喝?

    仙予你太贱了,你不但答应说好喝,竟然还用嘴巴去嗦他的龟头。他在你的嘴里尿出来,顺着嘴角流出来的尿,都滴在了你的鞋上和鞋里了。

    我脱下了裤子,只能自己撸,只有一门之隔。我只能射在门上吧。

    赵小平终于尿完了,你身上水淋淋的,我能闻到强烈的骚味,还有啤酒的味道。

    他终于操你了,把你按在便池里,你的头就靠在男人尿尿喷射的地方,那里有始终擦拭不去的淡黄色的尿碱,而你此刻正在上面用脸颊摩擦着。

    他把高跟鞋拿起来了,用鞋跟插进你的腚眼里面,听着你的呻吟,闷不做声的操你。

    我看到不少小说,那里面女人被草的时候,都会大声的嚷嚷着,用力,深点,而你为什么不这样呢。你只会淫荡的闷哼,随着鸡巴在你的逼里深入,有节奏的发出嗯……嗯……的声音。

    你很喜欢被打屁股么?赵小平一首拽着捆着你的丝袜,一手狠狠的扇着你的腚,我可以想象,他的鸡巴深深的操进去,把你的阴唇操的裂开来包裹着鸡巴,然后小肚子还会撞击着高跟鞋,就仿佛两个人一起操你一样。

    当我呼吸急促,看着你们撸动自己的时候,赵小平说:“母狗,爽不爽?”

    “唔……操我……草死我……”

    “在找个男人一起操你,找一群男人轮你,好不好?”

    “嗯……喝你们的尿……唔……屁眼好爽……吃你们的精……让你们操我草死我……唔呜呜……”

    “你特么就是个贱逼,破鞋,欠操的母狗”

    你扭着屁股,似乎更加兴奋。赵小平一按你的肩膀,说“把便盆里舔干净……骚母狗就该舔吃这些肮脏的玩意……还有你的鞋……”他说着把你的高跟鞋扔在了便池里。

    我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你竟然听话的伸出舌头,舔舐着高跟鞋的鞋面,深深的嗅着。认真的舔干净了鞋子之后你又一边高亢的呻吟一边真的舔上了便池里那些脏东西。

    “操……”赵小平似乎要来了,加快了速度,而你的屁股朝后应和着,不在舔吃,而是整个脸都埋在了便池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一声比一声的音调高亢。

    猛的,赵小平拽起来你,喷射出来的精水射在你的脸上,你应和着,闭着眼睛,张开嘴接着。

    而这对于你似乎只是一个开始。

    屁眼里的高跟鞋因为屁眼的蠕动,掉在地上,你重新用骚逼和屁眼摩擦着便池的边缘。

    而赵小平却开始扇你的耳光,啪……啪……

    有力,有节奏,

    他扇你的脸,扇你的奶子,手上的精水尿液被打出了清脆的声音,然后我就看到你闭着眼睛屁股飞快的在便池上盘旋着,硬物磨蹭着阴唇,奶子似乎更加肿胀下垂,被扇的左右摇晃,你的喉咙里发出沉闷的声音,然后张开嘴,在他重重的扇过奶子之后,你爆发了,身子颤抖着抽搐着,长长的大腿打着摆子,然后弯腰几乎一下子栽倒在地面上,被赵小平扶住之后,你还在颤抖着。

    就说这些吧,因为我也射了出来,似乎从来没这么痛快过,也从来没有这么痛苦过。

    之后的事情,你应该知道一些,我接近了赵小平,他原来喜欢淫妻,那么恰好给了我一个机会,实验室里的副产品,是枸橼酸西地那非的升级品,但是却不知道副作用是什么。赵小平趁着和来接你的时候,偷偷地拿走了三十粒结晶。他以为那只是正常的产品,而我们也是在之后才知道,原来只要两粒,就会引起心脏衰竭。

    呵……那个时候,对于你,我是又爱又恨,第一次和赵小平操了你之后,我辞职了,我想你应该明白的,我们不可以再在一个公司共事了的,你的淫荡和下贱,会让操过了你的我在你面前无法再如同以前那样唯唯诺诺,你也不可能再对我呵斥如常了。

    那天,赵小平说你发骚了,我去了。他正在看着你把啤酒灌进屁眼里,在把酒瓶子塞进去灌会瓶子。

    你的奶子上架着晾衣服的夹子,阴唇上竟然也夹上了。但是我看到你那么兴奋,一边灌着啤酒,一边抠着自己的淫蒂,对于我的到来竟然都丝毫不觉得羞耻的样子,我知道,你已经是骚入灵魂了,真的如同母狗一样的愿意被赵小平玩弄你的身体,享受那一层一层越来越深入的快感。

    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我所爱的,并不是我所想象的了,但是这依旧不妨碍我爱着你。

    赵小平说要三明治操你,你很兴奋,噗嗤噗嗤太深了啊 啊 不能忘怀的纪念 我们也这样做过一两次了,而喜欢玩屁眼的我,也乐得和他一起这样的操你,你应该是更加的喜欢吧。

    他似乎在我来之前就操过你,逼和屁眼都松松垮垮的,而他坚持的时间,真是长啊。

    你记得么,仙予,我射在你的屁眼之后,他又坚持了快半个小时,轮番的操过你的腚眼和骚逼之后,射在骚逼里面。他撸着软踏踏的鸡巴,竟然又要舔吃你的屁眼,让你蹲下来,把屁眼里的精液挤压出来,挤压到他的脸上,这个时候我还没有想到,这竟然是他最后的疯狂。

    你是那么的兴奋,就在我的面前,双手按在膝盖上蹲下来,让我看着你被我操过不知多少次的肥逼,看着你肿胀的阴唇缝隙里渗出的淫水混合着他第二次射出的精液,从会阴划过之后汇聚在屁眼上然后看着你被操的有点外翻的屁眼蠕动着,红肿的肛洞口翻开之后,一滴白浊的液体随着噗的一声响溅开,喷洒在赵小平的脸上。

    他又想了,却硬不起来,他让我用手指头扣着你的骚逼,让我用拇指按进你火热的屁眼,看着你跪在他的面前给他口。

    你大声的呻吟着,你也希望他能再一次勃起,然后把你拖进卫生间把你的头按在马桶里操你的骚逼和屁眼吧。

    可是他没有勃起,而我却硬了,我在你的身后操着你,扇着你的屁股,重重的扇,看着你的屁股被扇的臀浪汹涌。

    他倒退着,用鸡巴牵着你的嘴,而我如同赶车的老汉,在你的身后操这你往前跪爬着。

    他退到了茶几旁边,你没有看到,因为你的眼睛被他的鸡巴遮挡住了,他拿起了药瓶子,当他拿出药扔到嘴里的一刹那,我才知道他竟吃了那副产品,那不知道副作用的副产品。

    我当时并没有在意,吃一颗,是没有关系的,那次在KTV操你的时候,我也吃过一颗,你在包厢的沙发上都把尿喷到了大屏幕上,那是我的杰作。所以,我想这只是情趣的调剂,或者是升级。

    他没多久就硬了,很硬。你不是很高兴么。让我坐下来,你坐在我的胯间,屁眼里还插着我的鸡巴,然后让他爬过来,先是舔你的淫逼,他甚至连我的鸡巴和你的屁眼都舔了一遍,然后才操进来。

    你的声音太大了,我抓着你的奶子的手都感觉有点木了,你的奶头变的很硬,真的,我不撒谎。我可以感觉到他的鸡巴在你的逼里搅动,挤压着我的。你的逼和屁眼都在抽搐,一边紧缩,一边被侵入。

    直到他突然大吼了一声。

    然后世界就此安静。

    仙予,我知道你始终在怪我,当然,事后人们谣传的,其实和事实有出入的,如果他们知道当时你的屁眼里还插着我的鸡巴,那么人们更会说,你是一个淫荡,只为性欲而活的女人,而不是当时谣传的那种,克夫的浪货了。

    至于那药的事情,我只能告诉你,实验室里的成品都是有记录的,少了三十粒,虽然我没有上报,但是暗地里也在四处的找寻。他死后,我查看了药瓶,那里面,只有27粒。

    好了,我解释过了,这样的回忆,噗嗤噗嗤太深了啊 啊 不能忘怀的纪念我想我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你失禁的毛病不知道好些了没有,这些年如果没有太剧烈的高潮影响的话,估计会好些的。你的身体一定要保重,我大概没多少时间了,想求得你的原谅,但是只怕是不能了。

    如果有来世,呵呵,你会相信么。那么如果有的话,我想,我可以再他的前面遇到你。

    就此

    别过

    2019年5月14日夜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