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我上了丝袜小护士

青春校园 酷讯小说 来源:酷讯小说网 浏览 收藏此文章
    我看见了小护士在房间中,没有相像中的棍子,这很好,她的手有些扭捏地交叠在小腹前,那也没什么注射针管藏着了。

    “没有反抗吗?挂锁没锁死,果然是故意的,就等什么人发现”,莫名的,我产生一点失望,不过很快,把这个想法丢开了,“小淫娃也很不错啊,有些东西不用我教了,挺会演戏,却又害羞”。

    反锁上门,我开始仔细打量小护士的身材。

    小护士的胸脯有些鼓,我不是老淫棍,隔着衣服,只能估摸出是C或者D,两条胳膊裸露在外,白生生的光泽,直引得我想一口咬下去,腰肢处,两指宽的腰带系紧,显得不堪一握。臀部外廓很是优美,如一个葫芦,而裙摆则是刚刚不到膝盖,有些保守,却也不拖沓,因不算臀部,光其双腿长度占了全身高度的一半还多,以至只露小腿,也非常诱人。

    赤裸裸的目光,让小护士咬起了自己的嘴唇。

    最后,我的视线落在了小护士那裹住雪白长袜的均匀小腿上,还有穿着护士凉鞋的白丝足裸上。

    空调温度还是很高,我脱下羽绒服,嘴角上钩着走了过去,托起她略尖的下巴,掐了掐她的软肉,然后在她的脸蛋上揉了几圈,再把手退回到自己的鼻间,嗅了嗅。

    “婴儿嫩,真不错啊,而且好香”,我有些流连道。

    小护士紧闭着小嘴,把脸侧了过去,交叠一起的双手互相捏了捏。

    我缓缓地蹲了下去,接近单膝半跪,近距离地观赏她的小腿和丝足。

    流畅的曲线、柔和的色泽、精细的丝线,还有足裸前端的小脚趾,隔着丝袜可见其美妙的形状,都一齐把诱惑隐隐释放,越看越觉得爽滑、白嫩、可口,我不禁吞咽了一下口水。

    这时,两条白丝小腿不安地扭捏了一下。

    “啪”,我双手五指大张,从两个方向,一把抱住小护士的右小腿,发出轻微的拍击声。

    “啊”,小护士一声低呼,险些听不清楚。

    “沙沙……”,我的右手拇指食指张开,手心紧贴着小护士的腿,上下抚摸,把纯白的丝袜摩挲得嘶嘶作响,经过她的膝盖时,大拇指按上去,再揉上几圈,继而又滑到她的脚面,把凉鞋和足弓一起抚摸。

    明显的,在我抚摸小护士脚背的时候,白丝小脚缩了缩,见状,我心中一喜。

    接着,换成左手抱腿,右手抚摸小护士更软的小腿肚,摸到膝盖反面的腿弯时,不住地捏捏按按。

    “呵……呵……嗯”,开始微微喘气的小护士,在我捏到她腿弯的时候,轻呼一声,膝盖也是一弯。

    “你喜欢被摸这里啊,嘿嘿嘿”,我不打算放过这个敏感点,反复玩弄着。

    “我没有……”,小护士失口否认,可她时不时弯曲轻颤的腿却出卖了她。

    我并不戳破她,只是完全单膝跪地,好放松腿部肌肉,然后一脸贴上她的右腿外侧,并开始摩擦。

    “呀”,我的头顶上传来惊呼,但我根本不管这个,只是把脸狠狠贴在白丝的腿上,抱紧碾磨。

    “沙沙沙”,丝袜发出的声响,在此刻离我是如此的近,仿佛被放大了无数倍,脸上能清楚感觉到那顺滑的质地,和丝袜里面的嫩软细肉,鼻间似乎还闻到了微香,雪白的丝线如同一张蜘蛛网网住我的心神。

    不断地摩擦中,我的脸色开始发红,双眼闭上,恨不得把整个头脸融进丝袜小腿里去。

    “啊”,小护士身形一歪,左手撑在身侧的电脑桌上。

    原来是我微微抬起她的右腿,使其小腿位置不这么低,好让我自己的姿势舒服点,却让她失去了平衡。

    “咻~~”,不知不觉中,半跪的我转到了小护士的身后,把她的右腿往后离地拉直,弯下脖子,正对着她的小腿肚,把舌头伸到极致,重重一口舔了上去,从小腿肚下部一舔到腿弯。

    “啊……”,小护士把头一仰,音线长长软软。

    “好吃”,看了一眼丝袜上的水渍,我顿了顿道,然后又把舌头舔了上去。

    “咻咻咻咻”,每一口,我都重重舔下,品尝的同时,把自己的口水涂上,很快,白纸色的丝袜变得湿漉透明起来,显现出里面小腿肚那白皙的肌肤肉色。

    “呵……呵……”,小护士左手撑着,高仰的小脑袋不愿落下,始终轻声吐着肺中气体。

    “啪嗒”,小护士的专用凉鞋被我脱了下去,掉在地上。

    我一手抓住她的脚腕,让她的右腿一直向后伸着,一手粗鲁地抚摸她整个白丝足裸,脚背、脚趾、脚掌、脚跟,一处都不放过。

    “啊……你做什么”,小护士回过头来,有些惊慌,有些羞涩地问道。

    “玩玩这只淫乱的小脚”,沉浸其中的我头也不抬地回答道,然后略一愣,手里的动作不停,补充道:“玩具没资格问问题”。

    说完,我把小护士的右腿往后折了上去,让其小腿和大腿成四十五度角。

    “啊呀”,突然的姿势变换,让单腿站立的小护士差点摔倒。

    “咻~~”,摸了摸朝上的柔嫩脚掌,然后从脚趾肚、脚心到脚跟,我一口舔到底,最后在空气中拉起粘住白丝脚跟的细细水丝,直到我的舌尖。

    “呀,变态,放开我”,才舔过去,小护士的右脚就绷紧蜷缩,小护士更是挣扎起来,右脚也想摆脱缩回。

    “视频”,我的嘴里跳出两个字,顿时让小护士又安静下来,任由我继续抓着她的右脚,向后卷着。

    “这就对了”,说完,我继续埋脸舔舐。

    “咻……咻……咻”,我反复舔着小护士的右脚心,间或吮吸她的五根脚趾,把此处的洁白丝袜也舔得透明,露出里面五个珍珠般的脚趾肚。

    没什么异味,真是爱干净的小妞。

    “啊……嗯……嗯”,渐渐的,小护士的嘴里发出了甜腻的呻吟。

    继续往上压小护士的右小腿,使得她的小腿迎骨面和足背成一直线,脚尖笔直向上。

    不得不说小护士的柔韧性不错,她只是再次短暂失去平衡,就站稳身体,单腿往臀后抬高,似乎不让她怎么难受。

    秀美的足背和小腿面连成一片,这一景致我看了一眼,便伸出舌头舔了上去。

    唾液渗入,几个来回,透过不再雪白的丝袜,也能看见五个椭圆的粉色指甲了。

    这时,我放下她的右腿,让她的脚踩回护士鞋里。

    “转过去”,我一边说着,一边推着小护士的右臂,使之往左转身,而小护士也是毫不抵触地按照我的命令动作,直至面朝电脑桌。

    “趴到桌子上,把屁股翘起来”,这一次,我却只是命令。

    缓缓的,小护士把手举在脸颊两侧,上半身俯了下去,把浑圆饱满的臀部高高翘起。

    “啪”,看着那白裙下隐约可见的高耸山包,我双手同时拍下,拍出一记清脆的声响。

    “好痛”,小护士顿时痛呼。

    “嘿嘿嘿”,我邪笑着,一遍一遍揉搓着小护士的臀丘。

    “哗”,布料鼓荡了一下空气,小护士的裙子已经让我完全翻卷了上去,把大腿、丝袜的上半部分,还有花边的粉色内裤都暴露出来,而那小内裤已经是湿的了。

    “啊”,下意识的,小护士就要拉下刚翻上来的裙摆。

    不过,她的手被我捉住,又缓缓地缩了回去。

    “真美呢”,我从后方看,两条裹着长筒白袜的笔直嫩腿一览无遗,一指宽略厚的丝袜开口上缘,分割着两边的色泽,一边雪白,一边白皙,但都是隐隐微光,两瓣丰美的翘臀,即使隔着内裤,我都能感觉到她们的弹性和青春气息。

    不再多看,闷头闷脸地贴上小护士并拢的大腿,脖子转动,大腿肚的弹性、肌肤的细嫩、小护士的体温,还有丝袜的顺滑,同时而来,刺激着我的脸部神经。

    “啊……”,小护士扭动着下身,却让我越发感受到她的活力。

    “沙……沙……”,埋着头的我,右手抱着小护士的右腿,空出左手来,在小护士的整条左腿上来回抚摸,丝袜沙沙响起,更扰我的意志。

    “咻~~咻~~咻~~”,把头退出来,我对着左边那条长腿,从脚跟腱,到臀部内裤边,贪婪地一顺到底,再舔三遍,最后舌头在臀肉上重重挑起。

    看了眼妇科检查台,发现那边还有绷带,我心里的想法更是难以遏制了。

    “过来”,揽住小护士的纤腰,把她往检查台那边拖去,而她如没了骨头一般,变得烂泥一样无力。

    “咚”,小护士被丢在先前的检查台上,撞得台子轻微晃动。

    扯过绷带,又将小护士的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前,用绷带一圈圈缠绕紧紧绑在一起,最后打了个死结。

    而清纯和一丝妖娆并存的小护士,早已迷离的双眼渐渐浮现兴奋的亮色。

    把小护士绑好的双手举过头顶,然后走到检查台的后面,用长出的绷带把她的双手固定住,并加粗几层,以免崩断。

    “小贱人,你是不是就希望被绑起来?”我走回前面,看了看小护士那并不害怕的脸,问道。

    “不……不是的”,小护士很不坚决。

    我没有纠缠,只是把双手伸到小护士的短裙里,道:“把你的屁股抬起来”。

    “嗖”,小护士的臀部刚刚脱离台子一点,我就一把脱掉她的内裤,不过,及膝短裙还遮着,看不见她的阴部。

    “还说不是,看看你的小粉红,都湿了”,我拎着花边修饰的粉色内裤,淫淫道。

    “那是刚才……刚才……”说着说着,小护士的声音又低下去了,最后把脸埋进自己高举的胳膊里。

    “哐,哐”,看着小护士的脸,我的阴茎早已铁硬,分开小护士的双腿,架到两边的架子上,让其成为一个难堪的姿势。

    “哗”,一把掀上小护士的裙摆,终于看到了她的阴户。

    稀疏的一小撮阴毛,像编辫子一样,向内弯曲交叉错落而下,大致呈一尖长的铅笔头形,占据其腹下三寸至阴蒂的最中部,大概的根数都能数出来,以至小腹的大片肌肤,都是细嫩一片,却毫无毛渣。

    而其大阴唇很是白嫩,紧紧缩着,微微露出中间那一道粉红细线。

    其屁眼形状完全就是放射状的光源,很是漂亮,而色泽微微有点淡褐色,也算不错。

    我有些愣住了,没想到能碰到这样漂亮的一个阴部。

    侧着脸的小护士,眼角看了过来,然后嘴角略略勾起,少少有些得意。

    醒过神来,我又解开小护士的衣服扣子,直到白色腰带处,再推上她的花边粉色文胸,把她的乳房也裸露出来。

    两个滚圆山包不大不小,33C,即使是小护士半躺着,也微微耸起,两粒粉红点缀各自正中,更显白嫩。

    “呼……呼……”,我重重地呼出两口浊气,把黑色正装也脱掉,上身仅剩下黑色棉质衬衫。

    靠近那椅子般的检查台,我蹲了下去,抓住小护士的臀肉,就舔了一口白美的阴唇。

    “嗯啊……”,小护士舒服地呼喊出来。

    “美味啊”,我感受着舌尖还留着的味道,喃喃道。

    “咻咻咻咻”,我开始快速舔舐小护士的阴阜,发出连绵不绝地水声。

    “啊……嗯嗯……啊……”,小护士也变得呻吟不停,胸腹起伏。

    “咕噜噜,咕噜噜噜”,我又掰开她的大阴唇,露出她的粉红小阴唇,和里面的密道,舌头马上就是伸进去,大口大口地吮吸汁水。

    “啊啊啊……不要这么吸……嗯啊……”,小护士大喊着,架在两边的白丝长腿也在上面扭动起来。

    然后,她的腰背又脱离台子,口鼻中只吸气不呼气,如同要断气一般,最后又重重落下,急速呼吸。

    “咔咔”,我一边吮吸着小护士的阴道,一边解开自己皮带,蹬开自己的一只皮鞋,同时,快速把一条腿从黑色休闲裤里拔出来,最终把坚挺多时的肉枪释放出来。

    我直起身来,把自己的肉枪对准小护士的阴道,狠狠插入,直至尽根而没!

    “啊……”,靠躺着的小护士小腹紧缩,似乎要把我的肉棍夹断。

    “嘶……”,我呲着牙,身体却是无比受用。

    紧窄、湿滑、温热、蠕动,种种感觉一同袭来,差一点让我喷了出来。

    “嗞……嗞……嗞……”回过神来的我,腰腹开始运动,使兽茎以一定的频率抽插前面的蜜壶。

    而椅子般的检查台,其高度和前面的空间,也能让我基本保持双腿略弯的站立姿势,来很好的发力。

    “啊……嗯……啊……好硬……好硬的进来了……嗯啊”,小护士的呻吟里,时不时夹杂上一些浪语,更是让我兴奋。

    “咻咻”,我又把左边的白丝长腿从架子上抓了下来,一边隔着雪白的丝袜,舔舐小护士的小腿肚,一边继续做活塞冲击。

    我把右边的长腿也抓了下来,扛在自己肩膀上,感受上面传来的软嫩同时,脸也转了过去,舔舐这边的白丝小腿内侧,而胯下阳具始终不停地鞭笞着小护士花径的内壁。

    我的阳具变得越来越湿亮,那是小护士越来越多的蜜水,而溅落的汁水打湿着她的护士裙、台子和地面,最后似乎被暖气一点点蒸发,充斥进封闭的屋子。

    我放开她的双腿,都放回到架子上,上身则是俯了下去,左手抓上小护士的右乳,大嘴则是含上了她的左乳。

    “啊……上面不要……嗯……”小护士娇嫩的脸满是绯色,软软地拒绝了一声后,再度陷入连续的呻吟。

    我的左手揉搓不停,并不时撩拨乳头,而嘴里则是满满的白嫩乳肉,右手又伸回后面,抚摸小护士的白丝大腿,火热的阳物更是在湿滑的甬道里横冲直撞。

    终于,我感到了自己精子的涌动。

    “噗嗤扑哧”,一股白浊的液体冲出我的马眼,喷射满小护士的阴道、子宫。

    “啊啊啊啊”,紧随其后,小护士也高潮到来,小嘴大张,被绑住的双手神经反射般想缩回来,却是被绷带扯住,停留在头顶之上。

    一股液体从子宫最深处冲出,淋在我的龟头上,让我再次激爽。

    我缓缓抽出,然后把残留的混合液涂在小护士的纯白丝袜上。

    “呵……呵……呵……”,小护士的喘气渐渐减轻,最后就躺在妇科台上,合眼睡去。

    完全合眼前,她看见我把那件黑色羽绒服盖上她的胸腹。

    “他是第二个,第一个说我不够放得开,不能和他朋友一起尽兴,所以把我甩了,后来听说他攀上一个别墅好几套的大老板的女儿,再之后就不知道了”,安可月的眼中略微有些悲伤,也仅仅如此,没有更多的反应。

    “两个极端啊,真是……怪不得会不锁门自慰”,心里面,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那你说我呢?”这时,我靠了过去,抓起她的黑色及膝棉袜左脚,用其脚心在我的脸上摩擦。

    “啊”,安可月轻呼一声,然后恶狠狠道:“你,你就是一个色胚、坏渣、淫贼、变态、恶棍!”

    “沙沙”,我抓着棉袜脚,摩挲着我的脸、鼻、耳朵还有脖子,渐渐发热。

    而安可月的悲伤已然不见,正迷着眼睛看着一样坐木地板上的我。

    我的脸贴着她的脚面滑了上去,再蹭了蹭她的棉袜小腿,然后把脸贴上她接近玉色的肉丝大腿上,而我现在的姿势,就差不多整个人趴上了她的大腿。

    只是脸摩挲,我感觉还不够,我左手撑地,右手则捧着肉丝大腿,不断抚摸。

    “呵……呵……”,安可月微微喘气了。

    “咻……”我伸出了舌头,舔舐起肉丝大腿,正面、侧面、腿肚,都不落下。

    “嗯……”,随着我手口并用,安可月缓缓呻吟起来。

    我开始剥下她的黑色长棉袜,舌头紧跟其后,向她小腿滑落,最后舔过她的脚面,挑了挑她的肉丝脚趾。

    “这只……也要”,安可月柔柔地把她的右腿伸了过来。

    我把她的右腿架上我的右肩,然后右臂伸长,贪婪地抚摸着她的肉丝大腿,手指、手腕、手肘齐动,一遍遍地抚过每一寸。

    然后五指大开,托着她的肉丝大腿肚缩回,经过她的腿弯,也顺势脱下她的右边黑袜。

    看着两条完全呈现出来,粉玉一般色泽的肉丝长腿,我忍不住将她们压平在地板上,然后一手一只,推滑上去,再压住贴滑下来,仿佛两拨海浪一般,发出“沙沙”的声音。

    “真是不错啊……”,嘴头上说着,但我心里还是觉得不够,又把她的左腿抬起,抱在我的左肩上,然后右手伸出,手心紧紧贴住腿肉,前后来来回回地抚摸安可月的大小腿肚。

    “嗯……啊……”随着我的抚摸,安可月把右手举到了嘴前,嘴唇轻含住食指。

    空调的温度渐渐高了,比起刚才,暖和了很多。

    我不舍地放开她的丝袜腿,转而脱掉她淑女系的皮绒大衣。

    “我……我先洗个澡”,安可月站了起来,两条长腿又直勾勾地占据了我的视野。

    “一起洗”,我也站了起来。

    半小时后。

    我躺在自己房间的被窝里,胡思乱想,隔着门板,还能听见淋浴声,越发觉得空调的温度是不是打太高了。

    又过了二十分钟。

    “咚咚咚”,三声敲门声响过,门被打开了。

    “薛海岩,该检查咯”,熟悉的声音,那是安可月的,但是打扮完全不一样了。

    漆皮的红色高跟鞋,鞋头椭圆,裸露丝袜足背,雪白的薄丝长袜直达大腿中部,二指宽的丝袜上缘,把小护士的大腿肉略微挤压了一点,又是一小截白皙的大腿肌肤之上,才是短短的雪白裙摆,勉强遮住裆部,不至于露出内裤。

    这使得仅仅脚底到大腿根就占身高一半以上的小护士,双腿更加修长,一米六六的身高显得很是高挑却不失肉感。

    腰身收紧,双臂无袖,从香肩开始,把整条胳膊都露了出来。

    右胸贴了一块漆皮的红十字,左胸的袋子上插了一根笔,胸前正中还抱着一块写字板,脖子上挂着粉红色的听诊器。

    小巧的瓜子脑袋上,正戴着雪白的护士帽,中心处一样贴着漆皮的红十字。

    婴儿般白嫩的脸蛋上,巧笑嫣然,微微有些羞意。

    “轰”,我仿佛被一块巨石砸中我的心脏,躺在被窝里,直愣愣地看着小护士。

    1

    “嗒,嗒,嗒”,那是高跟鞋踩过地板的声音,漆皮的红色,鲜亮得仿佛能滴出汁液来。

    “你的呼吸有些重呢”,站在我的床前,小护士微笑着,拿起笔在写字板上记录着。

    我的呼吸更重了。

    “有些热呢”,小护士伸出细嫩的小手,按着我的额头道,然后缩回去,再度在写字板上记录。

    “听一下吧”,小护士把写字板放在床头柜上,戴上粉红色听诊器,便掀开了我的被子一角。

    我立刻感到我结实的胸膛暴露在空调的温度里。

    然后微微一凉,那是小护士的听诊器压上我的胸口。

    小护士一处处探过,我的心跳则被一点点加快,而我现在,又能看见那护士服中间,不是扣子,是白色的拉链!只要拉下去,就能看见里面鲜活的肉体。

    “这里不太正常,我还要看看下面”,小护士盖回掀起的一角,脸色发红地掀起被子的下面一角。

    顿时,我的内裤暴露在她的眼里,只是高高撑起一顶帐篷。

    “这里……这里……还是这里?”小护士蹲在床沿,先是用听诊器按过我的肚脐,然后是小腹,最后隔着内裤,按到我的马眼上,并把斜瞟了过来,眼神甚是妩媚。

    我腹部一缩,差点就射了。

    小护士的听诊器继续在我的内裤上移动,大腿根、睾丸、小腹、肉枪,不断刺激着我的精血。

    我坐了起来,然后抱住小护士的腰,把她抱到我的双人床上。

    “啊,你干什么”。

    “玩具,当然是要被玩的才对”,我拿掉她的听诊器,然后,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手铐,铐上她的双手,举过头顶,单手按住。

    “咻咻咻咻”,看着细细嫩嫩如若无骨的整条胳膊,我舔了下去,然后滑到小护士没有毛发毛渣的白腻腋下,舔得口水作响。

    “呀,怎么舔那里,不要,好羞人啊!”小护士挣扎着身子,却被我压住,无法动弹。

    “叫你的手乱作怪,非惩罚她不可”,我说了一句,便继续狠狠地反复舔舐小护士的腋窝,而右手则去抚摸小护士的左上臂。

    嘴里和手上,传来的都是细嫩的爽滑感,如水凝的一般。

    “嗯……啊……”,小护士把下巴也仰了起来,拼命呼吸着房间里的热气,两条白丝长腿也缠上我的双腿。

    “呜呜呜呜”,把小护士腋下舔得湿漉一片的我,移动头脸,一口封住小护士的嘴,舌头迅速钻了进去,让小护士只能发出鼻间的鸣呜。

    舌头在搅动,我感觉到了小护士的小香舌,湿滑香嫩,躲避了几下后,和我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而我的右手,已从小护士的左上臂,游到她的左胸脯上,隔着白布,揉搓她的33C。

    “呜……”胸部被袭的小护士,再度挣扎。

    “哈……”我从小护士的嘴里退了出来,拉出一条水丝,然后调转方向,把脸朝小护士的高跟鞋,把臀部朝向她的脸。

    我跨坐在小护士的小腹上,将小护士的右腿从床上抬起,一直抱到自己的胸前,膝盖贴上我的身体,让长腿竖直向上,用胸膛的皮肤来感受丝袜的顺滑。

    “沙沙沙”,然后我贪婪地抚摸雪白的丝袜腿肚,红漆皮的高跟鞋也是一道摸过,鞋跟、鞋底、鞋侧,还有鞋面露出的丝足。

    “咻咻咻”,我的舌头不甘心空着,也伸了出去,舔舐前面的丝腿。

    “嗯……嗯……”现在,即使我没在压着,仰躺的小护士,被手铐拷起的双手也是举过头顶。

    我把小护士右足的高跟鞋脱了下来,塞进我自己的内裤里,用肉枪去感觉高跟鞋的味道,而做完这个的右手,继续抚摸雪白的丝腿,并抚上朝向天花板的白丝脚掌。

    “啊……不要这样子……啊……”脚心传来的感觉,让小护士不免呻吟道,却没其他抗拒的动作。

    我抚摸过丝足的每一寸,又从内裤里拔出高跟鞋,给小护士穿了回去。

    放平小护士的右腿,我把我的腰身往后放平,使我的阳物隔着内裤,刚好贴上小护士的胸口,而我的脸,则埋进了小护士的大腿。

    “嗅嗅嗅”,我用力地吸着小护士大腿间的香味,并不时摇摇头,以图挤得更深,同时也把手掌插进小护士的腿弯和被子之间,不让她的双腿分开。

    沿着小护士的身体,我一点点地往前爬,两手在保持小护士双腿并拢的同时,也无时不在感受她丝腿外侧的细滑,过了她的膝盖、小腿,一直闻到她的那双红漆皮高跟鞋前,而我的胯裆,也感受到了一点大腿的嫩滑。

    “嗅嗅嗅嗅,香,真香,有香皂和小脚的混合香”,把小护士的高跟足紧紧并拢,我扑上去猛嗅她白丝的足背。

    “呀,讨厌呀”,小护士羞怯的声音,从我的脚那一头传了过来。

    “咻……咻……”听着小护士的叫喊,我的淫心更是大动,一同舔舐着两只丝足,连椭圆的鞋头也不放过。

    又舔几口后,我弓起腰背,用膝盖撑在床上,拧了拧小护士的脚腕,小护士立刻明白过来,自动转了个身,把她自己平趴在床上。

    “咻咻……咻……”我却没有再压上去,只是像只恶狗一样,用手肘和膝盖撑着,俯下头颅,舔了几口小护士红色的漆皮鞋跟后,舔上小护士的脚跟腱,然后一路倒回,小腿肚、腿弯,再到大腿,由始至终,让嘴里充满丝袜和嫩肉的味道。

    又舔了一口裙下和丝袜间的白皙肌肤,我脱下了我的内裤,把凶器挺立出来。

    跨坐在小护士的左大腿上,我拉开一点洁白的丝袜上缘,然后把肉棍塞进丝袜和大腿之间的空隙里去。

    “嘶……”,我狠狠吸了口气,丝袜的紧绷和丝滑,还有小护士大腿肚肌肤的细腻、弹嫩,瞬间侵袭了我的神经。

    “啊,怎么……怎么弄那里?”我的背后,小护士惊道。

    “嘿嘿嘿,为什么不,这里很棒啊”,一直专心口舌之欲的我再度说道,然后开始挺动腰腹,让长棍在丝袜里面抽插。

    “嘎吱嘎吱”,双人床发出轻微的摇摆声,而我被丝袜包住的肉茎,更是在小护士的左腿肚上插得沙沙作响,隔着雪白的丝袜,可以看见一个狰狞的柱状物体,在圆润的大腿上抽插。

    “嗯……嗯……”脸面趴在枕头里的小护士,陶醉地呻吟着,被铐住的双手放在前面,软软无力。

    在丝袜里抽插许久后,我拔出阳具,又拉开小护士右腿肚的丝袜口,插了进去。

    “沙沙沙”,丝袜把我的阳具紧贴在小护士的大腿,丝袜被插得发出声响间,阳具上下两侧的不同美妙感觉,让我的精神越来越亢奋。

    抬起小护士的右小腿,抓住其脚腕,脱下漆亮的红高跟,一边抚摸,一边把脸俯下,舔舐丝足的娇嫩脚心。

    “呼呼,玩具,你的腿真不错啊,呼呼”,再挺动胯部许久的我,才放过小护士的丝腿丝足,转过身来,跨坐在小护士腿肚上,面朝小护士头部的那一边。

    “玩我……那就使劲玩我”,趴在枕头上的小护士接口道。

    “嘿,下面湿了”,我摸了一把小护士的白色内裤,看着手上的湿黏道。

    “好讨厌……”整个身体平趴着的小护士颤抖一下,软软道。

    “嗞……”我拨开小护士的内裤,坐在她的大腿上,把肉枪插进她的阴道。

    “嗯……热热的东西进来了……啊……嗯……”,随着小护士的淫叫,我俯下身去,以俯卧撑的姿势,抽插小护士的花径。

    “嗞……嗞……嗞”我一遍遍的抽插,把蜜水挤出粉嫩的蜜壶,再滴在被子上。

    “啪……啪……啪”,湿滑、紧窄、娇嫩,我感觉着从阳具上传来的美妙,冲击地越来越用力,把小护士的臀部也拍响起来。

    “要坏……嗯……了……啊……嗯……太用……啊……力了……嗯啊……”

    小护士嘴里的娇吟,全被凶猛的力道冲得七零八落。

    我的头上汗珠冒起,保持着抽插,一手捞进小护士的腹部,提了提,小护士会意,膝盖撑起下半身,把屁股高高抬起,成为狗趴的姿势。

    “啪……啪……啪”,如此姿势,让我可以解放变酸的手臂,但抓不到小护士的手臂,我便翻上小护士的裙摆,抓住其腰臀,用下腹重重地拍击着她的屁股,而我的兽茎,则始终在阴道里驰骋。

    “啊……啊啊……屁股要……啊……坏了……坏了”,臀部高抬的小护士完全陷入迷乱,不间断的闷叫中,呼喊着浪语。

    再让小护士侧卧,我把小护士的左小腿扛在肩膀上,同时让其大腿贴住我的胸膛,在反复地冲撞中,时刻感受到白丝的顺滑和长腿的娇嫩,而小护士仅穿一只红鞋子的样子,更让我觉得淫秽、血脉喷张。

    在抽插中,小护士渐渐被冲撞成正面仰躺的姿势,而我也把小护士的两条雪白丝腿并在一起抱到胸前。

    然后在不停的抽插间,单手拉开小护士抖动的拉链,将其不穿乳罩的两个白乳露了出来,一把抓了上去。

    “啊……奶子……奶子……也被摸……啊……了……好舒服……嗯……”

    耳边听着小护士的呼喊,我把身体压了下去,将小护士的整个身体压得折叠起来,使其大腿都贴上她自己的胸部。

    “呜……呜……呜……”我一口含住她的嘴巴,她的呻吟顿时变为呜咽。

    而两只大手重重地压在她的白丝大腿上,深深入肉的丝滑手感,让我如入极乐。

    这时,一股潮涌从小护士的深处泄了出来,把我的龟头淋了个遍。

    我立刻感到了下腹内的浓浆不可抑制。

    “噗嗤噗嗤”,我的高潮也在小护士之后,马上到了,全把精液射进小护士的花心。

    “咻……咻……”彻底喷出我的子孙后,我拔出肉枪,虚跨在小护士的脖子上,把粘着液体的凶物直塞进她的小嘴,而小护士略一不适后,吮吸起来。

    我往胯下看去,只能看见小护士的脸蛋,和被手铐拷着双手,而她头上洁白的护士帽已经歪掉了,漆皮的红十字那样的诱惑,我感觉分外畅快。

    我拔出阳具,而阳具已经被舔干净了,也拿出纸巾帮小护士清洁她的阴户。

    脱下她丝质的白内裤,看着那天生少少的阴毛,白皙的大阴唇,泛红的小阴唇,我才想起,今天我好像没仔细玩过这漂亮的阴阜。

    不过,没关系,这个玩具已经是属于我了,有的是时间,两天……这个期限还有意义吗?想必小护士安可月她也很清楚。

    “那个叫周璐璐和叶姐的护士……今天就算了吧,我可不是超人,连续两天,晚上得好好休息,嗯……也许可以试试安定片,睡着的玩具想必也不错,不知道她们穿雪白的丝袜,是什么样子的”,擦拭干净安可月的花蕊,我抱着小护士,躺在床上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