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教训公交车色狼

青春校园 酷讯小说 来源:酷讯小说网 浏览 收藏此文章

    一辆辆公交车缓缓入站,然后一波波人流冲着公交就挤了过去,人山人海,像是在菜市场打仗一样,你推我挤的,能挤上去的就是本事。几人欢喜几人忧,能挤上去的毕竟只是少数,大部分都是挤不上去的,只好重新回到战台,等着下一辆公交的到来。

    “静静老婆,我们不是要坐车回去的吗,怎么在这里傻傻的站着啊?”白云飞搔着头,一脸费解的说道。

    “不是不想坐车回家,只是挤公交的人实在太多了,我不好意思去挤。”余雅静有点无奈的指着其中一个女孩说道,“如果我去挤的话,就会像她那样。”

    白云飞看了过去,只见那个女孩长得不是很漂亮,但是她前后左右都是男人,挤来挤去,有人摸屁股,有人摸腿,也有人摸胸,不知道被人吃了多少豆腐,而那个女孩也不知道有没有察觉,反正她只顾着挤车,没有时间理会,悲催的是,到头来还没能挤上,只好等下一轮,一边挤车,一边被人吃豆腐了。

    “这些人的品味真差啊!”白云飞感叹,非常赞同余雅静不去挤公交的明智选择,毕竟余雅静太漂亮了,让她去挤公交的话,那还了得,不挤出怀孕才怪,她是他的静静老婆,这个他是决不允许的。

    余雅静哭笑不得,本以为白云飞会同情那个女孩的,没想到他倒先评论起那些色狼来了。

    “静静老婆,等下一辆车来后,我们去挤车吧,你不要担心,有我在,他们碰不到你的。”白云飞想早点回去,回去陪静静老婆睡觉。

    余雅静白了他一眼,这时一辆公交驶进了车站,车还没停下,便被挤得水泄不通,连忙说道:“这辆公交可以回家。”

    “那走吧。”白云飞拉着她便往那里冲去。

    随着白云飞的前进,那些挤车的人,居然纷纷退让开来,像是迎接重要人物一样,自主的让开一条路,使得他们两人轻而易举的上了公交车。

    “静静老婆,你老公厉害吧。”白云飞笑嘻嘻的说道。

    余雅静嗔了他一眼,虽然有些难以置信,但也没有多问,对于这个充满神秘的家伙,做出一些无法解释的事情时,她已经有些习惯了,或者说已经产生免疫了。

    主动刷卡后,两人便来到车后面,车上已经没有座位了,而且上来的人越来越多,拥挤不堪,车上的味道也不是很好,闻起来非常的不舒服,虽然这样,大家都没有多少抱怨,反而为自己能够挤上公交而感到庆幸。

    不过此时的白云飞却是另一番景象,他的手环绕在余雅静的腰肢上,紧紧的将她抱住,腆着脸,一脸的享受,他能感受到她那柔软的身姿,胸前那肉肉的两团,还有那淡淡的清香。

    余雅静在白云飞的怀里红着脸,

    一动不敢动的,因为车上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她不想和白云飞接触都不行,其实她的潜意识里已经有了选择,相比,和其他人在一起拥挤,还不如和白云飞一起挤挤,只不过,白云飞太不客气了,直接将她拥入了怀中。

    “不……不要抱得太紧了。”余雅静又是大羞,又是气恼的小声说道。

    “静静老婆,我这是保护你啊,不然会被别人吃豆腐的。”白云飞一本正经的,一边说着,一边闻了闻她的发香,手掌还不老实的在她腰上摸了摸。

    余雅静浑身不由一颤,满脸通红的把头埋在了白云飞怀中,一副没脸见人的模样。她暗暗生气,还说保护自己不让别人吃豆腐,却占尽了自己便宜,越想越生气,伸手重重的拧在他的腰上。

    白云飞没有丝毫的感觉,微微笑道:“静静老婆,你要摸我的腰啊,腰不是这样摸的,你要把手掌张开,就像我这样,唔……”

    说着,他又在余雅静腰上摸了一把,余雅静嘤咛一声,听到这个声音,她自己都吓了一跳,赶紧咬牙闭嘴,刚才白云飞在摸自己的一瞬间,她居然有种享受的味道,越想越是不好意思,脸上的羞红一直红到脖颈处。

    “快把我松开。”余雅静像是赌气一样,一脸愤愤的盯着他,不过她依旧安静的待在他的怀里,没有丝毫挣扎的意思。

    白云飞当然不可能松手的,他说道:“静静老婆,我真的是为你好啊,不信,你往那边看看。”

    余雅静半信半疑的往那里瞧去,那里站着一个穿着短裙的年轻女性,旁边还有一个带着眼睛的男人,她挽着他的臂腕,估计是夫妻关系,而她的另外一边则是站着一个染着黄发年轻人,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像是社会上混的那种。

    他的嘴角勾起一丝邪邪的弧度,抬手伸到那个女人的腰部,难后轻轻的摩擦起来,那个女人好像觉察到了什么,用余光扫了一眼,咬着嘴唇,没有吭声。

    黄毛嘴角的弧度更加的邪恶,手掌慢慢的往下移动,按在了年轻女人挺翘的臀上,就那样光明正大的摸着,女人扭捏了一下,似乎想要摆脱他的骚扰,向自己丈夫靠近了一点。

    黄毛见她不敢吭声,更加得意了,得寸进尺的又玩弄了一下,那手又往下移动,钻进了她的短裙中……

    余雅静哪里见过这种场面,看到这里就不敢往下看了,满脸的不好意思。

    她曾听说公交车上很乱,到处都是咸猪手,以前还觉得匪夷所思,不怎么相信呢,现在倒好,让她碰到一个,在公众场合,还敢如此猖獗,比她想象中的还要难堪,若不是亲眼所见,打死也不会相信的,相比较而言,白云飞对她的那些小动作,似乎根本谈不上什么。

    “静静老婆,我说的没错吧,这车上的都是色狼。”白云飞一脸认真,鄙夷的扫向四周人群,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补充道,“当然,除了我之外。”

    “静静老婆,不要害怕,我会好好保护你的。”白云飞说着又将余雅静抱紧了一些。

    余雅静稍微的挣扎了一些,没有挣开,也就没有再做挣扎了,心里着实有些郁闷。

    不过呆在白云飞身边也有呆在他身边的好处,最起码白云飞能给她挤出一块不小的空间,而且,车上十分闷热,大都数人都是热汗淋漓,挥汗不止,在白云飞身边却是非常清凉,连带着呼吸的口气也非常新鲜,让她砰砰心跳的同时,也是暗暗惊奇。

    “云飞,他……他过来了。”

    余雅静本来还在为白云飞搂抱自己而感到心惊肉跳,羞恼不堪呢,毕竟对于像她这种矜持的女生而言,白云飞的举动有些大胆过分了,让人一时难以接受,而此时,像是忘记了所有羞涩,居然猛的搂住白云飞,言语中流露出不安与紧张。

    不知何时,那个猥亵少妇的黄毛发现了余雅静,这个清纯而美丽的女生,让他眸光大亮,心中蠢蠢欲动的,便舍下年轻少妇,径朝她这里走来。

    “静静老婆,不用怕,我会揍他的。”白云飞淡淡的扫了对方一眼,安慰道。

    听了这话,她才想起白云飞是个打架高手,有他在自己身边,根本就不需要担心,让她的心里有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莫名的对他有种依赖的感觉。

    黄毛来到两人的身旁,余雅静的美貌,让他越看越是惊艳,心中更加的火热,UU看书www.uukanshu.com至于白云飞,完全被他忽略了。

    黄毛想着各种猥琐的念头,一想想对方在自己胯下承欢的画面,他就心动不已。

    “美女,交个朋友呗!”黄毛吹了声口哨,双眼色眯眯的,言语轻佻。

    余雅静别过头,双臂搂住白云飞,不去看他。

    遭受冷眼相待的黄毛感觉难堪,眼中不由闪过一丝阴郁,嘴角却是再次扬起微笑:“美女,给个面子咯。”

    说着,便伸手向余雅静摸去,就在这时,一只不算粗壮的手臂横空而出,死死的把他抓住,黄毛一愣,脸上露出愕然,转眼看向这只手臂的主人,白云飞,脸上闪过一抹阴沉。

    在这之前,他已经注意到了白云飞,以对方“弱不禁风”的身影,还有自己强势的行事风格,他不认为对方有能力,或者有胆量来反抗自己,敢反抗?揍死丫的!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把对方放在眼里。

    而现在居然被对方抓住手腕,心中微怒,双眼含煞的瞪着白云飞,以势压人。

    可是白云飞根本不吃这一套,你瞪我也瞪,而且瞪得比谁都凶:“现在我心情很好,不想揍人,识相的话,给我滚,不然要你好看。”

    白云飞严重警告道,怀里搂抱余雅静的他心情大好,不想因为这种琐碎事情破坏了这氛围。

    “呦呵!要我好看?胆子挺肥啊。”黄毛嗤笑一声,一脸不屑之色。

    黄毛不爽,很不爽,非常的不爽,被抓住的手臂使劲挣扎了几下,令他惊呆的是居然纹丝不动,硬生生的定在那里。

    “小子,没想到你还有点力气嘛,现在给你一个机会,给我松手,然后跪下来道个歉,叫声大爷,钻个裤裆,我就原谅你了,否则,我会让你后悔今天遇到我。”黄毛恶狠狠的说道,气焰嚣张。

    白云飞对其威胁之言无动于衷,脸上却有些不高兴了:“趁我现在还没有发火,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给我滚,有多远给我滚多远,不要让我再看到你,第二个就是继续灵顽不灵,我会让你断子绝孙。”

    听了这话,黄毛脸上的阴沉又浓郁了几分,对方说话的口气居然比他还要嚣张,这让他倍感没有面子,大为生气下,又奋力挣扎了几下被抓着的手臂,结果依旧无法挣脱。

    他心中也有惊异,没想到眼前这个男生居然拥有这么大力气,但是在愤怒面前,他没有一点理智的思考,只觉得怒火中烧,一定要挽回面子。

    “你找死。”黄毛气愤之余,抽出另外一只手以作还击。

    像是看小丑跳梁,白云飞望其挥拳而不为所动,在他眼里,对方的攻击只是以卵击石,徒做挣扎罢了,这种货色对他而言,不堪一击。

    黄毛挥拳而上,气势汹汹的快速临近,似乎下一瞬就能打到白云飞脸上,可是还不待他心生欢喜之情,白云飞无情的浇灭了他内心的热切,又一个像铁箍的手掌横空而出,结实的抓住他那自信满满的一拳。

    黄毛脸上的喜色霎时被呆愣取代,布满不可思议,他不停的挣动双手,气急败坏。

    可是结果很残酷,不管他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就像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铜鼎中的鹿肉,任人烹饪。

    白云飞将余雅静保护在身后,左手抓着黄毛的手腕,右手手掌包住对方的拳头,就那样平静的站着,风轻云淡的,看不见丝毫烟火。

    他右手手掌稍微一用力,伴随着“咯咯咯”的骨骼声响。

    “啊……”黄毛惨叫,脑门沁出冷汗,刚才还想叫嚣砂锅般的拳头,在白云飞的手掌握力下,差点成了细沙,在痛的刺激下,终于将他心中的妄想清扫得一干二净,用着求饶语气,软语哀求道,“放手,大哥,求求你了,快点放手。”

    “早先干嘛去了。”白云飞哂笑,随着手掌力量的加大,黄毛面孔扭曲,越发的痛苦。

    黄毛气愤,刚想反驳几句,可白云飞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让他越来越痛苦,忍着折磨,哀求道:“大哥,我真的错了,饶了我吧……”

    “晚了!”白云飞脸色骤冷,刚才已经给对方机会了,事已至此,他不会再给对方第二次机会的。

    随着他的话音一落,他右手猛力一握,只听毛骨悚然的“咔沙”声响,黄毛那坚硬的拳头,瞬间粉碎,那些指骨成了细小的颗粒,即便再先进的医疗技术也无法将其恢复。

    黄毛惨叫,只是一会,他那凄厉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因为他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他睁开因为惧怕而紧闭的双眼,随着白云飞右手的松开,他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他的手废了,像是瘫痪了一样,没有痛觉,也指挥不了手掌,已经感觉不到手的存在了,而更恐怖的是,他的手被捏成了粉碎,皮肤却完好无损的,仿佛吹气球一样,他的手掌慢慢膨胀,由苍白变成鲜红,接着紫红,黑红……

    这是怎么了?一股莫大的恐惧弥漫在其心头。

    “你把我的手怎么了。”黄毛都快奔溃了,望着左手手掌的眼神满是惊恐。

    回答他的却是冷漠的神色,还有刺耳的咔嚓声,白云飞的左手一旋,拥挤的人群中骤然响起手臂折断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渗人,而后,黄毛发出“啊”的一声惨叫,撕心裂肺。

    黄毛痛苦的躺在地上,左手手掌碎裂,右手手臂无力的耷拉身侧,他佝偻着身子,脑门冷汗潺潺,竭力哀嚎着。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车的另一头响起两个声音。

    仿佛刚从睡梦中醒来,他们双眼惺忪的挤开人群走了出来,这两人和躺在地上的黄毛一副打扮,都是染着黄头发,他们蹲下身子,想要扶起那个黄毛。

    “不要乱动,我的手断了。”躺在地上的黄毛有气无力的说道。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搞成这样?”两个黄毛问道。

    “是他,是他把我的手弄断的。”躺在地上的黄毛用着怨毒的眼神望着白云飞,恶狠狠的说道,“帮我弄死他。”

    他话音刚落,刚才被白云飞捏碎的手掌,被暂时麻痹的神经感应登时复苏,强烈的痛意,排山倒海般瞬间将其淹没,黄毛一声惨绝人寰的凄厉叫喊后,登时晕死了过去。

    刚来的两个黄毛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顾不得照顾同伴,转眼看向白云飞,一脸的不怀好意,不知何时,他们的手中多出了两把匕首:“小子,得罪我们三兄弟,你这是找死。”

    周围的人都是惊呼,一个个争先恐后的让开,生怕无辜受到波及,余雅静也是一脸紧张之色,白云飞撇撇嘴:“既然你们找死,那我就成全你们。”

    手影一幻,只听“啪啪”两声,两个黄毛连反应都来不及做出,就被抽翻在地,接着白云飞上前一阵狂踩,将他们打得鼻青脸肿的,痛叫不止。

    司机看到了车上的骚动,立马停车,余雅静没有扶手,一声娇呼,身子依着惯性往前撞去,前面一个打扮得衣冠楚楚的眼镜男子,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看到余雅静往他这边到来,心中一喜,张开怀抱,往前走上一步,想要占点便宜。

    “砰”的一声,一只脚顶在他的小腹上,一股剧痛从小腹处蔓延全身,眼镜男双脚一个痉挛,不听使唤的跪倒在地,满脸痛苦之色,疼的说不出话来。

    而这只脚的主人就是白云飞,这个衣冠禽兽的眼镜男子,暗地里已经偷瞟余雅静无数眼了,现在趁他痛揍黄毛等人的时候,竟然还想占他老婆的便宜,真是不知死活,活该被打。

    白云飞抱着惊魂不定的余雅静,微微笑道:“静静老婆,没吓着吧?”

    “我没事啦,快点扶我起来。”余雅静幽幽的说道。

    白云飞将余雅静扶了起来,然后冲着司机叫道:“大叔,把门打开。”

    “好的,小伙子。”司机笑道。

    他是公交车司机,三个黄毛小混混经常出没在他的公交车上,不是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就是调戏猥亵女性乘客,他非常的痛恨,只是他也敢怒不敢言。今天看到白云飞痛揍三个小混混,他非常的高兴,现在一听白云飞叫他打开车门,以为他要逃跑,所以打算帮他一把,立马开了车门。

    车门打开了,白云飞却没有下车,而是一脚一个将三个小混混还有那个眼镜男子都踢下了车,然后说道:“大叔,可以走了。”

    司机愣了一下,显然有点始料不及的感觉,UU看书www.uukanshu.com呵呵一笑,便重新启动了车子。至于周围的人如何评头论足,指指点点,白云飞浑然不当一回事。

    “他们被你踢下去,不会有什么问题吧?”余雅静有些担心的问道,生怕白云飞惹出什么是非。

    “你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我说过让他们断子绝孙,就让他们断子绝孙,以后他们都会成为没有插插能力的太监。”白云飞不在乎的说道。

    “啊……”余雅静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心里担心的要死,小声问道,“那该怎么办,万一被警察抓了,要坐牢的。”

    “不要担心,不会有人发现的。”白云飞信心满满的说道。

    余雅静心中担心,但在这公共场所她也不敢多说。

    “静静老婆,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还是不要坐公交了,车上色狼太多,我不放心。”白云飞皱着眉头,叮嘱道,“虽然开出租车的也不是什么好人,不是骗子,就是敲诈什么的,但总比公交上的色狼强些。”

    “哦。”余雅静居然非常顺从的点了点头。

    为了不让余雅静再受骚扰,白云飞周身一震,像是有一股气流一样,周围的人都被震了开来,凡是试图靠近他俩的人都会感到一股莫大的压力,使得他们身边形成了一个半米厚的真空地带。

    一路顺顺当当的,即便车上还有色狼,看到白云飞大展神威后,他们也不敢触其霉头,自找没趣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