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乱欲小话说又粗又大,扯下她的肚兜吸吮乳计

激情都市 酷讯小说 浏览
乱欲小话说又粗又大,扯下她的肚兜吸吮乳计
 
林天成站在水泥地上,看着张已经穿好衣服,农村妇女比男人更喜欢在**上盖上罩,大多数农村妇女什么都不穿,养成的是中国人-风格的胸部覆盖物,让肉类自由生长,因为只有不限制其生长,才能使肉变得丰富,饱满!

天望着张琳的to倾斜,非常饱满,非常开胃的两种肉和牛奶,尤其是meat子在紫葡萄袖子上的珠子,站起来散发出光彩,是为了让人流口水,伸出来舌头舔着嘴唇,妈妈的,只知道,没有张***味道很好!

“你做到了,真是个傻瓜!咯咯地笑!”张天霖看着林天成迷人,坐在the上整理他凌乱的头发,轻轻哼了一声:“在联华村,你不需要在意什么,如果你喜欢一个女人,你可以被卷起,在她性格开朗的女人面前,她会帮你的忙,害羞的女人不会帮你,但不会逃跑!”

他妈的!没想到这tap子事林天成na额头上还听着,如果真的是这样,老子以后会真酷死了!点点头,示意自己了解自己,拥抱着张的手,右手玩弄她的肉和牛奶,头发,挤压,揉捏,林天成的呼吸变得越来越剧烈,拉了几张张,让她坐在含糊不清的边缘,也是你身体最壮丽的最坚硬的地方,低下头,吃着蛇吞下的活樱桃,模糊的说。

“我照顾你,吞下去!你真漂亮!”

    林天成说的是真心话,抱着张晓燕来到厨房,本想亲上两口就算了,自己还要去找嫂子,可是哪里想得到,张晓燕就像一头饥饿了许久的野兽,突然看见一个猎物一般,放纵的在林天成的身上乱摸乱抓,半闭着双眼呻叫着。

    “天成,虽然我们第一次看见,可是你让燕子真真正正的知道了做女人的快乐!再给俺一下吧!”

    林天成把张晓燕放在厨房的一堆柴草上,褪下她的裤子,露出白花花的小腹和浓黑的小草,林天成已经迫不及待了,猛的解开裤子,趴在张晓燕的身上,用力的刺入!

    干涸的张晓燕一声惊叫,双手死死的把着林天成的熊腰,林天成毫不留情,一起一伏的玩命冲杀,发泄出被压抑的欲火。

    “燕子,你有没有孩子咋这么紧放松点,俺会更舒服!”

    “天成,嗯!俺没有崽子!”

    张晓燕的眼泪流了下来,流的满脸都是,林天成的大懒鸟太大了,戳的她痛不欲生,痛苦之中还有着奇异的狂潮,如电流一般走过自己身体的每一处,酥麻的十分舒服!

    林天成着急嫂子的安危,所以干的是酣畅淋漓,直到汗流浃背,浑身青筋暴起,这才浑身一阵痉挛,屁股用力往前一挺,刚刚储存的子弹又一次喷进张晓燕的幽谷深处……

    就在这个时候,茅草屋外人声嘈杂!似乎有很多人!

    “你说啥田刚杀了五根”

    “是啊,你不也听见了吗这下田刚可摊上人命官司了!”

    “嗨,我说大英子啊,在咱这莲花村死个人有啥可稀奇的,上面也不管,五根虽然平时囊气了点,不过对二丫她娘还真不赖!这下可毁了二丫娘俩,年纪轻轻的就要守寡了!”

    “李大姐,话可不能这么说,好歹也是一条人命啊!嗨,我到家了,你们进来坐会不”

    “咯咯,今晚就不坐了,喏,你家灯还晾着哩!林主任可能回来了,明晚我们还来接你去俺家扑克!你自个回去吧,别让你小叔子等太久了!大英子,林主任年轻的很呢,你们可别滚被单哦!咯咯……”

    “李大姐,你说什么呢!不和你们说了!哼!”王英关上篱笆门,羞愤的跺了跺双脚,径直走近茅草屋!

    林天成对于茅草屋外面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就在几人对话的时候,自己和张晓燕早已经穿上衣服,回头示意张晓燕,自己故作火急火燎的向门外冲去!

    嘎吱……房门推开的一瞬间,林天成和王英撞个满怀!

    妈的,林天成偷偷吞了一口口水,王英的身材是完美的,胸前两个大肉馒头也是酥软柔嫩的,挤压的自己的胸膛一阵痒痒,两手抱住王英即将倒下的身体,喘着粗气问道:“嫂子,你这是去哪了”

“嗨,李大姐姐来找我扑克,我以为你没有回来,我跳出了窗外!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王颖的袖子推着林天成的脸,收拾了他凌乱的一些衣服,看到林天成的眼睛那一丝火,擦了擦脸走近了房间!

“哦,你回来了!你把我吓死了!一个仍然认为林天成是另一个村民砸你的房门,真是你的brother子!我以前从未听过你提到过!”张晓燕假装醒来,握着王莹的手坐在ang的边缘,有点内的感觉!

“吞下去,你还没回来几天?这个z回来了。”王莹没有注意张小燕的脸**,在春潮过后,只是盯着林天成的流浪尸体,嘴唇叹了口气:“天成,他的父亲王武根被天岗杀死!

“ S子,你说天岗是谁杀了谁”,林天成坐在木凳上,抽着烟,道:“我上任的第一天,这个男孩出人意料地激怒了某人的生活,我必须对付他! ”

“天堂,不能!王英抓住林天成的手臂,摇头求饶。他说,”天岗已经在这座城市生活了好几年。他有两笔差钱,但他还有一些本地r子。

林天成很生气,小子因为是联华村的把柄,所以因为这件事没有发生而无奈,这是谋杀,不是死的小猫狗!右手张开王莹的手,只是在说话,房子在外面的土路上,却听到沉重的脚步声和责骂!

“大儿子,你这骚娘们,两个鸡蛋已经死了好几年了!我看中你是你的福气!5岁的祖母不要让他的女儿裴,老太子杀死他!大英,打开门,我想进去!我他妈的你!

听完天岗在篱笆院子里的骂声,林天成一点也不生气。他回头看着王莹和张小燕发抖的身体,说道:“-子,你们两个很怕!老子然后出去抓捕天岗,并把他送到当地的警察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