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好儿子再深一点妈妈要_车震未遂的旅途

激情都市 酷讯小说 浏览
   旅途漫漫,人就很无聊。人一无聊,就想找点刺激的事情。我有个少数民族朋友,说实话长得不帅,脸上除了鼻子大像成龙之外就没啥特点,但每次出门坐火车,几乎都有艳遇。正因为有这样的朋友,所以我对每次出门坐火车都很期待。但遗憾我一直没有哪位朋友好运,每次坐火车身边都特么是男人,还一个个都是香港脚,熏的人想吐。

   直到2014年8月份从老家甘肃回深圳上班的那次,终于艳了个遇。那次我坐的是普快硬座,双座那边,我靠窗。一路上,我旁边的座位上上下下换了好几波,但都是男人。车到广州时,终于上来个妹子。个子不高,可身材真的很性感,胸脯一颠一颠地,看的人流口水。妹子认准了座位,就脱了鞋子,站在座位上往行李架上放箱子。

   她当时穿个露脐短袖,这双手把箱子一举起来,短袖下襟就往上翘,一片白花花的小肚皮就亮了出来。我缩着脖子,从下往上偷看,瞧见她穿着一个蕾丝边的粉红色内衣,胸部的弧线那是相当的明显。看的我喉咙发干,当时就想扑上去啃。妹子放好箱子,一低头就看到我贼兮兮的猪样,脸色立马变了,直接来了句:“看你麻痹”。

   这下把我尴尬的不行,赶紧掏出手机一通乱翻做掩饰。心想好不容易碰到个美女,本想好好表现表现,结果搞的这么尴尬,这下肯定没戏了。当时我的对面坐着一个带小孩的妇女和一个中年大叔。那妹子虎着脸在我旁边坐了一会后,说要和哪位大叔换座位。这显然是把我当狼防。而那大叔同意了。

   事情到了这里,本该结束了,可世事难料,小说中的反转桥段,在现实中也会出现。转机就出现在对面那个只有三四岁的小女孩身上。火车出站后,那中年男人从包里拿出来一袋卤猪蹄。他客气的让了一圈,我们自然没好意思吃。男人见我们不吃,就一个人在那啃。卤猪蹄飘出了的味道真心香,闻的人流口水。

   啃完了一只猪蹄,中年人就去接头处抽烟。这时那小女孩忍不住了,眼巴巴的看着还没吃完的猪蹄,一个劲嚷着要吃,都快馋哭了。她妈妈劝了半天也劝不住,最后竟然来了句:“那里面有屎,你还吃吗?”我当时肚皮一紧,差点笑出声。而我对面的那个妹子正在喝水,一大口水立时就喷了出来,直接喷了我一头一脸。卧槽!那个味儿...............还挺好闻。

   这一下,旁边的人都绷不住了,一个个笑的前俯后仰。那妹子慌乱的给我撕卷筒纸,一个劲儿的道歉。我嘴上说没事没事,但心里还挺美。必定美女的口水,能让人无限遐想啊!经这一闹,妹子对我的防备消融了些,直接坐了回来。妹子问我去哪里,我说深圳,她说她也到深圳。我问你是干啥的,她说是做财务的。我说我是护士。

   妹子夸张的提高声音,说哇!你是男护?我说是。好儿子再深一点妈妈要_车震未遂的旅途 她说那你上学时班上几个男生,我说就我一个。她又夸张的提高音量,说哇,那你岂不是很吃香。我说那当然。事实上,我上护校时班上还真就我一个男生,还天天被女生各种撩。可那会我的脑袋没开窍,纯洁的像矿泉水,完全不理解女生的各种暗示。

   现在想想,那个时候才是我人生的巅峰。那些女生们和我发生的各种聊骚实在太多。改天我再开一专题,给你们唠唠。在和妹子聊天的过程中,我发现这妹纸不仅身材好,而且长得也很漂亮。眉目清秀,笑起来特别甜。她的嘴唇有点像舒淇,饱满湿润,十分诱人。看着她嘴巴一张一合的说话,我又想扑上去啃。

   聊了会,妹子主动说她叫蒋聘婷。没错,她就和刘强东事件中那个曾流量的奶牛同名,不过绝对不是同一个人,大家不要对号入座。我说我叫江成,然后加了微信。加微信时,我看到她的手机壁纸是一个男孩的照片,看上去应该二十三四岁,和蒋聘婷差不多一样大。长得还挺帅。我心想这可能是她男朋友,心里顿时有点儿失望。

   好不容易碰到个美女,却是个有主的玫瑰,碰得不到啊,会挨打的。于是我决定和她保持距离。但是蒋聘婷却特别热情,话题越聊越多。后来我都插不上嘴,就坐哪听。不知道过了多久,车上的空调越来越冷。蒋聘婷抱着膀子,毫无顾忌的往我身上靠,我下意识的往后躲。可我靠窗,躲着躲着就没地方躲。

   我说我给你拿个被子盖吧。蒋聘婷说好。我经常坐长途车,知道硬座坐久了腰困,所以每次坐车都会带个抱枕被。平时垫腰,冷了打开当被子盖。蒋聘婷裹上我的被子,突然说想睡觉。我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开玩笑说来,我给你当枕头。没想到她居然同意了,还真枕在我大腿上睡了。我靠!幸福来得太突然,我措手不及啊。

   所以当时我的身体是僵硬的,大腿绷着劲儿。蒋聘婷拍了拍我的大腿,说放松放松,枕头太硬。说完把被子往上撩,盖住了自己的头,也盖住了我的大半个身子。好吧,我放松,我放松。可大腿刚一放松,老弟就站了起来。这TM太尴尬了,我知道她能感觉到,但我控制不住。而且我靠她那边的胳臂也没地方放,总不能缩在后背吧。

   我心里纠结了一会儿,把胳臂自然下垂,前臂伸进被子,放在蒋聘婷身体和座位靠背的夹缝处,而手正好搁在她的臀部。我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告诫自己:她有男朋友她有男朋友,千万别冲动别冲动,不然会挨打会挨打。但身体却很耿直,站的直而且还涨。真是又尴尬又刺激又兴奋又煎熬。就这样过了大约五分钟,蒋聘婷突然吸了吸鼻子,说什么味儿?我一听心里就毛了。

   过来人都知道,老弟站的太久,会有少量的液体溢出来。多数人认为那是什么液,但我作为一个护士,而且我的主任还是个男科专家,我当然知道这不是那什么夜,而是前列腺液。我笑了一下,说那是荷尔蒙的味道。蒋聘婷也噗通一声笑了,在我大腿上掐了一把。这一掐,我的胆子就大了。心说管特么有没有男朋友,送上门的便宜不占就是王八蛋。

   那时火车正好错轨,车身振动比较大。我就趁着振动,被窝里的手指往上移。因为她穿的是露脐短袖,我的手指稍微动一下,指尖就碰到了她的肚皮。火车又震了一下,我的手再次上移,整个手掌就盖了上去。那感觉,啧啧啧!又柔软又温暖,当时我整个人兴奋的快要飞起来。火车又震了一下,我那手就顺势捏了一把。

   我的天,那手感,那弹性,我感觉要灵魂出窍。而这试探性的一捏,蒋聘婷居然没有任何反应,更没有拒绝。这我的胆子就更大了,开始放肆的揉捏。蒋聘婷的呼吸就急促起来,而且又掐一下我的腿。这显然是对我的鼓励啊!既然这样,那我当然不再客气。我的手就开始往上摸去,在哪一片柔软的平原上驰骋。

   越过了平原,我纵马奔腾,只往那幽深的峡谷挺近。可刚到了谷口,蒋聘婷一把捉住我的手,坐了起来,说我要去上厕所。卧槽,我就在等这个节目呢!我也站了起来,说我也要去。蒋聘婷切了一声,非常风骚的往厕所走。我心里那是相当的兴奋,毫不犹豫的跟着。可刚走了几步,蒋聘婷突然一个急刹,我差点撞上去。

   我问怎么了?蒋聘婷也不回话,脸上憋着笑,目光往我裤裆示意。我低头一看,头顿时就炸了。我的裤裆,赫然搭着一个尖顶的蒙古包。我感觉周围的人都在看我,心说这下丢人丢大发了。当下就假意垂着手,遮住裆部,急忙往厕所走。好在车厢的接头处的并没有什么人。我在厕所门口停下,回头瞧见蒋聘婷玩味看着我,说你先上还是我先上?我赶紧打开厕所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你先上你先上。

   蒋聘婷嘿嘿笑了一下,进了厕所,我立马跟着往进挤。蒋聘婷回头推我,说你干嘛,出去出去。但她推的明显很敷衍,我很轻松就挤了进去,啪一声关上门。蒋聘婷看着我笑,可到了这个关口,我竟然不知道从哪里下手,人有些瞢逼,有些拘谨,我下意识的摸着鼻子。蒋聘婷嘿嘿笑着说,你不是上厕所嘛,上啊!这个“上”字,立马提醒了我。

   临阵犹豫,这可不是好汉作风啊。我当下展开手臂扑上去,蒋聘婷咯咯笑着躲,可厕所空间就那么大,没躲几下就被我抱实。嘴巴也凑了上去,先吻她的额头,然后往下摸索。但蒋聘婷不是很配合,脑袋扭来扭去,我一嘴下去差点亲到脏兮兮的厕所墙面上。这我就糙了,一把固定住她的脖子。那柔软的双唇,终于被我嘬上。

   蒋聘婷开始时还有些挣扎,后来双唇亲启,鼻子里喘息着,疯狂的嘬了回来。我的双手下移,直奔幽深大峡谷。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火车在一阵震动中刹车,强大的惯性,让我俩一起撞在厕所墙上。门外不合时宜的响起了敲门声。“车要进站了,上厕所的赶紧出来。”列车员的声音传了进来。

   我去,这个时候进站,真TM扫兴。蒋聘婷显然和我一样的心情,满脸的不高兴。我看着蒋聘婷,说咋办?外面有人,我们两个,怎么出去?蒋聘婷皱了下鼻子,忽然调皮的笑了,说怕啥?说完直接拉开了门。门外站着个男列车员,他看到厕所一下子出来两个人,而且还一男一女,那表情变得很丰富。

   他楞逼了一会就大声的质问:“你们干嘛?”好儿子再深一点妈妈要_车震未遂的旅途 我心里大骂,干你麻痹,多管闲事,你嫉妒我。而蒋聘婷开口就骂上了:干嘛干嘛,我们是做财务的,我们在对账,关你屁事啊!卧槽,对账?这个解释真TM清新脱俗!让那列车员无言以对。回到车厢,里面的人都乱咧咧的收拾行李准备下车。

   蒋聘婷冲我扁了扁嘴,然后也开始收拾行李。我们默默的收拾好行李,然后我帮蒋聘婷拉着箱子下车。出了火车站,蒋聘婷问我怎么走,我说坐地铁。我在宝安区上班,距离火车站还挺远,那会天快黑了,我想着赶紧回去。必定通过蒋聘婷手机屏幕的照片,我猜想她应该有男朋友,所以我不想再纠缠,更怕惹上麻烦。我和蒋聘婷之间,就当成一次偶遇,从此各走天涯,不再联系。

   事实上,在车上时我也问过蒋聘婷有没有男朋友,但她说的含含糊糊,没说有,也没说没有。我想大概是有的。而且人有时候就是这样,过了那个劲儿,突然就不想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