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唔轻点 太大了啊 好胀 我和岳母不得不说的故事

激情都市 酷讯小说 浏览
    我和女友是高中同学,她妈妈我早就认识了,不过当时还小,没什麽其他想法。自从上了女友後,我对做爱也上了瘾,对身边的女人们也注意起来。经常去

    女友家“献殷勤”,对未来的岳母自然很注意。她今年48岁,退了休,有空时去炒一下股,个子不高,约158,虽有点发胖,但很有肉感,模样可说是徐娘半老。最让我心跳的是一对大乳,有些下

    垂,但并不松,动起来一颤一颤的很是诱人,皮肤又白又嫩,一点也不输给她女儿。我嘴甜,也很勤快,她也对我另眼相看。原本我只是在心里想着要是能干一干她就好了,可老天总算待我不薄,那次以後──一天上午,我正在家上网(我

    也算SOHO一族),女友打个电话来,说让我帮她回家拿个东西送到单位去。我来到女友家,掏出钥匙(反正都是准女婿了)打开门,只听得浴室传来水声,原来是女友的妈妈在洗澡。她听到门响,问∶“是谁?”

    “阿姨,是我,我来帮小怡(我女友)拿个东西。”岳母听了也就继续洗。我很快找到了东西,正准备走,突然有些尿急,也没多想,问道∶“阿姨,你什麽时候洗完?我想上个厕所。”

    “我还要一会儿。你来嘛!”(女友家厕所里安了淋浴房。)我进了浴室,掏出老二,也许是中邪了,想到诱人的岳母正在洗澡,而且只隔着一扇玻璃门,老二就硬了起来,怎麽也尿不出,就在马桶前站着,脑子里满

    是岳母的光身子,心中下了个改变我一生的决定。我假装放水冲了马桶,大声说∶“阿姨,我先走了。”走到门口,把门打开又关上,作成像是我走了的样子,然後脱下衣服,就站在浴室门外等着。好容易等她洗完了,由於是夏天,她就走出来擦身穿衣,刚到门口,我一下

    子抱住她,那种软玉温香的感觉和她惊恐的样子,现在想起来都让我激动。没等她说话,我就把她顶在墙上,口手并用地又亲又摸。她显然是太惊讶了,浑身一点劲也没有,喘着说∶“快住手,我是你阿姨啊!”

    我那管得了这麽多,专心享受着她的身体,不停地亲着她的嘴唇、脖子,变着法地揉那一双大奶子,鸡巴在她小腹上撞来撞去(我有180)。亲了一会儿,我抱她到卧室,放在床上,又压在她身上,用哀求的语气说∶“阿姨,你不

    知你有多美,多诱人,我想你好久了,就让我弄一次吧?”她开始还坚决不从,但禁不住我又求又撩,可能身体也有了反应,喘得越来越厉害,脸颊绯红,眼睛也半睁半闭。我知道差不多了,一边含着她的乳头,一

    手扶着鸡巴往阴道里插,龟头顺着淫水一顶就滑进去了半截,我一鼓作气插了个全根尽没,可没想到她里面竟那麽紧,肉壁紧紧夹着肉棒,我几乎射出来,赶紧停下不动。

    她彷佛也被我的鸡巴弄得舒服,一下屏住了呼吸,就这样,两人贴在一起足有两分钟。我开始抽插起来,从九浅一深逐渐加快,後来几乎次次都插到底,她也完全投入了,双手死死抓着我的肩膀,嘴里也哼哼唧唧起来∶“快┅┅好┅┅

    好鸡巴┅┅别停┅┅啊┅┅啊┅┅好┅┅”说实话,我的鸡巴不算长,但还比较粗,加上我年轻、有冲劲、又持久,竟把她干了三次高潮,最後一股浓精全部射在了她阴道里。射完精我也没闲着,拿纸巾擦乾我俩的下身,又把她抱在怀里,玩玩奶子,

    温存一番,她已被我干得几乎晕厥,哪还有力气管我,不过看得出来她对我性交後的表现也很满意,乖乖的任我把玩。这时我才想起女友交代我办的事,正准备走,可看见身边这幅美景,真是舍

    不得,只好打电话给女友说东西没找到。打完电话回到卧室,这中年美妇已回过劲来了,见我又上了床,竟主动挪动身子好让我抱着她,像少女一般靠着我,说∶“你这坏小子,居然强奸我,我可

    是你岳母啊!”我看她满面春意,不像是生气的样子,也就调笑着说∶“都怪我的抵抗力太差,你的身子也太诱人,我真是想你想了好久了。”我都是老太婆了,哪能和年轻女孩比呀!”

    “不!阿姨,你的皮肤那麽好,这奶子又大又挺,连下面都紧得要命,比好多年轻女孩都强。”我一边说,手一边在她身上游走。她捋了捋头发,说∶“小子,你是不是已经和小怡有过了?”“有什麽?”

    “真坏!还不就是刚才┅┅我们┅┅”“阿姨,我和小怡是她伺候我,和您是我伺候您呀!差别很大的。”“就你嘴甜。不过我还是要问你,我和小怡谁更好?”“我也不骗你,小怡更有活力些,但您有种成熟的风韵,身子也不像四十几岁的人,比较起来还是您稍胜一筹。我这可是大实话啊!”

    “算你会说。可以後我们怎麽办呢?”我会娶小怡的,反正都是一家人,我们亲热一点也不算越轨。我们有了这

    一次,以後再有多少次都一样,反正我是不想和您分开了。”“唉,真是冤孽!不过刚才确实┅┅确实很好,小怡她爸已不行了,一个月

    最多两次,一次也只有一两分钟,我可能二十年都没有高潮了。你刚才差点把我

    干得昏死过去。以後我还会给你的,不过你可不能再招惹其他女人了,要对得起我和小怡。另外,我们的事千万别让小怡知道。”

    我自是大喜,赌咒说∶“要是我辜负了你们母女俩就变成太监!阿姨,让我再服侍您一次吧!”说着,又把她压在了身下。

    我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顺着丰挺的双乳一直摸到浑圆的屁股。我的手指在肉缝里找到了敏感的小肉粒,微微揉了揉。一股淫水从里面淌出来,顺着我的手臂往下流。我伏下身去含住阴蒂,舌头不住地舔阴唇,她颤抖着,

    欢叫着∶“好┅好女婿┅┅乖乖┅┅阿姨我┅┅受不了┅┅了┅┅我┅┅我要┅┅啊┅┅”“阿姨,那你要到我上面来。”“好┅┅好吧┅┅你的┅┅花样太┅┅太多了。”说完,就跨到我身上,抬

    起臀部,把我粗硬的大阴茎整条吞入她的阴道里。我教她活动着屁股来套弄我的肉棍儿,她做了一会儿自己就兴奋了,一口淫水从她的洞眼里倒浇下来。她对我说了声∶“好女婿,底下┅┅好┅┅好麻哟!

    我做不来了呀!”接着就软软地俯下来,把一对温软的乳房紧贴在我的胸前。这时我开始反攻了。我屁股一挺一挺的,使粗硬的大阴茎在她的肉体里冲刺着,阿姨咬紧牙关,承受着我自下而上的冲击。初时,我要她双手撑起来让我摸

    乳房,後来她已经被我奸得欲仙欲死,连手都撑不住了,我反而劲头十足。於是我又改变姿势,先是坐直起来,搂着她玩“观音坐莲”,接着把她搁在床沿,握住小脚儿,玩“老汉推车”。

    阿姨的阴道里一次又一次地冒淫水,握在我手里的脚儿也小有些发凉了,我担心一下子把她玩坏了,就让她平躺到大床中央,以传统的姿势压上去。抽送了一阵子,小腹紧紧抵在她的阴部,突突地把一股烫热的精液注入她的肉体里。

    我停止了抽搐,阿姨的娇躯仍然微微地颤动着,我让她的一条大腿盘在我身

    上,仍把阴茎塞住那个灌满了浆液的洞眼,侧身搂抱着她软软的肉体稍作休息。

    她舒服地枕在我的臂弯里,媚目半闭,我知道她累极了,就说道∶“好阿姨,时

    间还早,放心睡一睡吧!”

    她有气无力地说道∶“乖乖,我被你玩死了!”就不再出声了。当然,自此她就变成我的女人了,任我玩遍所有的花样,比她女儿还听话,我几乎每天都要去女友家──干我的丈母娘。

    这是前年夏天的事,现在她已正式成为我岳母,我也住进她们家了,晚上干老婆,白天就是我和岳母的天下。可怜我的老岳父,家里两个女人都被我玩了,他只好靠边站。我正计划着让他们母女俩一起伺候我呢!

    自从我亲爱的岳母和我有了“第一次亲密接触”之後,她已完全把我当成了她的男人,事事为我着想,不光是吃饱穿暖没有,还有性生活上爽不爽。她经常督促女儿好好服侍我,自己更亲力亲为,在床上对我惟命是从,为了满足我,连

    还是处女地的屁眼都给了我,还愿意尝试各种性玩具,大概是为了补偿这些年来的损失吧,这比她女儿可强多了。

    又是一年的夏天(去年),我老婆怀孕了,当然也不能和我干,这下岳母就成了我的专职老婆了。可我性欲太强,岳母一个人根本就满足不了我,经常被我干得背过气去但我还是没射,这时老天又给了我额外的恩赐。我岳父的妹妹,也就是我老婆的姑姑,才40岁,住在老家山西,老公长期

    在外面玩女人,她趁着16岁女儿中考完後的暑假带她到哥嫂这里来玩,自己也散一下心。

    她们母女俩来了就住在家里的客房,姑姑长得有点像汪明荃,身体小小的,一点也不像四十岁的人;小表妹倒发育得不错,长腿、翘屁股,发育中的乳房很可爱。姑姑显然是到了这边很开心,表妹就更是乖巧了,整天姐夫长、姐夫短的很是可爱。

    来了约有一个星期,这天表妹陪我老婆上街,就剩我和岳母、姑姑在家。岳母把姑姑叫到卧室,一会儿又神神秘秘地走出来对我说∶“小王,我有件事和你谈一下。”

    我见她很暧昧的样子,心知有异,但怕姑姑看见,也不敢放肆。可我的美丽岳母朝我腿上一坐,搂着我的脖子说∶“你想不想多要个女人?”“我怎麽敢?有你和小怡就够了。”

    “别怕,是我同意的。再说,你现在每天弄得我都吃不消了。”她边说边抓着我已硬了的肉棒,在我耳边说∶“你觉得姑姑怎麽样?”“妈,你是说┅┅!?”

    “对,是我给你姑姑出的主意,报复一下她老公也满足一下你。怎麽样?”姑姑同意了麽?”“当然,不过她很不好意思。我们的关系也给她说了,都是一家人,我和小怡都没意见。你怎麽谢我?”“最多把我美丽的妈妈再干几次高潮呗!”听到如此的好消息,、我的鸡巴硬

    得都发痛了。

    “快去吧,我给你们把风。但你别太过份了,她毕竟第一次和你┅┅”我高兴得又亲了亲岳母,就来到卧室。推开门,见姑姑背对着门坐在床边,看着她瘦瘦小小的身子,一种怜爱油然而生。我走过去,坐在她身後,轻轻扳着她的肩膀,柔声问道∶“姑姑,妈已经

    跟我说了,你真的愿意吗?”

    姑姑的身子一抖,轻声说∶“我愿意的。”这时她的耳朵根子都红了。我走到她对面,蹲下来,说∶“别担心,我会好好待你的。”说完,我让她躺下去,然後侧卧在一边,温柔地亲脖子、嘴唇,将舌头伸进她的嘴里,轻轻地

    搅,吸她的舌头,一边解着她的衣服,顺着解开的扣子一路亲下去,姑姑随着我的动作而颤抖着。亲到她的乳房了,和人一样,也是小小的,但是又嫩又滑,乳头和乳晕粉红粉红的,如同少女一般。虽说我喜欢岳母那样的大奶子,可这样的乳房一样让我

    心跳。

    一路亲过了深深的肚脐,平滑紧实的小腹,终於到了迷人的三角地带,阴毛只有少许,长在阴阜上,很软,我用手在大阴唇上摸着、挖着,逐渐进到小阴唇和阴道里面,用麽指和食指轻力捏着并旋转着花生米一样的阴蒂,姑姑的身体剧烈地颤动着,呼吸也急剧起来。

    不一会儿,淫水流了出来,我把舌头伸进阴道并抽插起来,淫水越流越多弄得我满嘴都是,姑姑已经由喘气变为“唔┅┅唔┅┅”的呻吟声。我把手伸上去正好握住整个乳房,揉搓起来。

    姑姑大概很久都没有这样过了,全身都在抖,屁股也乱动,叫的声音也大起来∶“啊┅┅啊┅┅不行了┅┅停┅┅哦┅┅不┅┅”我感到她的阴道在收缩,便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不久,一股热热的阴精喷出来,姑姑舒服地叫着,我也把这些精水都吞下肚里。

    她因为泄了无力的躺在那里,我笑着问∶“姑姑,舒服吗?”她的身体一抖,两行清泪如泉涌一般。我急忙搂住她,问道∶“怎麽了?是不是我哪没做好?”“不,太谢谢你了,我今天真是太高兴了。”我这才放下心来,躺在一边轻轻搂住她。

    好一会儿,她的呼吸渐渐平静了下来,睁开眼看着我,那眼神如同刚被我开了苞的处女一样。她瞥了一眼我的下面,羞羞地说∶“你还没有┅┅那个呢,我们再来一次吧!”一听这话,我如蒙圣旨,扶她起来,让她反过身跪在床沿,用手撑住身体,

    整个屁股露出来,阴户也露出来,上面满是我的唾液和她的阴精。我扶着她的屁股,用手拿着肉棒在屁股沟中顶了几下,然後试探着对准阴户插进去。她的阴道很紧,我只插入龟头,她已在叫痛了∶“阿姨已经六、七年没做过了,你的┅┅那麽大,轻一点好麽?不然我受不了。”

    “阿姨,你就像处女一样,我会小心的。”说完,我用龟头在阴唇处来回地磨,然後插进去一点,又拔出来。这样往返几次,肉棒终於一点点地进去了,约有两寸还在外面,我实在是忍不住了,用力一挺,全根没入阴道,她痛得全身发

    颤∶“啊┅┅你好狠┅┅”肉壁紧紧地夹住肉棒。我轻轻地抽插着,她也逐渐不那麽痛了,屁股扭动着,嘴里发出“啊啊┅┅哦┅┅深一点┅┅啊┅┅快┅┅用力!”的呻吟。我加快了速度,插得她淫水越来越多,顺着大腿流到床上,屁股不断向後扭

    动,叫得也更大声了∶“喔喔┅┅啊┅┅啊┅┅大鸡巴┅┅喔┅┅插死我了┅┅好┅┅哥哥┅┅我不行了┅┅要┅┅要泄了┅┅”她的阴道一阵阵收缩着,我更是插得根根全入,不久,一股滚烫的阴精喷在

    我的龟头上。我并没有停,反而比刚才还快、还狠,她无力地软下去,上身已伏在了床上,只是屁股被我抱着,汗水打湿了头发,嘴里小声地哼着。又插了四百多下,她的身子颤起来,跟着一股阴精喷出来,烫得龟头好爽,

    我感到腰眼一酸,大股精液射入她的子宫深处。我也累了,让她趴在床上,我伏

    在她背上喘着气。阴茎没有因为射精而软下来,还硬硬地顶在她屁股沟里。

    这时岳母笑着走进来,坐在床边说∶“你们声音真大,我都快受不了了。”

    我从姑姑的身上翻下来,用毛巾擦拭两人的下身,碰到阴户时,她又舒服得

    哼出声来。

    岳母说∶“妹妹,怎麽样?他还行吧?”

    姑姑因为是光着身子,不好意思地理理头发,说∶“真厉害,我从来没这样

    过,差点都被干散了。谢谢你。”

    这时岳母看见我半硬半软的肉棒粘满淫水,龟头红黑红黑的发亮,伸手握住

    肉棒并套弄着,说∶“你们倒是爽了,我呢?”

    我一把把岳母扯过来,三两下扒光衣服,用69的姿势上下吻着。我用双手

    分开阴唇吸吮着阴蒂,还轻轻地咬,岳母把阴茎和龟头一下吞入口中,有时只含

    着龟头,用牙轻咬,还用舌头舔龟头上的裂缝,有时又缠着阴茎舔。

    在她的高超口技下,肉棒笔直的竖了起来,姑姑在一旁看得直啧嘴∶“这样

    都行啊!”

    岳母终於忍不住了,骑在我身上,用力套弄着,我也没闲着,使劲揉她的大

    奶子,还让姑姑也跪在我头的上方,舔她的下身。三个人就这样弄着,达到了好

    多次高潮,起码有一个小时我才射出精来,身上全是汗水、淫水。真是太累了,

    我在她们中间躺下来,摸着两人的阴户睡着了。

    自此以後,我每天都享受着两个美丽的中年女人,一个丰满,一个苗条;一

    个放浪,一个含蓄。姑姑也被我调教成了性爱高手,连乳房都因为高质量的性生

    活而长大了一些。

    我开玩笑地说∶“姑姑,这下你回去会把姑父迷死的。”可姑姑一听这话,

    板起脸说∶“我才不会和那个狗东西做!”吓得我连忙道歉,又卖力地干了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