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魔鬼夫妻奸虐幼女

激情都市 酷讯小说 浏览
   1997年6月,仙游市扶贫医疗队正在闽西山区的刘家坳村免费为村民治病,忽然一个大婶搀着一个瘦弱的小姑娘来到女医生孙月英身边。当孙大夫揭起小姑娘破烂不堪的衣服时,她被惊呆了∶小女孩身上
 各种器物伤不下几十处,血痂和疤痕更是随处可见。

   她一边拿出药品,一边询问小姑娘为何伤痕累累,连问几声,小姑娘却呆呆地一句不答。大婶叹了口气说∶“都叫他俩口子打痴了哟!”
“什麽!是她爹妈打的?!”女医生的惊讶比刚才更甚∶“谁家的父母下这样的狠手打孩子?”大婶悄声说∶“是抱养的。”“抱养的也不能这麽打呀!”女医生义愤填膺。
当她忙着给孩子擦洗上药时,大婶凑近她的耳旁,悄悄说了句话,顿时令女医生呆如木鸡。那大婶说的是∶“这女娃儿被她爹那个过。”

   那是1992年4月间,刘家坳村出名的懒汉夫妻刘全胜、曹富家俩口子突然带着一个小女孩从打工地回来了,并称这小女孩是他们抱养的。实际上,刘、曹夫妻俩因吃不了打工那份苦,思量回家过几天舒心日子。小女孩是在外县一个
穷山村里花二百块钱买的,取名刘银花,名为养女,实际上是买来干活服侍他们的。
一到家,曹富家就叫腰酸腿痛,胡乱吃完饭就到里间睡倒了。刘全胜三口两口把饭扒完,丢下碗也进房找妻子求欢,谁知曹富家说累了,刘全胜再三央求也无济於事,只得怏怏出来,见幼小的银花正畏缩在墙角,胆怯而饥渴地望着桌上

   的残羹剩饭,不禁眼睛一亮,自己刚买来的孩子正是个女的,不能搞老婆,搞这小女娃不也一样吗?想到这里,便招手过来叫她吃饭。
小银花怯生生地走到桌子边,刚要端起碗,刘全胜拦住道∶“慢!先亲爹一口。”说着把左颊偏过去。
在食物的诱惑下,小女孩终於把小嘴慢慢凑向男人的脸颊。唇颊正欲相贴之际,刘全胜忽然偏过头来,觑准养女的小脸蛋“叭”地一个响吻,狠狠地亲吻了5岁的小银花一下。这是刘全胜第一次吻小银花。

   小银花被养父袭吻,吓得不知所措,刘全胜笑着伸手捏捏她的小脸蛋,让她吃饭,自己坐在一边细细打量小银花。这小女孩虽然面色蜡黄,但一张小脸长得还算清秀,小小的身体单薄瘦弱,但腰细腿长,各部位比例还算协调,
只有小屁股仅仅是比腰腿略略凸起,一点不像见过的城里小女孩屁股那麽鼓圆,显然是营养没有跟上。
就是这麽一个虽然容貌还过得去,但面黄肌瘦、营养不良的小女孩,竟让刘全胜愈看色心愈炽。他走过去把正在吃饭的小银花拉起来站着,伸手到孩子胯下摸她阴部。因隔着两层裤子摸不真切,刘全胜索性伸手插到小银花的裤腰里,钻
入孩子的内裤,向下摸索,果然在孩子小腹底下摸到了一处略鼓微凸的部位,下面依稀是道窄窄的小缝,正是小女孩尚未发育的阴户。刘全胜摸着觉得小银花的阴部挺饱满,手感也细腻嫩滑,忍不住多摸了几下,谁知龟头就沁出了滑液,这
才依依不舍地把手从小银花的裤内退出来。

   刘全胜试了小银花的阴部,认定这小女娃一定是个骚货,此时再看才发现这年方5岁的瘦弱幼女竟如此诱人,恨不得立刻就同小女孩做爱。当下欲火大炽,便乘老婆不在眼前,扳过孩子的头,让她和自己脸对脸,把嘴唇贴上小银花正在
咀嚼的小嘴用力亲吻。嘴里还含着米饭的小银花吓得闭紧双唇,一动不动地任凭刘全胜亲她的嘴。
刘全胜亲吻了一回小银花,和五岁养女性交的欲望更加强烈,但等他抱起小银花,却发现没处放她,只得将小姑娘放下地,自己转身进房。
曹富家正歪在床上,刘全胜坐到床边,问妻子如何安置小银花的睡处,曹富家说让她睡柴房,刘全胜却说∶“今晚就让她睡大床吧!”曹一愣,问道∶“为啥?”刘全胜厚着脸皮,求曹富家同意今晚让他开苞小银花。
曹先骂他不要脸,连五岁的小女娃子都要奸,但禁不住刘再三央求,甚至提出∶“你这次让我睡了她,我侍候你一个月。”只得答应,腾出大床让刘全胜和五岁的小银花成亲。

   刘全胜欣喜若狂,窜到堂屋,将刚吃完饭的小银花一把抱起,色迷迷地望着她惊恐不安的小脸蛋,转身将小女孩抱进卧室。至此,男人和幼女的关系发生了奇异的变化,懒汉刘全胜又当上了新郎官,准备“合法”地占有第二个女性的身
子;而五岁的小银花刚进“家”门就成了养父的新娘,被迫要张开双腿让养父采摘她胯间幼嫩的花蕾。
刘全胜将小银花的身子轻轻放在大床上,两手支在她头部两侧,俯身贪婪地注视着她清秀的小脸蛋,然後慢慢把嘴探下去,终於吻上了小银花的嘴唇,现在他可以“合法”地亲吻五岁的养女了。刘全胜一会儿吮着小银花的上嘴唇,一会
儿又含住她的下嘴唇,一会儿又和小银花嘴对嘴地贴着,将幼女两红嫩的小嘴唇饱饱地吮吻了一番。

   旁边的曹富家见刘全胜这麽长时间地和养女亲嘴,心生醋意,发话道∶“要干就快点干,我还要睡觉哩!我就不信这小丫头的嘴就那麽香。”
刘全胜正想让小银花张开小嘴,好舔她的小舌头,听到这话只得罢手,伸手抚摸小银花的身体。小银花身体瘦弱,年岁尚幼,所以刘全胜在她身上摸了两下就直奔她的女性要害部位,将手伸进她的裆里,搓摸她的下阴臀缝等羞部,又继
续俯身在她小脸蛋上亲吻。曹富家在旁冷笑道∶“这小丫头还没发情呢!你再摸她也没用,快干进去是正经。”
刘全胜一想也是,五岁的小女娃子你再刺激她,她还是一脸害怕,自己的下面倒被刺激起来了,当即脱光衣服,跳上床来,将躺着的小女孩抱在怀里,就给她解衣脱裤,不一会儿,小银花便被养父剥得精光。
刘全胜搂着她赤条精光的小身体,淫兴大发,一根高翘的阴茎已顶上了幼女的小腹。刘用双手扶着小银花的腰,让她分开两腿跨坐在自己下部,但小银花看着养父那根挺硬直立的粗大阴茎竖在下面,哪敢骑坐上去,刘全胜百般哄劝,甚

   至两手卡着幼女的腰身,硬往下摁她的小屁股,可小银花哭闹着极力挣扎,两脚抵着床就是不肯将小屁股坐放下去。
刘全胜眼睁睁地看着小银花胯间那道诱人的嫩红肉缝,却无法插入享用,情急之下只得求曹富家帮忙,求之再三,曹富家才同意帮助他和小银花性交。这个同样毫无心肝的女人也上了床,说声∶“对准了啊!”便双手抓住小银花撑着床
的两脚往左右一分,小女孩的屁股顿时直坠下来,刘全胜忙挺着阴茎觑准她的小肉缝守株待兔,“噗”地一声,小银花的女性部位准确地落在刘全胜的男根上,只听小女孩尖叫一声,幼嫩的肉缝一下子就把龟头套了进去。但阴茎刚一入体就
被一层薄薄的东西阻住了,原来,龟头触到了孩子童贞的标志。刘全胜用力再一挺,龟头捅破了小银花的处女膜,终於进入了五岁女孩子热热紧紧的小阴道。
随着小银花身体的慢慢下坠,她的小阴道也逐渐更深入地与男人的阴茎交合了。然而,这是多麽痛苦的做爱啊,虽然刘全胜的阴茎并不算大,但那勃起的东西仍然是这幼小女娃尚未发育的肉缝难以纳入的,每深入一点点,小银花都痛得

   大声哭叫。妙龄女孩的性生活是美妙的,而五岁幼女的性生活只意味着痛苦,她本该在十几年後再体味做爱的滋味,然而外界的暴力却迫使这幼小的处女提前开了苞。
刘全胜抓着小银花两只手腕,欣赏着自己的阴茎慢慢插入她的下体,随即看见一缕鲜血从小银花被插入的地方慢慢流了出来,他知道,这个五岁小姑娘的处女宝已经被他获得了。
这时,刘全胜的阴茎已经在小银花的阴道里插入很深了,小姑娘的屁股也停止了下坠,刘全胜用阴茎把5岁的小银花挑在了空中。谁知曹富家忽然又按着小女孩的肩膀向下用力一压,原本还有一半在幼女阴道外面的阴茎一下子又插入了
三分之二,小银花顿时惨叫一声,瘫倒在刘全胜身上,可怜的小女孩痛得昏了过去。

   幼女的惨状丝毫没有打动这对魔鬼夫妻,曹富家抽身下床,让刘全胜继续奸淫小银花,刘全胜便自己用两手托着小银花的屁股,不顾孩子阴道出血,毫无人性地抽插起那幼小稚嫩的肉缝来,直到把他污浊的精液射进孩子体内。
刘全胜将小银花开苞後,把阴茎抽出她的阴道,找了张草纸擦乾净孩子的下身。他见被奸後的小银花俯趴在床上一动不动,灯光下,孩子柔嫩的小屁股显得特别美,刘全胜便将小银花的裸体揽在怀中,伸手细细把玩她两嫩滑光洁的小屁股。
一旁的曹富家见刘全胜奸了小银花後还搂着她爱抚,而小银花开苞後也精光着小身子缩在养父怀中啜泣,三十岁的养父和五岁的养女性交之後,看上去更像一对情人。曹富家忽然对小女孩产生了妒意,发话道∶“怎麽,你还想抱着她睡
呀?干完了该回哪去就回哪去,老娘要睡觉了。”说着上前拽起小银花的胳膊,把她从刘全胜怀里拉了起来。

   刘全胜确实是想和养女这样裸体相拥睡一夜,一听老婆话里有话,只好抱起小银花到柴房里,把她放回草床上,忍不住再次亲吻仍在哭泣的小养女,在百般吮吻孩子的小嘴之後,才恋恋不舍地离去。
次日,昨晚嫁给养父的小银花刚刚被开苞的下体还很疼痛,曹富家就逼着她干这干那,吃饭时小银花只能吃他们夫妻俩的残羹剩饭。曹富家又怕刘全胜和小银花恋奸情热,便处处监视。刘全胜与小银花新婚燕尔,正在乾柴烈火之时,当
晚又想和小女孩同房,曹富家坚决不允。

   但是已经品尝过幼女嫩味的刘全胜,哪里捺得住欲火,第二天中午他见曹富家差小银花去村头小店买零食,也悄悄尾随出来,走出几步,便从小银花身後紧紧抱住她,急切地在小女孩脸上嘴上使劲亲吻了几下,将她抱进村头的破祠堂。
小银花被刘全胜按倒在地上,吓得浑身发抖,刘全胜将她裤子脱至膝盖处,然後托起孩子的小屁股,迫不及待地把阴茎戳入小银花的肉缝。在小女孩一阵撕心裂肺的嚎哭之後,刘全胜再次满足了淫欲,他顺手捡起一张草纸给小银花揩了
揩溢出精液的小肉缝,胡乱给她穿上裤子,这时小银花下体疼痛得走不了路,刘只好将她抱回家中。
曹富家见小银花没有买回零食,却躺在草床上动弹不得,顿时起疑,马上脱下她的裤子查看,果然发现小银花的阴部有性交过的痕迹,曹不问青红皂白,大骂小姑娘是骚货,顺手拿起了灶上的锅铲,朝着瘦弱的她劈头劈脸地猛打。可怜
的小银花惨遭男人奸淫後,还要遭受女人的毒打,那天她被打得浑身青肿,脖子上、小腿上被锋利的锅铲开口划出道道血痕,整整两天起不了床。
此後,曹富家时时盯着小银花,以防她再和刘全胜性交,而刘全胜也处处留意,千方百计找机会和小女孩性交。毕竟防不胜防,山坡上、树林中、祠堂内、柴房里,一次次留下了刘全胜和小银花苟合的身影。
一天,曹富家赶集回来,刚进家门就听见卧房里传来小女孩的呻吟声,进去一看,果然见刘全胜和小银花赤身裸体地搂抱着在床上扭动,男人和小女孩的下体紧紧交缠,如胶似漆。而刘全胜把全身的劲都用在小银花的阴部,竟没有发觉
妻子已经到家。

   曹富家一见小银花又在与丈夫性交,又气又恼,上前抓住丈夫的胳膊,想把他拉出小银花的身体,但刘全胜的阴茎和小银花的阴道结合得很紧,曹富家一拉之下竟没能使两人的身体分开,曹一气之下抄起一把扫帚,朝着刘全胜和小银花
下体交合的部位乱打。

   此时刘全胜已经准备在孩子体内射精了,不料却被妻子阻断了兴头,气得他甩手给了曹一记耳光,曹富家见丈夫竟敢打她,坐倒在地大哭大闹。
刘全胜恼怒地对她骂道∶“醋坛子腌的,干了你五年也不见下蛋,还敢拦我干别的女人!”曹富家闻言哭骂道∶“你这没良心的色鬼!她算女人吗?这几岁大的小丫头片子能下蛋吗?你这短命鬼,死淫虫,有了小老婆就不要我了┅┅”
刘全胜不再理她,双手搂起小银花的腰,继续和她性交,很快略有疲软的阴茎便在小女孩的阴道里再次硬挺,胀得小银花又“啊┅┅啊┅┅”地呻吟起来。刘全胜双手紧抱住孩子的小屁股,阴茎向幼女体内死劲一挺,随着小女孩的尖叫
声,养父的精液如洪水般地泄进了紧窄的小阴道。
刘全胜发泄後便自顾自走开了,只可怜被他奸得起不了身的小银花马上就遭到曹富家一顿毒打,刚刚受精的小女孩被打得在地上连滚带爬,刚注入的精液很快又从小肉缝里溢了出来。
自从那次刘全胜当着曹富家的面与小银花性交後,虽然与妻子弄僵,但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掩着藏着与小银花偷欢,每天吃饱了饭便把小银花带出去,溜达到村外,拣个树背或垛堆,拍拍小女孩的屁股示意她躺下,然後几把将她的裤子

   扯到脚跟,伸出两指到嘴里沾了点唾沫,塞进小银花的嫩肉缝里抽送了几下,便用肉棒抵上孩子的阴户,在小银花低低的痛吟声中,缓缓而有力地插入小女孩的肉洞。然後,用两手紧抱着孩子的小屁股用力抽插她,并在小银花的哭泣声中向她体内射精。
後来,刘全胜只要性欲一起,便去纠缠小银花,不在孩子的小肉缝里发泄完便不放她起身。
一次,小银花在厨房里烧火,刘全胜进来抱住她就亲嘴,小银花顺从地张开小嘴和刘接吻,她一边和刘亲嘴,一边还不忘向灶膛里添柴。刘吻了她一番後,
就开始扯她的裤子,小银花着急地说∶“还要烧火呢!”刘一把夺下她手里的木柴,用手强按着她趴倒在柴堆上,然後下身紧贴着小银花的屁股,从她後面干了进去。
这是刘全胜第一次用这种姿势干养女,所以这次射入小银花体内的精液特别多,弄得事毕好长一段时间,小银花的阴户仍然滴滴嗒嗒不断溢出精液,把她的裤裆全弄湿了。

(二)

   曹富家当然知道丈夫在暗中不断奸淫小银花,眼看丈夫射入养女体内的精液越来越多,知道阻拦不住,只得默认了丈夫和养女通奸,但和丈夫约定每星期两
人只能行房两次,这两次小银花可以上大床,而且干完後小银花还可以留下和刘全胜一起睡,不须再回柴房。
曹富家本来不愿意让小银花和刘全胜同床共枕的,但刘全胜却一直想抱着养女睡觉,坚持让小银花在房事後留下共寝。达成这荒唐的协议後,小银花等於正式成为刘全胜之妾。
过了几天,到了协议规定的日子,刘全胜精神十足,天刚擦黑就一迭连声地催促小银花收拾完桌子就上床受奸。可怜的小女孩从养父色迷迷的猴急相中就知道了自己的命运,她垂着头,一步一蹭地向卧房走去。
走到门口,正遇上双手叉腰的曹富家,曹扬手一掌打在她头上,恶狠狠地骂道∶“打死你个小骚货!”小女孩被打得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刘全胜淫笑着钻出房来,抱起地上的小女孩,将孩子抱进了卧房。
曹富家不想见到丈夫和养女在大床上淫交的丑态,一边骂一边走到堂屋。很快,卧房里传来男人的淫笑和幼女的叫声,曹富家满脑子都是丈夫和银花一大一小两具裸体一丝不挂搞在一处的场景,不禁妒火勃发。不久,屋里的小银花凄惨
地哀叫起来,而且那声音还很有节奏地一顿一顿地,曹富家知道这两人已在欢合了,不禁妒怒交加,没想到买个服侍丫头却弄进家一个情敌,她恨恨地想∶明天一定要把这小婊子的腿给打折了!
大约四十分钟後,卧房里的响动停了,曹富家喃喃咒骂着进屋,只见小银花一丝不挂仰面朝天躺在床上,还在小声啜泣;老公刘全胜则同样赤身裸体地趴在小女孩那幼小的肉体上,呼呼喘气。

   曹富家骂道∶“小骚货还哭!刚才干的时候瞧你叫得那个骚样!”说着顺手在她头上狠狠敲了两个“毛栗子”,小银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刘全胜爬起身,坐在床上冲曹笑了笑,顺手揽起小银花的腰把她搂进怀中,将自己疲软下来的阴茎拨过去塞在养女的小屁股缝里夹着,和稀泥道∶“算了,算了。”
曹富家一脸醋意地冷笑着说∶“你只顾这个小骚货,就不管老婆了?”刘全胜忙陪笑道∶“哪能呢?来,我疼你。”说着用另一只手揽住曹的肩。
曹富家见丈夫的阴茎仍顶在小银花屁股沟里,更添了妒意∶“怎麽?玩过了小骚还不过瘾,还想玩她屁股啊?”
谁知这一语提醒了刘全胜,他眼睛一亮,说∶“对啊,我早听人说女人的屁眼也是可以操的,那年我想搞你屁眼你就是不干,今天乾脆就拿她来试试。”
曹富家一听他竟又想上小银花的屁股,正欲光火,转念一想,不如就让小银花去受受插屁眼的罪,便冷笑着同意了。

   刘全胜顿时一扫行奸後的懒态,立时阴茎抽离了养女的屁股缝,一把将怀中的小女孩按趴在床上,双手从孩子两大腿内侧抄下去,把她的小屁股拱在怀里抱了起来。望着小银花两臀缝中间那菊花蕾似的小屁眼,刘全胜着色眼一阵淫
笑,彷佛眼前的不是女孩用来大便的屁眼,而是一颗等候他享用的美味果实。
刘全胜一只手仍然揽在小银花的腰间,腾出另一只手去翻扒她的小屁眼。由於自来到刘家从来没有好好洗过一次澡,小银花的排泄器官显得有些藏污纳垢,但刘全胜满脑子兽欲,哪还顾得上小女孩的屁眼是脏是臭,只管用食指和大麽指
尽力把小屁眼向两边扒开,强行使那浅裼色的小小菊花蕾绽放开来。随着那菊纹瓣向两侧翻开,刘全胜胯下垂挂的东西也越来越硬,很快就恢复了奸淫女人的能力。
由於从未有过和女性肛交的经验,刘全胜没给小银花的屁眼做任何润滑,一捧起小屁股就用龟头往她肛门顶。大家都知道,如果没有经过充份润滑,即使是
成年女子的屁眼也难以顺利地把男性阴茎完全纳入,何况小银花只是个五岁的孩子,刘全胜的成人鸡巴又怎能插入她的小屁眼?
   几次入洞不成後,刘全胜发狠用两手把小银花的屁股拼命往两边掰,让小屁眼尽量张开。可怜银花小屁眼几乎被他掰裂了,痛得大哭大叫。可这还不是最痛的,刘全胜看着已经被扒开成一个小圆洞的幼女屁眼,淫笑了一声,挺起鸡巴,
龟头就往小银花屁眼里塞。
小银花感觉到身後一个硬硬的东西正在戳她的屁眼,惊恐地大叫起来,这时曹富家走过来,挥手打了她两个耳光,骂道∶“嚎什麽!再嚎老娘打死你!”小银花早已被她打怕了,顿时吓得不敢出声,只是低低啜泣。
刘全胜此时已经成功地把半个龟头挤进了小银花的屁眼,幼女肛门内腔壁的火热和迫力使他的欲火愈加高涨,便不顾一切地双手把住小银花的两小屁股蛋向左右两边用力一掰,同时下身猛然发力一顶,五岁的小银花顿时发出一声惊天

   动地的惨叫,身子向前一倾,倒在床上,刘全胜因用力过猛,也几乎整个身子都伏在她的背部。
过了片刻,刘全胜用两手揽着小银花的胸口把她重新抱坐起来,小银花慢慢恢复了刚才狗爬的姿势。这些动作一点也没有影响他们的肛交,因为刚才那一下强行破门而入使刘全胜的阴茎在小银花屁眼里插得很牢,小女孩的屁股已经和男
人的下体紧紧连接在一起了,当然,肛交的女方付出了凄惨的代价──小银花的肛门终於被撕裂了。
由於屁眼处的剧痛,小银花哭喊得喉咙都哑了,而一旁的曹富家仍在幸灾乐祸地叫骂∶“小婊子倒会发骚,骚叫什麽!全胜给我死劲插,插死她!”
刘全胜当然还想往小女孩的屁眼深处插,因为尽管小银花付出了肛门撕裂的代价,也只是让刘全胜的龟头进入了她的屁股,要使阴茎顺利插入进行肛交还差得很远。刘全胜试着用鸡巴在小银花屁眼里顶了顶,发觉要想把龟头後面的部份
插入几近不可能,如果强行再插,倒把自己的龟头弄得隐隐生痛,他便放弃了让阴茎在小银花屁眼里继续挺进的念头,享受起龟头被小女孩火热的肛壁紧紧里挤的滋味,果然与插时风味不同。
其实,光是阴茎直插小女孩屁眼的景像就够刺激的了,刘全胜却还想让龟头在屁眼里做活塞运动,但他很快就发现这也是不可能的,小银花的屁眼太紧了,

   根本没有阴茎抽插的馀地,除非是拔出来,否则龟头就被她的小屁眼拘束着动弹不得。刘全胜小心地试着把阴茎向後抽,发觉连把龟头拔出小银花的屁眼都挺困难,看来只有在射完精鸡巴软化之後才能让下体和她的小屁股分开了。
刘全胜缓缓地让下身前後耸动,小银花的屁股也跟着动起来,看上去像是在性交,实际上阴茎和屁眼是钉死在一起的。即便如此,在耸动了数十下之後,刘
全胜还是在小银花的屁眼里射出了第二滩精液,由於插入得很短,这些精液基本没有进入小银花的肠道,都从她屁眼里回流出来。藉着精液溢出的润滑,也由於阴茎的软化,刘全胜在插入小银花屁眼三十五分钟後,终於抽出了鸡巴。

   事毕,连刘全胜都觉得疲惫不堪,他找了张草纸给小银花擦了擦屁眼里流出的精液和血迹,便一头躺在床上睡倒了,当然还没忘把动弹不得的小银花搂进怀里,一只手里还捏着她一只小奶头;而小银花由於肛交後屁眼剧痛,直到後半夜才睡着。
自从这一晚刘全胜又开了小银花的屁眼後,除了正常的性交之外,两人之间的肛交也逐渐频繁起来,虽然小银花还是痛,但次数一多也就开始习惯了。加上刘全胜为了能插入更深,也渐渐知道在肛交前用湿滑物给她擦洗,用手指先通松
小屁眼,到小银花八岁那年,刘全胜终於能把大部份阴茎都插入她屁眼了,肛交时也有了真正的抽插动作,最後精液也都基本射进小银花的肠子里。
就这样,五岁的小银花在养母的巴掌和养父的阴茎下生活了五年,直到碰上了孙大夫,极富正义感的孙大夫当即报警。之後,警察来到了村里,刘全胜、曹富家这对魔鬼夫妻双双被捕(後刘全胜被判无期徒刑,曹富家被判有期徒刑十二
年),小银花终於获得了解救。
在给她做身体检查的时候,人们发现营养不良、瘦弱枯黄的小银花身体状况极差,精神状态也几近麻木,只有性器官得到了充份发育,这是她同养父通奸五年的结果。经医生测试,十岁的小银花阴道已经很有弹性,她的性能力足以同十
四岁的少女相媲美。当然,小银花毕竟还只是个孩子,男性在同她性交时仍然能够感受到她阴道的紧绷,只是不知她自五岁起就获得的丰富性经验,对她未来的成长是祸是福?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