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澳洲换妻记

激情都市 酷讯小说 来源:酷讯小说网 浏览 收藏此文章
    澳洲的“换妻俱乐部”处处可见,而当地的华人由于自己传统的道德观念支配,往往很少有人涉足,但是近年来,随著华人新移民的大量涌入,以及对西方文化的逐步接

    受,情况发生了变化。二十五岁的王伟,和自己小两岁的太太陈玉是三年前移民来雪梨的,开始,由于王伟在台北还有生意,所以经常两头跑,人很累。去年,王伟决定收掉

    生意,过一段时间安定的生活。不久,他把在台北的资金抽了回来,并在雪梨的曼利海滩附近,化了七十多万澳币买了一套公寓,开始过悠闲的移民生活,他每天太阳、

    喝喝咖啡、享受著高品位的澳洲生活。但是不多时,王伟如此的生活也感到乏味了,他要找寻些刺激。

    一天晚上,太太去美容院做美容、王伟独身出门,到唐人街的大水车卡拉OK去寻点乐趣,在门口处 到王伟几年前在大陆做生意的合伙人李强。

    李强穿著西服,系著 带,身材◇梧,手握“大哥大”,身边还倚著一位二十来岁的漂亮女郎,派头十足。

    他乡遇故人,分外热情,他们手拉著手寒喧了一番,王伟从李强的口中知道,李强已和前妻离婚,一年前移民来了澳洲,现在开了一家电脑公司,进行散件的组装,生意已经稳定,身边这位姑娘是他的新婚妻子,

    原是上海来澳洲读英语的自费留学生,现在

    是澳洲时装公司的模特儿,叫美霞。王伟忍不住看了美霞几眼,这女子细皮嫩肉,面清目秀,身上穿著一件粉红色的闪光旗袍,胸前的双乳坚挺,被衣裳包得紧紧的。衣著下的裂叉很高,几乎要裂到两股上,显现的大腿晶亮丰满、很有丰姿,让王伟很动心。

    他们一起进卡拉OK,定了间包房。女模特儿唱了一支又一支的歌,王伟也唱了许多歌,又喝了很多酒、王伟乘李强上厕所之№,借著酒意,轻轻地 了 女模特儿的丰

    乳,她含羞地笑笑,似乎很喜欢。王伟很兴奋,感到今天是到澳洲来最开怀的一天。这天起,王伟和李强成了在澳洲最密切的莫逆之交,常聚在一起,难舍难分。

    一天晚上,美霞到达令港的国№展览馆表演时装去了,王伟和李强坐在李强家的客厅里饮酒,三杯酒下肚,王伟盯著墙上镜框裹美霞的各式时装照,感概地说 “李兄,

    你真好福气,能有美霞这样天姿国色的美人作伴,也不枉来世一生了 ”

    李强也酒後吐真言,摇头晃脑毫无顾忌地说 “美霞那比得上你家的陈玉,她是台湾交通大学的校花,一流的身材沉鱼落雁的容貌。

    “听你这么赞赏,不如我们交换老婆来玩玩吧 怎么样 ”王伟低著头说道。“祗怕陈玉嫂嫂不肯答应哩 ”李强说。

    “美霞会反对吗 ”王伟又问。“她敢 ”李强说 “我叫她往东,她不敢往西。”

    “一言为定。”王伟伸出手掌。“一言为定。”李强用手掌往王伟手掌上响亮地拍了一下。两人正说笑间,美霞回来了,显然,她还沉醉在艺术气氛中,进门嘻嘻一笑,用一

    字形步伐在他们面前走了几个来回。“坐下。”李强轻声说,美霞立刻轻手轻脚走过来,依偎在丈夫身边,像一祗驯善

    的小猫。这时沙发正面的电视乐正播放一部X级成人电影,两对男女正在交换著做爱,李强对著闪亮的屏幕,赞叹著说道 “你看人家洋人过的啥日子,多会玩乐 能像这样过上几天,死也值得了 ”

    美霞不高兴了,闭著樱唇,用肩头撞他,撒娇地说 “人家又不是不曾满足你嘛 为什么这样说的。”

    “别闹 ”李强说 “明天我们到王伟家裹去,我要拿你你和陈玉姐交换一下位置,我们也这样耍它一盘,大家快乐快乐。在雪梨实在是太闷了 ”

    “哎哟,好笑人哟。”美霞以为丈夫在开玩笑,按住他大腿直摇。

    “有甚么好笑的 ”李强瞪了妻子一眼说道 “就这样说定了 ”美霞不说话了,看看丈夫,又看看王伟,王伟对她眨了一下眼,美害羞地站起来,

    双手捂著面逃进卧室。

    “伟兄,明天就看你的了 ”李强对王伟挤了下眼睛,用嘴往卧室方向撇了撇嘴,笑著说道 “放心吧,她明天尽你骑个够 ”

    回到家後,王伟失眠了,他靠在床头一言不发,望著已经熟睡的陈玉。陈玉喜欢裸睡,体态阿娜而丰腴,此刻她迷人的身段在雪白的肌肤衬托下,显得娇媚无比。然而结

    婚十多年,王伟翻过来覆过去同她做爱,陈玉实在已经引不起他的性冲动。王伟一支接一支地吸烟,陈玉被弄醒了,她爬起来,将头放在王伟胸膛上,仰面望著忽明忽暗的烟

    头,看出丈夫有满腹心事,便柔声问 “阿伟,你怎么啦 ”

    “小玉,我已和李强商量好了,明晚他们就会到我们家来玩。到时候你和美霞临时换换位置,怎么样 ”“你说什么 ”陈玉失声说道 “你没甚么吗 ”

    “没什么,我要和李强玩换妻游戏。”王伟坚定地说。“快疯了 ”陈玉猛地从王伟怀里挣扎出来,感觉耳朵“嗡”的一声,脑袋一下胀

    大了许多倍。王伟沉默了一会儿,将长长的烟头按在烟灰缸里,下定了决心,冷冷地望著妻子说 “小玉,如果不肯答应这件事,我们就离婚 ”

    说完,他下床,抱著自己的铺盖到客厅裹的长沙发上睡觉去了。这天晚上,陈玉哭了整整一夜。快天亮时,才昏昏沉沉地睡了一会儿。陈玉别无选

    择,她觉得自己离不开王伟。

    这是雪梨一个普通星期五的夏夜,王伟坐在面临太平洋的公寓里,凉风习习,十分

    宜人。但是王伟却心情不安地仰坐在沙发上,摇晃著脚尖,不时看看表,又看看卧室。卧室裹,瑟瑟发抖的陈玉缩在床上,一副大难临头的模样。墙上的自呜钟刚敲过八下,有人敲门了。王伟快步上前,拉开门,门外站著李强

    和美霞。美玉乳房高耸,意态撩人。今天的李强和美霞又是一番装束,李强上身穿著紫红色真丝衫、下著牛仔短裤、脚

    蹬白皮鞋、刚整过头发,显得神彩飞扬,美霞则穿一条胸口开得很低的连衫裙,一对圆

    得像馒头的乳房,知道李强已完全同她说通了,心里踏实了许多,但想到妻子陈玉,踏实的心又悬了起来。

    “陈玉 陈玉 ”王伟大声喊 “有客人来了 ”陈玉出了卧室,埋著头,不敢正视任何一个人,用颤抖的手冲著茶。王伟和李强寒喧几句後,问道 “我这儿有几盒新的成人电影录像,看哪盒呢 ”

    李强用色迷迷的目光望著陈玉,从上到下把陈玉身体扫视一遍後,说道 “随便你

    呀 客随主便嘛 王伟挑选了一盒带子,塞进录像机内,把客厅的灯光调暗了,祗剩萤光屏闪烁著的彩色光芒。

    “嫂子 ”已经不能自持的李强走过来,紧挨著陈玉坐下来,嘻皮笑脸地说 “你看人家过的这日子,对酒当歌,人生几何。”陈玉下意识地往沙发扶手徊避地靠了一靠。

    “嫂子,伟哥没对你说嘛 ”李强望著端坐在一旁乳房高耸的陈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猛将右手挽著陈玉脖子,又将左手伸过去隔著衬衣摸她的奶头。嘴里说道 “嫂

    子,我想您想得好苦呀 ”陈玉躲闪著,挣扎著,掉过头,用乞怜的目光寻找自己的丈夫,她这时才发现,丈夫已经不在客厅里了。而且,不在客厅的还有美霞。

    “啊 ”陈玉一声短促的低吟,她似乎意识到接著将会发生甚么,她挣脱李强的拥抱,从沙发上弹起来,往卧室逃去。可是她当冲到卧室门口,不由得又猛然停下来,双

    手抓住门杠,楞住了,她看见,宽大的席梦思床边,她丈夫赤裸全身,坐在床沿,而他面前,则是美霞,她也早已一丝不挂,美霞跪在地上,头部刚好埋在丈夫小腹的部位,

    正在一上一下的动。陈玉不加思索也知道她在做什么。而丈夫脸上的表情非常享受。“嫂子 ”李强从後面抱住了陈玉 “你看清楚了吧,我和伟哥是有协议的,他和

    美霞玩,而我就和你玩,谁也不妨碍谁呀 ”

    陈玉的头一阵昏眩,抓主门杠的手松开了,身子摇晃了几下,瘫软在李强的怀里。美丽而软弱的女人麻木了,麻木得像根木头一样。李强轻轻的把陈玉抱起来,移步到客厅的长沙发前,让她缓缓躺下,随即将她的衬衣.长裙、乳罩、

    三角裤全部脱去。李强看到了她胸前的玉峰,也看到了女人最神秘的阴户,她的玉腿曲著开得很大,那两片红白相间的嫩肉,润滑滑的,四周白白净净的,一根阴毛也没有,还有那肉洞口

    的下边,一条直通屁股眼儿的微含露水的阴沟,这三处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女人,在他面

    前,这些无处不时地散射著诱人的线条。李强急不可待的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毫不客气的动起手来。右手不住地揉捏那温软的酥胸,这里没有丝毫的硬骨,整个儿都是肥美饱满的嫩肉,他越摸越有趣,越摸越舒

    服。起先在阴户上的细毛中刷弄,接著便用手掌心在突起的阴核上揉擦,渐渐地,他用中指挥到穴缝里面,一上一下的抽送,一次比一次更深。然而陈玉一点也没有反应,祗

    是任著他弄,李强虽然有点扫兴。但他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他把心一横,今天就当强奸,也要进入陈玉的肉体,和她来一次痛快淋漓的交媾

    这念头一起,一股热流直冲李强七寸的大肉茎,他骑到了陈玉的小肚上,把龟头对住陈玉的阴户,用力的磨她两片阴唇,但不见出水,而这时自己妻子美霞的叫床声已经

    从卧室里传了出来,李强淫心大起,一手握著肉茎,一手按住陈玉的细腰,突然下部猛的一推,祗听“吱咕”一声,七寸多长的肉茎,连根带毛地被陈玉肉穴的缝,吞没得无影无踪。陈玉的阴道十分狭窄,李强的肉茎被包得又紧又温,李强的心神为之一快,差

    点飞魄散。李强开始抽动那根肉茎,像火车在开动似的,一抽一插,一收一放,那穴儿的肉也一凹一凸地翻出翻进。渐渐的,李强的抽送越来越快,突然,李强感到,龟头

    一阵麻,肉棍儿猛然一抖,一股热腾的精液由龟头冲出,喷进了陈玉的体内,陈玉依然一动没动。李强软软地压在陈玉的肉体上,仍让肉棒深深塞在她的阴道里。过了不久,壁灯重新放出红绿两种颜色渗和的柔和的光,原来王伟洋洋自得地从卧

    室赤裸裸出来了,不一会儿,头发蓬乱但斗志昂扬的美霞也一丝不挂地走出来了。王伟望了望长沙发上、大理石雕象般全裸的妻子,拍拍李强的肩膊,笑著说道 “怎么样,

    我老婆还可以吧 ”

    李强苦笑了一下。王伟用眼角的目光扫了 尸样的陈玉,明白了李强的意思,不无歉意地说 “没关系,我老婆的思想本来还停留在十九世纪,今天一步夸过了整整一个世纪,有点不适应,以後很快会适应的,你和美霞明天再来。”

    李强夫妇走後,陈玉一整夜没有说过一句话,现在占据陈玉脑海的祗有一个念头,

    我长期洁身自爱到底为了谁,丈夫把我当玩物,我又何必背负这贞操的十字架。我应该追求自己的快乐呀 第二天晚上,李强和美霞又来了,使李强和王伟都感到吃惊的是,陈玉表现出十分

    热情,又是倒茶、又是递酒,忙个不停。当萤光屏上又重现那些洋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做爱的镜头时,王伟对李强裂裂嘴,说 “李兄,你也应该和我太太这样表演一下。”李强为难地说 “就怕嫂子难为情。”

    “别怕 ”陈玉突然站起来,嫣然一笑,说道 “阿李,我们现在就表演。”

    陈玉开始解开衬衣上的钮扣,一个、两个、三个、最後一个钮扣是被她突然用力扯掉的,裙子也退了下来,当李强看到恢复自然的她那全身赤裸裸的玉体,不由发呆了起来,这不是上帝的杰作吗 乳房那样高耸丰满、大腿又圆浑又修长、皮肤细白、阴户狭

    小、白中透红。李强的肉棍儿立即膨涨起来。比平时更加粗大,他已不能再忍耐地忙将身上的衣服脱得赤光,不顾自己太太和陈玉的丈夫在场,抱起陈玉直往房裹走。把她放倒在床上,他紧紧抱住她,热烈的亲吻她,陈玉这时也开始烧红在男性的呼吸里,她娇

    声娇气地说道 “昨晚好对不起,今天我要补足你。”李强一听大喜过望,忍不住上下其手,一手按在怒耸的双乳上,搓揉捏弄。一手扒

    弄她细嫩的阴核。陈玉也老实不客气地握著那铁硬的肉棍子、上下套弄它。陈玉心中又惊又喜,昨晚因内心抗拒,没注意入侵自己身体的男根,想不到李强的货色比丈夫的有过之而无不及,刹那间两人肉贴肉搂在一起。李强把暴涨如铁柱的龟头向那神秘地力戮

    去,陈玉也把大腿张开得大大的,左手配合扶住肉棍儿往里塞去,一面抬臀挺阴。李强搂住娇躯,一上一下,由深入浅,渐次用力,陈玉在他有节奏抽送之下,感到阴户里酥

    麻麻的,那淫水从花心中涌出,一阵从没有过的快感冲向陈玉的喉咙发出了浪叫声。显然,陈玉的叫床声刺激了李强,他的动作在兴奋之下,越来越粗狂了,祗见他一

    上一下,上下起伏,如奔马,如迅雷。李强感到陈玉的穴内深处似有一股吸力吸吮著他的龟头,又紧窄又肉惑,倍感舒适。

    这时跟进卧房在一旁观看的王伟和美霞早已按奈不住了,他俩也赤裸著全身,倒在地毯上开始扭动起来,现在王伟看见自己姜子同李强玩得这样投入,不觉有些儿意,他把这种感情发泄到了李强的老婆身上,他让美霞像狗一样四脚伏地,屁股高高翘起,

    然後用自己的肉棒从後面直插进去。一边抽动,一边用手伸过去摸美霞挂下来的两个大

    乳房,美霞背对著王伟,但背後的嫩肉,葫芦形的身材,和又白又细的屁股,都挑起了王伟强烈的欲火,他越插越快,美霞在他手和肉茎的动作下,产生了微醉荡漾的快感,不觉发出了浪声。二位太太同时的浪声,使王伟和李强都抬起了头,换妻最美妙的感觉

    产生了,平时睡厌的老婆一下子变得非常可爱,王伟和李强,不约而同的换回了自己的妻子。王伟将自己的肉茎套进了陈玉的阴户,陈玉拉开双腿让丈夫的肉茎下下著实、根根到底,同时疯狂的扭转肥臀。不一会儿,陈玉娇躯一阵抖索,接著手足一松,像死蛇

    一样,瘫痪不动了。王伟龟头突然被热精一浇,浑身一抖,龟头也一阵跳动,射出了一阵浓液,陈玉这次还是把最美妙的一刻给了丈夫。

    而李强同美霞的抽挥也进入高潮,美霞肉欲冲动到沸点,她那雪白的屁股疯狂地左右摆动,当李强龟头接触花心时,美霞还把屁股不时往上抬动著,捣得李强心神为之一

    快,又麻又舒服的快感直涌心田,顿时,两股浓热的精液,分别从男人们的龟头喷出,同时淋向对方的宝贝。

    完事之後,两对夫妇双双到浴室冲洗一番,然後复到客厅的沙发坐下来休息。王伟见他妻子陈玉已经接受这样的换妻游戏,明天又是星期天。于是就留李强夫妇在家里过夜,以方便大家在这个周末玩个痛快。李强和美霞当然也乐意地接受了。开头是两对夫

    妇各自坐在对面的沙发倾谈。陈玉起来倒茶时,美霞趁机坐到王伟的怀抱里。陈玉倒茶

    给李强时,李强也随手把她搂住不放。美霞的手儿轻轻握住王伟软软的肉茎,王伟的双手也抚摸著她的结实的奶儿和修长的大腿。美霞抛了个媚眼儿笑著说道 “伟哥,你太太的乳房那么大。你不去摸她,却

    来摸我,真没道理。”王伟说道 “陈玉是我的太太,我什么时候摸她不成 而且你们各自有好处,你的

    乳房很结实,抚摸时很有手感哩 阿玉的娇小玲珑虽然很逗人喜欢。但是我何尝不喜欢骑骑你这匹健美的胭脂马呢 ”

    美霞把手里的肉茎轻轻一握,说道 “坏死了,把人家比做马 ”李强笑著插嘴说道 “你不是马是什么 尽管你在天桥上穿得多么漂亮,走得多么

    高贵,回到家里还不是让我剥光来骑 ”陈玉说道 “强哥,即使你把我们当牛当马,也不必这样说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