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太深了我受不了啊 网吧包间巧遇美女同学

激情都市 酷讯小说 浏览
    「唉!又会咁黑都有!本来已经迟左放学,依家重要落咁大雨,又无带摭,后日重有要小测添架...」嘉敏心中喃喃盘算着,眼下却唯有等着雨势暂缓,便一口气跑到自修室裡去,避免自己一身纯白色的连身校裙给雨水弄湿。不久,雨势渐渐细了,嘉敏什麼也不顾,便沿自修室的路跑去。

    可是,她实在来得太迟,自修室的位子早已给其他人佔去了。正当嘉敏打算往门口外等着人们离开的时候,她看见靠墙的一面有一个位子,在卓面上没放上任何的东西,椅子大概也只是给邻坐放着书包佔着。

    「请问个位有冇人?」嘉敏细声地问着那个把位子佔着的男孩,没想到那个男孩却没有理会嘉敏。平日嘉敏遇到这样的情况,也不会怎麼样,不过之前一连串发生的「不幸」,早令嘉敏的心情差透了,於是嘉敏竟找来自修室的管理员,又走到那个男孩旁,说道:「就係呢个位啦!唔知边个放个书包係度,但又唔见人。」由於自修室的规则是严禁霸位的,而一经发现,用来霸位的东西会暂时没收,直至有人认领。於是管理员二话不说,便欲把书包拿走了。但同时,男孩鈄视了嘉敏一下后,便自己把书包拿开了。而管理员稍稍告诫男孩一下便走去,嘉敏现在却有位子了。

    嘉敏在那位子自修了好一会后,突然身后传来说话的声音。

    「喂!死仔!又话帮我霸位,位呢?」

    「原本係霸左嘅,不过而家比人坐左,又不过我諗到d好玩野喎,不如出去讲啦!」

    两个男孩往自修室门口走去,嘉敏也没有在意他们的说话,继续自修。

    「咩好玩野啊?」后来的男孩问着。

    「之前啊,我係楼下公园睇到对情侣係度搞野,咁我当然係度睇晒佢啦!跟着佢地走左嘅时候,我睇到个男嘅鉄左包丸喎!咁我就执左佢番黎囉!」

    「即係咩意思?」

    「乜你咁蠢嫁!嗰包一睇就知係春药啦!唔好问我点知啦!总之我话係就係啦!」

    「哦!你想将啲药偷偷地加一两粒落去条女支水度,然后...」

    「使乜咁烦啊!我地买支水,然后加埋料,再偷偷地换左条女支水未得囉!」

    於是,两个男孩就準备了一下,然后其中一个就带着那支做了手脚的水,回到嘉敏的坐位旁了。

    好不容易,嘉敏的手提**震起来,要出自修室外接**了。对两位男来说,换水的时机来了,也不过一阵,男孩已成功把嘉敏的水换过。

    「哈哈,头先咁串丫拿,睇你一阵点出丑!」

    嘉敏听完**,便回坐位中。没有察觉有什麼不妥的嘉敏,在觉得口渴的时候,便把水饮下。也不知那是什麼样的药,竟使嘉敏愈饮愈口渴,不用半小时,便把整支水喝光了。嘉敏的下体,也忽然痕痒起来。她这时,也唯有让双腿交叉坐着,一时紧紧夹着,又一时放鬆下来,希望可以减少下体的痕痒。

    这个情况,早给那个男孩看左眼内...「嘿!跟着重有排你受!」

    嘉敏的下体却只是愈来愈痕,直至嘉敏终於把原本放在地下的书包拿到大腿上,然后其中一隻手却伸到那书包底下了,而嘉敏的双腿也微微张开,让那一隻放在书包下的手,隔着裙子往自己的下体摸摸去。

    男孩看到这裡,已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準备拍下以后嘉敏的一切了。

    另一方面,嘉敏的专注力早就放到自己的下体裡去了,并察觉男孩的举动。又忽然,在嘉敏的脑海裡,出现了自己被一班男人抚摸着的镜头,原来嘉敏在这种不知名的春药作用下,竟迫不得以的作出性幻想了。

    「啊...点会有啲咁嘅感觉...」

    自慰,嘉敏其实也层经试过,不过在公眾地方作这回事,她却一直也没有想过。

    终於,嘉敏那种被抽插着的需要愈来愈强,她的那一隻放在大腿上的手,便移到裙攞裡,把裙子渐渐撩上大腿,直至自己的手可以触摸到自己的内裤。不过,经她这样后,她的四分之叁的大腿,却早以暴露於人前。而她的食指,则隔着自己的内裤,在阴部的肉缝上下撩着。那男孩看到这裡,居然把嘉敏原本放在大腿上的书包拿开,放到自己的坐位下。

    「啊..你做咩?」嘉敏以极微弱的声调问着。

    「唔好出声!如果唔係就係人都知你係枱底搞紧咩啦!」男孩回应说。

    其实,在嘉敏现在的心中,不知多麼希望有位男生為自己带来快感,又怎会阻止男孩的举动。然后,男孩的手便放到嘉敏的大腿上摸着。也没想到,男孩粗糙的手掌,在嘉敏的大腿上摸着的时候,竟给了嘉敏触电的感觉。而嘉敏的呼吸,也开始急促狠来。

    「舒唔舒服呢?」

    嘉敏并没有回答,只是把头趴在枱上,咬着上下嘴唇,防止自己发出了什麼声音,给别人发现枱下的事。

    男孩的手往嘉敏的大腿内侧来回摸去,摸到膝盖再返回,然后就摸到了嘉敏那早以湿透的内裤上。

    「哗!又会咁快湿成咁,你都几淫下!哈哈!」

    嘉敏听过后,也没有回应,只是耳朵却红起来。男孩的手在拨开了嘉敏湿透的内裤,直接摸在嘉敏的外阴上,抚摸者她的阴毛。你啲阴毛好柔软下喎!」

    「啊...係...係啊...啊...」

    男孩上下来回平搓了一下嘉敏的外阴,感觉到那裡的湿润,再摸向另一个大腿内侧,来回数次。正当嘉敏享受着这样带来的快感时,男孩的手忽然停下。

    「嗯...你...」嘉敏这时实在无法自拔,忍受不了欠缺刺激的感觉,居然边说边把手捉紧男孩那隻停下来的手,往自己外阴摸去。情况就像是嘉敏在勾引着别人侵犯自己似的。男孩对嘉敏微微笑了一下,手却继续开始活动了。这次男孩却用姆指和食指捏着揉着嘉敏的外阴。嘉敏面对新一轮攻势,开始冒起汗来,整块脸也变得红透,眉头紧皱,呼吸急促,最后竟不自觉的细声呻吟起来,自修室四周的人们都往嘉敏的方向望去,枱底下的事,似乎也给坐在嘉敏背后的人看见了。

    「嗱!係你自己搞到比人发现嫁渣,唔关我事嘅。」男孩带着嘰\笑的语调对嘉敏说着。

    「得啦...得啦...你...继续啦...啊...啊...」嘉敏轻声对男孩说。现在的嘉敏,在春药的作用下,竟已迷失理治,现在在她的心裡,就只有性。

    嘉敏的小穴不停的流着淫水,男孩的整隻手掌,也几乎给淫水沾湿了。男孩的手,也终於翻开嘉敏阴部的肉缝,上下顺着肉缝搓着嘉敏的阴蒂。

    「嗯...啊...你摸得...摸得我..狠舒服...啊...」

    这时嘉敏的双眼闭紧着,享受着男孩对自己敏感的阴蒂的玩弄。本来,嘉敏是坐靠墙的,忽然坐在那男孩旁边的另一个男孩,看见嘉敏的事后,竟要求男孩跟嘉敏换位,让自己也能玩弄着嘉敏。

    「喂!隔离个男叫我地换位,比你享受下两个一齐上嘅滋味喎!」

    男孩也没等嘉敏回答,便站了起身,然后推嘉敏往自己原来坐位裡。这样,嘉敏便夹在两个男孩的中间了。

    那另一个男孩把自己的风褸除下,披在嘉敏的身上,然后一手伸向嘉敏的背部,把校裙背后的拉键一拉,如不是有那件风褸,嘉敏现在的整个背部便现於人前了。他的手隔着嘉敏的胸罩搓着嘉敏的乳房。於是,嘉敏那标準女学生的大小的乳房,和她来从未给予别人触摸过的阴部,就同时在自修室被玩弄着。

    「嗯...啊...狠舒服...唔...唔...好停...」

    嘉敏一手捉紧那在自己乳房的手,一手捉紧那在自己阴部的手,配合着两个男孩的节奏推着推着,好像是对两位男孩的鼓励。

    终於,嘉敏的胸罩被翻开,乳房直接被搓揉着。那男生也不时用指头夹着嘉敏的乳头挑逗,使嘉敏的乳头也硬起来。

    「啊...啊...我已经...」嘉敏在春药作用,上下身被玩弄的情况下,已经逹到高潮,意想不到的是,一大嘬淫水忽然喷射出来,落在了男孩的手和自己的裙子裡。

    这时候,两位男孩不约而同的把手往嘉敏的小穴探去,更不约而同的把中指往嘉敏的小穴插去。

    「啊...唔...唔好...我仲...仲係...处...女...」嘉敏一边呻吟一边说着。

    两位男孩一听到嘉敏这样说,果然没有把手指插进去,就是停留在嘉敏的外阴上玩弄着。当然,他们的各自的另一隻手也没有閒着,搓揉着嘉敏的乳房,挑逗着嘉敏的乳头。

    如此这般,过了半小时,嘉敏也不知享受了多少次高潮,最后也就只无力的趴在自修室的枱上。两男孩见到嘉敏无力的样子,也觉得差不多时候执拾了离开。不过在离开前,一个却把嘉敏的胸罩解下,一个更强行把嘉敏的内裤从屁股拉出至大腿,小腿,直至脚根。然后两个男生各自把它们收到自己的书包裡,作為战利品,留為纪念。

    现在嘉敏穿在的身上,就只有那一件被一大泡淫水弄得湿透的连身校裙,和一对袜子了。

    临走前,两位男孩又各自用将手机放到嘉敏的校裙裡,把嘉敏的双腿攞开,开着闪光灯的影了嘉敏的小穴和双腿的特写,又用手机影了嘉敏闭着眼睛的模样。然后又从嘉敏的裙袋拿出了手机,打**到自己的手机里,从来电中取得嘉敏的**。

    嘉敏清醒过来的时候,两位男生已经不见了。也发现自己的内衣裤显然被他们偷去,但其他的东西却未有偷去。但是,校裙的淫水却未乾透,假如校裙往身子一贴,黑色的阴毛甚至隐若可见。就是这样,嘉敏多坐了个多小时才离去自修室。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