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亲眼看着老婆让人偷偷滚床单

激情都市 酷讯小说 来源:酷讯小说网 浏览 收藏此文章
    王磊和性感风骚的王惠婚後一直非常幸福,一天,发生了一件事这件事情的发生完全是个意外,某天晚上,王磊的一个朋友朱超超,来找王磊喝酒聊天,他们谈论着国事,朱超超和王磊是老友,他们并不急着上床睡觉。王惠第二天得去委里应付一些杂务,所以她在很早就上床睡觉了,据王磊所知,只要她一睡着,什麽事情也吵不醒她,王磊以前曾经试着想摇醒她,但是王惠就是有本事沉睡不醒。

    当王惠去睡觉後,王磊和朱超超看着一部朱超超带来的情色。当几个性交剧情结束後,朱超超大声地说道:「天哪!如果有个真的屁股在这里就好了,我从来都没好好的和我老婆莹莹干一场。」对朱超超这句话王磊感到有点吃惊,朱超超长得并不差,身高也够,又是一付标准身材,王磊总觉得朱超超和莹莹的房内性事应该还算美满。

    「你们没有很好的性生活吗?」王磊问道「没有,我和莹莹都太害羞了,自从两年前结婚後,最近我们是越来越冷淡了。」朱超超答道他们聊了一会儿朱超超的老婆,在几盅好酒和几个淫书性交情节後,朱超超想去上个茅厕,王磊则继续看着书籍,过了一段时间,朱超超还没回来,王磊有点担心,于是王磊走去看看朱超超,确定朱超超是不是没事。当王磊走近卧房时,王磊发现门是开着的,朱超超正站在门口,当他发现王磊时,朱超超吓得跳了起来。

    「对不起,」朱超超结结巴巴地说:「那门是开着的,当走到这里时,我看到她就这样躺着。」王磊走上前看着卧室,王惠正背对他们躺着,她穿着一件杏黄色肚兜,套了一件透明的丝衣、和松垮短博的白色小亵裤露出了一点点的臀部,圆润肩膀微侧,可以看到她一小部份的乳房,在微弱的灯光下,看起来非常性感。

    「老天,她真美,」朱超超呼吸急促地说:「我愿意花上一切代价和她这样的女人上床。」本来王磊有点生气,但是同时,王磊看到清丽美艳的王惠在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朱超超这种眼光欣赏改变了王磊的想法。

    「对不起,我想我最好还是走吧,」朱超超说,接着朱超超转了个身准备离开。

    「不,等一下,」王磊听到自己的声音:「别这样就走了,你来一下。」「什…什麽?你要我进来?」「我想只是看看不会有什麽关系的,只要不吵醒她就行了,好吗?」王磊不敢相信自己说出这种话,自己居然会带一个男人进入夫妻独有的闺房,让他看几乎全裸的王惠,王磊甚至还不确定王磊到底要做什麽,或者做到什麽程度。当他们蹑手蹑脚地走进卧房,王磊发现朱超超是直接走近床边,他的表情有一点不确定,他先看了看王磊,然後一直盯着王惠。

    他们现在可以看得更清楚了,透过王惠薄薄的睡衣,可以看到她乳头的痕迹,而她修长白嫩的双腿曲了起来,让他们看不到她的神秘三角地带,只看得到她平坦的小腹,正在规律地起伏着。

    王磊得意地笑了笑,看着朱超超现在的神态,他还是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王惠。

    「哦,天哪,她真性感,我真不敢相信你愿;意这样让我偷看她。」很小心地,王磊轻轻地把王惠肚兜左边的肩带,拉下她的左肩,再慢慢地往下拉,露出仙蒂更多的胸部,但是还没露出她的乳头。

    「还要看更多吗?」王磊轻声地问「要…要!」朱超超轻声地回答王磊更小心地拉睡衣往下拉,不过拉到她的乳头时,就被她竖起的乳头顶住了,王磊很小心的拉高衣服,以通过阻碍。

    朱超超大气也不敢喘一下,现在王惠左边的乳房,已经完全呈现在朱超超面前了,那颗粉红色的乳头,就像一颗粉红色的宝石,镶在一座白脂形成的玉峰上。接着王磊再拉下她右边衣服的肩带,温柔地让她的肚兜翻过她的乳头,直到完全露出她整个乳酪般的饱满圆润胸部爲止。

    朱超超还是呆呆地站着,目不转睛地看着王惠的雪白乳房,还趁王磊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用手磨擦自己裤裆中凸起的部位,不过,王磊的裤裆也涨得难过,这并不是王磊看着王惠所造成的,而是王磊对她所做的事。

    「嗯…你觉得如何」?王磊轻声道「天哪!我真不敢相信!她真美,我真想…」朱超超摸着裤裆回答。

    王磊想了一会儿,万一她醒来,不过王磊还是得试试,王磊发现现在朱超超走得更近了,而且一直盯着王惠的胸部。

    「没关系,你可以摸摸看,不过要很温柔。」朱超超张大了眼,靠得更近了,朱超超弯下腰,伸出略带颤抖的手,另一只手放在裤裆上,好像是爲了维持平衡,但是很明显地看得出来朱超超在干什麽,朱超超伸出的手,越来越靠近王惠的酥胸,直到最後--朱超超的手指轻触到王惠左边的乳头,开始轻轻地抚弄。

    王惠没有动静。

    王磊是在大学时就认识了王惠,後来一直在一起同居,直到结婚,所以就王磊所知,从来没有其它男人看过王惠丰满圆润的胸部,更别说是抚摸它了。

    朱超超开始轻轻地爱抚王惠的胸部,轻轻地摸了一个又换一个。

    王惠还是一直沉睡着,不过呼吸的速度似乎有点加快。

    朱超超变得更大胆,他开始加大手上的力气,捏着王惠的乳房,而且朱超超的裤裆也涨得越来越大。

    看着这个情形,王磊觉得很有趣,王磊走到王惠的臀部後方,小心地拉开盖在她臀部上的床单,让她的臀部露了出来,也露出她一部份的阴户,不过朱超超的位置看不到这些,可是王磊发现朱超超将他的裤子脱了下来,开始打手枪。王磊拉直王惠的左腿,这样可以看见她的阴毛和一部份的阴户。朱超超看到王磊这麽做,走到王磊身後想看个仔细,不过还是一直打着手枪,王磊再调了调王惠左腿的位置,脱去王惠的亵裤,让王惠整个阴户露了出来。

    「噢!噢」朱超超一边加快打手枪的速度,一边发出呻吟。

    「别靠得太近,」王磊警告朱超超:「你只能在射精前摸她,知道吗?」朱超超停下手上的动作,满心喜悦地看着王磊:「太好了!你要让我太好了!」朱超超改用左手握着他的阳具,继续打着手枪,然後伸出刚才在打手枪的右手,轻轻地抚弄王惠的阴毛,现在离她的肉瓣洞口已经很近了。

    王惠依然沉睡,但是她的呼吸变得急促。

    朱超超开始用中指在王惠的阴唇上前後滑动,而食指则轻轻地揉着王惠的阴核,来回几次後,王惠的阴户似乎微微地张了开来,阴户中的香味也随之散发到空中。

    「唔」朱超超一边呻吟,一边稍微插进一小截小指进入王惠的阴户中。

    朱超超一插进去,王惠的身体有一点颤动,然後平静下来,朱超超见状,立刻将手收了回来。王磊看王惠还没醒来,但是王磊不知道刚才那样会不会把她弄醒。

    朱超超看看王磊,王磊对朱超超点点头,朱超超得到鼓励,继续用左手打着手枪,又伸出右手抚摸着王惠的阴户,不时还用手拨开阴唇,轻轻插进一小截的手指,而王惠的臀部有时也会迎合朱超超的动作,还会发出一点点呻吟,而朱超超的左手则不停地打着手枪。

    王磊忽然有个点子,王磊上前把王惠的左腿张到最开,让她的阴户完全张开,不过还是离朱超超的阴茎有点距离,让朱超超干不到王惠。

    朱超超的阳具并不长,王磊不知道如果朱超超干上王惠会不会把她弄醒,而且王磊也不确定是不是真的要让王惠被朱超超搞。

    「朱超超,过来这里,」王磊说道:「你在这里可以一边打手枪,一边摸她的肉洞,不过可别干她,知道吗?」朱超超点点头,很快地移到王惠的双腿之间,朱超超用左手摸着王惠的整个阴部,用右手打手枪,他的阳具离王惠的阴户约有十五公分的距离,他用大姆指摩擦着王惠的阴核,一边激烈地打着手枪,过了不久,朱超超越打越近,直到龟头只离洞口不到三公分,王惠也开始扭动着臀部,有一次王惠的臀部往下扭时,她的阴户正好碰到朱超超的龟头,这样一来,朱超超更大胆了,打手枪的时候故意让龟头任意顶在王惠的阴户或阴核上,有时还会「意外地」把龟头的一部份插进阴户里,过了一会儿,朱超超射精了,他的精液喷满了王惠的阴毛、阴唇,还有一点喷进阴门,消失在阴道里。

    朱超超看着王磊,轻声说:「老兄!真是太感谢你了!」王磊对朱超超笑了笑,拉开他,现在该王磊上场了,王磊移到王惠的两腿之间,脱下自己的裤子,掏出王磊的肉棒。

    「朱超超,过去一点,我要把她拉到床边干她。」王磊轻声对朱超超说朱超超照办了,王磊拉着王惠的腿往床边移,直到她的臀部拉到床边,她一直没有醒来,但是呼吸一直急促,而且她的阴户中一直流出混合朱超超的精液的爱液,王磊让朱超超过来,捧着王惠修长的腿和丰润的屁股,好让王磊能空出手来,当朱超超捧着王惠的屁股时,王磊看到朱超超用力捏着王惠的屁股,于是王磊用阴茎磨着王惠的阴户,那里真是湿得不得了,她的爱液混合着朱超超的精液,使得她的阴户光滑得很王磊几乎快射精了,王磊慢慢地将阴茎插进那火热的阴户,王惠的阴户虽然湿,但是阴道却紧得很,不过王磊却很头畅地插了到底,王磊立刻开始抽送,不过才插到第十次,王惠就在梦中得到了高潮!!

    看到这个情形,王磊也忍不住了,射在她的子宫深处,而王惠也开始呻吟。

    朱超超一直在一旁惊叹,声音越来越大,不过这不是问题,王惠一直没有醒来,当王磊拔出阴茎後,朱超超把王惠的腿和屁股放回床上,然後弯下身,轻轻地舔了舔王惠左边的乳头,再站直身体。

    王磊没有力气再说什麽,和朱超超走出房间,在千谢万谢後朱超超回家了,王磊关上门回到卧房,躺在王惠身旁立即入睡。

    第二天一早,王惠醒来後立刻吻了吻王磊的耳朵。

    「你不会相信我昨天做了什麽梦,」她开始说道:「我梦到有好多手在我身上摸着我,对了,昨天晚上你有没有对我做过什麽?」王磊记得睡觉时,没有清掉她阴户和床单上的精液。

    「…嗯…当然有,你不记得吗?」「…嗯…,我不知道,那像是个梦,在半梦半醒之间,不过很舒服,现在我清醒了,你要不要…?」王磊的欲望再度升起…「嗯,你是说?」王磊笑着问第二天工作的时候,王磊满脑子想的都是那天晚上朱超超差点干了王惠,而王磊和朱超超彼此却从未谈过这件事,不过偶而他们会交换一个笑容。

    王磊必需承认,王磊想看别的男人干王惠,王磊也爲这个想法而自责不已,看朱超超那天对待王惠的方式其实并不会困扰王磊,但是如果朱超超真的干进去了呢?

    随着约好的日子越来越近,王磊可以看见朱超超脸上期待的表情越来越浓,王磊知道他在想什麽「他会不会再让我来一次?」,「我是不是还有机会碰碰他的王惠?」日子终于到了,直到夕阳快下沉了,王磊才约朱超超到家来,朱超超高兴得不得了!

    「哦!太好了!!!我会带几瓶好酒和几卷我刚买的战略书籍去!」朱超超兴奋地说道。

    「好,戌时到,早点来。」王磊回答。

    王磊知道那时王惠准备上床睡觉,而朱超超的出现会让她觉得没趣而快点上床,王磊爲这个想法感到好笑,如果王惠知道朱超超是爲什麽而来,她大概整晚也不会睡,至少等到朱超超离开爲止。

    然後王磊做了一些连王磊自己也不敢相信的事。

    「嗨,徐胖胖!你晚上有事吗?」王磊听到自己问道。

    徐胖胖是一个块头非常大的、皮肤黝黑的人,他大概有一百七十公分,九十多公斤,典型的一个粗壮型肥仔。

    「没事吧,怎麽了?」徐胖胖问道「朱超超今天晚上九时会到我家来,我们会喝点啤酒,聊聊天,他好象还会带点战略书籍过来,你有兴趣吗?」「好吧…,不过我想我会时过半时辰後才到,我还有点事,不过不会太久的。」徐胖胖答道「很好,到时见了。」王磊回答王磊回过头,看到朱超超满脸的惊讶。

    王磊笑着向朱超超眨眨眼,走过他身边:「晚上见了,朱超超。」晚餐时间,王磊站在酒店外出神,最後,王磊买了一瓶酒,王磊希望晚餐时王惠喝了这瓶酒後,会睡得更沉。结果如王磊所料,王惠吃饭时喝了点酒後,马上变得想当开朗,很显然地,酒精对她相当管用。

    不久後,门铃响了,王磊去应门。

    「哪位?」王磊问道,口气就像王磊不知道朱超超会来一样当王磊打开门,朱超超走了进来,带了一个白色的纸袋,王磊把门关上回到房中,王惠还是坐在椅子上,把玩着她的头发,她显然不知道朱超超曾经如何对待过她。

    「坐吧!朱超超,东西给我,我放进箱子里,」王磊说道,拿起那纸袋走进书房。当王磊把烈酒放进热水温着时,王磊无意间听见朱超超对王惠说「希望没有打扰!」「不!没关系,」王磊听到王惠说:「他们只是在看书而已…」王磊知道她想暗示朱超超现在来他们家并不是适当的时间,不过她可不知道他们心里想的是什麽。

    「你有什麽事吗?朱超超。」王磊带了一瓶酒走回房中。

    「哦…没什麽,我只是顺道过来,想和你们喝点酒而已。」「不错嘛,你也想喝吗?」王磊看着王惠说道。

    王惠脸上的表情告诉王磊,因爲朱超超会在家里待上一会儿,所以她得认命。

    「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我明天还得去委里开会。」她说着站了起来。

    「太好了!」王磊心里想着,每件事都如王磊所料。

    「好吧,我晚点去睡。」王磊道,向朱超超投以一个微笑。

    王惠走进了卧室。

    王磊和朱超超面无表情地看着电视,彼此不发一言,而空气中则是弥漫着期待,不久,王磊听见徐胖胖汽车的声音,王磊立刻跳了起来冲门口冲,趁徐胖胖敲门前打开门,因爲敲门声可能会吵醒王惠。

    徐胖胖进门後,他们小声地交谈,朱超超把淫书翻开,徐胖胖此刻还不知道他们的秘密,王磊还不清楚下一步要怎麽做。过了差不多一刻锺左右,王磊发现朱超超有点不安,他一直换着坐姿,还不时看王磊,想看王磊的信号。

    「我马上回来。」王磊说道,告诉朱超超再等一会儿。

    王磊要确定一切无误,王磊蹑手蹑脚地走进卧室,王惠睡在床上,身上穿着一件宽松丝质略透明的肚兜,酒精应该真的有效,她真的睡得很沉,她的头枕着手臂,一条腿曲着侧睡,而她的长发则铺满整个枕头,整个睡姿看起来非常地美丽,从她手臂和衣服间的空隙看进去,可以看到如白玉般塑造而成的乳房,和眩目的粉红色乳晕,王磊从来也没有这麽仔细地看过。

    王磊轻轻地打开厨房的门,让厨房微弱的灯光映在王惠身上,然後走回客厅,朱超超和徐胖胖还在看着电视。

    「徐胖胖,你还要酒吗?」王磊问道,希望酒能撑爆他的膀胱。

    「哦…好的,谢谢!」徐胖胖回答朱超超跟王磊走进了厨房,问王磊:「你打算怎麽做?」「嗯,我想他们得先让徐胖胖多喝点,等到徐胖胖要上厕所经过卧房时,他们再看看他做什麽。」朱超超露出了笑容,他们马上回到客厅,又看了一会儿淫书,还批评着其描写、画出的场景。

    过不了多久,徐胖胖起身问道:「茅厕在哪里?」「穿过厨房与卧房中间的路,一直直走就到了进去。」王磊平静地说道,尽量不露出兴奋的语气徐胖胖走了过去,王磊马上听到茅厕门关上的声音,朱超超和王磊走进卧室,朱超超一直看着王惠。徐胖胖没注意卧室的门开着,也许是因爲徐胖胖不知道家里还有其它人在。

    王磊听到徐胖胖上完冲水的声音,又听到徐胖胖开门的声音,但是之後,王磊没听到徐胖胖走向客厅的声音,很显然地,徐胖胖看到了王惠。徐胖胖站在原地许久,看着熟睡的王惠躺在那儿,那薄薄的衣料下的惹火身材。

    「呼」王磊听到徐胖胖的喘息声王磊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徐胖胖听到王磊的声音时,就像被人用棍子重重敲了一记,他看着王磊们,王磊很快地把手指放在唇上,要徐胖胖别出声,把他拉了进来。

    「王惠真是一个最美丽的女人」徐胖胖轻轻地问王磊王磊点点头,把徐胖胖拉到床边,朱超超则站在王磊的左手边,他们看着王惠。

    「你觉得如何?」王磊微笑着轻声地问徐胖胖徐胖胖凝视着王惠一会儿,然後转向王磊:「她真的好美。」王磊慢慢地拉开王惠身上盖的床单,让王惠更多的胴体露了出来,逐渐地,王磊把床单一直拉到她的双腿交叉处,露出了三角地带的蕾丝花边,王惠洁白胜雪的肌肤更诱人的展现出来,王磊稍微站开点,让徐胖胖更能看个清楚,朱超超站在王惠的面前,他完全不浪费时间地把裤子脱下来开始打手枪,王磊建议徐胖胖轻轻地摸摸王惠丰满的酥胸。

    徐胖胖伸出手,温柔地爱抚王惠的乳房,那只黝黑、巨大的手掌,和王惠洁白、柔嫩的肌肤,形成强烈对比,徐胖胖的大手几乎可以握住王惠整个乳房。

    徐胖胖大姆指和食指轻轻地捏着王惠的乳头,王惠发出微弱的声音。

    同时,朱超超将他自己的裤子完全脱了下来,面对王惠的脸继续打手枪,龟头离王惠的嘴唇只有几公分,王磊看到朱超超的龟头上渗出一滴透明的液体,滴了下来,落在王惠的唇上,巧的是王惠也毫无意识地舔了舔嘴唇,将那滴液体舔入口中。

    看到这个情形,徐胖胖立刻站了起来,拉下他裤子,脱下他的内外裤,王磊看到了一条从未见过如此巨大的黑色阴茎,它起码有廿五公分长,而且龟头大约有七、八公分的直径,不但如此,阴毛又多又浓。

    王磊开始幻想这个大肉棒插进王惠湿情色五月天透了的阴户的情景,这个想法在王磊内心激荡不已,不过也让王磊很害怕,如果这根大肉棒插进王惠身体里,可能会将她撕成两半!而且毫无疑问地,这样也一定会把王惠吵醒。

    徐胖胖看了王磊一眼,接着弯下身去,一边用手刺激肉棒,一边用嘴吸吮王惠的乳头,吸吮了一会儿,然後站起身来,将臀部往前挺,让龟头在王惠的乳房上磨擦,龟头上渗出的液体,布满了王惠凝脂般的白色乳房和粉红色乳头上。

    王磊拉开朱超超,轻轻地拉下王惠的肚兜到她的腰部,也稍微拉高了王惠的短亵裤,透过短薄的丝绸亵裤,可以清楚地看见王惠一点黑色的阴毛。

    朱超超开始轻轻地摸着王惠的雪白大腿,一边摸着,也一边打着手枪。这吸引了徐胖胖的注意力,徐胖胖站直身体。

    朱超超爱抚到王惠的大腿根部,他慢慢地将手指伸进亵裤中,他用手指上下划着王惠的阴户,而王惠的臀部不自主地颤动,有时还会舔着嘴唇。

    王磊觉得还不够,王磊轻轻地将王惠调了个睡姿,然後脱下她的裤子。王惠现在是一丝不挂地呈现在两个饥渴的男人面前,一个一丝不挂的睡美人,她美丽的身体,好象正等着让朱超超和徐胖胖探险和发掘。

    朱超超将王惠的腿拉到床边,开始用手指挖弄着王惠的阴户,刚开始时,朱超超相当小心,他的脸几乎贴在王惠的阴户上,然後将中指慢慢地插了进去,同时用姆指揉着王惠的阴蒂,挖弄王惠神秘的私处,这使得王惠开始呻吟,无意识地将一条腿擡到朱超超的肩上。

    徐胖胖一边捏着王惠的乳房,一边打着手枪,看着朱超超玩着王惠。当王磊再转过头看朱超超时,他已经把手指换成了舌头!他把手指放在王惠的阴户和肛门之间,让王惠的爱液流到手指上,王惠开始喘息,她的腿紧紧挟着朱超超的头,朱超超仍然持续他的动作,除了王磊之外,从来没有人如此对过王惠。很快地,王磊也将阴茎掏了出来,开始打手枪。

    忽然,徐胖胖伸手把朱超超拉到身後,移到朱超超的位置,把那巨大无比的肉棒对准王惠的阴户,用那大肉棒磨擦着王惠的阴户,王磊看到王惠的阴户已经湿透了。

    王磊不知道该怎麽做,王磊知道徐胖胖打算用那大家夥干王惠,其实王磊一点也不担心,这正是王磊想要的,不过王磊也知道,如果一插进去,王惠一定会醒来,如果这个人的精液射进王惠的子宫内会怎麽样?但是情色五月天不论如何,王磊想看徐胖胖射精进去!

    当徐胖胖把自己的龟头上涂满了王惠的爱液後,他把那巨大的龟头顶在王惠的阴户上,慢慢地插了进去,王磊看到那巨大的龟头开始消失在王惠的阴唇之间,不过王惠的阴户实在是太紧了,王惠的小口微张,喘息得似乎有点痛苦,如果这样就痛苦的话,那也不过只是个开始而已,如果整根都插了进去又会怎麽样?不过徐胖胖的动作相当温柔,他抽出一部份,再轻轻插进去,慢慢地越插越多。

    朱超超回到王惠的面前,摸着王惠的乳房,吻着王惠张开的嘴,将舌头探了进去,另一只手则打着手枪,王惠的唇似乎动了动,迎接朱超超的舌,朱超超站直身子,将龟头靠在王惠的唇上,将肉棒插进王惠的口中。

    王惠似乎正在做春梦,她开始吸吮朱超超的阴茎,王磊听到朱超超的呻吟,在他的阴茎和王惠的唇间发出了滋滋的水声。

    王磊回头注意徐胖胖,徐胖胖大概已经插了六公分进去。

    忽然,像是一下子突破了障碍,徐胖胖开始快速地抽送,但是不过插了两三下王惠醒了!

    首先,她张开眼开始喘息,吐出了朱超超的阴茎,整个人都傻住了,王惠慢慢回复了意识,了解了这是怎麽回事,开始不住挣紮,但徐胖胖的肉棒还停留在她的阴户内,继续凶猛的插入王惠下体,铁一般的手指仅抓住王惠的臀部,往自己的肉棒处挤压,不久,王惠似乎放弃了抵抗,王惠的眼光则移向了朱超超的阴茎。

    忽然,王惠用双腿盘住了徐胖胖,让徐胖胖插她插得更深,徐胖胖又多插进了五公分,现在徐胖胖起码插进了廿公分左右,而且每一次的抽送都插得更深。

    朱超超将他的阴茎靠在王惠的唇上,再一次地,王惠开始吸吮着朱超超的阴茎,不过她一直无法专心地爲朱超超口交,因爲有一根硕大无朋的阴茎在她体内,每一次,只要她想吸吮朱超超的阴茎,徐胖胖就会更用力地插她,让她不得不发出呻吟,无法吸吮朱超超的阴茎。

    当徐胖胖的阴茎整支插进王惠的阴户中时,王磊打手枪打得更起劲了,因爲徐胖胖的阴茎太大,连王惠的阴唇都被它挤进阴道中了,每一次徐胖胖抽出肉棒,王惠的爱液像是喷射而出,使得徐胖胖的阴茎像是戴上一层薄膜。

    很快地王惠达到了高潮!王惠大叫「啊」,随着高潮一波波袭来,她的身体随之绷紧,而且越叫越大声。

    这也使得徐胖胖达到高潮,王惠的阴户是这麽紧地包住他的阴茎,徐胖胖一口气插到底,口中发出一如野兽般的叫声,接着就射精在王惠情色五月天情色五月天未避孕的子宫内,他们的高潮一齐到来,也一起平息。

    大量的精液由王惠的阴户中流出,流到她的臀部,徐胖胖从王惠湿淋淋的阴户中抽出大肉棒,而王惠仍然一直躺着,朱超超马上跳到她的两腿之间,用龟头磨擦着她的阴唇,接着十分容易地插进她那已经张开的阴户中,但是才抽送了几下,他马上把阴茎拔了出来,然後把龟头抵在王惠的後门。

    王磊可从来没有干过王惠的屁眼,王磊希望王惠阻止朱超超。但是王惠毫不抵抗,无论如何,朱超超的龟头已经开始消失在她的肛门中了,朱超超的阴茎钻进她的体内时,王惠还有些畏惧,但是当她放松身体後,王惠开始迎合朱超超。

    徐胖胖走到王惠的面前,将沾满精液和王惠爱液的阴茎送到王惠的嘴前,王惠张开口,轻轻地舔干净阴茎上所有的液体,有时她还会将那已经软掉了的阴茎含入口中,虽然阴茎已经垂软,但是仍然有近廿公分长,王惠大约可以含进十五公分左右,此时朱超超还在努力干着她的屁眼。朱超超的呻吟声越来越大,王磊跨坐在王惠的胸上,用两只手捏紧她的乳房,开始干着她的乳房。

    王惠吐出徐胖胖的阴茎,试图用舌头舔王磊的龟头,不过双手还是抚摸着徐胖胖的肉棒。当王磊听到朱超超的呻吟变大,最後射精在王惠肛门里时,王磊也忍不住射了精,射得她满脸满胸都是,接着王磊将臀部往前顶,把阴茎插进王惠等待已久的嘴里,她把王磊阴茎上所有的液体吞进肚里。

    王惠持续吸吮着王磊已轻软掉的阴茎,王磊软弱地靠在床头,转过头去,看到朱超超把阴茎由王惠的肛门中抽了出来,还发出「噗噗!」的声音。

    朱超超首先开口:「天哪!太棒了!」王磊唯一能做的,就是一边喘息,一边对王惠微笑,王惠用顽皮的表情对王磊微笑,白色的精液由她的三个肉洞中慢慢流出。

    「你吓了一跳,对不对?」王惠温柔地说道「不是只有我吓了一跳,」王磊答道:「我看你是吓了自己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