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被几个民工轮暴虐待

激情都市 酷讯小说 来源:酷讯小说网 浏览 收藏此文章
    我看着画面上的时间显示,那是刘阳在认识我之前半年拍摄的,我咬牙切齿的将另外一张DVD碟插入了机器,开始放映。

    ……

    灯光一闪,刘阳被推了进来,随后三个民工打扮的人也走了进来,刘阳不满的道:“你们三个人一起不行的。”

    一个大个子的民工道:“怎么不行?别以为你刚刚钩了个白领就瞧不起我,我这次一定要和两个兄弟一起玩你!我刚刚都看到那个傻瓜和你卿卿我我了,你不老实点我就揭穿你。”

    (我一愣,急忙计算画面所显示的日期,他妈的!那是刘阳和我认识两个月后的时候,这个臭婊子!再一看她穿的衣服,正是我给她买的一件红色帆布连衣一步短裙!当时我给她买这件衣服的时候,她还说这衣服穿起来象香烟女郎,殊不知我正是喜欢香烟女郎那种苗条修长的感觉才给她买的这件衣服,她竟然…)一个五短身材,身高最多160,只到穿了高跟鞋的刘阳肩膀的民工绕到刘阳背后,趁刘阳正和那个大个子说话,掀起红色的短裙,露出她那浑圆的屁股,使劲揉搓。

    刘阳厌恶的转过身子,拨开小个子的脏手,骂道:“干什么?毛手毛脚的?”

    而另一个瘦削的民工趁刘阳与小个子争吵,突然抱住刘阳的两条大腿,将刘阳离地抱起。

    突然失去平衡的刘阳惊叫一声,双臂挥舞着试图恢复平衡,修长的双腿不断试图蹬踏,却挣不开那个瘦削民工的怀抱。而那个小个子下流的掀起刘阳的短裙,狠狠的在刘阳的大腿根上掐了一把,疼的刘阳失声尖叫。

    两个民工又将刘阳调戏了一番才将她放下,还没等刘阳说话,那个大个子一把抓住刘阳的长发,给她的小腹来了一拳,痛的刘阳扭曲了苗条的身体,跪倒在地上呻吟。

    大个子民工抓住刘阳的头发,拖死狗似的将她拖到椅子前面,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解开裤裆,掏出脏兮兮的鸡巴,命令道:“快他妈的给我吹,不然我打死你这个装B的臭婊子。”

    刘阳无奈而屈辱的跪在地上,给那个大个子民工口交。

    后面的那个小个子民工骂道:“什么玩意,明明是个鸡,还冒充什么白领丽人,看你的那个骚样,谁不知道你是鸡!”

    那个瘦削的民工答道:“就是的!这些城里的臭女人,表面上一个个气质好的不得了,总嫌弃我们民工脏,其实还不是鸡婆?”

    那个小个子民工开始一面解裤子一面说:“今天咱们兄弟就玩命干干这个城市女人,看她的下面是不是真的干净!”

    瘦削的民工嘲笑道:“你别做梦了!这个鸟(吊音)女人,外面风风光光,其实比咱们老婆还脏的多呢。”

    那个小个子民工脱完了裤子,露出一条与其身体完全不相称的巨大鸡巴,笑道:“那是,不过看这个城市娘们,虽然长的不怎么的,还真有点味道呢!”

    瘦削民工道:“这你就不懂了,这就叫气质,都是城市娘们们找操练出来的。”

    那个大个子民工一面按住刘阳的头强迫她吹箫一面道:“你们外行,人家书上都说了,女人要腿长才有气质。这个婊子长的一般,不过那一双腿还真他妈的漂亮,一面操她一面玩她的腿,贼他妈的过瘾,一会就能操的她两条腿软绵绵的,象面条似的。我看过《龙虎豹》,这种腿长的妞,就要穿着裙子袜子鞋子操才够味道。”

    小个子民工不解道:“他妈的她穿的裤袜,怎么操?”

    大个子民工一副不屑的样子:“你真他妈的笨,你不会撕开她的袜子呀?这个婊子太懒,你让她站着弯腰给我舔鸡巴,你在后面操。”

    小个子民工恍然大悟的走到刘阳背后,抱住刘阳的细腰,把她拉了起来。刘阳无奈的站在地面上,撅着屁股弯着腰给大个子民工口交,她那修长笔直的双腿被迫分开,3公分高的细跟高跟鞋轻轻颤抖着支持着她苗条瘦削的身体。

    小个子民工掀起了刘阳的短裙,露出浑圆的被肉色丝袜包裹的屁股,透过丝袜可以看到她穿着白色的内裤。

    小个子民工粗暴的开始撕扯刘阳的裤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撕碎了裤袜的上部,破烂的裤袜耷拉在刘阳的大腿和白色内裤上,显得极为淫荡。

    大个子民工提醒道:“人家书上说了,裤衩也不要扒掉,也要撕开一半才有味。”

    那个瘦削民工道:“你别说,还真是那么回事,撕掉的袜子耷拉在她屁股上看起来比扒光了好看多了。”

    小个子民工骂道:“他妈的我等不及了,瘦子你来撕。”说着就挺起又粗又长的鸡巴,用手指拨开刘阳白色内裤的裆部,狠狠的插入了刘阳的体内。

    刘阳闷哼一声,双膝一软几乎要跪倒,幸好小个子民工抱着她的细腰。毫无疑问,小个子民工那超乎常人的尺寸令她难以承受。

    刘阳急忙试图抬头说话,却被大个子民工将头又按了下去,她含着大个子民工的鸡巴,呜呜的想要说什么。大个子民工却按住她的头,使劲的在她嘴里面抽插,一面道:“上次我就知道你这个鸟女人不经操,所以特地找来一个鸡巴大的哥们来操你,真他妈的好玩。”

    一时之间,小个子民工抱住刘阳的屁股,使劲的在刘阳下身抽插,顶的刘阳上身乱晃,而刘阳穿了高跟鞋的双腿虽然比小个子民工的腿长的多,但是显然已经彻底丧失了支撑身体的作用,软软的扭曲着颤抖,完全依靠小个子民工抱住她的下身来支撑着了;大个子民工也按住刘阳的头,使劲的在刘阳口中抽插,搞的她话都说不出来,不断的发出呜呜呜的声音;而旁边的那个瘦子却在拿指甲刀割刘阳裤衩的左边。

    刘阳奋力的试图摆脱这种局面,但是她本来就单薄的体力如何能对付这三个健壮的民工。

    “呜……呜……恶……呜……恶……恶……呜……呜……呕……呕……”

    很快的,刘阳发出的呜咽声越来越小了,身体的挣扎也越来越无力。小个子民工那巨大的鸡巴已经把刘阳操的浑身发软了。以刘阳那脆弱的体质,再一会就会被小个子民工操的昏过去。

    瘦子已经割开了她的内裤左侧,仅仅套住右腿的内裤被小个子民工剧烈的抽插给撸到了大腿上,而她那修长笔直的双腿,已经停止了抖动,这时瘦子不甘寂寞,捞起刘阳的左腿,开始玩弄抚摸。她那笔直的左腿,此时软绵绵的象一根面条般软弱,根本没有哪怕一点活动的迹象,任由这个肮脏的民工玩弄。

    瘦削的民工赞叹道:“大个子你说的果然不错,这个鸟女人的腿还真的软的和面条似的。”

    这时大个子民工却感觉不对劲了,急忙喊停:“停!快他妈的停一停,好像这个婊子昏过去了。”

    小个子民工却骂道:“去他妈的,管她呢!我马上出来了。”一面说一面抱住刘阳的纤纤细腰更加猛烈的抽插,突然狠狠的向前一突,刘阳的身体一阵痉挛(根据我对刘阳身体的了解,那根过长的鸡巴肯定顶到了刘阳的子宫了,因为刘阳虽然身材高挑,但是阴道却很浅很窄,即使我抽插的过于猛烈都会顶到她的子宫顶昏她,甚至会顶得她浑身痉挛。我以前以为那是一种病,后来才知道这是因为每个女人身体构造不同,日本的AV女星光夜月也也是如此),小个子民工顿了一会,才放开刘阳的腰,刘阳的身体失去了支撑,软软的瘫伏在地上。

    (我心里一阵悸动,我也多次做爱时把刘阳搞的昏死过去,但是我每次都怜惜的抚慰她,每一次事后她都哭着说我对她好,我能感觉得到她是真心说的,为什么她有了我这么怜惜她的人还不知足?还要出卖自己的身体?难道她不知道自己不适合干这种皮肉生涯吗?和我有过性关系的女人有无数个,但是象刘阳这么脆弱体质的女人我是第一个碰到。为什么她还如此不知自爱?)瘦子惊问道:“不会有事情吧?”

    大个子笑骂道:“没事,这个婊子身体就这样,不经操,操一会就昏。老王你真他妈的没用,看你鸡巴蛮大,怎么这么一会就完了?”

    小个子道:“我有什么办法,这个鸟女人长的不怎么样,下面别说还真紧,两下子就不行了。”

    瘦子问道:“那现在怎么办?”

    大个子道:“没事。瘦子不是喜欢操屁眼吗?等会我操她前面,你同时操屁眼,看看有什么味。”说着抱起刘阳瘫软的身体,将她扔在床上。随即撕开刘阳连衣短裙的胸襟,扒下乳罩,掐了刘阳那小巧玲珑但饱满的乳房一把,看刘阳没什么反应,又掐了几把,把刘阳的乳房都给掐青了,刘阳才缓缓的从昏迷中清醒过来。

    刘阳泪眼朦胧的看着面前这几个人,哀求道:“饶了我吧!我不行了,我不要钱了,放过我吧!”但是她却不知道,自己修长的身体穿着破烂的裤袜,雪白的内裤被扯烂,挂在大腿根上,短裙被撸到腰部,胸襟被扒开露出饱满而小巧玲珑的乳房,脚上竟仍穿着黑色高跟鞋,瘫软在床上的画面是何等的刺激,肯定会激起绝大部分男人的暴力欲。

    大个子狞笑道:“我们两个还没痛快过呢!”

    刘阳吓的浑身发抖:“我真的不行了,啊……轻点……啊……轻点……啊…啊……啊、啊、啊啊——”

    大个子已经抓起刘阳小巧的脚踝,举起了她那修长的双腿,毫不留情的插入了刘阳刚刚被小个子粗大鸡巴肆虐过的阴道。

    大个子民工一阵抽插,干的刘阳喘不过气来,翻起了白眼,修长匀称的美腿被这个粗俗的民工抱在怀里玩弄。大个子民工干了一会,开始向上压,将刘阳的身体骑成了一个弓型,刘阳的雪白的屁股已经从大个子民工的后面露出来了。

    瘦子民工也爬上了床,鸡巴对准刘阳的屁眼比了比,说道:“这个姿势不行。”说着还用肮脏的手指去捅刘阳的屁眼,中指一下捅进了刘阳那柔软的屁眼。

    屁眼突然受到袭击的刘阳尖叫一声,试图挣扎却被大个子民工压住无法动弹。屁眼受到的突然袭击加上体内怪异痛苦的感觉,刘阳失禁了。白色的尿水嗤的一声喷射出来,有的射在大个子民工的身上,有的喷到空中。

    小个子民工哈哈大笑:“他妈的你们这么一搞,10个女人有5、6个都尿炕。真他妈的好玩。这帮城里女人真他妈的不要脸,当着几个大男人尿尿一点都不害臊。”

    刘阳被羞辱的抽泣起来,瘦子民工却不依不饶的使劲挖刘阳的屁眼,刘阳一面抽泣一面咬着牙抵御那痛苦的感觉,避免再次丢脸的撒尿。

    大个子民工哈哈一笑,从刘阳的身上站起来。刘阳刚刚喘过一口气,就被大个子民工抱了起来,叉开雪白修长的大腿,坐在了大个子民工的鸡巴上,刘阳渥的一声,上身就被民工推倒趴在了大个子民工的怀里了。

    瘦子民工推倒刘阳后,鸡巴对准刘阳的屁眼插了进去。

    刘阳哇的哭了出来,号哭道:“这样不行,哎呀……好难受……啊呀……啊呀……那是肛门……不对……啊呀……疼死了……”

    瘦子民工抱住刘阳的屁股,开始在刘阳那紧窄的屁眼里抽插,干的刘阳鬼哭狼嚎般的嚎叫。

    大个子民工调笑道:“什么不对?肛门是啥玩意?俺们是乡下人,听不懂。

    是不是屁眼呀?”

    刘阳哀嚎:“哎呀……肛门……啊呀……屁眼……啊呀……屁眼……啊呀…屁眼不行……啊呀……我的屁眼……我的屁眼……屁眼不能操……屁眼会坏的…屁眼疼啊……疼……疼……”

    刘阳一面声嘶力竭的嚎叫,一面乱蹬着叉开的双腿,但是她这个姿势是根本用不上力的,何况即使用的上力,她又怎么是这几个粗壮的民工的对手?

    大个子民工大笑道:“城里女人也说脏话呀?屁眼屁眼的,哈哈哈哈……”

    几个民工的淫笑声在刘阳那杀猪也似的惨叫声中显得特别刺耳……瘦子民工很快忍不住刺激,抱住刘阳的屁股,将精液喷射在刘阳的直肠里。

    当瘦子民工从刘阳屁眼撤出时,竟然扑哧一声,一滩稀屎混合着精液、鲜血也从刘阳的屁眼里流出。

    瘦子民工骂道:“贱婊子,居然拉稀了!”

    刘阳已经被折磨的半死不活了,她趴伏在大个子民工的怀里,轻声的哼哼。

    大个子民工淫笑道:“好了,该我痛快了!”

    他随即将刘阳推倒在床上,捏开刘阳的樱桃小口,骑在刘阳头上,狠狠的用鸡巴在刘阳的嘴里抽插。

    此时的刘阳彻底的虚脱了,象死狗似的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只有嘴里偶尔发出的呜呜声证明她还没有完全昏死过去。

    大个子民工阴险的笑了笑,摆正刘阳的脑袋,更加深入的抽插。他的鸡巴深入了刘阳的喉咙,插的刘阳梗着修长的脖子干呕。民工粗糙的龟头摩擦着刘阳娇嫩的喉咙,刘阳上身吃力的翻腾着,面孔上持续出现痛苦的表情。但她每一次的呕吐,都被大个子民工那粗壮的鸡巴给顶回去,渐渐的,刘阳修长的美腿也开始痉挛起来。恶恶的打嗝声不断,一次次深入脖子的抽插,让刘阳翻起了白眼。

    过了好一会,大个子民工才射精,他抱起刘阳的脑袋,将鸡巴插入了刘阳的喉咙射精,呛的刘阳一阵阵咳嗽,浑浊的精液竟然从刘阳的鼻孔中喷射出来。

    大个子民工放下刘阳的身体,回头用眼色给小个子示意。小个子民工会意的道:“他妈的我又硬了,让我也操操这个婊子的屁眼,然后再给钱。”

    刘阳大吃一惊,虚弱的答道:“不…我不要钱了,千万不能再来了。”一面说,浑浊的精液一面从她的嘴角、鼻孔、阴道往外流,再加上屁眼仍然不断渗出稀屎和血液,就她此时的形象连最下贱的妓女都不如,怎么可能还有人想操她。

    大个子民工则抬起了她的左腿,一面抚摸玩弄一面说:“那怎么行,显得我们想赖帐似的。”

    小个子民工抬起了刘阳的右腿,一面抚摸玩弄揉掐一面说:“就是的,让我再操你一次,不然算你欠我们的!”

    此时的刘阳只想摆脱这三个肮脏的民工,急忙答应道:“好,下次你再来,我还不收钱。”

    小个子民工淫笑道:“我再来干什么?”

    刘阳虚弱的答道:“再来操我。”

    三个民工哈哈大笑,离开了房间。

    床上,刘阳的红色短裙胸襟被撕开,下摆被撸到腰部以上,肉色裤袜被撕扯的烂兮兮的挂在她修长的腿上,枕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塞到了她的屁股下面,脸上到处都是精液,嘴角和鼻孔仍然在往外冒,下身前面的阴道往外面流出浑浊的精液,下身后面的屁眼则往外流精液混合了鲜血、稀屎的脏东西。

    这一幅画面一直维持着,只有刘阳在床上不时的痉挛一下,一直到光碟被录完……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