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女儿男友与我调情上床

激情都市 酷讯小说 浏览


    女儿跟小徐出了家门,我对着镜子,没有去看自己脸蛋的变化,脸蛋的变化对我不重要。我解开衬衫袒露了胸脯,这对乳房又被男人摸了,一股由心而发的快乐一直感染着我,直到晚上都无法闲静。

    这次和小徐的见面我们相互触动了对方的肉体,关系往前迈进了一大步,接下来我们还要往前走,渴望再次的见面。然而,我们都没有主动约对方见面,我没有急于让女儿再带小徐到家里来,因为我怕过于急切引起女儿的怀疑,带来麻烦。小徐也没有急于向女儿表白来我家,我们的想法非常是一致。

    每当晚间,我都会在书房里呆很久,这是我家一块无人问津的闲置地。女儿在家就是关门上网,丈夫白天满脑子想赚钱,一天忙乎完了回家就想睡觉,书房就成了我独享的空间。我给他们的理由是:工作需要,每晚要用电脑,谁也不许打扰!我的目的是什么?他们根本不在意。每次插好房门,拿出手机,我的血液就开始沸腾。我和小徐之间的短信来往还是依然如故,像陌生男女,彼此不点透,短信的内容都是肉体和性的话题。

    那段时间,我们利用一条条短信充分享受着虚拟的性交。他跟我提出过要用视频做爱,我没有同意,我当时给他回复了短信;“与其看得见,摸不着,不如隔空打炮更好。”

    夏天最热的时候,女儿提出要带小徐回家商定他们的婚事,然后我们要和小徐的父母见面。我说:“也好,既然你们彼此合适,早点把婚结了吧。”

    从那以后,我就开始穿着各式短裙了。女人为悦己者容,我穿短裙只为他。短裙能显出我白白的大腿,能让男人悦目。而且短裙在我和他一起时他要搞我也方便,这是我的预想。我提前穿着短裙目的是让女儿和丈夫都适应,别到他来的时候我突然穿短裙了,他们会感到奇怪。

    女儿挺不解问我:“妈,你怎么喜欢穿短裙了呢?”

    我说:“我都多大年岁了,再不穿哪还有空穿了。”

    “穿吧,很好看,我妈就是好体型。哎,你再穿个吊带更好看。”女儿很赞赏的对我说完就跑回房间拿了几件吊带回来。是看好的女人服,吊在肩头搭在胸前。

    可是我对女儿说:“那个我可穿不了,太暴露。”

    女儿说:“现在哪个不想暴露,可惜她们没有,你就显示以下自己呗,像我。”我知道女儿像我大乳房,走起路来胸脯一颠一颠的迷人。

    我拿起一件吊带,脱掉衬衫穿在身上,女儿看着我说:“你把乳罩解了才行。”

    “哎”,我说:“那可不行,就那么一层薄布乳房都露了可不行。”

    女儿没有理会我说的话撩开我的吊带,解开我的乳罩说:“别老土了,穿吊带就是这样的,里面真空。别怕啊妈,你会习惯的,像我。”说完她撩起自己的吊带,我看到她一对无遮掩的乳房。她说:“就这样,不准变啊。”她拿走了我的乳罩。

    一条短裙罩着屁股,一层薄布罩着乳房,等他来到时候我不知道我们母女俩都是这样的装束是我嫁女儿,还是要卖我自己啊。这次,我没有理由把丈夫支出家门,咋办?心里直在犯嘀咕。但我相信他能和我配合的很好,心也坦然。

    他来的那天,我一改往日拘谨的装束,穿着一件浅蓝但不透明的吊带和一条粉色的短裙都是丝织的柔软布料,在薄薄的布料里面,我只有一条窄窄的内裤裹着我的私处。女儿更是仅穿一件吊带短裙,想要跟我比美。他看见我时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诧,只有我能看得出他一定是被我震惊。浑圆的肩,半露的乳,白白的大腿,是比女儿还清新亮丽夺目的女人。

    小徐落座后,我向下扯平裙子并拢双腿坐到他对面丈夫的身边。女儿端上了茶水,我喝着茶听丈夫和他交谈。

    丈夫说:“小徐啊,你和雯雯的婚事,我们想先听听你们的安排。”小徐大概讲了一些婚事安排内容,时间,地点,酒店等等。

    丈夫听完又问:“那么你们对婚后有什么计划,毕竟是成了家也要想到以后的事了,比如房子车子。”我看着小徐。

    小徐说:“是这样,房子我们已经买好了,现在正在装修快完工了,这是件大事总得有自己的家。那个房子离我的美容院不远,可是离雯雯上班的地方远了一些,我和雯雯是这样想的,现在她上班可以先开我的车,我一个男人毕竟方便,而且我们都认为一个家庭不需要过多的车,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车多麻烦也多。也许过个一年半载的,家庭一切稳定了雯雯也可以到美容院帮我。我也需要帮手,生意挺忙的只是现在还没有考虑。”

    丈夫听到这看了我一眼回话说:“既然需要帮手,还是在自己家里找一个,自己的生意还得自己人打理才放心,要找一个懂财会的人啊。”

    我知道丈夫的意思:是想把我推倒小徐那里,我做了三十多年的会计了,小徐是知道的,如果真想要我去,他早就说了,即便不说自有他的理由,我不能强求。再说丈夫的意思我也很清楚,无非是让我既赚钱又插手人家的生意。这怎么可以呢,很多的家庭生意就是自家人参与才越搞越乱。

    我打断了他们的话题对小徐说:“小徐啊,你们的想法挺好的,将来需要帮手雯雯就是最好的,小两口共同经营创业比任何外人都强。只是,我们雯雯从小被惯坏了,脾气有点掘,你多让着她点。”

    女儿对我瞪大了眼睛,其实这些话都是当妈妈的客气话。我接着说:“小徐,你们婚礼可以有多少人参加,早点告诉我们我们好安排。另外,约个时间和你父母见见面。”

    小徐说:“阿姨,有些事情还没有定和我父母见面下星期天就行。”

    “那好吧,就定下星期天。”这些事说完了,我站起身:“还有什么事你们慢慢聊,我还有很多活要做。”、“哎,阿姨,”小徐一抬头对我说:“我今天难得的轻松,那我帮你干活吧。”

    女儿扑哧笑了:“你要帮啊,那活忙的干不完,我妈可是把这全年的衣服都要洗了,卫生间了堆满了,我看着都怕。洗出来,投出来,晾出来没完的。”

    我打断女儿的话:“又没让你干多什么嘴,走小徐,你就帮我去洗衣服吧。”

    女儿说:“我妈可找到劳动力了。”丈夫什么话也没说,翻开了他的报纸。

    小徐说:“阿姨,干家务活其实是很有乐趣的。”他脱掉衬衣,体恤包裹着他健壮的胸肌:“阿姨,我听你的,你说怎么干都行,”

    “怎么干?还得偷着干!”我和他进了卫生间,感觉心激动的直跳。一进门我们就抱到了一起,他刚贴到我的嘴,我的舌头就伸进了他的嘴里和他疯狂湿吻。我紧抱他的腰,下腹紧贴他的下腹。他撩起我的衣裙,摸着我光洁的后背和屁股。

    我们不能长吻,缩回我的舌头,我依然搂着他的腰让他看我的下面顶着他,我对他说:“阿姨的屄顶你顶湿了。”

    他摸到了我的大腿小声说:“阿姨,刚才听叔叔的意思,是想让你去我那里吧?你可以来啊,临时的也行,我们可以常见面。”

    我回答说:“年轻人不懂了吧,情和财搅到一起会两头乱,我不会去管你们的那些屄事的。”“屄”一个不雅的字,可是哪个女人背后都在说,我和他也可以说。

    “阿姨,你真是深明大义,可我想你的屄事!”他的手伸到我的大腿根,我分开腿让他摸了我的屄。

    我问:“湿湿的,想吧?这是你最想要的吧?”

    他点点头:“是,想!今天行吗?”他说完看看门外。

    我肯定的说:“是,今天!阿姨都让你摸了,也让你看,也让你肏阿姨的屄!好好配合。”

    我回头看了一眼门外,大声说:“把门后的东西拿出来!”随后关上房门,依在门上。我看着他扒开我的内裤,手指插进我的阴道,另一只手在我的乳房和身体上乱摸。“真是光滑的肉的啊,”

    他想要扒下我的衣物。我制止他说:“别,除了小内裤,我像没穿衣服的女人一样。”我踢了一下脚下的衣物说:“这都是我做的准备,我们有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