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女儿男友与我调情上床

激情都市 酷讯小说 浏览


    ---中篇---

    女儿告诉我,周末要带小徐来家里。我听到这个事,心里就咚咚的敲起了小鼓,有些怕也有些不自在。怕,短信聊天不是面对真人,一旦见了面,我会有尴尬,那他呢?万一把持不住漏了马脚,让我以后怎么做人。不自在的是,女儿的男友和我偷偷调情,我在他们俩面前保持自然这倒不难,可我不想让丈夫在场,我夹在两个男人中间,小徐是要搞我的男人,可丈夫不知道,小徐会怎样看待我的丈夫呢?我想了想,小徐是该来到家里的,只好找了个理由把丈夫支出去了,我不想让这两个男人见面。

    小徐来的那天我换了件束腰紧身的衬衫,更能显示我的体型。并且我还提前剪了短发,我认为以前的发髻,会使我显得过分庄重和呆板,短发更显活力。

    我和他第二次见面了。他还和上次一样沉稳大方,眼神里看不出任何异样。我们彼此了解,而我更敏感,生怕出错。

    “阿姨,”他对我说:“我给带来了点东西,雯雯一定要我带,我带来了。”

    “什么东西啊?”我问。

    女儿说:“化妆品,你需要的,女人活的就是一张脸,”她转头对小徐说:“你给我妈做个美容,把她搞的漂亮点啊。”

    我对他们说:“我多大年纪了,还做什么美容,就别献殷勤了。”

    女儿听到我的话越发来劲了,把我推进她的房间按我坐在她的梳妆台前。她说:“妈,你就享受享受做美容的快乐吧!我呢,去给你们做饭。哎,小徐,我保证在你们没有搞完之前,我不会进来,给我点惊喜啊。”

    女儿趴到我的肩头:“妈,等你化了妆,一定是脱胎换骨的大美人。”

    女儿走出房间,关上房门。我们首次独处一室,他的神色有点窘迫,我也同样感到窘迫,这是真实的面对面跟虚拟的短信有截然的区别。

    小徐搓着手掌在我面前不知如何对我的脸下手,我说:“你开始吧,像对你的顾客一样。”

    他说:“阿姨,你不是平常的顾客,让我紧张。”

    我说:“你紧张什么?别怕。”其实,他站在我面前,向下看着我,应该是我感觉紧张。我早就把自己的肉体描述给他了,我觉得自己的身子是光着的,他还紧张?我拉了一下他的手对他说:“来吧。”

    我坐在梳妆台前面对镜子,他的手往我的脸上轻擦着面油。手很温柔,也许他不知晓,我却认为这是我和他真实的肌肤交触。他的两条腿立在我的身旁,散发着一股青春的热力,我感到周身的汗毛孔都打开了,我在吸附着他年轻雄性的气味,这种雄性气味让我的心陶醉瘙痒,我眯着眼享受这一刻。心里想:要是在无人的地方,他要强奸我,我会软弱到无力阻拦,我太喜欢这个年轻人了。可这不怨我,女性有争取自己性快感的自由。

    “阿姨,”他伏下身子对我说:“你的肤色好极了,面部饱满没有皱纹,平时只需要化淡淡的妆衬托一下脸庞就可以了。”

    我说:“我可是从来没有化妆过的。”

    他趴到我的耳边对我说:“你太美了,慈眉善目,阿姨,我爱你这样的女人!”

    这句“爱”不是短信发给我的,而是他亲口伏在我的耳边说的。享受一个年轻男人伏在耳边对我表白爱,我心里美滋滋的。

    我悄悄地对小徐说:“你别对我说爱啊,脚踏两只船,女人爱吃醋,你懂吗?”

    他揉着我的面颊说:“阿姨,爱有不同。看你面像慈母,仪态万方,周身都散发着母性的气息,这是母亲的形象,所以我爱!”

    说的多好听,母亲?假母亲!肉体母亲!可以性交的母亲!我就是女人。其实我也想过,自己瞒过女儿和他调情是伦理上的败德。但是,如果把性爱看作一个平面,把情爱婚姻家庭看作另一个平面,它们不交替不交叉都是的单一,我就不败德。有时我就是个单一的女人,追求女人该追求的事。有时我就是母亲,做母亲该尽的职责。我想:这孩子比我还落伍啊,还在我面前兜圈子。我摸了一把他的手问:“你怎样?”

    “嗯?”他一愣没有理解,挺聪明的人,现在怎么犯傻了?有些时候男人对他拿不准心思的女人会手足无措,我想:是否我该主动点,别浪费了时光。想到这里,我解开了两个衣扣,酥胸微露。这和我第一次见他时不同,那时我是往上提衣领,现在却是解衣扣。

    他反映过来了,我们从镜中相视一笑。他看着我微露的乳房调皮的对我说:“阿姨,看不全面啊。”

    我说:“别费心,看轮廓不错了。”

    他冲我眨了眨眼说:“阿姨,给你这个女人化妆真费神。”他捧住我的脸盯着我看,他要跟我亲吻吗?我不会拒绝舌头都准备好迎接他了。

    然而,他没有和我亲吻,双手从衣领伸进摸到我的乳房了。我深深吸了口气,啊---又吐出来。

    他说:“阿姨,摸你乳房了。”

    我扳下他的头伏在耳边说:“乳房这词太文雅,阿姨不喜欢,以后要说奶子,阴户要说屄,阴茎要说鸡巴,通俗,下流但刺激。”

    他说:“好啊,我说这词没问题,阿姨你行吗?”他摸着我的奶,好久没有男人这样摸我了。

    我对他说:“什么样的词多说就成习惯了,阿姨的奶被你摸得好舒服!”

    他说:“阿姨,你奶头硬了。”是,我的奶头是硬了,这是女人的性生理特征。

    我抬头对他说:“小徐,别光摸阿姨的奶子了,还是要干活的,别忘了外面还有个女人呢。”

    他也听话,抽出手,跪在我身前,扶起我的下额,拿着画笔描我的唇,可是他的胳膊肘一直搭在我的双乳上。

    “我现在给你画唇线,淡淡的唇线,符合你的气质。”他边画边对我说:“女人的唇线不要太浓艳,否则男人只能看到你嘴唇的性感而会忽略漂亮的脸型。”

    我说:“对化妆,我不懂,阿姨的脸都给你了,就随你搞吧!”

    他很快就给我画好了唇线站起身:“阿姨,我给你开灯,你看看,和以前有何不同?”

    他站起身去开梳妆台上的灯,两条双腿立在我的面前。我根本没想注意自己嘴唇会有何变化,而是关注他两条腿,这之间的东西就在我的嘴边。是软软的挂着?还是硬挺的呢?我心在想。

    这时,女儿在外面喊道:“你们搞完了吗?我饭快做好了。”

    听到女儿的喊声,我急忙回应道:“我们快搞完了,等会就出去。”随后我低声问小徐说:“小徐,你和我搞什么了?”

    小徐笑了笑对我说:“阿姨,你说呢,我搞了你的脸,还摸了你的奶子。”

    “哼,你真是大胆,门外还有另一个女人呢。”我嘴上说心里想:“多刺激。”我抬手到他的裤裆抓住一根迅速膨胀的东西。

    我瞟着他说:“鸡巴硬了,我是女人吧。”

    他说:“是,阿姨,你是女人像我妈。”

    我低声说道:“你妈也这样啊?是你乱搞的女人!”我根本没想他妈是什么样,而是迫不及待的把手伸进他的裤裆,握住他的鸡巴,很硬,很大。我说:“这个鸡巴我想要。”

    他拦着我的腰,手按着着我的乳房对我说:“阿姨,我想---肏你!”

    我一股热滚滚的粘液流出阴道。我抓住他的那个鸡巴使劲地撸。我说:“嗯,小徐,你是该来肏我,肏阿姨的屄。”

    他的手要往我的裤子里伸,我制止住他说:“小徐,下次吧!”我向门外瞟了一眼:“她在外面呢。”

    我从他裤裆里抽回手,帮他系好腰带,整好衣服,我们静了静神,一同走出房门。女儿见我大惊,搂起我说:“妈,你真是变样了,大美女了。”

    我推开她说:“什么啊,老了,画成这样我都不敢出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