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女儿男友与我调情上床

激情都市 酷讯小说 浏览


    一天快下班的时候,下起了暴雨。我和同事们看着窗外的大雨议论着:怎么回家啊,打的都难。我拿出手机通知了丈夫,我可能要晚一点回家。就在这时,那个短信进来了:“下雨了,楼下有一辆红色出租车,车号最后三个数是521。那是我给你定的车。你上去就可以回家了。车资已付!”

    我急忙环顾四周,好像他就在我身边。没有,只有我的同事们。我往楼下走着,又看了一遍短信,红色出租车,车号521。521我念着念着,发出了我爱你的谐音。我有些感动,直想落泪。

    回到家里,丈夫早已回来了,此时他正仰坐在沙发上翻报纸。看到我进门,他对我说:“这么大的雨,你说你会晚回来的。”他继续翻着他的报纸。听到丈夫不痛不痒的话语,我淡淡的说:“搭同事的车回来的。”

    我换了衣服,进了厨房。我感到一阵委屈:自己的丈夫,我跟他一同生活了二十多年了,他什么时候关心过体贴过我?就连说句暖人心的话都那么吝啬。我是背着丈夫和女儿领了人家的情,不管他心里对我的想法是龌龊还是纯真,我想他的情我领了。

    女儿回家了,我问女儿:“你怎么回来的?”

    女儿把包往旁边一扔说:“还能怎么回来?是他去接的我,然后送我回来的。”

    我又问:“那他人呢?”

    女儿说:“把我送到楼下就走了。”

    听到女儿的话,我说:“怎么不叫他上来,真是的。”

    女儿搂住我的腰笑着对我说:“人家很忙的,哪有空陪你玩。”

    “这孩子,怎么说话呢?”我也算骂了她一句。

    吃饭的时候我一直惦记着手机,我感觉一定有他的短信。我心里有鬼,一个中年女人和女儿的男友暗地勾搭是该有愧疚,但短信已经成了我每日生活的一部分。

    我拿着手机进了卫生间,果然有短信:“雨很大,我湿了。你呢?”

    晚上雨没有停止,在床上听着雨声我也湿了,按耐不住性欲望脱光衣服对丈夫说:“我想要!”

    丈夫说:“老夫老妻了整那事干什么。”

    我说:“不,我想要,我不想浪费我该得到的享受,我是个需要男人的女人。”

    我摸到丈夫的鸡巴,软软的毫无生机。可是男人到了我丈夫这个年纪阅历是丰富了,情感淡薄了,男人该有的活力更少了,但是男人的鸡巴哪个女人不爱啊。

    我捧起丈夫的鸡巴对他说:“你别动,让我来!”

    我爬到他身上用阴毛拂他的腿,把乳房掉在他胸前用乳头碰触他的胸脯,我的身子想要男人。我用上了女人的全部家当想要让他硬起来,我吻遍他的全身,口含他的鸡巴,说尽挑逗的语言,使尽最淫荡的动作,丈夫的鸡巴终于坚硬了。我对丈夫说:“你看鸡鸡硬得多好看,像个大男孩,可以肏屄了。”我不停的揉搓丈夫的鸡巴,趁着还硬朗我抬腿跨到丈夫的身上,屁股一沉丈夫的鸡巴进入了我的阴道。

    啊,我感叹:“多美啊。世上万物有空隙就有嵌入,男人对女人的嵌入真是天赐的美妙。”我骑在丈夫身上对他说:“美吧?肏我这个漂亮女人,美吧?”我扭起屁股感受鸡巴插入的快感,可是我才扭了两三下他就蔫了,好像射了,可我没有感觉到,他已经退出了我的阴道。

    我叹气了,对丈夫说:“你的这个东西只是撒尿的器官了。”

    丈夫也在叹气,他说:“睡吧,我没有那个能力了。”

    丈夫侧过身子不理我了,可我需要男人。我把手放在自己的阴部,手指抵住阴蒂双腿夹紧,我让自己想着有根男人的鸡巴插在我的屄里面,这是我很多年来唯一能得到的性快感。挺可悲的啊!

    我在恍恍惚惚的手淫中幻想到了一个男性,女儿的男友---小徐“我和他在一起,他插进了我的体内,让我感受到一根年轻有力的鸡巴在我的阴道里把快感传到我的心底。”

    “啊,啊,啊---”我身体一阵抽搐之后,手淫让我的高潮过去了。我心有不甘爬起身来,丈夫睡了,女儿房门紧闭。我来到客厅的落地窗前赤身裸体的站着,我看到玻璃上映出我朦胧身影,多美的女人,丰满的乳房,宽阔的胯,两条白皙的长腿,黑绒绒的阴毛,我是能迷倒男人的女人,可惜他不懂享受我。我拿起手机主动的给女儿的男友发了第一次短信只有三个字:“干嘛呢?”

    他马上回复了:“我太高兴了,你能主动给我短信了。”

    我心中一阵宽慰有个男人在暗恋我,我回复说:“我不拒绝你,继续给我短信,好吗?求你!”我跪到在地,仿佛看到年轻的鸡巴就在我这个中年女人的面前,我对着他表达感激和我祈求的爱。

    他又回复了:“我感激你接受我,吻你!吻你全身!”

    我回复:“嗯—我的全身—啊—啊—来吧!”我就是想要个男人。

    以后我们的短信性质变了,少了爱和情突出了性。男女爱和情的最终节点,就是性器官的交合。

    第二天,我走出家门没有先看他的短信而是直接发出了短信:“昨晚怎样?想女人吗?”

    他回复:“一夜想的都是你。”

    我回复:“性交?”

    他回复:“是,为你射了一床精。”

    我们有过一段紧密的对话,是我在办公室插着门的时候。至今我还保留着。

    “你像熟透的甜桃,捧在手里,含在口里。”

    我回复:“别光捧还得摸。”

    “你熟透的身躯能晃男人的眼,他们在看你而我在爱你。”

    我回复:“那你要摘熟透的果实。”

    “你是我心底最后的一滴血,你活着,我就活着。”

    我回复:“能射完最后一滴精吗?”

    “你圆润的肉体,浑圆的臀部就让我……”

    我回复:“那你该享受我。”

    有一天他的短信:“昨晚,我做梦又和你接吻了,舌头纠缠在一起。我吻你的下面,阴毛贴着我的嘴唇,你猜我怎样了?”

    这个短信让我立刻感到了一股快感涌向下体。我闭上眼睛,想象我双腿夹住他的脸,他的嘴唇贴住我的阴唇。我解开腰带手伸进去,自慰,直到过了高潮。

    看来短信也能让人得到慰藉,我人到中年可还没有落伍,也能享有现代生活。

    我回复说:“你射精了。”

    就是这样,我们的短信越来越激情越露骨了,有一天女儿和丈夫不在家,夜里我和他互发短信玩到了后半夜。他的短信告诉我:“我想看你的乳房。”

    我犹豫了,我知道只要我按下视频键,手机对这自己的胸部就可以让他看到了,可我没有那样做。

    我回复:“不能看只能描述,丰满弹性,不下垂。乳头紫红。”我掀起衣衫,摸着自己的乳房。

    他回复:“哪你的身子呢?”

    我回复他:“圆润洁白光滑,很女人啊。”我脱下裤子躺倒在沙发上。

    他回复:“很女人的肉体,我想仰卧到你的地方。”

    我回复:“你每次回复我都脱件衣服,现在就剩内裤了,你来吧。”

    他回复:“啊,那你还藏着阴毛呢?”

    我回复:“不是蔵,是掩蔽,最后的掩蔽。”

    他回复:“我要是去那里时,你别掩蔽,我要找到你的通道肏你。”

    我感到这样聊短信已经不能让我满足了,我回复:“我脱掉内裤了,解除武装投降了,我可以给你带路,来肏我。”我脱光了衣物在沙发上尽情的舒展着身子,我按下几个:“啊--啊--啊--。”的字发送出去。

    直到我们收了线,我才想起怎么都是他问我,而我没有问他。这是我和小徐这段时间以来背着人的关系发展。有些淫荡,但我不觉可耻,毕竟这只是个人私下的感情交通,没有做实质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