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熬煞人的最原始的欲望

激情都市 酷讯小说 来源:酷讯小说网 浏览 收藏此文章
    盘古初开,人类就有性,性是人类最快乐之泉源。禁欲,实在是人类最痛苦的事情。有什么的苦事,熬煞人的最原始的欲望比得上对着一个女人,心头苦辣辣的想操她、痛痛快快的操她,但是不能如愿以偿,这种心情更加难受呢?

    但是对小娟来说,这种痛苦也是顶痛苦难受的味道。想起这乡下的鬼地方,自从丈夫远去他方之后,就是很少见到男人的地方。平日所遇到的,不是七老八十的老家伙与老太婆,再不然就是国校的男孩与女娃娃了。小娟想把自己贱卖一次以解决自己身心的饥荒,但也苦无对象可下手。

    女人,就是这么个的一种怪物呢!女人若还没尝试过那种颠鸾倒风、欲仙欲死的事情倒还没有怎么难过,熬煞人的最原始的欲望一旦尝过那欢味,及填充饱满充实每一个空间,又像火车隆隆轰轰慢慢推进时的情境时,一旦试过了而你想抛弃她,她不跟你拚命才怪呢!

    所以她未曾给你真入港时,见着你时扭扭捏捏的样子,又怕这样、又怕那样的。一会又说“给别人撞见时,对我怎样做人呀!”但是一试过了,有哪一个女人在男人玩过后就可以随便能够把她甩开、扔掉?操她的第一个男人就算要走,她也是死缠活缠的非要过足瘾头才能放手给你走。

    小娟最痛苦就是初尝雨露之后花心已开,现在尝过琼浆玉液,花心需时时滋润,变成一餐饱、百日饥了。

    午夜回想起来,“哎啊!真他妈的不知道怎样埋怨这个杀千刀的。”于是只好先抓一条蛇儿过瘾了,不过若没有,狗儿的味道也不错。

    接着春去夏来的,夏天,老天爷真是对女人特别亏待∶男人热时,可以只一条短裤,把那不见人的地方包住就可以到处跑跑。但是女人呢?要出去就得全副武装、整整齐齐才敢迈出大门呢!

    这天,天气特别燠热。一个人呆在家中,热得要命的关系之下,中午时间,熬煞人的最原始的欲望左右邻居都在做南柯大梦睡午觉。她只穿一条短裤,拿了把扇子,两腿分得开开的,扇子尽对着桃源洞口,最润湿的地方拚命的扇着。

    她这条短裤也是薄薄的,女人在热得要命的时候,真想连这条短裤也脱下来不要穿。热的真叫人想伸舌头,纳闷之余,一边扇着扇子,一边想冲一杯冰冻蜂蜜糖水来消暑。

    不知是心神不定,还是心中烦闷,或是思春的关系,蜜糖水倒进瓶子的时候一时心不在焉,突然把瓶子打翻了,一大瓶糖水就倒在雪白大腿之上!

    这突来的意外使小娟吓的一声叫了起来,用布把流在大腿内的蜜糖水抹掉,在这紧要关头,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她平时养着一头小狠狗叫“凯莉”,她兴它俩相依为伴,这时它嗅到蜜糖的香味,立即扑了上来。馋嘴的这头小畜牲,用那长长的舌头在小娟她雪白两条大腿间一舐一舐的,慢慢由下向上舐着。

    初时小娟觉得蛮有意思的,但是有趣慢慢变成觉得蛮过瘾的,熬煞人的最原始的欲望凯莉的舌头好似鲨鱼皮一样,在小娟的大腿上一舐一舐的。蜜糖水是甜的,凯莉这小狼狗舌头好似是有节拍的,它舐出味道来了,由慢慢突然变快起来了。

    这时的小娟,双目紧紧闭住,咬住下唇,只觉得身中阵阵麻麻痒痒的感受,由脚趾尾上直传送到神经中枢。

    她从来没有享受过如此的快感,就是与她丈夫来办事时,也没得到过这么痛快过。那个乡巴佬的丈夫,更没有用舌头为自己服务过,今天对这一瓶蜜糖水,应该大叫三声亲爷爷。

    今天她好像发现金矿似的,今天的发现,往后的日子就会变得甜蜜灿烂了。

    凯莉这小畜牲是不懂人性的,只知道美味可口,摇头摆尾的,愈舐愈有味道的样子。

    她的三角地带,沾上蜜糖量最多的地方就在她的大腿内侧,但是这块肉乃是女人最最敏感的地带。她若是未经过人道,你若是撞她这地方一下,则她神经都会发抖呢!可恨这头小畜牲好像故意和她过意不去的样子,就在那个地方一舐一舐的,舐的她紧闭双目、舐的她神魂荡魄。真教她如牛的大口喘气“啊啊啊”的叫着∶

    “你这可爱的小亲亲,有这么好的本领,我要特别的嘉奖你,今天晚上要特别为你加菜……”

    此时的小娟怎么样能形容她呢?她那小小的地方,就像用一条小小的羽毛,熬煞人的最原始的欲望在她乳房及最敏感的阴蒂顶端轻轻地抚摸,轻轻地扫着,有时候凯莉用它带刺的舌头重重的刮了两下,她就像针炙那样一阵一阵的抽搐,一阵一阵的神经从脚底痒到心头。

    那快感是无法形容的,所以她的小腿是合着的,现在也慢慢张开了,那两片迷人的小洞口、两片阴唇,也血红似的开了口。洞口已布满了蒙蒙的阴水,大阴唇已一伸一缩的。那阴水热热的渗漏了出来,桃源洞现在已全部开放可窥全貌,那阴水已汨汨的往外流。

    她这时候恨不得把凯莉的头插进去,来填补里面的空虚,但是眼前只有凯莉一条小肉棒,是不管用的,恨不得有一个男人马上真枪实弹来大干一场,以煞眼前的欲念。

    夏日炎炎,欲念一起便浑身娇柔乏力,懒洋洋的斜坐在椅子上,小娟只好挪关大腿,不时侧一侧身,摆出一个好的角度,好让凯莉舐着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她时时变动坐的姿势,两条大腿一时向左、一时向右,好能够让凯莉把舌头舐得更深一层。

    无知的畜牲,把附近洞口的蜜糖水舐光后就收兵,恨得她牙痒痒的∶“该死的畜牲!你……来吊老娘的胃口,不把你杀掉才怪!”

    小娟只得把没有用完的蜜糖全倒在大腿上,这次不只倒在大腿上,而是沿着一条蜜糖路线,由大腿内侧一直滴到那迷人的桃源洞口。凯莉果然受不住甜味的引诱,直朝桃源洞口舐上去。她浑身像触电似的,颤抖着、抽筋着,口中已“啊啊”的连声叫着。它舐到那两片遮住迷人洞口的肉瓣时,更是如痴如醉地呆着,这般的滋味她至今难以忘怀。

    不过自渎的滋味除了得到短暂的快乐外,熬煞人的最原始的欲望最终最痛苦不过的事这乃是甜去苦来。事实上,自渎不是解决“性”苦闷真正良方,在性欲方面暂时得到消退,换来的是更加难受了。

    小娟一次又一次如此自慰,所换来的代价是不是得不偿失呢?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